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六十七章 悍匪落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蟒子毫不怀疑,如果给眼前的老妪换上一身褴褛衣裳扔到大街上,估计跟丐帮成员没啥太大区别。最可是,就这样一个拄着铁杖缓缓走上桥那一头的台阶的老妪,却让练了三十多年内家拳的太监吓得愣在当场,动都不敢动一下。杖尾撞击在桥头的石阶上,发出清亮的“咚咚”声,在寂静的深夜里听得人头皮发麻。

  行至那俊美的青年身侧,老妪提起铁杖,轻轻在那青年大腿上点了一下,缓缓道:“行走江湖,妇人之仁随时会要了你的命。”

  俊美的青年轻声苦笑,给出一个让三位悍匪瞠目结舌的理由:“飞机太颠簸,还在晕机。”敢情这小哥刚刚狠狠调戏了身负数人命的哥儿仨一通,回头还告诉你,这还不算是人家的正常水平。

  蟒子眯眼打量着这两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寻思着是死磕到底还是先撤再议。“太监,你功夫好,你去试试这老家伙。”胖子捂着胸口,刚刚那青年轻描淡写的一棍似乎已经打断他的一根肋骨,还震伤了肺叶,此刻正疼痛钻心,连说话时都不由自主地抽着凉气。太监却没有任何动作,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年幼时跟着一个老和尚练武时,曾那位被逐出少林的弃僧说过,跟真正的武道高手时,对方首先会锁定你的每一个动作,对他们来说,交手只可能两种结果:要么赢,要么死。

  “愣着干嘛,动手啊!”蟒子也急了,他的右手已经握住了后腰上的那把“大杀器”,他催促太监上前动手其实只能算是个幌子,他已经打定主意,先两枪崩了这两个拦路虎,然后进去剐了那姓李的小子,然后迅速南下,偷渡去泰国。反正只要人死了,以龙爷在黑道的信誉,不愁那边不打钱过来。

  太监虽然胆小,但一向很听指挥,指哪儿打哪儿,可是唯独今天,向来听招呼的太监纹丝不动,一对绿豆般的眼睛死死地眼着石桥上的老妪。只是夜太黑,月星,没人看到往常嗜武的他脸上没有丝毫血se。颤抖,是的,他的双手在颤抖。从小到大,除了他那位被少林寺逐出寺门的师父外,他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对手,哪怕上回碰到的那两个军人身上,也没有眼前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妪身上的这股足以令人窒息的杀气。

  他未动。那老妪却先动了。她只轻轻在铸铁杖上微微用力,下一个瞬间身形已经到了在石阶下,还没来得及眨眼,她已经站在目瞪口呆的太监面前。让蟒子和胖子两人万分惊恐的是,在原先四人中单人武力值最高的太监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只听缓缓的“啪――啪――啪――啪”四声耳光,其间还夹杂着老妪的怒斥声。“这巴掌是替你爹娘打的……是巴掌是替你师父打的……这是替我家主顾打的……还有这巴掌,是姑nainai我赏的……”

  说完最后一个字,太监嫩是被那老妪一巴掌扇得双脚离地,身体如同被大锤扫中一般,竟然一头栽进了那缓缓流动的古城小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监长得太过瘦小,掉入河中后竟没有溅起太多水花,那蒙着面的身子钻入河道中后,一时间居然没有浮起来。但石桥边,似乎只有那俊美的青年一人站在桥上,神情伤感地“看”着小河。

  就在太监坠入河中的那一刹那,蟒子突然拔出后腰上隐藏了许久的黑se铁器,飞上膛、打开保险。蟒子从来没想过这是自己那对纹了四足青蟒的胳膊的最后使命,他没想到那老妪竟将铸铁杖生生插入青石板,刻着神秘梵文的杖头微微旋转,一道寒光闪过。

  蟒子还没有来得及眯眼避开那道寒光,就见那妇人已经悄然立在他的面前,刚刚打开保险栓的五四式手枪随着那两只纹着四足青蟒的胳膊颓然落地。枪是三年前在西北某省杀jing后夺来的,子是找道上的专业户购的,一直都被他们四人视为最后的护身符,只是这枪不及没救得了原来的保管者管亦豹的命,也没有护得住蟒子这对他一直引以为豪的肌肉虬结的胳膊。

  两只胳膊落地,喷了一地鲜血。那老妪双眼神,根本看不到眼下的惨状,只冷冷对吓傻在一旁的胖子道:“想他死就看着,不想的话,帮他包上伤口。”

  胖子惊愕地啊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哆哆嗦嗦靠上前来,连看都没敢看一眼地上的手枪,脱了外衣便开始扯成布条给倒在地上哀嚎不已的蟒子止血。那老妪冷冷道:“别相着跑路,敢跑,你就是第二个。”

  老妪身后,揉着惺忪睡眼的李云道不知何时出现在桥头,与那俊美的青年并排而立。

  “真是太血腥、太暴力、太情了。”李云道皱眉。

  郑天狼天奈苦笑:“师叔,我爹说,姑姑从小就脾气暴躁,想改估计实在是……”虽然按噶玛拔希的辈份来排,李云道就成他爷爷辈了,不过对李云道觉得叫师叔就已经够呛了,真被人一声喊得半只脚踏进棺材,对他这个读了二十多年《道藏》的迷信家伙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过,李云道却突然笑道:“虽然很残酷,不过,我喜欢。”

  郑天狼翻了翻深se墨镜后的那对盲眼:“我看不到,但估计场面不大好看。师公,我建议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跟jing察那边交待吧。”

  李云道“咦”了一声,笑道:“何大海那家伙没告诉你我是做什么的?”

  郑天狼道:“何叔只说要我们与姑姑护得师叔的周全,其余的,他不说,我们也不会多问。”

  李云道“哦”了一声,穿着不超过十块钱的地摊货的大裤衩,趿着拖鞋,也不嫌地上的鲜血恶心,晃晃悠悠地走向郑氏。

  “乖乖,不得了,整得跟小说儿电视剧似的。”李云道眯眼打量着蹲在地上同样赤着上半身的胖子,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队长,是我,这回你得给我请功了,俩儿悍匪落在我手上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