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六十三章 辈份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南唐李后主鸠死葬于洛阳氓山后,荣阳郑家便从河南迁至燕赵。燕赵沧州一带自宋时便有民间习武之风,郑家入赵后是将穷文富武演绎到了极致,以至于到明初朱棣靖难时,郑家成了为明成祖身边输送高手的重要世家,当年的三宝太监郑和便是其中之一。三宝太监志向远大,又极富武学天赋,大明宝船下西洋回国后,结合郑家祖拳和在西洋列国学得的拳术掌法独编了一套惊世骇俗的郑家内拳。只是不知为何,此拳传到下一代,只要拳至登封,自然双目失明。满清康熙年间,郑家曾了一位武学奇才,二十八岁便已经双目失明,后手持玄铁棍行走江湖,留下了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江湖儿女传奇。而到了郑家上一代,时过境迁,家主郑礼不重武学而视经商为己任,年过四十都没能练出双目失明的境界,倒是膝下幼年丧母后便跟着未嫁小姑郑莺莺生活的独子郑天狼,在十五岁那年突然双目失明,细问之下才知此子跟姑姑郑莺莺习了郑氏内家拳,尽以十五岁之龄将郑氏内家拳练至登峰造极之境,其天赋不下当年的三宝郑祖。

  两年前,郑礼一时疏忽,经商失败,欠下滔天巨债,大年三十债主上门逼债,一家人变卖了祖产,才将债务还得七七八八,郑礼悲愤交加,加上之前练功不当留下的隐疾,自此一病不起。姑侄俩都因练武成了失明的盲人,论是武功再好,在普通人眼里看来也就是行动不便的残疾人。最后姑侄俩一边变卖为数不多的家产一边开着盲人按摩医馆勉强度ri。光靠盲人医馆的收入和变卖首饰倒是能养活两人,奈何家里还有动不动的病人,曾经辉煌一时的郑氏大家这一代过上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ri子。

  郑天狼年幼聪颖,悟xing极高,不然也不能在十五年那年就能将内家拳练至失明极境,以内力作辅,郑天狼一手按摩绝技在当地倒也颇富名声。燕赵之地自古便多习武之人,跌打损伤腰肌劳损之类的病痛极为常见,市里的头头脑脑们后来也喜欢没事儿跑来找郑家姑侄俩放松放松,可是好景不长,当地的一位有收纳面首之癖的女公安局长看上了面容俊俏的郑天狼。几番利诱之下,见郑天狼不为所动,恼羞成怒的女局长找人砸了按摩医馆不说,还三天两头派人上门以查证借口寻衅滋事。郑氏姑侄一忍再忍。

  终于某晚深夜,那女局长暴毙小情人的床上,那位被她安排进地税局工作的小情人直接被吓成了jing神病,逢人便说瞎神仙降临人世。公安局立案调查,自然很就查到了郑氏姑侄的头上,两人随即被带去“协助”调查。如果不是正好碰到去沧州寻郑莺莺出山的何大海,加上何大海在政法系统的兄弟遍天下,又有李云道打去的一百万开路,这瞎眼的姑侄俩指不定已经“屈打成招”。但就算是这样,等姑侄俩一个礼拜后回到郑家,却发现郑礼已经病发吐血身亡。

  何大海又主动张罗着郑家的白事,三ri后,吊唁完毕,一身素衣的郑莺莺带着披麻带孝的郑天狼跪在何大恩公面前,何大海自然受不起姑侄俩的跪拜,这才说明了来意,特地强调,这是主顾吩咐的,主顾只有一个请求,请郑莺莺出山,只需护得主人家周全就成。姑侄俩商量了一夜,将尽剩的一栋祖宅托付给中介租出去,今儿大早便随着何大海直奔京城,又从首都国际机场飞至上海,下午才到苏州。

  听何大海讲完这其中的曲折,饭桌上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筷子,看向那对身世高贵但遇事可怜的姑侄。蒋青鸾难得给李大刁民一个好脸se:“想不到你人模狗样儿的,但真有几份侠肝义胆。”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说话。何大海是他请的,但出资和暗助姑侄俩脱困的是何大海,现在何大海将这份人情转给自己,他怎么会不知道何大海的那点心思。当下也不点破,只笑了笑:“莺姐和天狼就放心住下便是,前两天我听说隔壁小院有人想出手,明儿我去问问这事儿,倒是这里的周全,要劳全两位费心了。”

  郑莺莺点了点头,此时她已经将墨镜拿下,由于是后天失明,双目与普通人异,只是那眼中没有任何一丁点神采。“云道兄弟太客气了,郑家欠你的何止一份人情,只是护得你家中周全又有何用?不如让天狼以后跟你,遇事也好有个照应。”郑家姑侄能力再大,也不可能瞎着眼就能猜出对方穿的什么衣服,所以此时她并没有看出李云道一身jing服。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莺姐,我冒昧地问一下,我听大海的意思是,你们的眼睛是后天练武导致失明,有没有去看过医生?”

  郑莺莺笑道:“这个倒是没有。我郑家康熙年间的那位玄祖开始,功至巅峰便会失明,这已经成了我们的常识。至于医生,我们倒也想过,只是后来家境没落,实在花不起这份开销……”

  李云道点头:“嗯,既然你们到了我这儿,这开销自然得算我的。这样吧,我先找人问问看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剩下的我们慢慢来。”

  郑天狼吃了一惊:“我的眼睛能治好?”

  “天狼!”郑莺莺不悦地转向侄儿,“大人说话,小孩怎可礼?”

  郑天狼也不生气,只是难为情地笑了笑:“三叔见谅,实在是事关重大,我才罔顾了礼序。”

  李云道哈哈笑道:“不要紧,我本就是个山村刁民,在我这儿,需客气。”

  郑莺莺道:“云道自谦了。不过天狼刚刚说的其实我也理解,眼瞎了,他只能发挥两成不到的本事,但凡要有一点点视力,哪怕是一只眼睛,我这倒儿的本事足以让所有人大开眼界。”

  一直在一旁吃饭微笑不语的蔡桃夭突然道:“我认识一位国际顶尖的眼科专家,不过最近他好像去冰岛度假了,吃完饭我就来联系看看。”

  “有劳弟妹了。”郑莺莺向蔡桃夭微微欠身。

  听到“弟妹”两个字,蒋家二小姐轻哼了一声,又狠狠剐了李大刁民一眼。

  不过,郑莺莺却将注意力转到了正大口啃鸡腿的十力小喇嘛身上。“这位小师父年岁不大,但佛道高深,不知尊师是……”

  小家伙难得开荤,抹了抹油腻的嘴巴,张嘴笑道:“我大师父叫噶玛拔希。”

  郑家姑侄俩身子一抖,不约而同地推开身后的椅子:“拜见上师。”

  这回连蔡桃夭也愣住了,大喇嘛法师噶玛拔希的威名她是知道的,但也不至于报个名字就让人五体投地吧?小喇嘛惊得一只鸡腿咬在嘴里目瞪口呆:“云道哥,这……”

  李云道微微一笑:看来老家伙在世间还是种了不少善因。你种善缘,倒是便宜了我这个徒弟跑来帮你收善果。李云道生平第一次觉得那神叨叨的老家伙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郑莺莺知道众人的困惑,又拜了九拜才敢起身解释道:“这是曾祖在世时定下的规矩,郑氏后人见噶玛拔希大师必以家祖之礼相待,具体缘何,我们小字辈儿的也不太清楚。小师父既是大喇嘛的徒弟,我喊声师叔,天狼喊声师祖也是自然的。”

  十力故意指着李云道:“可他是我师兄。”

  李云道连忙拉住又准备下拜的姑侄二人:“别听他瞎掰,咱们还是平辈相处吧。”

  郑莺莺道:“这可使不得,辈份的事情,在我们郑家那是顶顶重要的。三叔我是叫定了,天狼,以后你得喊三叔爷。”

  李云道哭笑不得,吃了顿饭,连辈份都涨了一级。这回连何大海也不得不开感慨李云道这小子命太好,刚刚他还在担心这姑侄俩不服管,谁知道这地球村实在太小,他大老远跑去河北武术之乡请回俩儿落魄高手,回头人家一论辈份,高手成孙子辈儿了。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