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九十一章 王小北的蓝姨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般下午时分厨师、服务员闲下来都会聊天吹牛,不需几番切磋就打听到原来自家老板娘的后台竟然是江南道上赫赫有名的黄梅花开张后有个姓黄的中年男子时不时会在收银台里头搭把手,每次姓黄的男人出现,路过收银台的社会大哥都恭恭敬敬地喊声“黄叔”,于是那个见了霍老板娘就可劲儿憨笑的中年男人的身份便呼之yu出江湖上的事情永远是茶余饭后最有意思的谈资,大家还听说替黄叔出面ao办盘下“石头记”门面的年轻人就是小半年前江南道上的大红人“三哥”有了这么两个“江湖大佬”的支持,大伙儿信心爆棚,带着石头记的生意也ri益红火,加上老板娘霍蓝宅心仁厚,给员工的福利待遇在同行业中只高不低,两个从五星级饭店出来的厨师是死心塌地今儿听老板娘说“大侄子”来了,大伙儿都卯足了劲头想在后台老板面前露一手,打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形形ee的人,有那位出道数月就手掌三条人命的“三哥”撑腰,进出石头记的三教九流愣是没人敢欠一分钱的帐两个刚招的年轻女服务员还借着倒茶水的功夫去楼上“拙政厅”晃了一圈,就见到包厢里坐着两个穿制服的公安和两个便服年轻人,最后两人一致认定,那位高大威猛、举手投足间杀气十足的白小熊应该就是江湖人称“三哥”的那位黑道大佬

  昆仑山气候偏yin寒,所以在山麓生活的人口味都偏咸辣,李云道也不例外,王小北和白小熊都是在四九里的泡大的,口味也偏北方,刘晓明在京城读了四年科班刑侦,口味早被京城同化,要了一扎冰啤,就着爽口的太湖水,一桌子口味香辣的菜让四人大快朵颐

  王小北最乐:“我来苏州这几天坐蛋疼的就是吃饭,头两天还好,吃着还有鲜劲儿,这几天我都快疯了,炒菜放糖跟不要钱似的”王小北这几天没事儿将苏城最有名的菜馆吃了个遍,最后甜腻得他满大街找上档次的川菜馆,除了一家俏江南还差强人意,其余的那环境王家大少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

  白小熊道:“北少有点儿小洁癖,要不是云道少爷您开口,估计北少这辈子都不会走进这个小门面的地儿”

  李云道笑道:“这叫大隐于市霍姨是南京人,听说身世坎坷,黄叔跟她是旧识,他出面又不方面,所以才让我出面盘下这么几间门面,打通了,又找了江南一带最鬼才的设计师来设计装修所以地儿虽然小了点,但胜在意境,菜品又不错,价格也实惠,这是中午的,换了晚上,不提前一个礼拜预定根本订不上包厢”

  刘晓明深以为然地点头跟道:“前两天我听后勤处的小兄弟说,刘政委想请人来这儿吃饭都要排好久”

  李云道笑了笑,他没点破刚刚上任的林市长见了霍蓝都要喊声蓝姐,不用说那位胆子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的刘政委了

  四人没有用杯子,直接人手一瓶啤酒,对着瓶口吹喇叭,不会儿工夫就已经一扎啤酒见了底,李云道又唤服务员再送一扎啤酒进来,这回老板娘霍蓝笑盈盈地跟着进来:“下午要不要上班的?还喝这么多酒?”

  李云道知道蓝姨是真心将他当自己人才有这么一问,立刻笑着介绍道:“蓝姨,我介绍一下,这位是京城来的王小北,这位是白小熊,都是我兄弟晓明你认识的,我就不介绍了”

  刘晓明立刻乖笑着道了一声“蓝姨”,霍蓝笑着拍了他一下:“都被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叫老了”

  王小北听到李云道的介绍也很开心,李云道没介绍他的家世,说明是真心交这个兄弟,所以自然乐得站起身叫一声“蓝姨”,白小熊也叫蓝姨,霍蓝乐道:“有点儿懵了,我这个孤家寡人一下子多出这么多大侄子……”

  “蓝姨,您这儿的菜放到老bei&nbp;jing城里也铁定是一绝,要不这样,回头我回bei&nbp;jing找个门面儿,咱把‘石头记’这个品牌给扩到咱首都去”王小北立刻顺杆往上爬

  霍蓝愣了一下,看了李云道一眼,轻轻笑道:“能扩张是好事儿,我就担心忙不过呀,单苏州这个小门面,我都起早贪黑的,要真开到bei&nbp;jing城去,那不是连碰枕头的时间没了嘛……”

  王小北立马当机立断道:“没事儿呀,您没时间打理我派人打理,您看这样成不,算我加盟‘石头记’的品牌,门面投资、装修都算我的,我只要五成股份,剩下的五成算您以品牌形势入股,您看成吗?”

  霍蓝没想到这京城来的小青年居然说风就是雨,当下笑道:“这可不是个小事儿,要不这样,回头想想这事儿,要能行的话,蓝姨让云道跟你联系”

  王小北急了:“要不我四您六也成”

  霍蓝一愣:这孩子的脑袋给驴踢了不成?

  王小北又道:“实在不行我再让一步,您七我三,蓝姨,咱这诚意够了?”

  李云道也听得发愣,但这种事情他现在也不好插嘴霍蓝还是没有完全答应,最后还是坚持要想想这件事的态度

  等霍蓝退了出去,李云道才拉着王小北道:“北少,我是真心把你当兄弟,这事儿你给跟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算没有黄叔这层关系,单蓝姨把我当亲侄子一样,我也得好好问问这个事儿”

  王小北苦笑:“你这位蓝姨是南京人?”

  李云道点头

  “还跟黄中校有说不清的纠葛,对?”王小北拿起酒杯,跟李云道轻轻碰杯,一口气干了下去

  李云道也陪了一杯才道:“据黄叔说,他跟蓝姨的事情很复杂,但具体是什么事情,黄叔没说,我也不好问蓝姨”

  “她是南京霍家的幼女,我小时候就见过她”王小北放下酒杯,这才将一段陈年往事娓娓道来去&nbp;读&nbp;读&nbp;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