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三十章 站住!站住!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挂了打给刘信坤的电话,马文龙的手机突然响了,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刻接接手机,果然,电话那头很就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小马,怎么样了?”马大秘摸了一把额上的汗,领导果然没睡,看来对这件事真的不是一般地上心。欢迎来到阅读

  “劳厅,事情已经交待他们政委刘信坤去办了,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估计是年轻人之间因为些误会小打小闹。”

  “为什么找刘信坤,韩国涛呢?”劳厅长的声音有些低沉,但马大秘心里清楚,这位领导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迷糊,尤其越是在关键时刻,他越清醒。

  “韩局电话打不通,估计是睡了。”马文龙撒了个谎,事实上他一个电话就直接打给了刘信坤。这也是刘信坤节假ri都要去省城走动走动打下的基础,否则这种事情,哪轮得到在局里没有丝毫实权的刘信坤?

  劳厅长在电话那头没有立刻表态,但手机里似乎传来微显粗重的呼吸声:“先这样吧,这件事你上点心,明天一早我要结果,另外,注意影响。”

  马大秘连连应下,挂了电话,双手枕在脑后,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过了几分钟,才轻笑一声,自言自语道:“老刘啊老刘,反正咱就尽人事听天命吧,正处部干部的任免,也不是劳厅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

  马大秘口中的老刘又接了个电话。电话是韩国涛打来的,内容很简单,干瘪瘪的一句话:“刘政委,有空回来一趟吧。”

  刘信坤很想说“不”,可是人家是实实在在的一把手,虽然对他这个政委的任免没有绝对话语权,但单看韩国涛一上台没多久就把几个副手收拾得服服贴贴,头号“反派”刘大政委也被彻底架空,除了像赵刚这样极个别因为亲属原因才冒天下之大不韪地死跟着刘系,其余的从刑jing到户政,哪怕交jing那一块,他都插不上半句话。

  见刘信坤还不说话,那位强势一把手又扔下一颗重磅炸:“老刘啊,这会儿公安局大门已经被三卡车的士兵堵了,人家发话了,要你这个正主儿过来才行,说是再不来,就开坦克去请你了,你也不想那些枪枪炮炮的堵在家属大院门口吧?赶紧过来吧。”

  刘信坤吓得浑身一个哆嗦。东南沿海一带的装甲部队在本地驻防,这一点江南一带的民众都是清楚的,深夜里时不时能看到重型卡车拉着铺了层油布的大家伙招摇过市,冷不丁风一刮露出个坦克炮口来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韩韩……韩局,怎么跟军区那帮老爷扯上关系了?”刘信坤觉得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照理说,地方上的事情跟军区八杆子都打不到一块儿去,难道晚上那波人里真有beijing的衙内?

  韩国涛冷笑:“刘政委,你下的命令,你自己不清楚?来了再说吧。”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留下一脸茫然的刘信坤对着依旧搔首弄姿的二姨太。

  “达令,别想了,人家在等你呢……”

  啪一声,刘大政委气急败坏地赏了二姨太一记耳光:“滚一边儿去,老子烦着呢!”

  二姨太从来没见过老大政委发这么大火,也不知道是不是一记耳光扇糊涂了还是老刘平时积威太深,二十岁的小姑娘吓得缩在床头瑟瑟发抖。

  刘信坤皱眉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去,匆匆冲了冲身上的泡沫,三两下套上衣服,又回头看了一眼蜷缩在床头的女人,叹了口气:“汤热着点,待会儿回来再喝。”

  小姑娘泪眼朦胧,楚楚可怜地点了点头:“你路上小心。”

  老刘摆了摆手,开门出去,也不等司机,拦了辆出租便往公安局去,路上刘政委还是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许公子,可是许公子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老刘皱了皱眉,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直冒冷汗,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的泡沫没有冲干净,发福的身上黏乎乎的,想了想,又拨了崔剑平的电话,果然,又是关机。老刘想到了什么,又打给赵刚,依旧人接听。还没到公安局门口,老刘已经吓出一脑门子的汗。

  “是不是太热了?要不我给您把空调调低一点?”出租车司机好心问道。

  “没事,开你的车。”老刘没好气道。

  出租车司机讨了个没趣,也不再跟老刘说话,专心开车,等到公安局大门口时,年轻的司机又道:“奇了怪了,大半夜的怎么这么多大兵围着公安局弄啥子?”

  老刘顺着车看出去,果然看到大门处停着三辆军绿se的运兵大卡车,门口两排士兵手持冲锋枪,神情刚毅。刘政委露出个牙疼的表情,付了车钱,也不等司机找零就匆匆下车。

  “站住!”一个小士兵看到远远跑过来的刘信坤,大声喝道。

  老刘挥手道:“自己人自己人……”

  “卡-擦-擦”,那是子上膛的声音,两排六名士兵同时子上膛,分别对准老刘头部和胸口心脏位置,老刘好歹也干了这么多年的jing察,也算是玩过枪的人,哪会听不出这是正儿八经准备随she击的表现,顿时吓得举起双手:“别别……别开枪,我是公安安局政委刘信坤。”

  “双手抱头,倒着走,慢慢走过来。”小士兵认真道。

  老刘奈,乖乖转身抱头。这就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吗?刘政委是内部搞行政工作出身,也算半个秀才吧。

  “证件!”

  老刘乖乖递上工作证。

  小士兵仔细核对了一番,才敬礼道:“请稍等。”小士兵跑步进了大门,老刘看到黄老头靠在玻璃上跟他龇牙咧嘴,刚想靠过去跟老黄扯两句,看能不能看看里头的动态,可刚迈出一步,就听到一句喝令:“站住!在班长汇报回来之前,你不许动。”

  老刘尴尬地笑了笑,冲老黄挥挥手,老黄会意,立刻从安保室里走出来,咧开缺了两颗门牙的大嘴:“政委,您怎么大晚上跑来了?”哪壶不开提哪壶,果真是黄老头的风格。

  刘信坤想笑又笑不出来,只好道:“听说局里出了点小状况,我不放心,来看看。”

  “哦,这样啊。”老黄大咧咧回头冲五个站岗小兵道:“这是我们局的政委,刘大政委啊……”黄老头似乎嫌老刘同志还不够丢人一般,扯开大嗓门儿,又夜深人静的,估计站马路对面都能听清他的话。

  站岗的小士兵道:“俺知道,那也得等俺班长回来。”

  “哦,这样啊,刘政委啊,那您就要在这儿多站一会儿了……”老黄又背着手,晃着脑袋哼着小曲儿回了他的安保阵地。

  老刘很生气,却不敢放在脸上,一是今儿晚上什么情况还不清楚,二是这黄老头这不是普通的老头,局里业务能力强的大半都是他的徒子徒孙,死对头韩国涛就是其中之一,不然怎么能连大嗓门儿也学去了呢?

  老半天,才见到那小班长扛着冲锋枪跑回来,指了指老刘同志道:“你,就你,首长说可以进去了。”小班长丝毫没给好脸se,似乎知道今儿晚上就是来找场子的。

  “首长?”地方军分区的司令有过数面之缘,但军队向来跟地方上尿不到一个壶里,所以接触也不算多,一听首长,立马谄笑道,“小首长,请问你们首长是不是邱司令?”

  小班长没好气道:“邱司令半年前就调去广州军区了。”小班长觉得这人脸皮好厚,什么人都敢靠上来拉关系扯近乎。

  “那现在贵军是哪位当家……”

  “不要妄图从我口里打听军事机密,要被枪毙的,懂不懂?”小班长不耐烦道。

  “哦……好好好,原来是军事机密啊……”老刘打着哈哈陪笑脸,摇着头试图从只开了一个小缝的电动门边上挤进去。ri他娘,老刘暗骂,这小缝隙那些个瘦高的小兵娃子来去自如,他一百八十斤的发福大汉怎么挤得进去。最后还是老黄在jing卫室里看得不忍心,按了按门闸,松了一点,老刘才挺着将军肚勉勉强强地挤过去。

  好不容易挤进了大院,老刘却被满院子的钢盔冲锋枪吓得腿软,幸好人家没摆出梁山好汉“上刀山”的英雄盛宴,让出一条路,可就算是这样,老刘还是惊得一身膘肉直哆嗦――任谁被这么多荷枪实的大兵哥用冲锋枪指着都不会心平气和的。

  等刘大政委胆战心惊地穿过一群看上去时时刻刻都会撸袖子玩肉搏战的兵爷爷,才看到候了很长时间的二队刑jing小朱,小朱是赵刚一手提拔的小队长,对赵刚忠心耿耿,自然也成了刘政委这条线上的人。一看刘政委出现,小朱立刻凑上来:“政委啊,您可来了,您再不来,刚哥可真要被废了。”

  “什么?他们真敢动手?”老刘一路憋屈到现在,见了手下,终于找回点当政委的自信。

  “什么动手呀,人家说了,再不来,就活剐了刚哥,刀子都备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