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二十六章 挑拨离间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6-16 10:17:42 源网站:顶点小说
  许天笑今天心情很好,至少已经几个礼拜没有这般酣畅淋漓的好心情了,坐在他身边扮演郎知妾意角色的刘政委也是频频举杯,觥筹交错间许公子偶露叹气沮丧之色,许副市长一手提拔上来的刘政委立刻会意:“许少什么时候也开始伤春感秋了?”

  “刘叔您不知道,现在真是世风日下,唉,这做人做事,是越来越难喽。”

  一声“刘叔”叫得刘大政委透心地舒畅,仰头饮尽杯中的三十年茅台,放下白玉杯的时候一身豪气,桌子也磕得咣咣作响:“这是什么话,江南这块风水宝地里,哪会有许少你耕不舒畅的地儿?”

  许天笑给刘政委斟满酒,笑道:“刘叔您这也太夸张了,起码公安这一块,我就趟不平。”

  刘政委顿时心中一个咯噔,难不成是上面那位示意许大少来敲打敲打自己,立即放下刚刚拿起的酒杯:“许少放心,人民公安是为人民服务的,哪能真让所有人改一个姓?他姓韩的也不是一手遮天,请老领导放心,只要他韩国涛前脚挪窝,后脚我立马就把公安这条线收拾得妥妥儿的。”刘信坤信誓旦旦,盯着许天笑的眼睛,似乎希望能从中读出些什么。其实读不读得出些许信息许天笑倒是不在意,只要眼前这位公子哥能把话带到位他就心满意足了。最近他也听到了点些风声,说是省厅那边某位领导很欣赏韩国涛,想调他过去任新成立的反恐部门一把手。半年前的一把手宝座之争韩国涛在刚刚高升常委副市长的葛传雄的支持下胜出,没挪成窝的刘信坤一直暗暗较劲。这回如如果真如传闻所言,腾出的一把手的座位,刘信坤说什么也要拼了命争一争,大前提便是有本地派员老副市长许明的支持。

  “这个……额……好说好说,老头子这人你还不知道吗,他可是个恋旧的人,你看看原来区里的那些个老人,就算没坐上一把手的位置,老头也惦记着呢……”许天笑打了个哈哈,突然道,“听说你们最近来了不少新人,是不是有个叫李什么道的?”

  刘信坤只要许天笑将话带到就行,至于这个公子哥表不表态并不重要,听了许天笑的话,却没听出褒贬,只好模棱两可道:“是有这么个年轻人,许少认识?”

  许天笑一脸不屑地摇头:“我哪有空去结识那种地痞流氓?刘叔,我可是听说现在的公安队伍不好带,尤其是你这个主抓思想动态的政委,对这种随时可能坏了一缸酱的老鼠屎还是要留心啊……”

  刘信坤在官场混了大半辈子,哪还听不出许天笑的言下之意,当下一脸了然,笑道:“许少说得是啊,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身体素质低,思想觉悟低,眼高手又低,整个儿就是‘三低产品’,还一个赛一个地不服管,有些关系有些背景就敢往公安系统里混。”刘信坤一脸愤慨,“许少你放心,近期我正在着手准备全市公安系统的思想素质大比武,有些害群之马,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把他清除出公安队伍!”

  见刘信坤洞若观火的表态,许天笑自然满意,举起酒杯:“来来来,刘叔,不谈那扫兴的话题,难得咱叔侄能聚一聚,大侄子敬你。”

  “好啊,天笑年轻有为,许市长后继有人啊……哈哈哈!”刘信坤仰头干完杯中酒。主宾各怀鬼胎,倒也算是尽兴,服务员正帮着斟酒的空当,许天笑的手机响了。

  许大公子看了一眼最新版的iphone,笑道:“规划局毛局家的公子。”刘信坤会意,市规划局三把手毛继海的二儿子,大家都叫那孩子毛二,听说也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公子。

  许天笑接通电话就笑骂道:“毛二,咋这个时候想起你哥哥了?我在凤朝仪跟你刘叔喝酒呢。”

  刘信坤会意地笑了笑,自堪自饮半杯:看来我老刘在市长公子心目中的地位还是比较重要的。

  “哪个刘叔?”许公子笑着骂道,“你个十三点啊,公安局刘政委,你爸的老兄弟,这回知道了?哦,带你向刘叔问好啊,成啊,要不你过来,狮子林边上的凤朝仪,就我前两年弄的一个私人会所,你不是来过嘛,过来敬刘叔两杯呗。”

  也不知道电话里毛二说了什么,刘信坤看到许天笑的表情突然多云转阴,然后就听到许公子火气颇大地道:“反了天了,我的人也敢碰,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等着,我这就过来。”

  放下电话,许天笑却对着刘信坤笑道:“叔,让您看笑话了,实在不好意思,毛二他们平时都是跟着我玩的小弟兄,刚刚来电话,说是崔剑平那二货被人在莲色皇朝里拍了酒瓶子,对方那边有高人,很强硬,我这个当大哥的得去看看。”

  刘信坤却同仇敌忾道:“你这个当大哥的跑不掉,难道我这个当叔的很跑掉不成?走,刘叔陪你一道儿去看看,我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用酒瓶子伤人还能这么嚣张。”

  随后两人召了司机各自上车,杀气腾腾地杀向莲色皇朝。凤朝仪和莲色都在市区古城内,两处相隔不过十来分钟的车程,没多会儿,转了两个弯就看到崔剑平、毛二一伙子人凑在酒吧门口抽烟,个个脸上都写着义愤填膺。

  看到宝马车和挂00开头的黑色广本出现,一伙纨绔公子都如同见了亲生爹一般地围了上去。

  “许少,您可得为弟弟作主啊,里面那几个小子太张狂了,上来就抡酒瓶子,我刚刚提您的名字,那赤佬说您来了照样往头上甩酒瓶子……”崔剑平一上来就哭丧着脸玩挑拨离间,演技堪比奥斯卡演帝。

  许天笑推门下车就看到狼狈不堪的崔剑平,一向注重着装形象的崔公子穿着白色gucci短袖,但衣服上红酒渍还未干,出自上海田东造型那位基友发型师的鸡窝发型毫无潮感可言,耳根下的颈部位置还留着很明言的四根手指印。这四根手指印让许大公子回想起了前段时间不堪回首的一幕。许天笑捏了捏拳头,却是没有理崔剑平,而是转身迎向身高才到他下巴的秃顶中年男人:“刘叔,这边。”

  刘信坤很矜持地跟一众年轻人打了招呼,毛二也挠着脑袋凑上来喊了声“刘叔”。刘政委拍了拍毛二的肩膀:“有空喊你爸一起聚聚。”

  “好咧!”毛二立刻高兴道,这堆天天在外头惹事生非的纨绔谁不想跟市局政委搞好关系?

  崔剑平倒是没想到刘信坤真的跟来了,当下对许少的实力又高看了一个层次:“刘叔你好,我叫崔剑平,我爸经常在家提起您。”

  刘信坤狐疑地看了崔剑平一眼,有点儿眼熟,却想不起这孩子是谁:“你爸是……”

  崔剑平连忙道:“崔亨伟呀,前两天他还说晚上跟您一起喝酒的……”

  刘信坤这才恍然:“哦,是小崔呀,都这么大了。”

  崔剑平连连点头:“我上中学时您还去过我家。”

  刘信坤点了点头,亨伟集团是下属县的一个大型上市公司,董事长崔亨伟每年没少打点各条线的局领导,刘信坤在县局当过三年局长,交情自然不浅。不过刘政委倒也没真想帮一群孩子出头,他一个四十出头的处级干部哪会管小孩打架这种小事,所以只是转过冲许天笑点了点头。

  许公子自然会意:刘大政委的意思你去处理吧,出了事情有叔在外面帮你兜着。正说话的当儿,两辆警车在黑色广本后面停了下来,跳下八个穿夏常服的警察,领头的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看到刘信坤,立刻迎上去,立正敬礼:“报告政委,刑警支队二大队第一队张勇带全队成员集合完毕,请政委指示。”

  见一群小鬼目瞪口呆地的表情,刘信坤还是很满足地点了点头:“张勇,接到现报,莲色皇朝酒吧里出现恶性伤人事件,这位是亨伟集团董事长的公子,被里面的歹徒用酒瓶打伤了头部,很可能留下了严重后遗症,我现在命令你进去将所有歹徒全部抓获归案。”

  “是!保证完成任务。”中队长张勇再次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冲后面七个兄弟一挥手,八人在一群纨绔引领下杀进莲色皇朝。

  酒吧里刚刚一波接近尾声,dj换上了调剂现场气氛的暧昧音乐,节奏轻缓。vip卡座上,四个男人觥筹交错,气氛热烈,刚刚的一幕小插曲似乎没能影响在座任何一人的心情。李云道有心感谢王小北和白小熊的救命之恩,王小北有心结交李云道并深化关系,白小熊和斐宝宝不知咋的两人居然对上眼了,几杯喝下来已经是小熊哥、宝兄弟的称呼。阮疯妞酒量不错,跟着李云道一起猛灌王小北,蔡桃夭没喝桌上的酒,李云道让服务员送来一打颜色各异的鸡尾酒。王小北难得能碰到蔡家大菩萨的正眼微笑,壮着胆子敬了蔡桃夭两杯,女菩萨豪爽仰头干杯,乐得从来没见过蔡桃夭正眼打量他的王小北屁颠屁颠地想:还是望南表弟厉害,这蔡家长公主可是连孙老虎都不买帐的狠角色,今天居然破天荒地跟他干杯,用三生有幸来形容那都是浅的。不过连着几杯入腹,蔡家大菩萨倾城绝色脸上也腾起了两朵罕见的红云。

  “就是他们,动手的就是这小子!”一伙人浩浩荡荡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