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八十七章 石头剪刀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苏城金鸡湖畔,五星级凯宾斯基酒店,行政套房内四九城一线大少王小北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手中高脚杯里的波尔多红酒也跟着缓缓旋转。“我可不想打这个电话,打了肯定会被老爷子骂个狗血淋头,白小熊,老爷子很少跟你吹胡子瞪眼睛,还是你来打吧。”

  离王小北不远的地方,夜里开着改装悍马军车出现在国道上的白小熊赤着上身,双手撑地,整个身体呈倒立状,一百九十八,一百九十九,两百,整整做了两百个标准的倒立挺地,白小熊白净的俊脸上出现了一股红chao,也不知道是倒地时间过长还是被王小北的话给刺激的。“北少,我要是打回去,老爷子是不会骂我,可是回头我家那位铁定要打电话来开骂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的脾气。”从小泡在一块儿长大的两人看似主仆,实则类似死党好友的xing质。

  王小北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原本尝起来味道颇佳的红酒此刻却一点滋味都没有,王家大少爷做出一个哭丧着脸的表情,眉毛都要挤起一团,道:“老爷子规定每天要汇报这边的情况,我要是说望南被同一伙人暗杀了三次,有两次还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估摸着咱俩不死也要褪层皮了。”身材修长肌肉线条完美的白小熊闻言打了个哆嗦,他不是没见过王家那位老泰山发火,什么叫地动山摇,白小熊可不敢去触这个霉头。

  “要不这样,照惯例来,咱俩三局两胜。”王小北放下手里的酒杯,冲白小熊挥了挥拳头。

  白小熊耸了耸肩:“来就来。”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

  三局过后,白小熊眉开眼笑,王家大少却恨不得剁了自己那只连输三局的手。两个家伙当年在大院儿里头合伙儿敲闷棍的时候,也没少用这种三局两胜的裁决办法。王小北比白小熊大,所以一开始都是王小北胜,等到白小熊上了初中,胜率就已经是一半一半,到了现在,战局往往又成了另一种形势的一边倒。

  “哎哟,搬石头砸自个儿的脚……”王家大纨绔松软力地摊在沙发上,“老天爷啊,来道天雷劈死白小熊这个妖孽吧,白小熊,你说你是不是作弊了?为啥以前你总是输,现在想赢就能赢?”

  白小熊耸耸双手一摊:“那要看你怎么定义作弊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咋知道你要出石头还是剪刀?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北少您还是好好儿琢磨琢磨怎么跟老爷子交待这事儿。”

  王小北眼珠子一转,jian笑:“我就说是因为白小熊武艺太差,才被人钻了空子。”

  “你……”白小熊语,“那还是我来打吧……”

  “别别别……我这不是愿赌服输嘛,我来打。”王小北抄起桌上的手机就开始翻电话通讯录。

  白小熊可不敢冒这个险,万一王小北这个嘴巴不长毛的家伙被逼急了真用这个借口,他这个小熊娃子可被要被家里那位老熊娃子吊起用鞭子抽了。这种案例不是没有。

  幸好白小熊身手好,扑上去没两下就抢到了手机,随后飞窜进自己的卧室,“嘭”一声关上门。

  王家大纨绔再次轻轻松松地抄起桌上的高脚杯,抿了两口:“唉,谁让我长了一副这么聪明的脑子呢……”王小少露出一个自我陶醉的夸张表情,突然,面se一僵,放下酒杯就往白小熊房间跑。

  门锁了,王小北拼命敲门,却不敢大声嚷嚷,只能压低了声音:“熊娃子,不带你这么yin人的,你要是敢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少爷跟你划三八线绝交。”

  屋里的人在打电话,可是酒店的隔音做得很好,王小北根本听不清到底在讲些什么。

  “熊娃子,咱俩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别出卖大哥……”

  “熊娃子,别啊,回头回京城哥给你介绍俩儿模特儿……”

  “熊娃子,你记得上高中那年你捅人一刀是谁给你扛的包……”

  “熊娃子……熊娃子……”

  咔哒,门开了,一脸嘻笑的白小熊从屋里走出来:“北少,老爷子让你听电话。”

  王小北全身一个哆嗦,龇牙咧嘴地接过手机,又冲白小熊挥了挥拳头,这才将手机贴到耳边,恭敬道:“爷爷,我是小北。”

  电话里传来老爷子爽朗的笑声:“好样的,干得不错!”

  王小北一愣,冲赤着上身喝着鲜榨橙汁的白小熊做出个莫名其妙的表情,白小熊翻了个白眼,躺到沙发上看闻。

  老爷子也不顾王小北说没说话,又继续道:“刚刚我都听小熊娃子说了,很好,你这些年的军队没白待,该出手时就应该出手,对那些跳梁小丑的江湖枭匪,该痛下杀手时就绝对不行心软。昨晚的事情,做得很不错,时机也把握得很好。”

  “都是谨遵爷爷的教导。”王小北谦虚道。

  “望南那边,你准备什么时候跟他摊牌?”老爷子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王小北为难道:“爷爷,这些天接触下来,我觉得望南对咱们老王家还是有些怨气的,这种事儿,我琢磨着急不来,急了反倒有可能弄巧成拙。”

  电话那头的王家老爷子沉默了片刻才道:“你说得有些道理。唉,先按你的想法实施吧,就怕我这身体……”

  “爷爷,您放心好了,您一定长命百岁。”

  “那不成老妖怪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爷爷我活了这一把年纪,还看不透这个吗?爷爷只是怕进棺材的时候,还带着遗憾……”

  “您放心,找机会,我一定尽跟望南聊聊咱们老王家。”

  没说几句,保健医生就来通知老爷子要打针了,挂了电话,王小北靠在墙上许久皱眉不语:如果刚来苏州时,他还抱着躲到江南来游山玩水的心态,那么现在,他的压力来了。

  老爷子的身体,还能撑多久呢?

  嗯,一定不能让老爷子带着遗憾进八宝山!

  王小北握了握拳头,将电话扔给沙发上的白小熊:“走,一道儿找李云道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