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八十章 好官?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愕然,举杯敬老黄:“难不成我身上真有什么王霸之气能让您老虎躯一震不成?”老黄夹了两粒五香花生送入口中,砸吧了两口,又小抿了一口白酒,才翻了个白眼道:“王八之气还差不多。”李云道作郁闷状:“那算您老有火眼金睛。”

  老黄哼了哼,扔了两粒花生给伏在桌子底下的小黄:“等你干上一辈子刑侦,也能看人一看一个准。”

  李云道干了杯中的小半杯白酒,火辣辣的滋味直冲腹中:“目前看可能没机会了。”

  “让我来猜猜。”老黄神秘兮兮地凑上来,“下一步肯定不会离开苏州,要得好,肯定是要往市委市政委那旮旯里去,对不对?”

  李大刁民又愕然:“您咋知道?”

  老黄得意地赏了自己两片薄薄卤猪耳朵,就着酒香细嚼入腹,突然又神叨叨道:“听说刚刚调来的林市长原来是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

  李云道这回真是对老黄佩服得五体投地:“您老神了。”

  老黄这回倒不洋洋自得了,反倒是一脸正se道:“说说看,你觉得什么样的官才叫好官?”

  李云道被问得一愣,下意识中年上下五千年对清官的标准说了出来:“公正,清廉。”

  老黄咂了两口白酒:“那你觉得咱们韩局算不算一个好官?”

  李云道笑道:“韩局在老百姓当中口碑不错。”李云道没有说假话,半年前韩国涛从副职转正,就任市局一把手,比起之前那位当了六年一把手的老局长,人缘口碑都要好不止一个档次。“听说老局长卸任后,市里头不些商家集体放鞭炮来着,不知道真的假的。”

  “这世上的事情,向来是空穴不来风嘀……”老黄浅尝辄止地点评了一句,又话题一转,“那依照你的标准,你觉得韩局是不是一个好官?”

  “嗯……”李云道沉吟小片刻,“总体来说应该还是个好官。”

  “那为什么许明的儿子三番五次掀风作案,他都没有把人拿下,岂不是有违你的‘公正’标准?”

  李云道哑然,愣了片刻,底气不足道:“也许是在搜集证据……”

  老黄也不在这个问题继续纠缠:“那你说牛延火算不算一个好官?”

  李云道这回倒是放下筷子,寻思了片刻才道:“按说业务这一块儿,老牛倒是把宣传处打理得清清爽爽,我今儿中午听他们说,咱们的内刊杂志还在全国公安系统里拿过奖,可是如果说‘清廉’,今儿中午一顿饭吃了不下小三千吧,肯定不是老牛自己掏腰包……我听刘晓明说,曾经有人向局里举报老牛挪用#公款炒股,但后来听说查了又没这回事儿……”

  老黄笑道:“这种事情,真真假假,外人哪说得清楚,就算是你们宣传处里头的人也不定能搞得清楚。那你说,老牛算不算一个好官呢?”

  李云道盯着趴在桌子底下奋力与鸡爪作斗争的小黄同学,老黄也不打断他的思路,自顾自地嚼着花生米,再小酌一口酒,大有生活美好快乐似神仙的态势。良久,李云道这才抬头:“韩局应该算大半个好官,老牛勉勉强强能算个小半个好官。”

  “喝酒!”老黄居然不再提好官这茬子事儿了,举杯道,“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共消万古愁。”

  李云道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位干了一辈子刑侦工作的老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见老黄不再谈这个话题,李云道只好仰头一口干尽杯中酒。

  在老黄的小院里聊到月上枝头,老黄酒量不错,差不多一整瓶老白干入腹也瞧不出一丁点的状况,李云道更是越喝越jing神。喝完酒,拌着老黄打的酱汁儿,李云道一口气吃掉了三大碗打卤面,只吃了一碗就摸肚子的老黄看得眉开眼笑:“多吃点多吃点,以后想吃提前打声招呼,绝对管饱。”

  李云道打了个饱嗝,两手一抹嘴:“人间美味哟。”某人酒足饭饱,连阿荷师姐的语气都出来了。

  老黄起身摸了摸肚子:“吃饱抓紧滚蛋,这些等我回来再收拾,小黄,走,散步去。”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虽然退休被返聘回局里当门卫,但老黄的ri子还是相对清闲。年岁颇大的老狗小黄颇老黄呜咽了两声,估计是被人打断享用美味而觉得不爽,不过它好像也习惯了饭后出去溜达一圈的生活,抬头看了李云道一眼,便屁颠屁颠跟在背着手踱步子的老黄身后摇尾巴。

  李云道目送老黄出门,把碗筷收拾到厨房里,擦干净桌子,回厨房洗了碗筷,又把小院儿收拾干净,这才将小院的门虚掩上,踏着月光离开市局家属大院。

  一路上,李云道走得很慢,而且一直在思考老黄的问题,不过他思考的问题已经从“谁才是好官”延伸到了“什么样的官才是好官”。如果说公正、清廉作为标准,那位许副市长肯定算不上一个好官,可是他在任的几年,苏城gdp每年都是两位数增长,尤其是建设、房地产等分管行业,更是如火如茶,而且房价也不像beijing上海那般涨得离谱,那他算一个好官吗?如果说他是一个好官,他那个极品儿子就是头一记耳光。李云道很困惑,读了二十五年等身书,浩瀚的中华典籍并没有告诉他在如今这个时代,什么样的官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好官。

  寻思了一路,甚至连公交都没有乘,直到有人喊“云道哥”,李云道的思路才突然被打断。

  “云道哥”这个称呼目前只有十力和斐宝宝两个人会这么喊,眼前发出娇滴滴声音的这位,显然不属于他两个小弟的范畴。

  等看清楚来人,李云道皱眉:“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待这儿晒月亮?”

  那只穿了件吊带的女人脸se很奇怪,声音也尤其柔和:“人家是专程在这儿等你的。”

  李云道皱眉,jing惕道:“你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犯毛病了?”这姓蒋的女人突然变了xing子,李云道自然知道事出异常必有妖。

  蒋青鸾使了几个奇怪的眼se,李云道不解:“你眼皮抽筋啊?”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从她身后传来一个yin侧侧的声音:“她眼皮有没有抽筋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有人马上要被剥皮抽筋了。”

  李云道全身猛然一崩,从月光的yin影里走出来的不正是昨晚跳河的那个太监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