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二十二章 监听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曹菲明显没料到会有人跟踪盯梢,从小区出来后,拐了两个弯就上了高架,看样子应该是直奔向工业园区。刘晓明开着马六,故意拉开百米左右的距离,一路相安视。最后曹菲的“雷克萨斯”拐进了凯宾斯基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刘晓明将马六停在地面停车场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停下:“我认识这儿的经理,找他应该没错。”下了时刘晓明特意从后备箱里拿了个拎包,便领着李云道直接杀向经理办公室,两个人穿得花里胡哨,咋一看还真有点儿暑期避暑度假的意思。

  “那老外经理最近在追我表姐,来我们家吃过两顿饭,找他应该不会有问题。”

  果然,敲门后听到一句不耐烦的“ein”,刘晓明推门而入,李云道就看到办公室里坐着个大胡子白种人,看样子约摸三十多岁,大热天三十七八度,还一身不丝不苟的西服,只是估计他自己也热得够呛,这会儿正把领带微微松开一些。看到刘晓明推门进来,大胡子老外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满脸热情笑意迎过来,给了刘晓明一个熊抱:“刘,你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你们当jing察的不是很忙吗?”

  刘晓明笑道:“今天既来看你,也是来办事儿的,所以,需要迈克尔你配合我们。”

  “配合?”迈克尔的中文说得不错,但是某些地方的咬音还有些不伦不类,“你是在查案吗?”

  刘晓明点头:“也算是查案,怎么,不方便?”

  迈克尔连忙摇头:“配合jing察工作是每一位英国绅士的义务,说吧,你要我怎么配合,只要不违反公司的原则,你说什么都行。”老外明显有讨好刘晓明的嫌疑。

  刘晓明笑道:“放心好了,不会让你丢饭碗的。这位是我同事李云道,我正在跟他一起跟踪一个嫌疑人,刚刚那人开车进了你们地下停车场,所以我想看看你们的监视带,看看人到底去了哪个房间。”

  迈克尔沉吟了片刻,果断道:“好,我带你们去。”

  监控室的工作人员很熟练地就找到了地下停车场的监控,果然看到五分钟前,曹菲进了电梯,随后去了九楼,再调看九楼的监控,便看到一身婀娜连衣裙的曹菲敲了敲9018房间的门,门一开,曹菲就闪身进房,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开门的人到底是谁。

  迈克尔很会做人,马上打电话给前台,查到9018房是本地一家地产企业的长期包房,主要是供外地来苏的贵客使用,开门的人的身份还是法确认。随后,不用刘晓明开口,迈克尔主动打了个电话,问9018边上的房间有没有空的,得到隔壁9016房还空着的时候,他才捂着电话道:“在9018边上的房间空着,你们要不要住一晚?房间费用算我的,我可以内部结算。”

  刘晓明自然欣然答应,进电梯的时候还不忘拍拍迈克尔的肩膀说老迈你这人地道,回头我劝劝我姐,让她跟你回英国得了。

  迈克尔闻言大喜,连声感谢,弄得刘晓明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整个过程李云道都没怎么说话,只是耐心地听着,除了一开始跟老外找招呼和最后告别,他几乎没有多说一句,进了9016房间,他贴在墙上听了一会儿,才皱眉道:“这墙的隔音做得太好了。”

  刘晓明笑着指了指他刚刚一直拎在手上的拎包:“我下午还琢磨着这玩意儿能不能扔上用场。”说着,拉开拎包的拉链,从里面掏出一个纸巾盒大小的铁盒,打开盒子,居然是一套袖珍的监听设备。刘晓明熟练地选了墙上的两个点,安好设备,戴上耳机,打开电源,却见他脸se微微一变。

  李云道奇道:“怎么了?”

  刘晓明将耳机扔给他:“你自己听。”

  李云道戴上耳机,同样脸se微变,心跳加速――耳机里正传来看似痛苦的呻吟声和喘息声,不用说都知道隔壁9018里的两人在做些什么。

  “真想把它录下来回头有机会放给钱家父子听听去。”刘晓明翻了翻眼睛,之前局里的长舌妇们说三道四,他还有些不信,但此时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曹菲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彻底崩塌,“你说那男人是谁?”

  李云道摇头,当听呼吸声就能知道是谁,那岂不真成了武侠小说了?何况隔壁房间里很可能是位陌生人。

  耳机里隔壁的战况越发激烈起来,各种yin#声浪#语不绝于耳,李云道干脆将耳机戴下来放在桌子上,但就算这样,耳机里的声音仍旧听得清清楚楚。

  突然,耳机里传来一个急促喘息的男声:“,叫老公,叫老公cao#死你……”曹菲带着哭腔和呻吟的撩人声音立刻传来:“老公,,别停,人家要……”

  李云道微微皱眉,那个男声很陌生,他抬头看着刘晓明道:“这应该不是钱雨锋的声音吧?”

  刘晓明摇头:“钱雨锋是公认的公鸭嗓,要不怎么说他们父子俩一个是老公公,一个小公公呢!”

  “这男人的声音你认得出来吗?”

  刘晓明道:“好像有点儿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了。”

  两人耐着xing子听着隔壁的淋漓酣战,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两人轮流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几次脸,终于挨到那边在一阵冲刺音中偃旗息鼓,李云道和刘晓明同时呼出一口长气。

  “真***能玩,这二十分钟过得跟坐牢似的,我就不明白了,那些喜欢听墙角的人是怎么个心态。”刘晓明抱怨道。

  李云道却“嘘”了一声,示意刘晓明不要说话。

  果然,不一会儿,就听到隔壁男女的对话声。

  “博安,我还是想跟钱雨锋离婚,钱家父子没一个好东西,你真舍得我天天睡在别的男人枕边啊?”

  男人似乎正轻轻拍着曹菲某处的嫩肉:“这事儿,不急,得从长计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