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九十四章 涉足4g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张着狰狞血盆大口的豹头正对着客厅zhongyang,这头来自非洲大草原的倒霉豹子两个月前还活生生地站在草原食物链的顶端,许公子也是听了那位风水大师的玄见,费尽心机才从南方的港口弄来这么一个栩栩如生的东西挂在客厅里头。欢迎来到阅读

  小秘书的尖叫倒是让许天笑有种异样的得呈感,仿佛发出那声惊叫声的不是眼前这个恨不得立刻就脱光的女人,而是李云道身边那个姓蔡的倾城女子。

  “许董,这是你要的东西。”小秘书将一打包好的伟哥放下,整个人靠着沙上的许公子贴了上去,“许董,您累不累,我帮您按摩放松一下?”

  许天笑连看一眼她的兴趣欠乏,打了个哈欠道:“你可以走了。”

  小秘书目瞪口呆――人家的工作装里还是暗藏玄机,她还期待着待会儿许公子是直接扑上来呢还是要像舔雪糕一样,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将她舔化呢?

  “许少,人家顶着四十度的高温……”小秘书撒娇道。

  许天笑缓缓起身,提起桌上的伟哥打着哈欠往楼上走:“这个月涨你百分之二十薪水,走的时候把门关上。”

  小秘书心里问候了许公子祖宗十八代后才做泫然若泣的表情缓缓走出别墅,等走出老远,才转身对着那栋yin森森的别墅竖起中指。

  许天笑吃了一粒药,洗了澡,赤身**站在硕大的落地镜前。他有在卧室放一面大镜子的习惯,因为他喜欢欣赏镜中的自己征服一个又一个猎物的场景,那些猎物在他胯下yu仙#yu死的场景想想能让他血脉膨胀。吃下去的伟哥终于起作用了,许天笑看着身下的事物慢慢膨胀,他想仰天大笑――这就叫天绝人之路!突然,脑中又闪现了那个女人伸手就将他玩弄于股掌之的场景,许公子恨得狠狠咬牙,等回过神来再看时,肿胀兄居然又被他脑中的女人吓回了原形。

  “咣!”许天笑气急败坏地将手边的椅子扔向那面硕大比的落地镜,倾刻间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许天笑仿佛没有看到这些玻璃一般,疯狂地踩在玻璃渣子上手舞足蹈,“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杀杀杀……”白枫木se的地板上留下了一地鲜红的脚印。

  秦家别墅,书房内檀香缭绕,定心神。曾经代号孤鹤的秦朝风执着一册出版的《四次危机》,不知书中写着什么,竟然让这位曾经的共和国情报战线执牛耳者微微皱眉。

  “以前都说历史是胜利者谱写的,但现在这句话要改改了,历史都是后人写的。”秦朝风轻叹一声,合上书页,揉了揉微微发酸的眼眶,“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哪是始皇焚书坑儒的年代……”

  书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倾城绝se的少女偷偷探进脑袋,见老人正笑眯眯地看着她,立刻吐了吐香丁:“爷爷,我回来了。”诺大的秦家大宅,就连黄梅花进书房都要先敲门,除了秦家大小姐又有几个人敢如此胆大妄为?

  “潇潇回来了!”看到这个懂事又体贴的小孙女,老爷子发自内心地高兴,居然主动站起身,“好像瘦了?”

  秦潇潇笑道:“爷爷,你不知道,现在流行瘦身形。”

  秦朝风摇头奈道:“要是在革命年代,你这小身板能吃得消?不谈枪林雨了,就算是刮阵大风,也能把你吹走!”

  秦潇潇上来挎着老爷子的胳膊撒娇道:“我不是有您都人家帮我挡风遮雨嘛,所以再大的革命,我也不怕!”

  秦朝风伸手轻轻拍了拍大孙女的额头:“你啊,在我面前就是长不大,都是当总经理的人了,还是跟十六七岁似的。”

  秦潇潇骄傲道:“那是我遗传了我nainai的好基因,就是四十岁看上去也像十六七岁。”秦潇潇没有夸张,她长着一张娃娃脸,乍一看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谁知道这小丫头已经二十四周岁了。

  秦朝风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小丫头,轻轻叹了口气,是啊,时间过得真啊,转眼连这个小丫头都二十四岁了,算起来,她也走了在三十年了。

  秦潇潇见老爷子看着她发愣,就知道老爷子又犯老心思了:“对了,爷爷我听说我去台湾这段时间,林叔已经上任了?”

  老爷子知道孙女是不想让自己伤心,当下也不再回想那幕连想到会能让人忍不住窒息的场景,正se道:“林一一上任小半个月了,你有空去市府看看他,他初来乍到,有些工作,也不是太好开展。”

  秦潇潇点头道:“林叔的智商和情商都不低,经验也算丰富,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一定能打开局面的。”

  老爷子笑了笑道:“你向来是事不登三宝殿的,怎么,回来又有什么事要我出面?”

  秦潇潇慎怪地撒娇道:“哪有,爷爷,人家是专程回来看你的。”说完,秦潇潇看着老爷子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才吐了吐舌头道,“然后顺便请爷爷帮个忙。”

  “说。”

  “爷爷,我记得现在国家信息产业部的那位是你的老部下,我想能不能你出面跟他打个招呼……”

  没等她说完,老爷子就皱眉打断道:“不行。”

  “爷爷,你听我说完嘛。”秦潇潇不满地撅着嘴,“你犯了断章取义的错误,您要自我批评!”

  老爷子失笑:“那你说说看,如果真有道理,我给老部下打下电话问候一声,也没什么不可以。”

  秦潇潇这才一口气将事情的原委说完,老爷子听完,站在边外看着小区的景观湖面一直没有说话。

  “你确定要走这一步?”良久,秦朝风转过身,笑着问道。

  秦潇潇认真道:“不论是我的经验还是我的直觉,我都觉得这个时候我们正式涉足4g产业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加上之前我们已经在4g技术的研发上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我有这个信心,如果让我跟中兴华为站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我们的东西绝对不比他们差。”

  老爷子回到书桌前,沉思不语。

  秦潇潇也不急,拿起老爷子茶几上的茶具便开始沏茶,等茶叶到第三泡的时候,老爷子这才抬起头:“电话我会打,但有一个原则,一定是公平竞争。”

  秦潇潇道:“只要对手不出昏牌,我们一定站在公平公正的原则上竞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