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菩萨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今天第二章!难得,这是从5月初恢复来的第一次吧!

  从“金莲世家”出来已经接近傍晚,睡了一觉便满血满魔的老牛同志又提议去吃海鲜,李云道只好解释说晚上已经有了安排。牛延火自然不会不信,没了李云道他这人情自然也卖得意兴阑珊,于是想改明天晚上,李云道又苦笑说明儿晚上卖给亨伟集团的崔公子了,牛延火不恼反笑,李云道表现出来的社会关系越强大,他越觉得自己今天这番马屁拍得值,反正来ri方长,上来就过于殷勤反倒会让人觉得不美。于是跟李云道约好一空下来就一道去石湖风景区尝尝那家开的海鲜馆。

  金莲世家离市局家属大院还有些距离,看看离跟老黄约定的时间还差个把小时,李云道也不打车,在路边的百年卤菜老年里弄了四样爽口小菜,拎着窜上公交,哼着小曲一路晃到家属大院门口。市局家属院是上个世纪末的建筑,正赶上九八年房改那阵子的单位分房末班车,老黄那时候还是刑侦线上的一把老手,资格老,业务能力强,等分完当时的局领导那第一批就轮到老黄分到了一套七十来平的两居室,一楼还带个小花园。

  李云道走到楼下的时候,哼着老调昆曲的老黄正小院里逗狗,见李云道拎着菜进门,老黄只抬头笑了笑,指了指厨房的位置:“自个儿动手,丰衣足食,我只负责酒水。”那条叫“小黄”的老狗也跟老黄一般不咸不淡地掉头瞅了李云道一眼,发现是时不时就跑来蹭饭蹭酒的家伙,于是很失望地掉转脑袋,吐着舌头继续哈哈。

  老黄七十来平的房子不大,倒收拾井井有条,厨房煤气灶上的一只铁锅冒着热气,李云道看了一眼灶台边上调好的酱汁,知道他在公交车上晃悠的这会功夫老黄已经做好了一锅他最馋的打卤面。李云道熟稔地从碗橱里掏出四只印着“**万岁”的盘子,一字排开。猪耳朵切了两斤,熟牛肉三斤,十块钱花生米另加苏式特se凤爪若干,这老四样满满堆了四大盘。

  老黄正碎碎叨叨正脚边的小黄说些什么,就看到李云道每只胳膊托两个盘子跑了出来,老黄一乐:“就算不干jing察了也饿不死你,至少还能干个店小二喂饱肚子。”

  李大刁民翻了翻白眼:“对多高级的餐馆才用得起我这种店小二?”

  “吹吧你!”老黄这才笑着起身,打开纱门背着双手进了客厅。

  李云道坐在小院的小凳跟小黄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流着哈喇子的小黄同学便凑上来舔李云道的脸,湿哒哒的狗舌头如同他的主人一般热情好客。李云道抱着站起身比他身高还要威猛的小黄亲热了一会儿,脑子里突然闪现那头灵气颇足的黑驴老末,也不知道这会儿老家伙驮着老东西走在哪个名山大川的盘肠小道上,亦或是在哪家农夫的土墙小院里骗吃骗喝。

  “去去去,一边趴着去。”拎着两瓶看不出包装的酒瓶,老黄将小黄唤到桌子底下,又冲李云道摆了摆手,“洗了手再过来,小黄刚刚叨着一只死老鼠回来。”李大刁民摸了摸刚刚被小黄同学舔得湿漉漉的脸,窜进厨房狠狠用水龙头加香夷子冲洗了一番才出来,一进小院就闻到一股扑鼻酒香,李云道心情大好:“什么酒?”

  “正儿八经的老白干,老年的老战友送的,一直舍不得,说好等那老家伙来苏州看我的时候再喝的。”

  正端着酒杯往酒边靠的李云道一愣,放下酒杯道:“那你也舍得拿出来给我喝?”

  老黄自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本来舍不得,昨儿夜里老家伙的闺女打来电话,说老家伙前一天夜里心肌梗塞,走了,我琢磨着这酒一个人喝也是喝,不如找懂酒的人,边聊边喝,何况,一个人喝哪有这么多菜。”

  李云道释然:“来,走一个。”一老一少哥俩好,有一搭没一搭一聊着天,老黄讲他在部队里的那些阵年旧事,当中还有不少跟送酒的老家伙不打不相识的逗趣环节,李云道讲山上的流水村,破庙,老喇嘛小喇嘛,还有两个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偏偏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长。小黄趴在桌子底下啃鸡骨头,时不时还要在旁边写着“1981年苏州市公安系统优秀干jing”的铁瓷盆里舔上两口,盆里老白干酒香扑鼻。

  一瓶老白干见底,老黄毫不吝啬地打开第二瓶,给李云道倒酒的时候,冷不丁问:“宣传处还不错吧?”

  李云道夹了一块嫩香的水牛肉送进嘴里,满口余香:“就那样儿呗,小部门,比不上刑侦那么忙,清闲得很。”不清闲能大中午的部门一把手领着一部门的人出去聚餐?不清闲能在金莲世家足浴享受一整个儿下午?

  老黄神秘一笑:“牛延火没找你麻烦?”

  李云道摇头苦笑:“要是找麻烦我倒还心安些,现在好酒好菜供着,吃得我心慌慌。”

  老黄笑道:“那就安心吃安心喝。”

  李云道不解:“你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老黄又往小黄的小铁盆里倒了点老白干,才道:“葫芦里是什么药我不太清楚,但你放心好了,肯定不是毒药。”说完,老黄自顾自地抿了一小口酒,又送进去两块猪耳朵,“牛秃子是刘信坤的人,咱们的刘大政委不是被你吓得到现在还没来上班吗?”

  “真不关我的事。”李云道恍然,“这么说我还因祸得福了?”

  老黄咧开缺了门牙的大嘴一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你跟我还打什么机锋,你又不是和尚。”

  “不是和尚就不能打机锋了?”

  “别神神叨叨的了,咱讲点实惠的。”

  “你需要知道是福还是祸吗?反正你在宣传处那座小庙里才待不了多久,不是吗?”老黄神秘兮兮道。

  李云道苦笑:“都说局里的大事小事统统瞒不过你黄老头的法眼,怎么连这种事情你都知道?”

  “从你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别说宣传处了,就算是市局这座大庙,也供不久你这么一尊大菩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