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零二章 女神的表哥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齐褒姒属于胸有沟壑型的美女,刚刚李云道借着酒劲蹭了数次早己让她面红耳赤,这会儿好不容易把这尊大佛送上车,还不待她转身就被李云道轻轻一拉,那汹涌澎湃的事物毫无意外地压在某刁民脸上。齐褒姒穿着一身亮红的晚礼服,低胸露沟,此刻更是挤出个让人垂涎三尺的深度。可李大刁民却抬头醉眼朦胧地望向那两处雪白中间的深邃,一脸迷茫:“我吃饱喝足了,不吃馒头,你自己留着吧。”

  齐女神大囧,也不敢去看前头那位司机的表情,连忙缩腿进车,伸手关上车门后对司机道:“麻烦开车!”

  好不容易将李云道扶着正坐起来,这家伙居然又醉醺醺倒在齐褒姒柔软的大腿上。齐美女一脸无奈,又见这家伙不知为何一头大汗,便从手包里拿出纸巾好心帮他擦汗,才擦了一半,却又猛地被这家伙抓住帮他擦汗的手。齐褒姒吓了一跳,但见这家伙把手摁在自己的心脏位置死死不放,其余便没有再多的动作,当下舒出一口气。刚消停一阵,这醉得不省人事的家伙又开始胡言乱语,口中还不断含胡不清地说着些什么,她只模模糊糊听到“娘”“白眼儿狼”“蔡桃夭”“疯妞儿”几个语焉不详的片断。

  “喂,你家住哪儿?”良久,齐褒姒才发现也没告诉司机目的地,司机就开车了,这才想起问李云道的住址,喊了半天,这家伙连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前排一直不语的司机突然道:“平少已经帮两位贵宾在凯宾斯基开好房间了,房卡在前台,只要报李先生的名字就可以了。”

  齐褒姒脸上一红,幸好是晚上,车里也没有开灯,看不出此刻齐大美女jing致的小脸上腾起的两朵红云,酝酿了半天,她才咬牙道:“那麻烦你了。”说完,齐褒姒看了一眼靠在自己大腿上烂醉如泥的男人。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因为经纪人的出卖,她心里居然有种叛逆得逞的快感。她也清楚,如果“齐褒姒与某男深夜在苏州五星级酒店开房”的新闻登上娱乐版头条,那么她的事业将会受到多大的冲击,公司也很有可能因此而雪藏她一段时间。可是,她今晚却找不到任何理由不跟着李云道一起。最充分的理由就是雷实德极有可能已经派人守在她下榻的那家酒店门口,如果她独自一人回去,在经纪人已被收卖的前提下,她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将面临什么样的灾难。

  只要这条理由就足够了!齐褒姒仿佛要竭力说服自己一般地点了点头,对着空气做了个“褒姒加油”的挥手动作,突然,齐大美女身子一僵——刚刚躺在她大腿上的家伙居然翻个身,面朝下地趴伏在自己大腿上,该死,他怎么能对着人家那个地方吹气?齐褒姒感觉一阵接一阵地热浪灌进自己的小腹处,她居然连抬起胳膊推开这个坏家伙的力气都没有了。

  齐祸水将那无数牲口垂涎三尺的112公分的长腿死死顶住前排车座,双腿崩得老紧,连大气也不敢出,她感觉全身仿佛有数千只小虫在她骨髓里爬动一般,这种前所未有的陌生的奇怪感觉让齐褒姒头皮阵阵发麻,她低着头,下巴都快要贴到胸口了,价格高昂的丝质晚礼服已经被她的双手握得变了形,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感觉自己好像要飞起来了。于是,她真的飞起来了,齐大祸水生平自一次在一个首次见面的男人面前升华了灵魂……

  她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泞泥,她全身上下连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她害怕前排的司机看到这让人想入非非的生香画面。她觉得司机开得太快了,她好像再飞一会儿,哪怕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如此害怕,也让她如此羞涩得难以见人。

  齐褒姒是成年人,她当然知道自己刚刚怎么了。稍稍调整了姿势后,她终于感觉自己的灵魂回来了,她又是那个坐在车上赶往一个目的地的大明星齐褒姒了。这家伙是故意的吗?齐祸水很想把那张脸推得离自己远远的,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自己的灵魂在刚刚那一刻跟这个家伙连在了一起,可是,这个伏在她大腿上呼呼大睡的家伙居然不解风情地打起了呼噜。齐褒姒失笑,她很想知道自己怎么了,难道真的就因为起了周幽王宠妃的艺名,就变得放#荡不羁了?

  这家伙居然又翻了个身,齐褒姒这才定下心来,仔细打量眼前这张年轻而神秘的面孔。一开始她没觉得这个叫李云道的家伙长得很好看,可是此刻仔细地凝视打量下,她突然发现无论是他微微上翘的桃花眼,他的鼻子,他的嘴唇,他的脸部轮廓,所有的一切拼凑在一起就好像一幅泼墨山水画,入了意境才能体会个中滋味。

  “齐小姐。齐小姐?”

  直到前排的司机在前面微笑喊她,她才缓过神来,原来已经到了凯宾斯基的门口。“哦,好不意思,我应该是喝多了。”齐褒姒就像被大人抓到偷吃糖果的小姑娘一般,双颊通红,“谢谢。”

  司机点了点头:“不客气。您到前台直接报三哥的名字,服务员会把房卡给您。祝您们晚上愉快。”

  齐褒姒总感觉好像自己刚刚的小动作被人察觉了一般,司机临行前的祝福更让她觉得刚刚那丢人的场景应该是被那个司机看到了。她转头狠狠瞪了一眼身边这个醉眼惺忪的家伙,门童扶着他,他却依旧在打呼噜,她心道这会儿如果把他卖了他也不知道吧。齐褒姒这两年红遍大江南北,苏州也不是第一次来,门童似乎也是她的粉丝,见大晚上齐女神带着个醉鬼来到酒店,门童已经遐想联翩。

  “麻烦你扶他到电梯口等,我去服务台拿了门卡就过来。”

  “好的,齐小姐。”

  齐褒姒俏脸又是一红,但这两年走遍华夏大江南北,经历过各种突发场面,所以她反应很快:“我表哥喝多了,要辛苦你了。”

  门童一脸恍然,也没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现心中的女神没有被醉猪拱翻的迹象,竟兴奋道:“不辛苦不辛苦,为齐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齐褒姒去的时候戴了一顶有面纱的gucci花边蕾丝帽,但刚刚被雷实德那么一折腾,帽子忘在了会所里,不过幸好是晚上,酒店大堂里的人并不算多。齐褒姒犹豫了小片刻,还是大大方方走到服务台:“您好,我取一下李云道李先生留在这里的房卡。”

  女服务员头也没抬道:“您贵姓?”

  “免贵姓齐。”

  女服务员拿起早就准备好放在一边的房卡,抬起头的瞬间顿时嘴巴呈“o”型:“齐……齐……”

  几位在前台办理入住的外国游客被她的声音吸引,纷纷掉过头来。

  “嘘!”齐褒姒连忙食指放在嘴唇上。

  年轻的女服务员连忙面带惊喜地捂住自己的嘴,让自己不能发出声音。“可……可以给……给我签个名吗?”小姑娘捂着嘴,发出呜咽不清的声音,估计她也刚刚工作不久,从来没想到过能在这种场景下见到自己的偶像。

  齐褒姒笑着拿起手边的留言簿,大大方方写下三个行草体的字:齐褒姒。

  小姑娘一手抖抖地逗过房卡,一手激动地接过偶像的签名:太意外了!刚刚她还在因为这份毫无激情的而怨天尤人,没想到一分钟后她竟然能得到偶像的亲手签名。

  齐褒姒快速扫了一眼房号“6018”,冲还没从激动情绪里反应过来的小姑娘笑了笑,说了声“谢谢”便转身快步离开。

  直到齐大明星的身影消失在酒店一楼的拐角处,她才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倒抽一口凉气——疼!那就不是在做梦了,她如获至宝般将那本留言册摁在自己胸口,实在忍不住发出一声极兴奋的尖叫。

  几个老外客人好奇地看了她一眼,似乎觉得很少见到这么有激情的中国人,纷纷冲她挥手,xing格一向内向的她竟然也下意识地冲几个老外挥手:“我拿到她的签名了,我拿到她的签名了……”老外不知所以,但觉得可爱的小姑娘应该是取得了什么让人兴奋的成绩吧,偏纷纷鼓掌。

  在她发出那声尖叫的时候,齐褒姒已经带着扶着李云道的门童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很快到了六楼,她拿着房卡抢先一步出电梯,飞快找到房间的位置,刷开电子锁的那一刻她才终于呼出一口气。

  崔剑平这家伙竟很“善解人意”地定了一间豪华行政大床房,门童倒没想太多,将李云道放在床上后便手足无措地站在茶几边上:“齐……齐小姐,能不能……”

  齐美女心领神会,打开钱包抽出一张红se的纸币,又在酒店茶几上的留言薄上签下自己的大名,连纸带小费一起递给门童:“谢谢你帮我扶表哥上来,不然我一个人真弄不动他。”

  年轻的门童到出门那一刻都云里雾里的状态,直到出了门,看到手上真真切切的小费和签名,他才飞快在酒店的长廊里奔跑起来:“女神,女神给我签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