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八十二章 好二叔好基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见李云道束手就擒,太监心中大定,检查了李云道背拷在身后的双手,才道:“你坐副驾,这让小妞儿开车”

  蒋青鸾娇生惯养,大哥蒋青天在北方黑白通吃,哪碰过这等上来就玩土制炸弹的不要命的悍匪,不过好在她也见过不少世面,还不至于吓得痛哭流涕,只是临上车前瞪了太监一眼:“你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杀人如麻到他这种悍匪的级别上,自然不会因为一个稚嫩小妞的威胁而产生些许怯懦或懊悔,相反,太监毫不怜香惜玉地赏了蒋二小姐一记脆响的耳光:“乖乖按我的吩咐做,不然老子一个不高兴指不定就刮花你的脸”

  如果太监说“要你的命”,蒋二小姐没准还能仰着脑袋小撑片刻,可是一听说这yin阳怪气的家伙可能会将她毁容,蒋青鸾赶紧小心翼翼地坐上驾驶位,发动那辆不知从哪儿顺来的深蓝egl

  “往哪儿开?你总得给我一个目的地?”蒋青鸾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后视镜里晃着那柄寒亮西瓜刀的太监,声音中虽然充满怨气,但倒真不敢再造次

  太监犹豫了一下,却听李云道叹了一口气道:“往国道方向开”

  蒋青鸾秀眉微皱:“国道?”

  太监冷笑:“你倒还有些自知之明听他的,,往国道开”

  蒋青鸾显然很少开gl这种大车,不过好在京城的行宫里还有一辆时不时需要拉出去兜两圈的改装悍马,开一会儿后也算得心应手了“你怎么知道往国道开?”蒋青鸾瞪了李云道一眼,不知为何,此时此刻身边这个原本看上去颇为讨厌的男人居然顺眼了许多,尤其是他刚刚转身说“你赢了”的那一刻,蒋青鸾心中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双手拷在身后,又被太监用安全带加固了的李大刁民转头冲太监轻轻一笑:“冤有头债有主,管小鸥,到了地方你把她放了,我一个人要杀要剐随你便”

  一直被人称为“太监”,就连蟒子和胖子都快忘了他还有个“管小鸥”的原名,从村里的辈份来算,他得叫管亦豹二叔可是救过他ing命和菊花的二叔死了尽管伯仁并未死于李大刁民之手,却的的确确因他而死他二叔的这笔帐,管小鸥原封不动地算到了李云道头上

  管小鸥yin冷一笑道:“找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妞儿跟你一起陪葬,你还不乐意?”

  开注开车的蒋二小姐不乐意了:“你说我漂亮我同意,可是你要我跟这个刁民死在一起,没门儿”

  管小鸥手里拿着那把寒光闪闪的西瓜刀,轻轻贴到蒋二小姐如花似玉的小脸蛋上,蒋青鸾立马闭嘴,只是狠狠地瞪着李云道这家伙为什么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难道有救兵?可是他们俩连报jing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押上车了呀难道……他想凭他一己之力带她逃离虎口?他的实力能行吗?京城那天,蒋青鸾不是没见过李云道被大哥的两个跟班虐,如果不是他那两个实力变态的哥哥出现得出其不意,这刁民估计早就废在蒋家大少手里了,所以蒋二小姐对李云道的战斗力一清二楚,别看身后那绑匪瘦胳膊瘦腿,但一看人家那架势就是练过的,据蒋二小姐估算,不出两招管小鸥便能将李大刁民单手掀翻

  蒋青鸾对苏州城内的路不熟,李云道也没傻到真坐在前面当活地图,所以走了不少冤枉路一直缩在驾驶位后面一手拿着炸弹遥控器一手拿西瓜刀的管小鸥眼神yin厉,却一直不说话,只在路过一家丧葬品小店的时候才嘶哑着声音说“停一下”蒋青鸾将车缓缓在路边停下,管小鸥看了两人两秒钟,晃了晃手中用国产山寨机改装的炸弹遥控器,见李云道苦笑一声,他才安心下车

  见绑匪居然独自一人下了车,蒋青鸾连忙对李云道急道:“要不趁这个机会跑?”

  李云道看了一眼蒋青鸾穿在身上的土制炸弹,失笑道:“你真不怕死?炸得粉声碎骨也不怕?”土制的炸弹上居然也绑着一个山寨手机,款式居然跟李云道前几天晚上花大力气砍出吐血价的手机一模一样

  蒋二小姐估计是想象到了自己被炸得外焦里嫩的场景,打个哆嗦后才气吼吼道:“那你说怎么办?真被这个疯子牵着鼻子走?”

  李云道点头无奈道:“不然能怎么样呢?手机都被他扔进河里了,现在只要我们稍有动作,肯定是被炸得粉身碎骨的下场,现在最好的打算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蒋青鸾咬了咬牙:“你真是个灾星”

  李云道翻了个白眼:“那是你八字太差,走到哪儿都流年不利”

  蒋青鸾知道论嘴皮子十个自己也抵上一个李大刁民,于是口气松软了下来:“总要想想办法,不然所有人都不知道我们的去向,等明儿发现我们的时候,没准儿真成两具尸体了……”蒋青鸾说的可能ing并不是没有,而且据李云道猜测,太监是想把他带到豹哥被遗弃的国道上,用李云道的人头祭奠他惨死的二叔,不然,他这会儿也不会冒险下车去买元宝香烛直到太监拎着两大袋元宝香烛之类的事物上车,两人也没商量出什么好办法,

  到国道的路程虽远,但抵不过四个轮子,尽管蒋青鸾已经将车控制在四十码以下,可是夜间本就交通顺畅,半个钟头的功夫,车已经到了发现管亦豹尸体的位置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天,马上的斑驳血迹在月光依旧清晰

  车停在路边,太监将两人赶下车,在路边的林子里找了块空地,一人一脚,让两人跪着面向马路太监点了香烛就开始哭丧,声音惨痛,淅淅哭诉回忆二叔“豹哥”对他的各种好

  夜风起,尽的纸灰在皎洁的月光下随风飘扬,漫天飞舞着灰黑e的纸灰

  太监哭得伤心yu绝,有谁知道不好女e的太监内心深处对那位黑道枭雄的仰慕之情呢?基友之情引发的悲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跪着面向国道的李云道悄然回头,微微眯眼

  太监高呼一声“二叔啊,你死得好惨啊”,瘦弱的身子随着尾音伏下去时,李云道突然暴起,一个懒驴打滚滚向那火焰冲天的纸堆去&nbp;读&nbp;读&nbp;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