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零四章 糖衣炮弹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凌晨十二点三十分,一条微博出现在互联网上:齐褒姒的亲笔签名耶,好高兴哦!文字下方是一张字迹娟秀的签名纸,齐褒姒,微博中还特意了本地几家知名媒体和国内娱乐界的几位名人,这时候还没人注意,微博下方还注了博主的地址。半个小时内,这则微博就被转发了上万次。有人开始称赞齐女神修养颇深,连写字也比一般的明星认真好看。也有人说这根本不是齐褒姒的亲笔签名,是网友自己写出来忽悠人的。于是马上有铁杆粉丝把之前收集的女神签名发出来作对比,一比之下,发现与女神的字迹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

  无所有偶,一个小时后,突然另一条微博出现在网上:我的女神,我终于见到女神了,女神好温柔,女神好亲切,女神还给签名了……文字下方,同样是一张签了齐褒姒三个字的图片,同样,博主位置定位也出现在微博的下方。

  再过了半个小时,国内某大v狗仔记者发微博称:国民女神齐褒姒今夜下榻苏州凯宾斯基酒店,与酒店员工签名互动。微博下方附了之前两则微博的截图,还有他将签名纸上“苏州凯宾斯基大酒店”字样特意放大的局部图。不到一个小时,但狗仔大v的这则微博就被转了上万次。

  就在粉丝们为女神的行踪而疯狂的时候,6018的豪华大床上,齐女神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一直到天亮都没有入睡,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这一夜,爬在餐桌上睡得奇香无比的家伙只顾打呼噜,似乎根本不清楚几米外的松软大床上躺在一具随时都可以任他蹂躏的香艳女神。齐褒姒想过无数种那家伙扑上来的场景,最后人家上了一趟洗手间后,干脆连眼睛都没睁开一下,更不用说对她这个绝se倾城的齐女神做些幽王式的禽兽行径了。

  夏ri天亮得很早,齐褒姒看了一眼枕边已经改成“飞行模式”的手机,才凌晨五点十分,窗外似乎已经大亮。齐祸水在床上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一夜未眠,但她却丝毫没觉得累,jing神抖擞地坐起身,看了不远处餐厅里的某刁民一眼,顿时失笑――这个呼噜声雷鸣还厉害的家伙居然仍旧保持着昨晚的姿势,不知为何,她突然有种想雕塑的冲动,因为她觉得这具身体看上去比米开朗基罗的大卫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他身上的狰狞伤痕更让这个“坏家伙”多了几份神秘se彩。怪不得以前她总听朋友说有故事的男人最吸引人,今天她总算是明白了。

  坐起身的她突然发现胸口有些微凉,低下头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毫无遮挡,俏脸微红地想拉浴巾,却不知为何又放弃了――这家伙睡得这么香,应该不会这么快就醒吧?她赤着脚站起身,因为是涉外的五星级酒店,空调温度普遍打得颇足,这种全身凉嗖嗖的感觉带给她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昨晚为了尽快把雷实德下的药排出来,齐褒姒喝了不少水,此刻又感觉有释放充盈的冲动,于是齐女神就这样连浴巾都没裹,蹑手蹑脚地走进洗手间。终于,身下发出一阵冲刺般水声的时候,她终于感觉到一阵淋漓畅快,可是这种感觉还没有持续三秒钟,洗手间的门又“忽”一声被人打开了。

  坐在马桶上的齐祸水直接傻在了当场,那激烈的水声也不是说收就能收住的,明显已经醒过酒来的某刁民站在门口同样目瞪口呆,一时间竟忘了清晨起床时自己某处恼人的擎天顶柱。

  “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李云道突然反应过来,连忙飞快伸手拉上洗手间的门,站在门外仔细琢磨着刚刚活se生香的画面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世界中。他转身加餐厅倒了杯凉水,一口气喝完,这才头脑微微清醒――刚刚里面的女人是谁?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这里又是哪儿?李大刁民只记得昨晚在饭桌上跟崔家兄弟拼酒,之后的事情竟丝毫印象都没有。刚刚里面的裸着身子的女人又是谁呢?怎么看上去那么眼熟?李云道脑中突然闪过那位穿着红se晚礼服的齐祸水,顿时咽了口口水,有些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洗手间的方向:那……那真是那个什么明星齐褒姒?

  如果一个男人看过一个女人的**后,在他印象中最深刻的永远是女人不穿衣服的样子。此刻那个穿着红se晚礼服的轮廓居然越来越模糊,取而代之的正是刚刚那幅让某刁民心虚不己的香艳场景,还有声音……

  坐在马桶上的齐女神足足傻愣了有两分钟,最后恨不得在洗手间里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会不会认为我是在勾引他?他会不会认为我很下贱?刚刚他的表情好奇怪!他那个地方怎么会变成那样?……齐褒姒里的脑中一时间闪过千万个念头,她只觉得自己的腿酸软无力,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突然,洗手间的门被人敲响,传来李云道的声音:“那个,我……你……”

  齐褒姒惊慌失措道:“你想干嘛?”

  “我……我想上厕所!”

  她脸上一红,小声道:“知道了,我马上就好。”幸好洗手间里还有一条浴巾,她拿来裹在身上,又对着镜子,看了看镜中的虽然顶着熊猫眼却仍旧香艳动人的自己,努力做出一个淡然微笑的表情,幸好身为影后的她演技不错,拉开洗手间推拉门的时候,微笑的表情无可挑剔。

  可是门口的家伙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见她出来,飞快闪身进去,砰一声拉上门,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水柱撞击声……齐女神顿时面红耳赤,但又不知所措,只好往床边走,可走到一半时,她才突然想起一件事,飞快奔回去拉开洗手间的门。某人正舒服地抖了三抖,却被突然闯进来的齐褒姒吓了一跳,幸好他已经完事,反快侧过身,惊道:“你……你想干嘛?”

  齐褒姒的俏脸仿佛都快要煮熟了一般,她飞快在马桶上的冲水按钮上摁了一下,转身飞快逃开。一脸郁闷的李大刁民转过身,看着水流湍急的马桶,十分不解地自言自语:“就算昨儿救了你,也不用这么风风火火跑来帮我冲马桶吧?”

  李云道干脆没出去,一身的酒味夹杂着汗味,让他自己都微微皱眉,冲了个澡,套上大裤衩就一边做着扩胸运动跑了出去。缩在软床上的齐祸水假装睡着了,却从微眯的眼缝里偷偷打量着这个穿着内衣赤着上衣就到处跑的暴露狂。他先是肆无忌惮地在房里做着拉伸动作,然后伏在地上做了近几百个俯卧撑,又翻过来做了几百个仰卧起坐,最后这家伙居然将客厅的沙发客几推到一边,在面积还算颇大的客厅里比划起拳脚。。齐褒姒拍过几部武侠片,但是她并不懂中国武术,但在她看来,眼前这个家伙使起拳来,一定比剧组里的动作指导厉害,因为就连她这个外行都能看得出来,他拳路里,杀气外露。

  等打完一套拳,他竟先打了一个电话,让那人送一套女装过来,电话里的人似乎在问尺码,他回头看了假寐的她一眼,竟准备无误地报出了“34c,24,36”三围,一听这家伙居然能jing确报出自己的三围,这让裹着被子的齐女神有种被人看光的错觉,这种感觉让她全身发烫。放下电话,他又拨给酒店总机让人送早餐上来,单烧卖就要了四十个。

  李云道打完电话,静静地走到床边,看片刻床上的女人,突然道:“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这样也怪累的。”

  齐褒姒脸红到脖子,咬着下唇睁开眼睛,竟问了一个连她自己都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李云道歪着脑袋想了片刻道:“对你来说,基本上我是个禽兽不如的人。”

  齐褒姒愕然,但转念便想到一个笑话,说是的如果孤单寡女在一起,男人对女人做了那什么事儿,男人便是禽兽,如果男人没对女人对那什么事儿,那男人就干脆连禽兽都不如。想到这里,齐大祸水失笑:“是你定力好还是我不够吸引你?”

  李大刁民耸了耸肩:“是两瓶茅台太给力。”

  齐女神再次失笑,刚刚的尴尬气氛终于一扫而空。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伤?”齐褒姒看着他**的上身,心中仍旧好奇。

  李云道摇头:“你可千万别对我产生兴趣,我救你是因为你昨儿晚上叫得太聒噪,影响了我思考如何对付丈母娘的情绪。”

  齐褒姒非但不生气,反而故意媚笑道:“那万一我对你产生兴趣了呢?万一我就真想以身相许报救命之恩呢?”

  李大刁民为难道:“可不能勾引我,我可是三观齐正、党xing正直的预备党员。”

  齐女神哑然。

  这刁民顿了顿又道:“等俺转正了,就让你这类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来得更猛烈些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