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二十四章 都是富二代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山沟沟的流水村里,没有哪个男xing牲口敢在李家两个哥哥面前吓吆喝,相反武力值远不及读书厉害的李大刁民倒是没少跟那帮子牲口上演全武行。因为他受不了“野种”两个种,如果这两个字只加在他这个困读了二十多年等身书的大刁民身上他也就一笑了之,但那些牲口偏要偷偷把弓角、徽猷甚至十力带进去,李云道不答应。这些年算下来,胜负率一半一半,大多数胜况也基本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胜。

  没想到下了山,李云道还是躲不开时不时要跟人动手的宿命,至于老喇嘛说的“沾武必死我”早已被李大刁民嗤之以鼻,都三十岁的人了,早错过了打桩奠基的最佳时机,好在在流水村二十多年的打架斗殴也总算能总结出一些经验教训,也不至于吃了大亏。至于悍匪级那种动刀动枪的打打杀杀,李云道还是奉行走为上策。

  可是今天,这个喜欢弓着身子眯眼抽烟的年轻男人却不能跑,哪怕对方已经气势汹汹地站起来二十来个人,外加人手一只空酒瓶,他还是笑着迎上去。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京城来的小北少爷太招摇,忍得一众江南富二代不爽了。

  有钱人家的小孩跟穷人家的孩子不一样,有钱人会觉得钱能解决所有问题,这个观念是上一代传到下一代的,所以眼前穿得很chao发型怪异的青年富二代拿了一沓红se人民币拍在桌子上,叫嚣着跟王小北、斐宝宝他们换位置。

  李云道下午跟赖远打了招呼的,赖远一听是李云道要招待贵客,立马把最好的vip卡座留了出来。同样军人世家出身的斐大少本就是直爽脾气,跟王小北、白小熊一见如故,王小北自作主张地将两位“弟妹”也请了出来,在“湖畔壹号”会所吃完晚饭直接杀到“莲se皇朝”,本以为以蔡家大菩萨的脾气定不会跟来这种地方,可没想到蔡桃夭主动提出来体验体验苏州的夜场,王小北求之不得,能跟蔡桃夭一个桌上吃饭,还能一起逛夜店,能赶明儿望南表弟把大菩萨和小疯妞一举拿下,四九城里还有谁敢说王家大少爷眼光俗气?你倒是也让你表弟去弄两个这种级别的媳妇儿回家看看呢?

  今晚莲se皇朝的气氛很好,几乎连外面加摆的乘凉桌椅上都坐满了客人,从台湾请来的dj很会把控现场的气氛,还不到十二点,舞池里已经不少喝高的美少女搔首弄姿,惹得一众牲口如狼般跟着轰鸣的电子音乐嗷嗷叫唤。

  可是有人心情不好了。崔剑平崔大公子费了才大的力气才把身边这位外国语学校的英语老师泡到手,又约了一众酒桌上的狐朋狗友今晚去“莲se”放松放松,崔公子也提前给熟悉的酒吧公关经理打了电话,大名鼎鼎的亨伟集团少东家吩咐下来,酒吧公关自然是来不及地点头答应,可一问,赖总已经将vip贵宾卡座留给了某位贵客,等崔公子一众酒肉朋友杀过来的时候,怀里搂着风sao英语老师的崔公子自然脸面挂不住,先是在门口将酒吧公关经理骂得狗血淋头,临了赏了两巴掌,然后便带着一众打扮得奇形怪状的青年杀到vip卡座。

  等一看卡座上的人,崔公子生气了。三男两女,最大的男的不过才三十岁左右,脸生得很,最小的感觉应该还在上高中吧,可那两个美女却是崔公子自出生到现在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于是,崔公子二话不说便拍了一沓人民币在桌上:“一万块,买你们的卡座!”说话的当儿,视线却始终不离坐在沙发上的两位女神。

  那个穿吊带热裤外加十字拖的女神却翻了个白眼,看都没看崔大公子一眼:“哪来的苍蝇?聒噪。”

  她身边一身布衣布裤平底鞋的恬静女神微笑不语。

  崔大少身后一帮唯恐天下不乱的狐朋狗友们纷纷起哄,崔剑平越发觉得没面子,又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两沓,扔到桌上,厚重的人民币却直接将一旁的小果盘打翻。

  王家纨绔傻笑不已。白小熊咧着大嘴暗骂怎么满地白痴,今晚又要费一番力气了。斐大少倒是不紧不忙地从一沓人民币里抽出一张两张一百,然后随后将剩下的三沓人民币扔在崔大少的脚上,随后瘫坐在沙发上,一脸痛心疾首:“果盘二百一个,兄弟,这年头赚钱真心不容易。三万买个位置也忒贵了点。拿着你的钱,麻溜儿地走人,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弄得人家老外都以为咱中国人都是你这种素质。”斐宝宝咂咂嘴,指了指不远处正往这边看的几个外国同胞,直接将崔剑平挤兑得地自容。

  “你……”崔剑平恼羞成怒恶向胆边生,随手抄起邻桌上的酒瓶就往斐大少头上招呼。

  “咣”一声响,酒瓶碎了,可是斐大少的脑袋安然恙。因为酒瓶砸在白小熊的胳膊上,一头冷汗的斐大少倒也,酒瓶碎的那一刻左手已经抄起桌上刚喝了小半瓶的“小拉菲”,连酒带瓶子一起招呼在崔剑平的脑袋上。这回没有胳膊伸出来,酒瓶实打实的在那鸡窝一样的脑袋上炸开。

  崔剑平直接被这一酒瓶子打懵了,摸了一把额头,发现一头红se液体,也分不清到底是血还是酒。反应过来的崔剑平立刻飚了:“弟兄们,cao#死这群狗ri的。”

  可是却那只拦在前面的胳膊拦住,崔剑平却怎么也上不得前,但崔家大少的气势可不弱:“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今天不整死你这小杂种,少年就不姓崔……”跟在他身后的酒肉朋友跟着se厉内荏地起哄,一个个叫嚣着喊人来收拾这几个生面孔的男女青年。

  李云道踏进酒吧的时候,正好看到酒瓶在崔大少脑袋上炸开花的jing彩一幕。

  “出事了。”李云道苦笑,却不急着上前。

  刘晓明也看到了,一脸钦佩道:“宝少也太生猛了点。”说完,刘晓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估计在盘算着如果这酒瓶子在他自己脑袋上开花会是什么效果。李云道进公安系统有一小段ri子了,刘晓明也跟斐大少一块儿混过几次,对这位自强不息的天才富二代印象不错,今晚看到这位如此动物凶猛的表演,一改斐大少在李云道面前委屈好小弟的形象。

  白小熊瞥见李云道的身影,嘿嘿傻笑了两声,慢慢退了回去。

  刚刚白小熊跟人形猩猩一般的庞大身躯给了崔剑平不小的压力,此刻见那大猩猩居然退了,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当下一把揪住斐大少的衣领:“好小子,你崔少我今天不整死你就不姓……”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被他揪起来的“高中生”哭丧着脸喊道:“救命啊,救命啊,哥,救命啊……”

  崔剑平扫了一眼剩余的四人,狞笑道:“他们自身都难保,还救你……”

  斐宝宝哭丧着脸道:“我哥是jing察,他不许我打架斗殴。可是今天是你先动手的,对不对?”

  崔剑平也不知道这娃娃脸的“高中生”在嚷嚷些什么,吼道:“是老子先动手收拾你的又怎么样?妈的,老子还想揍你呢……”说完抡起拳头,只是却怎么也挥不下去,拳头被后面的人紧紧握住了。

  “别拉我,让我好好给这小子点颜se看看,我崔剑平在江南想办点事情,还没有说办不成的……”崔剑平以为是同伴在拉他,气势盛。

  只是,他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个陌生的男声:“你欺负我弟弟,要不要先跟我报备一声的?”

  崔剑平揪着斐宝宝不放,猛地回头,却见一个穿得跟东南亚游客似的年轻男人紧握着自己的手腕:“你又是谁?”

  李云道却不理他,微笑看向斐宝宝。

  斐大少被李云道看得心慌,连忙摇手道:“哥,真不关我的事,他先跑来挑衅的,说是拿几万块钱换我们的座位。”

  “哦?是这样吗?”李云道看向崔剑平,似是在询问。

  崔剑平放开斐宝宝,因为李云道的手抓得他的手腕实在生疼:“是又怎么样?你放开我的手,否则我今晚就要你付出代价。”原本躲在崔剑平怀里的英语老师早就闪身躲到了人群后面,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倒是挤上来纷纷道:“怎么着,难道你还想跟我们崔少动手不成?我可告诉你,这位是亨伟集团的少东家,他爸跟市里的领导都是拜把子的好兄弟……”

  李云道微微皱眉。刘晓明也听不下去了:“算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事,年轻人不打不相识,玩玩就算了,别当真了。”

  刘晓明想和稀泥,但崔剑平却笑得狰狞:“想算了也可以,先让小子跪下让我开两个酒瓶,再让那两娘们给少爷舔鸡#巴!”

  酒吧内的室温陡然下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