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九十八章 齐褒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夜风吹皱一池夏水,荷叶娑娑出声,水里的月盘也跟着池水缓缓飘动。<>

  齐褒姒目瞪口呆地看着李云道,真想不出这个全身上下行头加起来不超过两百块钱的家伙居然还有胆量拉着人家的女儿私奔,不过想想也释然,连雷实德他都敢戏弄,这样一想,私奔似乎也是合乎情理的事情了。齐褒姒突然想到,这西园会所似乎不是普普通通的平头小民就可以闯进来休闲娱乐的,刚刚进来时还听那位杨老板说今儿晚上有很重要的客人,如果不是雷实德的面子是万万进不来这西园会所的。那这胆敢调戏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也是来吃饭的,不过这地儿不是我订的,我可没那么大面子。”李云道一语道破齐大美人的心思,倒是让齐美女俏脸一红。

  “我们还是走吧,我看雷实德来的时候还带了四个保镖,估计要不了多会儿就要寻到这边来了。”齐褒姒看了一眼踩在水里怒目看向亭中年轻男女的雷实德,“你看他的眼神,真像是要吃人了。”

  李云道撇了撇嘴:“我还没吃饱,你先走还是等我一块儿吃完了再出去?”

  齐褒姒被经纪人出卖,这会儿心里一点儿底气都没有,想都没想就直接道:“我跟着你。”

  李云道耸耸肩:“好。”

  “菩萨蛮”的宽敞餐厅里,崔家兄弟和王小北、白小熊、斐宝宝五人又干掉了一整瓶茅台,除了王小北久经酒场面sè不变外,其余四人均面sè通红。事情说开了,双方没了芥蒂,这不打不相识的情份沟通起来反倒是更顺畅。崔剑平正好奇怎么李云道出去了一趟就小半个钟头不见人影,就看到李云道推门进来。

  崔剑平喝得上头,一手提着一瓶新开的茅台起身就想去找李云道拼酒:“李哥,你这洗手间上得也忒长了……呃……这位是……”崔剑平模模糊糊看到李云道带着一个穿着红sè晚礼服的女人进来,崔大少揉了揉眼睛,嗯,没看错,是个女人,还挺漂亮,气质很好,但怎么看得这么眼熟?

  斐大少和王大少两个纨绔也好奇地看着那个小心翼翼跟着李云道进来的女人,倒是白小熊最先反应过来:“齐褒姒?”

  屋里另外四个男人恍然:“怪不得长得如此祸国殃民,原来这祸水就是号称如今国民女神的‘齐褒姒’!”

  “欢迎欢迎,欢迎齐小姐,服务员,在李哥边上再加个座位。”崔剑平是个知情知趣的妙人儿,似乎终于明白李云道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冲李大刁民挤了挤眼睛,李云道还在发愁月底要去京城的事情,只冲他苦笑了一下。崔剑平以为李云道是欠了情债这会儿债主上门来讨债了,立马做了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热情地招呼齐祸水在李云道身边坐下。

  这一幢一个包间的“菩萨蛮”本就宽敞,就算再增加七八个座位也不在话下,崔剑平特意安排齐褒姒贴着李云道坐,等齐褒姒真坐下身,这回连王小北看自己家这位表弟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自己在京城也就玩玩二三线的明星,自己这位表弟还是真厉害,上来不是蔡家大菩萨还是也阮家大疯妞,这会儿又冒出个齐女神。

  几个男人仿佛约好了一般,对齐褒姒出现的原因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忽视,但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热情招待这位跟着李云道一起进来的红颜祸水。好一会儿,李云道才反应过来:“你们认识她?”齐褒姒笑得倾国倾城,又带着一丝小得意:小样儿,全国估计就你一个土包子不认识我吧。不过她此刻倒是对李云道的身份异常好奇,刚刚这几个男人都自我介绍了一番,那崔家兄弟听口音应该是江南这边大户人家的公子,白小熊和斐宝宝她没见过,但王小北的大名对于经常在běijing出席一些高端活动的齐美人还是有所耳闻的,可是这些人里面居然隐隐以这个叫李云道的家伙为首,这就让她不得不好奇,这个全身上下的行头加起来不足两百块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听李云道不像作伪的问话,一桌子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大刁民,最后李大刁民不得不自己认输:“你们别这么看我,我真不认识她。刚刚出去晃了一圈,就把她捡回来了。她很有名吗?”

  斐大少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道:“云道哥,你啥时候也教教兄弟,让我出去溜达一圈,也捡这么个宝贝回来呢!”

  李云道挥挥手:“去,洛美女在家里等着你去捡呢!”

  坐在齐褒姒身边的王家大少一脸不信:“云道,你真没听说过齐褒姒齐大美女的大名?”

  李云道弱弱道:“我……我应该认识她吗?”

  这回轮到齐大美女不乐意了,什么叫“应该认识她吗”,本姑娘是明星,而且是大明星好不好,你没看你一桌子兄弟都目瞪口呆吗?

  李云道很郁闷,难道这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女人真是什么名人?李云道在昆仑山读了二十五年等身,经史子集读了不少,但明星这东西就算是安了电视却收不到几个频道的流水村村民也知之甚少,更不用说那间除了就是佛经的破旧喇嘛寺了。下了山李云道除了埋头挣钱糊口外,就是一心一意地经营自己的人脉关系网,中间也发过浑稀里糊涂跑去běijing搅了人家的婚礼踩了一线京城大少,但对娱乐明星这种事物,他是没有半点概念的。

  “看来你真不知道。”王小北很开心,他在京城玩电影明星,被老子罚跪过不知道多少次,等这回老爷子知道他一心指望能接下王家衣钵的孙子也是同道中人,真不知道老爷子脸上的表情会是啥样的。王小北兴奋地搓了搓手:不管怎么样,也要怂恿自己家这位大表弟把齐祸水拿下!顶多他帮忙在蔡菩萨和阮疯妞那儿瞒着就行。“小熊,你给云道说说咱齐大美女的来历。”

  白小熊站起着,晃头晃脑道:“齐褒姒,山东青岛人,2009年毕业于北影,在校期间就参演过《昨ri秋水《心路等脍炙人口的影片,200年因饰演《汉武中的飞燕一角一炮走红,200年主演《秋ri恋人而获当年度最佳新人,20年凭主演《明战中缉毒女jing一角获当年度最佳女主角,202年更不得了,在戛纳电影节上,齐大美女的光彩甚至盖过了之前的那些谋女郎……”

  白小熊是齐褒姒的铁杆粉丝,自然对偶像的经历了如指掌,齐大美女倒是见过大场面,被人这么夸了也不脸红,只是笑盈盈地看着李大刁民,她很想从这家伙脸上看到一点内疚和愧疚的表情。

  可是她很失望,等那个叫白小熊的年轻小帅哥介绍完她的一连串获奖头衔后,李云道居然还是一脸茫然地道:“哦,这样啊,那是的确有点名气了。”

  齐褒姒正品着杯中的红酒,闻言差点儿被那一小口红酒呛到:什么叫“的确有点儿名气”,本姑娘是明星好不好?

  齐褒姒正想说话时,包间的门被轰一声被人踹开,众人齐齐转向包间大门,齐大祸水面sè微变,李云道眉头紧锁,崔家兄弟火冒三丈,剩下的抱着双臂等看戏。

  全身湿漉漉的雷实德再着一行人马堵在包间门口,四个膀肥腰粗的保镖跟在身后,后面还有几个看上去同样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看样子应该是雷实德今天请来的陪客。

  崔剑平看清来人,按捺下火气,还是客客气气地走上去:“我道是谁是呢,是雷叔啊,小侄真不知道今晚你也在这儿,不然一定要去敬杯酒才行。”

  雷实德的模样实在是狼狈,这种状态下雷老板谁的帐也不买:“让齐褒姒给我出来。”

  崔剑平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李云道身边面sè发白的齐褒姒,暗叹一声果然是祸水红颜啊。不过好不容易才爬上李云道这趟列车,崔剑平哪能这么容易都跳下来,当下摇头道:“雷叔,齐小姐是我哥请来的贵宾,你要是想跟她喝一杯我没意见,但是雷叔的要求,实在是小侄不能作主的。”

  雷实德恼羞成怒:“你个赤佬,你老子跟我说话尚且客客气气,你什么东西,跑来跟我讨价还价?”

  崔剑平毫不退缩:“雷叔,你也说,你跟我爸是朋友,大家都在江南混饭吃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必弄得如此尴尬?”

  雷实德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肥手一挥,后面的四个保镖直接上来两个把崔大少架开。

  齐褒姒叹了口气,站起身:“住手,我跟你走就是。”

  雷实德yin笑一声:“早知如此,刚才何必……”他在脑中已经想出了起码五十种办法来折磨这个让他出尽洋相的女人。

  “坐下!”一直眉头紧锁的李云道突然站了起来。

  齐褒姒看了他一眼,正yu开口,却又被李云道微笑打断:“我说让你坐下。”

  齐祸水嫣然一笑,乖乖坐下,坐下身后却托着下巴,花痴一般地看着那个突然被一身霸气环绕的男人。

  李云道站起身,一步一步缓缓走向门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