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三十九章 文艺兵,炊事员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凌晨四点了,启明星悄然露脸,夏天的夜风吹在身上,让每晚都几乎熬通宵的老肖昏昏yu睡,靠在白se塑料椅上梦会周公的小龙流了一肩膀哈喇子。最老板是老肖,三十出头,身材不胖,但很壮实,炒得一手好菜,伙计是小龙,二十岁不到,瘦得像根麻杆,干活利索周到,俨然夜宵排档界的黄金搭档。

  老肖的“老肖大排档”开在古城内离酒吧群不过远的立交桥下,红房子一支,简易的塑料桌椅了一摆,泡完夜店的男男女女总要来补充补充释放过的能量,加上老肖一手出自名师调教出的好手艺,口口相传,慕名前来的不计其数,有时候一个通宵的翻座率说出来能让那些洋餐汗颜。

  不过,今晚的生意似乎有些清冷,老肖刚刚也听说了,今晚附近最热闹的“莲se皇朝”里有人动手,连jing察都出动了,吓跑了不少客人,所以往常往常这个点应该还热闹着的“老肖大排档”今晚却门可罗雀,十几张简易圆桌大半都空着。老肖远远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酒吧群,刚刚的灯红酒绿此时逐渐偃旗息鼓,重低音的鼓点和嘈杂的音乐也销声匿迹。于是老肖自得其乐地吹了一段口哨,一曲《打靶归来》抑扬顿挫,引得几个夜宵的小年轻也跟着晃起身子。老肖很有成就感地自言自语:“怎么瞅着咱当年也应该当文艺兵,怎么就被分去炊事班了呢?”

  老肖正回味当年一手拿勺一手拿枪的峥嵘岁月,一旁打瞌睡的服务员小龙却揉着惺忪睡眼醒了过来:“老肖,咋这么多卡车哩?”小龙是东北人,一口东北黑土地上的老土腔。

  老肖刚想说“人家跑卡车关你个小鸡#巴鸟事”,却见三辆运兵大卡车在不远处停下,又只一声拖长尾音的“集合”,几十个从卡车上跳下来的军装大兵开始在马路上集合。老肖一听“集合”二字,下意识地站起身就往大兵群里冲,能跑了一半才尴尬停下,摸着光溜溜的脑袋往回走,也不好意思去看那个一点都不懂尊重老板相反笑得肚子抽筋的小王八蛋。

  老肖尴尬笑着往回走,却见刚刚还笑得肚子疼的小兔崽子突然惊恐地朝他身后看去,紧接着,老肖就听到整齐划一的跑步声,换个时间,听到这曾经耳熟的跑步声老肖定然是另一番心情,可此刻老肖转身看到荷枪实的大兵往自己这个方向跑步前进,顿时愁眉苦脸:“乖乖,我就开个大排档而已,城管都不管,犯得着出动军队吗?”

  老肖已经打定主意,哪怕这些当兵的把自己的摊子砸了,自己也不能多放一个屁,谁让自己也曾经是军人呢?这夜宵排档摊本就是违章的,如果城管来,他还能厚着脸皮争上两句,可是面对眼前一队大兵,他还真没脸多说一句。“小兔崽子,不管他们待会儿干啥,你一边看着,没你啥事儿!”

  面对扑面而来的杀气,老肖只能自认倒霉,正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却听到一声悦耳的“立定”口令。

  “老肖,我带弟兄们来尝尝你的手艺,可别砸了自己的招牌!”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原来还有几辆小车被运兵卡车挡着,走在最前面冲老肖打招呼的居然是一身东南亚暴发户打扮的李大刁民。

  “哎哟,是你啊……”老肖一拍大腿,一悲一喜这分化太大了,整得老肖这会儿表情还没转过弯来。

  “来,老肖,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虎子哥,施寅虎。这位是我们韩局长,这是我们刑jing队队长。”李云道上来就介绍了一圈。

  老肖一看施司令,乖乖,不得了,两杠四星,再升就要挂金星了。他在部队里最高才升到班长,还是炊事班,冷不丁看到一位军区首长从天而降,差点儿把刚刚没被大兵吓坏的老肖直接吓嘎嘣了。

  “首长好!”老肖挺直身板,也顾不上是不是赤着身子,直接敬了个标准军礼。

  “哦?老兵?”施寅虎来劲了,上来在老肖胸口热情地捅了一拳,“什么兵种?”

  身后的小王八蛋又笑得抽筋了,老肖这回不敢回头骂人了,老老实实答道:“报告首长,退伍前我是炊事班班长!”

  “哪个部队的?”施寅虎刚刚捅了这家伙一拳,却发现这家伙连半步都没后退,这倒让深知自己力量有多大的施寅虎颇感好奇。

  老肖大嘴一咧,挠着光头,有些自豪又有些难为情地道:“嘿嘿嘿,俺以前是飞龙大队炊事班班长。”

  施寅虎这才释然:“飞龙的人?怪不得……”那支特种部队在施寅虎刚从军校毕业时就已经成立了,二十多年下来战场累累,所以就算是飞龙大队炊事班班长,拉到普通连队里那也是绝对的出类拔萃的顶尖人物,不过施寅虎转念一想道,“不对啊,如果你是飞龙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放你出来了?还跑出来开排档摊?”施寅虎动了惜才之心。要知道,虽然培养一个特种作战人员并不需要像培养飞机员那般的等身黄金,可是一个优秀的特种兵从挑选到训练再选拔再训练,这个过程所耗费的资源仍旧不容小觑。这么辛苦才培养出的人才,如果不是身体或纪律因素,特种大队是轻易不会放这些军中佼佼者回地方上的,再就算放他们回地方上了,也起码会安置到相关的公安系统或行政系统。

  老肖挠着脑袋吱吱唔唔老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施寅虎才笑道:“算了,估计你也有难言之隐。不过你很好,自力生,不给国家和社会添负担。来,今儿让我的兵都尝尝你的手艺!有没有信心?”

  老肖这如获重释,昂首挺胸,打起jing神道:“有!”

  招呼一众大兵进了“红房子”,老肖这才注意到围在李云道身边的两位绝se红颜。

  啥叫闭月羞花,啥叫沉鱼落雁,这一刻老肖觉得,那啥啥在这两位倾国倾城的女菩萨面前,都是个渣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