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三十三章 许明是谁?我不认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迎接许天笑的是一屋子神情各异的面孔。高速公安局局长韩国涛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这家伙跟自家老头子不对付,许天笑不止一次听到老头子拍着桌子骂娘,其中就有“姓韩的”三个字。许天笑在葛母老虎手中也吃过几次瘪,但人家是葛副市长的千金、刑侦支队队长,只要这小娘皮不犯什么人身伤害的大错,他许公子能量再大也吃下这头母老虎,何况打也打不过,人家还配着枪,逼急了这头雌虎绝对敢拨了保险直接开枪。此刻,葛青一脸幸灾乐祸,看着许大少嘴角轻扬。随后,许天笑又看到了刚刚还因为一身制服飞扬跋扈的赵副队长,只是赵刚此刻如同霜打的茄子,捂着半边脸,刚刚亲眼目睹了门口那熊汉子一枪托废了老赵两颗大槽牙的血腥场景,所以从门口两位手持冲锋枪的大憨货中间经过时,许公子战战业业,生怕这俩虎背熊腰的傻大个儿拿自己练手。

  随后许公子的目光落在一个男人身上,他靠在墙角,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看到许天笑进来,居然调戏般地冲许公子挤了挤眼睛。李云道!许天笑的心底莫名地涌出一股说不清的恐惧,他在那对狭长的眸子里看到了只有武侠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杀气,他甚至相信,如果没有其他在在场,这个看上去文弱的山里刁民会毫不犹豫地要了他的xing命。

  “天笑,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去年才上任的市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员施寅虎施司令。”韩国涛怎么说也是跟许明一个辈份,犯不着跟个小辈斤斤计较,所以上来主动帮许天笑介绍施老虎的身份,不过今天就算韩国涛不计较,看这众tai子dang的架势,也不会轻易就让许天笑过关。

  “施司令您好,经常听我爸在家提到您,今天能见到您实在是太荣幸了。”许天笑立刻弯腰伸手,姿态放得极低。

  大刀金马坐在椅子上的施寅虎看也不看那只手,面表情道:“我不认识你。”

  许天笑尴尬地缩回手,讪笑道:“施司令不认识我也正常,但您一定认识我爸,我爸是许明。”

  施寅虎继续面表情:“许明是谁?我不认识。”一旁的王小北看得都要笑出声了,别看这施老虎四十的人了,人家当年在四九城里可是出了名的踩人王,而且专挑高难度、高级别的踩,到现在四九城里流传着那辈纨绔的光辉事迹。

  许天笑的讪笑凝结在脸上,泥菩萨还有三份火气,何况人家都藐视到自己老子头上了,当下,许公子挺直腰,昂头道:“施司令贵人事忙,不认识我们姓许的也很正常。如果没什么事,小弟先走一步了。”

  施寅虎刚要开口,却听到一个平静的女声:“先等一下。”这回,连施寅虎都吃了一惊,转头看到是某位女菩萨居然破天荒地开了玉口,这回连老施也开始替眼前的许大少默哀了。

  “怎么着?看上你家少爷了?”刚刚在施寅虎那儿没讨到便宜,许公子飚了,可这通邪火却足以许家大少后悔一辈子。

  依在李大刁民身边的素衣女子轻轻踏出一步,满屋静谧,气氛诡异。她缓缓从后边走出来,静静地站在许天笑面前,静静地看着这位不可一世的江南大少。

  “我就问一下,是你让他动手的?”她指向捂着半边脸的赵刚。

  许天笑看了赵刚一眼,知道这人肯定已经招了,也不害怕,轻笑道:“是又如何?”他许天笑再不济,还不至于怕了一个手缚鸡之力的女人?可是,接下来梦魇般的场景,足以让许大少做一辈子恶梦。

  许大少发现自己居然被眼前的柔弱女子轻而易举的一记过肩摔放倒在地,还没从三百六十度的头晕目眩中缓过劲来,许大少就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脚后跟以一个极诡异的角度力地搁在自己耳边,随后便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可是许大少还没能发出一丁点痛苦的嘶嚎声便偃旗息鼓,因为他看到另一个风格迥异的娇艳女子蹲在他跟前,在他唇上贴放了一个冰凉的事物。

  一把三刃刀。

  “你敢叫,我就敢割下你的舌头,不要以为我不敢哦,不信你可以试试。”

  “疯妞!”李云道哭笑不得地看着阮疯妞,刚刚这疯女人把三刃刀借去时他也没有多想,这会儿看疯妞儿亮出小刀,他才意识到,这疯丫头是琢磨着自己没有蔡家大菩萨的变态武力,便琢磨着以利器取胜。他丝毫不怀疑阮钰真敢动手割了许天笑的舌头,不单他不怀疑,王小北、白小熊、施寅虎这些大院里长大的红二代三代都不怀疑这位从小就虎头虎脑的漂亮妞儿真敢下手,就算蔡桃夭都相信。所以她轻轻踏出一步,轻声道:“小钰,把刀收起来。”

  阮钰看了蔡桃夭一眼,不服气地蹙了蹙眉头,但还是乖乖地将三刃刀收回来,但火气不减,恨恨地冲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许天笑道:“你要再敢动姐的男人,姐一定废了你。”最后阮钰弯下身子,凑到许大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吓得许天笑连呻吟都忘了。“你是个聪明人,相信你一定知道怎么选择!”阮钰拍了拍许天笑的脸,悠然起身,示威般地看了蔡桃夭一眼。

  蔡家大菩萨不以为意,只是笑了笑就退回李云道身边,像极了一位持家有道的温柔贤妻,仿佛刚刚那位暴起伤人的巾帼凤将跟她扯不上半点关系。

  所有人似乎都故意忽略躺在地上身体呈怪状的许大公子。李云道笑道:“韩局,能否把我弟弟也放出来?”

  “你弟弟?”韩国涛第一反应便是资料里写的那个佛息浩瀚的小朋友。

  “不是十力,是斐宝宝。”李云道苦笑。

  韩国涛倒抽了口气,但还是想碰碰运气:“上海jing备区老司令家的那个活宝?”

  李云道点头,韩局长立马一脸牙疼状,回头又瞪了一眼刘信坤,刘大政委已经被一众京城衙内吓得两腿发软,听到“上海jing备区老司令”几个字,老刘恨不得找块豆腐直接撞死,连带着把躺在地上哀嚎不己的许大少爷也恨上了,刚刚他还在同情许天笑,这会儿却觉得那位貌若天仙的美女那一记过肩摔实在是大人心。

  韩国涛冲葛青使了个眼se,葛青立刻会意,拉开门出去。

  葛青刚走,就听到门口“报告!”

  五大三粗的大兵敲门进来:“报告首长,有个姓崔的年轻人,说是来自首。”

  “自首?”施寅虎皱了皱眉,随后笑着看向韩国涛:“韩局,在你的一亩三分田上,兄弟可不敢越俎代庖啊……”

  韩国涛哭笑不得,还越俎代庖,大晚上的带几卡车荷枪实的大兵把公安局围了,这哪是什么和平年代的解放军,倒有点儿像当年电视剧里演的匪气十足的duli团,可现在又不是打鬼子赶老蒋的年代,这都是人民群众内部矛盾嘛,用得着动刀动枪吗?心里这么想着,不过韩国涛嘴上还是很客气:“麻烦带进来。”

  虎背熊腰的大兵没动,直勾勾地看着施大校,见施大校微微点了一下头,他才退出去。韩国涛装作视而不见,混到他这个层面,早就混出了一一脸比钢筋水泥还厚实的脸皮。

  过了几秒钟,大兵再次敲门报告:“报告,已将人带到。”

  施寅虎大手一挥,大兵退了出去,让出了身后脸se惨白的崔大少。崔剑平刚想开口,却被地上躺着的人形事物吓得倒退半步:“这……这是……啊?许少……”崔剑平下意识地想去扶起许大少,但迈出半步又停了下来,他这才发现满屋子人都盯着他一个人,这感觉,好像……嗯,应该是掉进儿狼群的小绵羊。

  “你又是谁?”韩国涛首先开口。先成为国家暴力机关的一局之长,韩国涛本身就有着一股强势的威严,加上之前总参二部的工作经历和刑侦工作的底子,身上早积着一股说不清的煞气,所以他一开口,便惊得崔大少一个哆嗦。

  崔剑平再也不敢把视线放在许大少身上,当下如同机关炮一般飞道:“各位叔叔伯伯哥哥姐姐兄弟妹妹大家好我叫崔剑平亨伟集团董事长崔亨伟是我爸今天的事情都怪不我不好是我酒喝多了理取闹酒瓶子也是我先拿的所以我脑袋砸开花也是我罪有应得请大家看在我是初犯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崔剑平像吃错药一般,毫停顿地迸出一串话,弄得一屋子人听得都累。

  话落音,正好葛青带斐宝宝进门,斐大少的视线一马当先,首先捕捉到崔剑平,二话不说扯着领子就想动手,等反应过来,发现一屋子人时,斐家大少才怏怏地放下没得逞的拳头,飞到冲到李云道身边:“哥,你没事儿吧?我听姓赵的狗ri的说他跟你动手了,别急,我这就打电话从上海搬人,这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