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零三章 今夜无眠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等彻底关上房门,齐大美女悬在嗓子眼扑通扑通跳了许久的小心脏才正儿八经地落了地,转身看着呈大字型躺在松软大床上某刁民,表情幽怨。哪怕是此时此刻,一回想起刚刚在车后座灵魂出体般噬骨噬魂的滋味,她都忍不住有种腿软的错觉,她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敢去看那位司机脸上的表情。齐褒姒突然觉得很口渴,经过餐厅时给自己倒了杯水,水晶杯靠近红唇时,她陡然想起傍晚刚刚进西园会所的包间时,雷实德亲手给她倒过一杯橙汁。此刻她几乎可以断定那杯橙汁一定有问题,齐美人顿时毛骨悚然,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昂在床上昏睡不醒的李云道――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突然出现横插一脚,今天晚上她这未经人事的身子铁定会落在雷实德的手里……她都不敢去想那种事情一旦真发生了……

  齐褒姒甩了甩头,仰头喝下一大杯纯净水,仿佛要将那种场景的画面甩出自己的脑袋。喝完水,她站在床边犹豫了片刻,最后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就当报恩吧”,说完就俯身开始解李云道的衣服。他的衣服很廉价,但都是穿在身上很舒服的纯棉质地,幸好这家伙喝了两瓶茅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倒也省了她不少心思。不过她从来没有帮男人脱衣服的经历,所以费了不少时间才将那件套头纯棉的短袖给剥了下来。

  喘着气正犹豫要不要去解他的腰带时,她突然愣住了。她傻傻看着他**着的上半身,如同站在一片深邃森林口的小姑娘一般茫然不知所措。他的身材偏瘦,但肌肉线条很优美,几乎没有一块多余的脂肪,他呼吸间的时候,她甚至能隐隐看到他腹上八小块腹肌。可更具视觉冲击力的是他身上纵横交错的狰狞伤疤――旧伤新伤加在一起足有几十道,看上去密密麻麻的,就算此刻看到的已是完全痊愈的上半身,但她还是隐隐感觉头皮发麻。她很难想象伴随这种伤口出现而不得不经历撕心裂肺的疼痛。他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口?他一定活得很辛苦吧?

  齐褒姒傻傻捧着他的纯棉短袖,站在床边端详了这个男人许久,她的心中出现过无数的问号,甚至连江洋大盗一类词都蹦了出来,最后却被她一一否定了。一个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再怎么伪装也不可能完全洗白还混进公安队伍的。但他真是只是一个小jing察吗?不知为何,在解开他裤带的时候,齐褒姒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只是在无意瞥到那一处的雄壮饱满后红煞了双颊。她去洗手间挤了个热毛巾,像照顾醉酒丈夫的小媳妇一般仔细帮他擦拭着身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雷实德的那杯有古怪的橙汁的原因,她今晚总觉得口渴,尤其是擦拭他的身子时她的手肘不小心碰到了某处敏感地带,那处竟然微微跳动了一下,惊得她差点儿从床上跳下来。可是不知为何,仿佛明明知道那罂粟有毒可她偏偏却忍不住总想去试试一般,她强迫自己故意忽视面前的是一个男人,可是她的视线总是会忍不住从他某处突起处经过。她又想起了在车后座上如同飞翔一般的感觉,她在想,如果能跟他一起飞,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她自己一大跳。草草帮李云道擦完剩下的部分,她一头扎进洗浴间狠狠地冲了一个凉水澡,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她开始思考自己面临的问题:经纪人肯定是有问题了,换人已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可是贸然跟公司提出换人,公司会不会同意呢?而且这件事里有没有公司的影子,她还不敢确信。跟这家演艺经纪公司的合约还有三个月就到期了,本来是肯定会再续签两年,可是发生这种事情了,还能再签吗?但签与不签,两种不同的选择都将会给她的演艺事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

  冲完澡,她对着镜中的自己擦拭着头发。一名合格的演员,对饮食的控制是极其苛刻的,她摸了摸自己几乎没有一点多余脂肪的小腹,那柔软而饱满的突起,那两点坚挺却柔弱的殷红,还有那从未有人问津的桃源密林深处……她微微叹了口气,如果真落在雷实德那种人的手上,下一次面对镜子的自己还会觉得这具身体仍旧冰清玉洁吗?不如为何,她又突然想起了外面大床上躺着的那具身体,突然,洗浴间的门被人猛地拉开,她还没来得及惊叫就直接愣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醉眼朦胧的男人拉开门进来,对着马桶一阵水声激烈,然后又晃悠着拉上门出去。

  直到门碰到门框发出一声很轻微的“砰”声时,她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从额头一直红到脖子的表情,她突然发现刚刚自己甚至忘了去遮住关键的部位。她不知道他的惺忪醉眼有没有看到什么,但她还是感觉自己的小腹中仿佛有股被人悄然点燃的热情。

  齐褒姒咬了咬下唇,裹上浴巾,香喷喷地走出洗浴间。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有那种羞人的想法,而且还付诸行动,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

  等出浴的齐大美人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走到客厅时,顿时一愣,床上的人不见了。齐褒姒扫了房间一圈,最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用浴巾裹着关键部分的齐祸水笑得倾国倾城,笑得祸国殃民,笑得连餐桌上被他碰倒的兰花都黯然失se。

  齐褒姒没去动那个爬在餐厅的餐桌上也能睡得如此安详的家伙,只是找了个枕头,悄悄垫在他的手肘下。

  转身yu走。

  却又再次转身。

  他的背上有几道平行的旧伤口,还有一道横跨整个后背的新愈伤口,嫩红的新肉让她看了忍不住有种想伸手的冲动。

  她的确伸手了。

  可她又缩回了手,转身,坦然走向那边硕大的双人软床。

  今夜,注定有人无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