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八十六章 蒋二小姐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深夜两点,南城郊区一条没有路灯的碎石路上,别克gl8没有熄火,远光灯也开着,照亮了小路前方百米的距离,百米外,依旧漆黑深邃。<>

  蒋青鸾叛逆,但她并不会抽烟,甚至有些讨厌闻到二手烟的味道,但是从兵工厂出来后,她抱着身边这个不算熟悉的男人嚎啕大哭。蒋家公主被吓坏了。蒋氏家族的庇护和蒋青天的强势,都让这位蒋二小姐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有过被人绑着遥控炸弹如此濒临死亡的经历?虽然那匪徒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身边这个盘腿坐在驾驶席上佝偻着身子抽烟的男人,但蒋青鸾却对这个曾经恨之入骨的大刁民提不起一丁点的恨意,尽管她觉得她应该恨他——他在běijing把蒋家的骄傲踩在脚下,他抢走了蒋家的儿媳妇抢走了她的嫂子,他三番五次调戏她,她今天之所以会遭遇这场惊魂之旅也是因为他——她的确应该痛恨这个全身上下的行头加起来不超过五十块钱的男人。

  可是,她突然发现她恨不起来。她突然想起曾经在某一本里看过这么一句话:爱与恨原本就是硬币的两面,把恨翻过来或许就是爱了。她是可以肯定自己是不爱他的,但是她却很感激他。

  原本他可以一走了之,可是他却甘愿为她自缚双手上了歹徒的车;原本他可以独自一人逃脱,但他还是冒险从火堆旁夺了那炸弹遥控器;原本他大可不必陪着她一起等待拆弹的过程,但到炸弹拆除的的那一刻他都没有松开她的手。

  在摘除那件炸弹背心的时候,蒋青鸾突然发现那双握着她左手的粗糙大手是何其地温暖,这是她这辈子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温暖,这种感觉蒋家没有给她,大哥蒋青天也没能给她,超跑、奢侈品俱乐部的那些朋友也无法给她。但这个曾经她做梦都想咬两口的刁民却做到了。所以她愿意在他面前情绪崩溃,她愿意在抱着他哭,她愿意让自己的眼泪打湿他一看就知道是地摊货的衬衣。

  “咳……咳……”虽然不会抽烟,但蒋青鸾还是执意跟李云道要了一根,火辣辣的烟草味刺激得她咳个不停,连眼泪都咳了出来,但她还是一次又一次将烟吸入肺中,她觉得自己醉了,醉得满世界都在旋转。

  “不会抽就别抽了,对身体不好。”李云道抽得很快,将烟头扔到窗外,黑暗中他的双目炯炯有神,蒋青鸾是第一次发现他的桃花眼竟然会看上去如此迷人。

  “咳……”蒋青鸾又被烟草呛到了,但她还是固执地不肯将剩下的小半枝烟扔掉,她靠在椅背上,最后干脆脱了高跟鞋,双脚压在大腿下面,她在笑,她的世界失重了,她的世界在飞快地旋转。

  李云道瞪了一眼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没有说话,又自顾自地弹出一支弹,打火机点火,随后烟雾腾起。四个悍匪死了一个,残了一个,剩下两个也全部落网,他本该心安,但是他却找不到任何一丁点心安的感觉,相反他仿佛觉得一张大网正扑面而来,他们想他死。他没有告诉蒋青鸾他懂唇语,中途下车买香烛元宝的管小欧也不清楚,所以管小欧在小店门口给上线打了个电话,李云道将他说的每个字都看得一清二楚。

  “龙爷?”李云道的心在冷笑——原来有时候,百来十斤的人的确要比几百斤的畜生可怕,因为人是善变的。

  关于这个龙爷,李云道听黄梅花提过一次,姓龙的盘踞在南京,算是江北道上数一数二的人物。十多岁就出来讨生活,靠两把开山刀生生在江北打出了个姓龙的地下江山。曾经有人这么说过,白天的江北姓共,晚上的江北姓龙。李云道是从斐宝宝嘴里听到这个说法的,之前他嗤之以鼻,他一直觉得,在上个世纪9年往后,共和国的土壤里是不可能出现真正的黑社会的,可是今天,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幼稚。善恶本是双生子,和爱恨一样,翻过来同样惨不忍睹。

  “我本来觉得这四个悍匪没准儿是你们蒋家派来的,现在我终于可以肯定,他们跟姓蒋的没有关系。”李云道突然开口道。

  “嘿嘿。”蒋青鸾傻笑了两声,“谁知道呢?”此刻她的脑中一片混乱,她的确不知道,这些人跟蒋家到底有没有关系。京城的豪门看上去强不可摧,可是私底下的龌龊,只有她这个从小生活在四九城里的人才心知肚明。蒋家跟那个人丁稀薄的王家不一样,蒋家不只有一个看似风光无比的蒋青天,姓蒋的,还有很多人。

  “谢谢。”她突然冒出这么两个字。

  正抽烟的李云道微微一愣,随后咧嘴一笑:“这两个字从你蒋二小姐的嘴里说出来,真是太难得太难得了。”

  她没有说话,她的谢谢,不光是谢谢他救了她的xing命,还有她的人生。

  李云道也不清楚,他的无心之举如同切开了一块藏着玻璃种翡翠的原石,一旦打磨雕塑后,那将是一件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李云道再次将烟头扔到窗外,“江南这地儿不太平,你劝你还是早点回京城吧。”

  蒋青鸾双眼迷离地靠在车座的头枕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李云道的侧脸没有说话,良久才嘻笑道:“你救了我的命,就不怕我冲动之下以身相许?”

  李云道一愣,掉头看向蒋青鸾,冷哼一声:“我对你没有兴趣。”

  蒋青鸾居然也不生气,像小猫一样轻轻爬到李云道身边,贴在他耳边气若兰丝:“没关系,我对你有兴趣就行。”

  李大刁民突然露出一个很为难的表情:“别介啊,人家还是处男……”大刁民突然愣住了:这女人疯了吗?他救了她,可她却咬他。

  是的,她咬他。

  咬着他的嘴唇。

  良久,她才气喘吁吁地落在副驾位置上,仰头看着车顶,仿佛这样就能看到外面月朗星稀的夜空一般。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夭夭姐和阮钰都缠着你不放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