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六十五章 是夜,无月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是夜。月。连蝉鸣声都消失了。

  月黑风高杀人夜。

  一辆通体漆黑的别克gl8悄然滑进夜深人静的小巷,不知为何,今晚的路灯也没有亮,小巷中黑灯瞎火。别克车也没有打灯,连仪表盘上的灯光都被刻意地调到最低,车玻璃上贴着深se的车膜,从车外根本看不到车内。开车的是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子,副驾位置上坐着一个穿紧衣t恤的男子,胳膊上的四爪青蟒看上去格外惹眼。第二排坐着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瘦小男子,环腿抱臂蜷缩在靠右的位置上,由于灯光很暗,根本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

  蟒子盯着前方不远处的江南拱桥,面se凝重,仿佛那座桥的对岸驻着一头让他心有余悸的洪水猛兽。“过了今晚,我们哥仨就去泰国吃香的喝辣的去。”蟒子的声音有些颤抖,听不出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

  驾驶位上的胖子没有吭声,缺了那位被李云道一记螺丝刀要了半条命的管亦豹,他们的四人小团队已经不再如以往那般运作高效,蟒子虽然胆大心细,但毕竟他只是蟒子,不是那位黑道大枭豹哥。倒是从一上车就蜷缩在第二排位置上的“太监”慢吞吞道:“蟒子,这个叫李云道的小子可不是一般地扎手,以往我们动手哪有像这么狼狈的?折了豹哥一条命不说,连我那天晚上也差点儿折在那穿军装的手里。”

  蟒子冷笑:“我跟了他这么多天,就只有晚上下手的机会最好,而且,他身边的两个妞儿……胖子,估计你这辈子都上不了那么俊的妞儿。”

  胖子被蟒子说得浑身燥热,坐在驾驶席上不停地扭动着肥胖的身子:“嘿嘿嘿,男的交给太监,女的都交给我,蟒子你不好这一口,干完活你就先回车上来吧。”

  太监冷冷道:“都留给你吧,我还想留着小命去南边儿吃香的喝辣的。”

  胖子不屑道:“切,你那点儿破癖好我还真不敢恭维。”

  “总比某些都市枪手要强得多吧……”

  “你……”

  “吵够没有,先干完活拿到钱再说。”蟒子冷冷扔下一句话,掏出蒙面头套套到脸上。

  管亦豹不在了,对他们来说便少了一道制约,显然这已经不是这几天当中两人的第一次争吵。不过似乎金钱对于他们的诱惑要远远高于吵架带来的感,两人也分别拿起手边的头套套上,只露出两只眼睛和嘴巴。

  “前两天我大致看了一下,总共就东西两间房,太监你堵门,我去西厢房,胖子去东厢,记住,一定要一刀毙命,妥了就吹哨子早点撤。”蟒子在车前的台面比划着,最后目光落在胖子身上,“给你十分钟时间,够不够?”

  胖子两眼冒着yin光,刚刚听到说取了那人xing命就撤早就心生不满,此刻峰回路转,哪有不够之理,当下连连点头:“够够够,十分钟解决三个妞儿都够……”

  “好。走!”蟒子从副驾的手套箱里掏出两把足有四十公分长的匕首,扔给胖子一把。太监看了一眼黑夜中闪着寒光的匕首,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对他来说,有一把匕首反倒是累赘。

  下车,轻声关门,却不知何时开始刮起了夜风,吹得三人夜角乱飞。夏夜本就闷热,夜风都带着些许让人躁动不安的味道。

  江南夜,石拱桥,静水流深。

  那刻着白居易《忆江南》的石桥边,又不知何时多了位在夜风中驻立不动的男子。俊面素衣,青丝飞絮,奇特的是这月黑风高夜居然还截着一副墨镜,手边放着一枝看不出轻重的铸铁盲杖。

  领头奔在最前面的蟒子徒然驻步,太监也谨慎地减速,只有胖子因为惯xing太足,一不留神便已经窜到了桥前的石阶上。

  “姑姑说,低头禅,举手禅,放下禅,动心起意皆是禅。三位打哪儿来还回哪儿去吧。”

  突然听到有人说话,黑灯瞎火的,还真把胖子吓了一跳。眯眼打量着那坐在桥头面带微笑的俊俏青年,胖子突然回头道:“太监,这小子是你的菜。”

  “太监”却没有说话。因为自幼习武的他知道自己俨然已经被别人锁定了气息,那人的本事自然在他之上。虽然那青年大半夜还戴着幅墨镜,但太监和蟒子都不约而同的感受了冰心刺骨的杀气。

  胖子似乎也从蟒子和太监的态度上察觉了些许异样,如他这般的悍匪哪能真轻易将自己的xing命交给别人,打个哈哈后,胖子退得居然比奔袭来时的速度还要。

  “朋友,哪条道上的也报个姓名出来,指不定咱们殊途同归,大家一起发财不好吗?”蟒子小心地试探道,深夜,小巷中静谧得可怕,蟒子的声音也压得极低,听着颇不舒服。

  坐在桥头轻抚手中铸铁盲棍的青年淡淡一笑:“发财这种事情我这辈子是不敢指望了,只求有口饱饭吃。”

  蟒子眯眼道:“朋友你这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了?”

  青年道:“不好意思,我从不碰酒。”

  蟒子对太监和胖子分别使了个眼se,他已经看出来那年轻人的眼睛可能有点儿问题,不是夜盲就是瞎子,他示意三人配合,冲上去后从三个角度包抄,争取先一举解决了这青年,否则动静如果闹得太大,惊动了江南小院里的人,今晚的事情便又要泡汤了。

  三人几乎是同时起步,奔袭加速,蟒子的匕首直对着那青年的颈部动脉,胖子取的是那人的心脏位置,太监很绝,直接冲人家下盘而去。

  见三人动,那俊美的青年纹丝不动,淡然坐在那刻着“吴酒一杯chun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的石桥墩头,黑夜中,素衣随夜风飞舞。

  江南的水流很缓,那三人的奔袭速度却得惊人,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奔至桥前的石阶之上。

  那貌似潘安的青年仍旧未动。

  突然,那看不出轻重的铸铁盲棍突然划空而鸣。

  是夜,月。蝉鸣。

  棍舞。人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