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十六章 的一天(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李云道正好深入研究了两个全的案例,十力口的《大悲经》恰好收尾。高速走下楼梯的时候,双胞胎早就已经坐沙前玩着《街霸》,大双故意没有理睬楼梯上的两人,小双也只是饱含挑衅地撇了李云道一眼便将目光转移到了硕大的液晶显示器去了。不过显然双胞胎都有些心不焉,刚刚看了一眼李云道的小双是挥连连失常,以往能完胜大双的他居然被哥哥的大招逼到角落里连连防守却找不到机会出招。

  迈下后一阶阶梯时,恰好七点整。“给你们半小时时间吃晚饭,边吃边听《闻联播》。”李云道径自走到餐厅,打开餐厅的电视。

  双胞胎似乎也因为这对“狐虎”组合的出现,对游戏失去了兴趣,加上的确也有些饿了,虽然表情还有些不自,但还是陌生的《闻联播》音乐声坐到了餐厅里。秦家的保姆早就备好了一桌子的菜,由于老爷子吩咐过这栋宅子里现李云道说了算,加上正好圆了下人们不想主动去招惹这对混世魔王的愿望,所以菜早就备好了,却迟迟没有人来通知一声。

  四个人,正好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加番茄蛋汤,不算多也不算少,却不似住这栋大宅子里的大富大贵,相反倒有些忆苦思的韵味。来自山东的小保姆做菜还算可口,李云道和十力自然没有那么多讲究,双胞胎似乎也早就已经习惯了菜的口味和数量,只是动筷之前,李云道的一句话又再次打击了双胞胎好不容易这个大刁民面前酝酿出来的胃口。

  “一边吃一边听闻,回头睡觉前我会考你们,答错一题十个俯卧撑。”

  “咳……”小双秦琼玖直接被呛到了,还好转得,刚刚喝进口的汤喷了一地,远远看着的山东小保姆却没敢上来收拾地上的残局,她看来,只要这对世恶魔不把恶作剧什么的转移到她的身上就谢天谢地了,其它一切与己关。这个从山东农村里走出来的姑娘远远地打量着那个刚刚进门不到两天的老师,有些佩服,也有些担心,多的是同情,因为她觉得,这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年纪的老师,可能未来的某一天,会遭遇跟前几任差不多的命运,想到这里,这个还算心地善良的姑娘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那位同样是从乡下走出来的老师――对这对小恶魔,是日防夜防,防不胜防啊!

  李云道吃饭很,不到四分钟就已经吃光了碗里的饭,半分钟后,个头足足比双胞胎矮了几个身坯的十力也放下了碗筷。

  “云道哥,今天谁洗碗?”

  李云道看了一眼双胞胎:“你们俩自己定!”

  双胞胎再次被噎住了,这回连一向稳重的大双也忍不住了,含着一嘴的饭,一脸不满:“洗碗?你有没有搞错?我们是什么身份?你让我们洗碗?”

  李云道翻翻白眼道:“你们是什么身份?你们就是两个成绩烂到极致品德臭到老鼠都嫌弃做人还不如蟑螂不会学习不懂生活没有礼貌连洗碗跑步都不行的小瘪三。”

  “你……”啪一声,小双火得直接拍桌子站起来,看架势就要动手,但是却看到李云道身边跃跃欲试的十力小喇嘛,顿时又泄了气。

  “我之前忘了,再补一句,连打架也不行的离开了你们爷爷就连饭也吃不上比乞丐还不如!”李云道眼睛盯着餐厅的电视屏幕,一边处理着闻联播的闻信息,一边用各种恶毒刺激着两朵从小就温里盛开的小花儿。

  山东小保姆托着腮帮坐厨房里看得心惊胆颤,她清楚的记得,上回那位复旦的高材生老师不但被打还被双胞胎用毒蛇吓成了精神病,这回这位的下场会怎样呢?模样清秀却因为家庭因素而不得不出来半工半读的小保姆开始为李云道担心。不过,只是她现还不清楚,需要她担心的,到底是哪一方。

  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赢,双胞胎不约而同地选择将饭菜视为敌人,恨不得把面前的“敌人”嚼得粉碎咽下去再吐出来再嚼再咽,如此也不一定能解心头之恨。

  一顿饭便浓浓的火药味过去。放下碗筷的时候,双胞胎刚想起身走人,却被李云道拦住:“洗碗!”

  “你……”小双指着李云道的手指微微颤。

  “还是我来洗!”小保姆战战兢兢地走出来,主动收拾碗筷。

  双胞胎不约而同地“哼”了一声,拔腿就想走,却不约而同地被李云道一手一个揪了回来。

  “本来倒是可是让她代你们洗碗,可是你们连起码的‘谢谢’都不会说,所以你们还是必须自己动手。凤凰,你放下,让他们做!”

  “洗就洗,哼!”大双眼珠子微微一转,拉着小双一起,拖拖拉拉地收拾了碗筷进厨房。

  “我……”穆凤凰有些惊慌失措,她没想到李云道真的让两个小少爷去洗碗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抢奔进厨房,“还是我来,还是来……”

  “凤凰,你出来,不想丢了这份工作,你就出来安安心心地做其它事,厨房留给他们俩去折腾。”

  “啊?”穆凤凰显然收到了通知,这栋宅子里现这位老师说了算,慢吞吞地走出厨房后,还是不放心地厨房门口徘徊。

  果真,不一会儿工夫,厨房里已经传来三声碎响,显然已经有三个碗碟正式寿终正寝。

  “对了,我忘了说一句了,从下个月开始,你们的零花钱从我这里领,碎了的盘子碗什么的,都从你们下个月的零花钱里扣!”斜靠门上的李云道一脸人畜害的微笑。

  双胞胎又是不约而同地一声惨叫,又心有灵犀地心呼喊:“老天爷啊,怎么就不来道天雷劈死这丫天杀的混蛋老师呀……”

  零花钱的威胁还是起到了不少作用的,至少随后只听过一声碎响,随后便是小双痛心疾的呼喊:“我的钱啊,我的美女,我的车……”

  八点整,李云道铺展开两张大报,两套墨笔砚早今天出门的时候就已经购置好了。

  “真练这破玩意儿?什么年代了?21世纪了,你还让我们练这玩意儿?现买个冰棍儿都用电脑记帐了,谁还用毛笔?”小双一脸哭丧,应该是对毛笔这玩意儿不太感兴趣。相反,大双秦琼琚倒是表面的反感之余,眼神里透着股雀跃。

  李云道自己执笔,三吸间酝酿情绪,落笔。却只写了两个简简单单的一个“一”字,又或者说是只是一个笔划,横。

  “就写这个?”这回连大双眼里的热情也熄灭了。小双是转身就想走。却被一身暗红喇嘛袍的十力拦住。

  “自己选,要么写,要么跟他再打一架!”李云道转过身,挥了挥手,“字的大小必须跟上面我写的一样,否则,后果自负!”说完,李云道带着小喇嘛回了二楼书房,做同样的事情,练字,只是把原先每天下午要做的事情挪到了晚上。

  李云道写完《得示》后一字后,十力也恰好写完后一字。

  “有进步!”李云道只说了三个字,十力开心得仿佛得道成佛般。随后,李云道甩给十力几本作业本:“帮他们看看作业,有错的用铅笔做个记号。我下去看看他们。”

  李云道出现的时候,双胞胎正学着电视里的武侠动作玩拆招,见李云道下来,似乎有些心虚,不约而同地回到了书桌前。李云道拿起那鬼画符一般的报纸看了一眼,面表情,小双的双手桌下十指交叉,有些紧张,不过面上还是一脸的桀骜和不乎。“你今晚睡前做一个俯卧撑,做完睡觉。”说完,李云道又拿起大双的“作品”,果然,大双似乎有些底子,虽然满张纸都是横,但比弟弟的美观要好上不少。“你,做一五十个。”

  “什么?一五?凭什么?”大双这回也安捺不住性子了。

  “没有理由,现是两!”

  “你……”大双气得浑身抖,眼看就想动手,只是暗红色的喇嘛袍适时出现身侧。

  “有时间这儿磨叽,不如花点时间去修正你们的作业,十力已经帮你们看过了,错的已经旁边用铅笔做了记号,自己看,不会的问十力,他会给你们讲解。”

  这回再次轮回愤怒的双胞胎目瞪口呆:一个七八岁的屁大小孩帮他们批改初三毕业班的作业?这比母猪还可笑。

  可是,拿到作业本后的双胞胎却再也笑不出来了。十力不仅帮他们指出了错误,而且部分理科题目还指出了该题有为简捷的解题方法。

  不过,小喇嘛倒是摸着已经长出一层绒毛的小光头不好意思道:“只能帮你们看数理化了,外语却是万万不行的。”

  接着,大小双倒似乎真被小朋友刺激了,反复演算每一道被十力指出来的错题,果然,一例外地出现了失误,就连小喇嘛指出有两种或者三种便捷解法的题,也的确有为省时的方法。一道解析几何上,之前用错方法的大双卡了半天也没能理出来个思路,终于忍不住带着验证性质地向小喇嘛求救,十力三下五除二直接用三个步骤就得出了答案,再次让大小双同时折服。打也打不过,现连学习也比不过,大小双不禁有些气馁。

  解完后一道题时,双胞胎面相觑,大双疑惑道:“你几岁了?确定不是得了侏儒症,装疯卖傻这儿逗我们俩玩呢?”

  十力很认真地掐指算了算,抬头道:“如果按大师父带我回山的时间来算,我应该己经岁四个月二十三天,因为间有几个闰年,算起来比较麻烦。”

  “可是……”大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如果真按十力刚刚表现出来的水平,基本上可以去读苏州好的高了,而且肯定还是名列前茅的,“那谁平常教你这些呢?”

  十力指了指楼上,一脸庆幸的模样:“当然是云道哥了。弓角哥只喜欢练武,徽猷哥倒是武双全,但他好像喜欢做饭,只有云道哥,喜欢给我讲故事,给我讲各种好玩的东西。”

  “等等,等等,你刚才说的什么弓角,什么灰油,是谁?”大双似乎从小喇嘛的话里听出了些什么。

  “他们是云道哥的两个亲哥哥。”

  “你刚刚说他们练武,他们厉害不?”小双似乎关心武林高手的事宜,此刻他已经琢磨着,如果李云道真是武林高手,那一定要拜师学艺,过几天好回学校把几个老对手好好地收拾一顿。

  “这个……我不知道……”十力不会说谎,他是真的不知道,厉不厉害,只有通过对比才知道,十力没见过弓角、徽猷跟人动手,自然不知道两个猛货的武力值有多么变态。

  “跟你比呢?”小双还算聪明。

  “那自然比我厉害,师父我要再过五年,才能打得过山上的牦牛,可是弓角哥空手就能摔死一头牛,徽猷哥也可以,不过他有了那杆枪以后,就不怎么动手了,都用枪的。”

  “空手?枪?”大小双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你就吹,空手斗牛,还把牛摔死?你以为你哥是奥特曼?”

  “奥特曼是谁?是高手吗?”小喇嘛疑惑不解。

  大小双捧腹大笑,笑得直接抬不起腰:“是……是……,还真是高手!”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比起李云道,双胞胎似乎愿意接受眼这个曾经把他们揍得满地找牙的小喇嘛,虽然此刻小喇嘛正逼迫他们完成“晚课”――罚做俯卧撑。大双勉勉强强做了四十个就彻底趴下了,小双做了四十五个,也趴房间的地板上怎么也不肯动了。后李云道只说了句“你还欠五十五个,你欠一一十,明儿接着做”就回房休息了,留下十力陪着全身酸软力的趴地上喘气的双胞胎。

  “和尚,你哥是不是有病?怎么这么喜欢虐待人的?”

  十力翻了个白眼,不屑道:“这就叫虐待了?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大师父每天要让云道哥山上跑三十公里,回来还要做一千个俯卧撑,就这点儿你们就觉得虐待了?”

  趴地上的双胞胎力地对视一眼,后得出一个统一的结论:果真是不幸的童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可是,就算你有阴影,你不带你这样折磨祖国未来花朵儿的呀!

  十点三十。后一个案例研究结束,是万科金色系列的营销案例,李云道晚饭后就一直琢磨这个案例,他不得不开始打心底里佩服那位喜欢用各种方式来挑战生命极限的年大叔,写下后一句点评:“或者生命的意义就于不断地创造奇迹,打破,再创造,再打破,继续创造。”落笔时,李云道轻轻合上书册,喃喃道:“没有我拖累你们,或许早十年你们也已经开始创造奇迹了。”

  十一点,熄灯入睡。十力睡床,李云道继续睡地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