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冯大家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碧云天,树蝉鸣。老头子坐着剥蒜的位置已经被阿荷从那株桃树底下转移到了院角的水井旁。井边靠西,水清yin凉,加上阿荷时不时会端着白瓷小盆到院子里浇水降温,所以就算老爷子坐在小院里头也不至于感觉太热。室外温度已然三十仈jiu度,但小院里却独有一片清凉。

  “吱嘎”一声,小门的桃木门被人悄悄推开,探进一个被热得满头大汗的年轻脑袋。年轻人看了一眼桃树下方,见树下没人,这才身子都进来,轻手轻脚地关门。正关上木门就听到院角一声抽动的呼噜声,这穿着夏常服的年轻jing察吓了一跳,连忙调头,却“扑”一声笑了出来。原来老头儿自己一人坐在井边剥着蒜头,半途竟会周公去了,这还不算,居然呼噜声还如此之大。

  果然,这呼噜引得堂屋里素衣素裤的美貌少妇端着小白盆走了出来,拨开堂屋门前的纱帘,却见那青年站在院子当中看着老爷子的模样发笑。阿荷正要说话,那青年却将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蹑手蹑脚地凑近那少妇,轻声道:“老爷子也怪不容易的,让他眯会儿吧。”

  阿荷伸出食指轻轻在青年额头上点了一下,也轻声道:“你是怕挨骂吧?”

  青年嘿嘿一笑,也不解释,跟着少妇进了堂屋,把拎在手上的装满各类蔬菜的大包往桌上一放:“师姐,局里分的蔬菜,都是有机的,往后发了我就带些过来。”

  少妇嫣然一笑:“亏你还记得老师。不过我可告诉你,你连个仨儿礼拜没来上课了吧?老爷子说了,再不来就逐你出师门。”

  李云道乐呵呵道:“切,当初要不是老头子自己哭着喊着要收我这个学生,你当我……咦,老爷子,你咋不多睡会儿?”

  李云道才说了一半,就见那穿着白se老头衫的老头子背着手走进来,眉头紧锁,显然是不太待见这个不肖弟子。“多睡会儿?你是巴不得我一睡就不起来了是吧?”老头子火气不是一般大。

  阿荷掩嘴一笑:“我择菜去了。”说完,便拎着那包蔬菜袅袅地向厨房走,中间还不忘回头冲这个让她和老师都头疼不己的小师弟做了个“你自祈多福”的表情。

  “哪能啊,我天天都在求观音拜佛祖,求他们让您老人家长命百岁,寿比南山。”李云道连忙嬉皮笑脸地跟着老爷子进了书房。

  老头儿背着手弓着腰,喋喋不休地数落着这仨儿礼拜没登门的逆徒,从消极怠学,到目师长,走到最后,李大刁民俨然就成了反#人类反#社会反国家的三反分子。

  一进书房,李云道又是端茶倒水,又是铺纸磨墨,又是捶背按摩,好不容易才将这小老头的火气哄了下去,最后,老头儿才消了火气苦口婆心,将《伤仲永》拿出来说事儿,说得李云道自己都觉得的确是犯了不可饶恕的过罪一般。

  吴老头儿最近自己在为国际哲学学术论坛准备一份讲稿,为了惩罚某人于是这份殊荣光荣而艰巨地落到了李大刁民的头上,老头儿给的题目范围很大,叫“浅谈老庄哲学人类社会的影响”。李云道一听就急眼了:“我说老头子,这题目,写个百来十万字的长篇巨著都可以了,你扔给我做演讲稿,这也忒不厚道了吧?”

  吴老头白眼一翻:“你做是不做?”

  李大刁民立刻服软:“俺做,可俺有个条件。”

  “有屁放,别打我老头子的主意,我忙着呢,天天剥不完的蒜……”

  这回轮到李云道翻白眼:“谁要你个老头子,你把阿荷师姐借我用两天就成。”

  老头子听完,像见了怪物一般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云道,看得李大刁民心里发慌。

  “你看我干嘛?”某人有些se厉内荏。

  吴老头嘿嘿笑道:“中!”

  李云道挠了挠脑袋,老头子又不知为何将他从头打量到脚,又自顾自地嘿嘿傻笑了两声,才道:“搬个椅子来,上课!”

  李大刁民屁颠屁颠从书架边上搬到椅子在老爷子对面坐下。老爷子手里拿着一册早年自己写的一册油印教材,岁月有痕,纸上面不少油墨字迹都已经模糊不清。看李云道定心坐下,老爷子没急着打开教材,只是盯着坐在对面的李云道,缓缓道:“最近是不是工作上碰上麻烦了?”

  李云道愕然抬头,见老爷子问得认真,才苦着脸道:“麻烦事儿是不少,一桩比一桩头疼。”

  老爷子不紧不慢道:“工作碰到的事情,我这个老师是给不了你太多建设xing的意见。不过,万变不离其宗。问题总是伴随着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产生的,这就是辩证。你从小在寺里长大的吧,也应该知道,佛家的说法是,万事万物皆因缘而起,有因必有果。道家讲究的是为而治,说的就是有些事情,要徐徐图之。这些道理,想来你自己也应该明白。”

  李云道仔细听着,一个字都没有漏掉,细细回味了一番才道:“明白是明白,只是事到当前,就顾不上那许多了。”

  吴老头笑道:“这就叫当局者迷。”

  李云道点头:“听您这么一说,我好像抓到了什么,不过得回去自己好生琢磨。”

  老头子笑着点头。晚年还能收到这么一个悟xing极高的关门弟子我,老爷子都觉得是自己的造化,上辈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善事,老天爷才给他送来这么一个徒弟。研究人类的智慧学到他这个年纪和程度,已然没有了唯物与唯心之分,他关心的,只是能如何在百年之前将衣钵传下去。

  “这册教材是我的导师当年写给我读的。”老爷子笑着挥了挥手上跟烂纸没啥太大区别的油印教材。

  李云道笑道:“那不成古董了?”

  “你知道我的导师是谁?”吴老爷子奇道。

  李云道摇头:“看年纪猜的。”

  吴老爷子笑骂道:“小鬼头,说出来吓死你,你也读了点哲学书,应该知道冯大家吧?”

  李大刁民难得地肃然起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