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八十三章 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夜风起,灰黑e的纸灰在滚烫的空气中漫天飞舞突然风向转变,狂风起,向一人高的火苗一股脑压向跪在下风处的太监,太监下意识转过身子,举臂护脸原本跪向国道的李云道在狂风起的那一阵骤然倒地,飞快滚向雄雄烧的火堆

  蒋青鸾吓了一跳:这个笨蛋想自杀吗?见李云道的身子就要伏到那火堆上,蒋二小姐的小心脏猛地一抽,这个瞬间几乎连呼吸都忘记了突然,李云道的身子一个转向,堪堪地贴着火堆擦身而过就在蒋青鸾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的时候,却见李云道边吼了一声“快跑”边一个挺身站了起来,蒋二小姐几乎没有任务犹豫就往那辆停在路边的别克商务车的方向跑,李云道紧跟其后:“快开车”

  太监在李云道喊出“快跑”的时候我,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伸手往手边的地上抓,却抓了个空,抬头果然看到双手被拷在身后的李云道手里拿着那个炸弹遥控装置“ao”太监咆哮一声,连滚带爬地起身就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跪得太久,太监的度竟一时没提上来,追了一半时就已经眼睁睁看着李云道和蒋青鸾窜进别克gl

  太监刚想说“你们没钥匙”,一摸口袋,又是空的,这才暗骂一声“混蛋”,刚刚下车的时候他只顾着选地方吊唁豹哥,竟将车钥匙这么重要的东西留在车上车子毫无悬念地发动,等太监追到国道边的停车位置时,别克商务车已经窜出去足足二三十米远

  太监恨恨地看了一眼踩足油门飞驰而去的商务车,又朝反方向看了一眼,不动声e地弯腰从路边捡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块,算好时间轻轻松松的扔了出去“咣”一声伴随着汽车急刹的声音,石块陷在一辆黑e奥迪6的前挡风玻璃上被吓得魂飞魄散的青年帅哥下车指着太监就想骂娘,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猥琐的家伙将石头扔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刚刚接电话将车控制在六十码以下,这块石头估计都能要了他的命

  高富帅的年轻人指着太监:“你有毛病……”只是话还没有说话,就被眼前的猥琐男人一拳轰在上腹,疼得他如同龙虾一般弓起身子,眼泪口水齐流太监一掌将这位高富帅推到路边,上了奥迪,启动引擎,前方的别克gl已经消失在夜幕中,他猛一脚油门

  只是奥迪车居然没有如他所愿地飞快窜出去,相反从侧面迎来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轰一声,奥迪车被撞得转了个身,旋转着侧飞进国道旁的小沟里一辆喷成迷彩e的改装悍马轰然横在国道中间,撞飞奥迪后,悍马居然不走,缓缓打着双跳,靠着国道边停下,车门打开,从车上跳下一个约莫二十来年的壮实青年个头很高,目测就接过一米八五,身上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迷彩军服,京城戍卫特种军团才配合的现役制式军靴,只是肩章似乎被他刻意摘了下来

  青年皱眉扫了一眼蹲在马路边干呕的奥迪车主,然后径直往掉入路边沟中的奥迪车走去改装过的悍马前保险杠用的是坦克上才会用到的防撞防爆材料,轰然一撞后,悍马车车保险杠只是微微变形,但奥迪6驾驶位的车门已经被撞得完全变形,驾驶席上没系安全带的太监侧着脑袋靠在已经爆出来的安全气囊上

  迷彩服的青年试着拉了拉车门,车门被撞坏了,用了几次力纹丝不动驾驶位边上的车窗早已经破成一堆玻璃,有几根还插在昏迷男子的脸上青年熟视无睹地一把抓住驾驶位上猥琐男子的脖子,单手如同拎小鸡一般将太监从车里拎了出来,轻轻松松往身后一甩,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太监直接摔倒在那干呕青年的脚边

  正一边干呕一边看着眼前神奇一幕的高富帅被突然掉落在自己脚边的人吓了一跳,竟一屁股坐在路边看着被玻璃扎得满脸是血的太监:“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太监想笑,却怎么都笑不出来,脸上的疼痛让他几乎窒息,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昨晚被人一棍打裂的两根肋骨此刻已经完成断裂,“咳……咳……”太监咳了两声,又吐出两大口鲜血,看来两根肋骨已经刺进了肺里

  太监看了一眼缓缓走到他身边的青年,眼神里露出难得的畏惧他跟这个青年交过手,他清楚,以他的实力,在人家手里走不过三招

  “那天晚上我都跟你说了,不要惹我家少爷,你是耳朵聋了还是觉得我只是在跟你开玩笑?”青年蹲在太监身边,面露无奈地看着咳血不止的太监,仿佛眼前的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咳……我……我怎么惹你家少爷了?我就那晚见过一次”太监很委屈,那晚他们兄弟仨围攻李云道,却碰到穿军服的哥俩,他以为眼前的青年口中的少爷是那个肩扛“少校”肩章的军人

  白小熊摇了摇头:“那是顾家少爷,我说的是我家少爷,其实顾家少爷也姓王,他也是王家少爷,但只有我家少爷才是真正的王家少爷……”太监弄不清这青年胡言乱语地在说些什么,就连那干呕的高富帅也被他的乱七八糟的逻辑思维弄得一阵迷茫

  太监咳了起码有整整一碗血出来:“误会,肯定是误会”

  “误会?”白小熊气得跳起来,“大半夜的,你把我家少爷和蒋二小姐绑到这荒郊野外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嘛?”白小熊气得又赏了太监两脚,正好踢在那断裂的肋骨上,太监一阵剧痛,眼一黑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白小熊皱眉摸了摸他的脉搏,嗯,还有心跳,顺手从太监身上摸出个手机,拨了110:“喂,jing察吗?我是杀人如麻的级通缉犯管小鸥,我在国道边上出了车祸,快来抓我”说完,挂了手机,拿太监的衣服仔细擦去手机上的指纹,又把手机放在太监手里,回头瞪了那终于不再干呕的高富帅一眼:“知道待会儿jing察来了怎么说吗?”

  啊?高富帅一愣:“这……他抢我的车,又被你撞车,然后你把他拎了出来,又踢了他两脚……”

  白小熊微微一瞪眼

  高富帅情商很高,立马道:“哎哟,我被这家伙打晕了,什么都没有看到,我醒来时就看到他出了车祸躺在了这儿了”

  白小熊点头:“身份证拿来”

  高富帅刚刚见过白小熊的威猛,乖乖掏出皮夹,双手送上身份证

  “崔剑安?”

  高富帅连忙点头:“就是我就是我,我就叫崔剑安”

  白小熊突然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崔剑平是你什么人?”

  崔剑安一愣:“你认识我堂哥?”

  白小熊冷笑:“不认识”说完,把身份证扔给崔剑平,头也不回道,“jing察来了别乱说话,否则……哼哼……”

  崔剑安还敢不从,目送这威猛的家伙开着悍马一骑绝尘,看了看晕死过去的猥琐男人,又看了看自己那辆遭受无妄之祸的奥迪,一脸懊恼,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很快通了,电话里转来崔家大少的声音“小安子,这个点儿打电话来,别又是喊我去跟你那帮狐朋狗友喝酒,本少爷已经说过了,以后坚决从良了”

  崔剑安哆哆嗦嗦道:“哥,我出车祸了”

  电话里崔剑平立刻倒抽一口凉气:“车祸?人没事儿?”

  “没没没,没事儿其实也不是车祸,我在国道上被人劫了车,可后来……哎,反正一时间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刚刚抢我车的家伙这会儿半死不活的躺着呢,干这事儿的哥们儿又不肯我跟jing察说实话”崔剑安语无伦次地把刚刚的情形描述了一遍

  电话那头的崔剑平想了一会儿道:“你刚刚说那人认识我?”

  “听口气像认识,但他后来又说不认识,但我觉得,他肯定是知道你的”

  崔剑平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在酒里跟着那位京城大少的年轻人,难道是他?“剑安,你先别急,你按刚刚那人吩咐你的告诉jing察我听说这两天市局是在撒网追捕什么通缉犯,没准儿你中了头彩了”

  崔剑安苦着脸:“可就是可惜了我的奥迪,好不容易从我爸那儿骗来的”崔剑安的父亲是亨伟集团董事长崔亨伟的亲弟弟崔亨业,任集团投资部一把手崔亨业对儿子的管教极严,要不是崔剑安今年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从港大毕业,又主动回江南自主创业,崔家老二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一辆价值五十万的奥迪让给儿子的

  “别心疼你的车了,回头把我那辆法拉利拿去开,我空下来就安排人过户”崔剑平笑道剑安是他堂弟,两人从小光屁股长大,剑安成绩好,高中毕业后直接考取了香港大学,今年6月才大学毕业“二叔也真的是,家里又不是没买几辆豪车的条件,没事儿,回头我跟二叔说一声,就说车是我拿去开的,掉进河里进水了,过两天我再整辆奔给二叔”

  崔剑安犹豫道:“哥,不太好……”

  “废话……我是你哥”

  崔剑安笑了笑

  崔剑平又突然一拍脑袋:“对了,明儿晚上有空不?”

  崔剑安道:“没啥安排,工商那边的执照还没有办下来”

  “执照回头我打个电话,应该没有问题,你明儿晚上没事的话,跟我去个饭局”

  “饭局?什么饭局?”

  “别废话了,去了就知道了,安子,你哥我这几天算是想明白一个道理”

  “嗯?”

  “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最近终于明白了”

  崔剑安刚想问“哥你发什么神经”,就听到不远处jing笛轻鸣去&nbp;读&nbp;读&nbp;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