大刁民 第二百一十八章 绿胶囊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爱情,如同生与死一般,是人类历史上的永恒哲学命题。论是从生理、心理、社会、政治……任何一个或几个角度,都法完全诠释这种以繁衍后代为大多数最终结果的人类行为。哪怕在昆仑大雪山苦读二十五年等身书,下了山也不忘自我提升的李大刁民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玄机,自然不可能对葛青与崔莹之间的女女同xing之爱理解得透彻,何况这个连看到人家妩媚一笑都能流鼻血的大刁民我还是个彻彻底底的大处男。

  东方露白,葛青也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清冷气质,刚刚他之所以什么都没问就直接赶过来,主要还是冲着已经香消玉损的崔莹。至于葛大队长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找他,李云道没去想,因为实在想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所以李云道只好摇头,顺便还从烟盒里出一支烟,刚叼到嘴上,就听到葛青冷冷的声音。

  “莹莹有洁癖,不喜欢别人在家抽烟。”葛青陡然崩紧了身子,如同一只随时会扑上去撕咬的小野猫。

  死者为大。李云道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将烟放在鼻子底下狠狠嗅了几下聊以解馋,感觉房间里实在压抑得厉害,才道:“这件事还是要尽公开,让局里的同事介入,不然……”李云道本来想说不然崔莹会死不瞑目,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此刻人就躺在自己身后,他本就不是坚定的神论者,加上打小跟着神神叨叨的老喇嘛,对鬼神的起码敬畏心还是有的。

  葛青刚刚勉强崩紧的身子瞬间又松驰了下来:“基本情况我检查过了,判断应该不会有错,就得法医的证实了。莹莹总劝我说,其实男人也不是像我想象的那么脏,可到头来,她还是被……”葛青又说得激动起来,气得一掌拍在床头柜上,轰一声,居然直接将床头柜上的玻璃震碎了,手掌上还扎着几个零星的玻璃块。

  李云道默默地打了一盆清水,拿了毛巾,蹲在葛青面前,小心翼翼地帮她清理着伤口。幸好伤口不算深,但血流得不少,小盆里的水都被染红了。李云道执着葛青的手背,手不大,但却很有力,掌心指根的位置上一排老茧,食指上也留着经常练枪留下的茧印,手掌的正中间还有一处已经恢复的陈年伤疤,看样子应该是穿刺伤。李云道倒真没有料到这女人的手上会有如此伤痕累累,感觉好像自己的身子长到了她的手上一样。

  葛青也盯着蹲在面前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年轻男人。她一直对李云道抱有很深的成见,但是不知为何,此刻这个背景复杂的男人却给他一种未曾有过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很奇怪,甚至让她觉得有些害怕。

  “好了,你坐着别动,我找东西帮你包扎一下。”李云道端着水盆和毛巾出去,正发愁去哪儿找药箱时,就听到房间里传来葛青的声音:“药箱在卫生间的台盆的柜子里。”

  哪怕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但从小就受伤不断的李大刁民却练得一手jing湛的包扎技术。看他熟练地打了个结,葛青哭得红肿的眼睛才微微亮了亮。

  “你当过护士?”

  李云道讪笑,挠了挠板寸头:“我这叫久病成医,我打小就爱受伤,一开始还是我大师父帮我包扎,后来都是我自己来,再后来我哥他们受伤也是我来处理。”

  葛青突然想起了他那寥寥几的背景资料上写着的两个没有血缘亲系的哥哥。在葛青的印象里,那座远在昆仑雪山的破庙应该就是个类似于孤儿院的地方,一个年迈的善良老喇嘛收养了四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知道我为什么会直接喊你过来吗?”

  如果平时按李云道的xing格,他会开玩笑说“因为我长得帅”之类不着边际的贫嘴俏皮话儿,可是今天李云道只是黯然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如同宁静安睡的崔莹:“她是个好姑娘。”

  话未落音,葛青又开始流泪,但只片刻的功夫,葛青抬头硬忍住眼泪哽咽道:“莹莹说过,你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李云道愣了一下,苦苦一笑,看向崔莹,微微闭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抬头:“我拿东西打扫一下,省得过会儿影响同事们的工作。”床头柜的隔板玻璃被葛青一掌拍碎,落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李云道怕过会儿局里同事来了影响办案人员对案情的判断。

  葛青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李云道自己默默去厨房取了扫帚,默默搬开床头柜,打扫着地上的玻璃,突然,一粒绿se的胶囊从地板踢角线下滚出来。

  李云道皱了皱眉头,抽了张纸巾,用纸裹着将绿se的胶囊夹起来,仔细端详着。葛青的视线也被这一粒小小的绿se胶囊吸引了过来。

  “最近你们俩有人生过病?”

  葛青也怀疑地看着那粒胶囊,摇头道:“没有。莹莹这儿我没见过这种药,而且莹莹有洁癖,每天回来都会里里外外打扫卫生,就算地板缝里有一粒看得见的灰尘,她也要用吸尘器吸干净。”

  李云道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袋子,是刚刚准备带去省道现场用的,不过法医来得比他还早,没派上用场,这会儿倒是派上用场了。“不管怎么样,让法医化验一下再说吧。”李云道站起身,“你介意我看看她吗?”

  葛青摇了摇头,有气力道:“我都看过了,没有外伤,就是下身的特殊部位有些伤痕。”

  “我就看看眼睛。”也不等葛青答应,他径自走过去,翻开那瞳孔早已经扩散开的眼睛,上下仔细检查了一遍,才摇了摇头,“不像是中毒,但我也不能肯定,如果这会儿老家伙在,他一眼就能判断看出来,到底是不是中毒了。队长,我建议还是尽让法医介入。”

  葛青两眼虽然放光一般地看向李云道:“你的意思是,莹莹不是自杀?”

  李云道摇头:“现在我也不知道,但这粒胶囊倒是一定要让人去化验一下。对了,曹菲那边怎么说?”

  葛青恨恨地咬了咬牙:“她只说从ktv唱完歌出来,她和莹莹就各自回家了,但是我问了ktv的招待,说是她们两人最后走的,出了门以后的情况就只有她的一面之辞,所以我觉得她的话可信度不高。”

  李云道眯着眼想了一会儿才道:“队长,我觉得曹菲可能有点儿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

  “第一,前段时间你让我整理的资料,她似乎对里面的部分资料很感兴趣。第二便是这次崔莹的事情,您也说了,她的话,可信度不高,第三个原因,您可能觉得有些可笑,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位前人大主任的儿媳妇不简单。”

  葛青微微一愣,却没有再表态,只是说:“我知道了。”

  接下来的事情,都是按照正常流程,只是局里的同事知道这则消息的时候,纷纷大吃一惊,暗自叹息的人也不在少数,有一些年轻男jing察躲起来拿着崔莹的照片黯自神伤,跟李云道关系不错的刘晓明就是其中之一。

  桌上摆着程洪亮一家的银行帐户纪录,可是跟李云道坐在一起的刘jing官却一个数字都看不下去。手掌心里握一张一寸入职照,照片上刚刚工作的崔莹笑得如同天上的白鸽。“云道,你说,如果我早一点跟莹莹表白,会不会就出不了这档子事儿呢?”刘晓明很难过,暗恋的女神突然香消玉损,这让他一时之间根本法接受。

  李云道本想说“有葛队在你根本没戏”,看想了想还是道:“这事儿你可千万别自责,现在我俩首当其冲的任务就是把程大局长的案子办妥。”李云道停了一下,才继续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崔莹的案子很可能跟程洪亮有些瓜葛。”

  “什么?”刘晓明几乎红着眼从椅子上跳起来,低声咆哮道,“李云道,你不可以这么侮辱莹莹!她怎么可能跟程洪亮那种大贪污犯扯上关系?”刘晓明双眼通红,看着李云道的表情几yu吃人。

  李云道硬拉着他坐下来,低声道:“我不是侮辱崔莹,我只是说,她的自杀没这么简单,而且……”李云道看了看四周,“你自觉一个一天前还买了郁金香鲜花插在花瓶里的人,会因为jian污这么简单的事情就自杀了?”

  提到“jian污”两个字,刘晓明额上青筋暴起:“那狗ri的杂碎别让老子逮到,真给老子逮到一定一枪崩了他……”

  李云道连忙捂上他的嘴:“你疯了,这是办公室,我们是jing察。”

  刘晓明却颓然坐到椅子上,双手抱头:“我们是jing察,可是我们连自己的同事都保护不了,这身皮穿得还有什么鸟用?”

  李云道还想再劝却突然收到一条短信,葛母老虎发来的。

  “我和莹莹的事是秘密,希望你帮我和莹莹一起保守这个秘密,谢谢。”

  身边yin沉着脸的葛青正好走过,李云道抬头看了一眼,见对方丝毫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只好回了两个字。

  “一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