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一十章 他会为谁摇桃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齐褒姒来过数次江南,但来这里不是工作就是应酬,就算有机会去闻名天下的苏式园林里走走也是走马观花,今天好不容易摆脱了经纪人和公司,暂时卸下一身负担,虽然后面的事情想想也会让她头疼不已,但机会毕竟难得,而且还有李云道这个能旁征博引比导游还专业的家伙在一旁介绍,不单她觉得不枉此行,就连白小熊也觉得自家云道少爷实在是知识渊博到让他这个武夫汗颜。

  “中国四大名园,北京颐和园,河北承德避暑山庄,然后就是江南的拙政园和留园了,四大名园中前两处都是皇家御制沾上边的,再磅礴大气也不足为奇,但苏州的拙政园和留园,一为明嘉靖御史王献臣之宅,据说之前曾是唐代陆龟蒙的故居,一本为明嘉靖太仆寺聊徐泰时家的东园,后来同治年间被洋务运动代表人之一的盛宣怀所得,扩建为留园。不过,比起来,这拙政园在王献臣手中改建时,又融入了当时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征明的智慧,据说这座园子的设计蓝图就是文大家所作。”走在飞檐翘角的走廊里,夏日的炎热被挡在了外头,独有一番清凉,一行七人中,隐隐仍以李云道为首,边走边侃侃而谈。

  跟在队伍后方的潘瑾两眼放光,盯着李云道咯咯直傻笑,诸葛仙推了她一下道:“别犯花痴了!”潘家小妮子捂嘴笑道:“这叫欣赏,你不懂。”诸葛仙鼓了鼓腮帮道:“没想到你们家大叔还真的挺博学多才。”那句“你们家大叔”说得小潘瑾心花怒放,拉着小闺蜜得意道:“那是当然,你没看到大叔写的字,那才叫漂亮,那些什么当代法家们跟大叔一比,连渣都不算!”诸葛仙看了一眼李云道,又不经意地扫了一眼时刻保持落后李云道半个身位的白小熊,悄悄对潘瑾道:“你家大叔以前真的没走出过昆仑山?”上回在秦家排练节目的时候,她就听潘瑾提过李云道的来历,可是看到白小熊那张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面孔,她又有些怀疑。

  “是啊,小双说他师父在昆仑山一呆就是二十五年,从来没走出来那些大山,这回下山,也是因为他不想再拖累两个哥哥。我听说小双说,大叔的两个哥哥可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潘瑾想起小双口中形容的李弓角和李徽猷二人时就会立马联想到那句脍炙人口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

  “小瑾,如果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又怎么会跟齐齐这样的大明星谈笑风声呢?”诸葛仙终于说出了心里的疑虑。

  潘瑾愣了愣,苦笑道:“不光是齐褒姒,还有一个蔡桃夭和一个阮钰姐姐,蔡姐姐是北大硕博连读的高材生,阮姐姐是纵横华尔街从无败绩的天之骄女,我跟她们差得都非常远呢。”

  诸葛仙也一愣,愤愤不平道:“凭什么这么多女人都围着他转呀?”

  潘瑾却开怀一笑道:“那说明大叔很优秀!”

  “喂,你们两个快跟上步伐,不然呆会儿走散了我可不管你们。”已经带着前面四人转入拐角廊厅的李云道又折了回来,冲两个小妮子微笑挥手。

  潘瑾连忙应了一声,拉着诸葛仙快步跟上去,气得诸葛仙一个劲儿地埋汰潘家小妮子重色轻友。

  有了李云道穿针引线般的讲解,原本会相对枯燥的游园居然也变得津津有味,就连秦家两个小魔头也听得入神,还不时插两句发问的话。中午干脆就没出园,在园中的茶室里点了江南特有的绿茶糕点,茶是洞庭碧螺春,糕点是苏式点心中颇有名的松子枣泥麻饼、芝麻酥糖、八珍糕,齐褒姒和白小熊是北方人,本吃不习惯苏帮菜的偏甜口味,但中午吃糕点竟也吃得不亦乐乎。

  吃完饭继续游园,一直到日落闭园时分,一行人这才恋恋不舍地出了那亭台楼阁的世界,回到了喧嚣杂闹的市中心。又驱车去“石头记”用了晚餐出来,李云道才对大小双道:“出来一天工夫了,你们也该回去了。把两个姐姐安全送回家,然后就回家练字。”大小双岂有不答应之理,能跟大明星齐褒姒一起游拙政园,这种经验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出乎预料。

  一天相处下来,齐褒姒倒也挺喜欢这几个古灵精怪却异常听话的小孩,当下许诺,等回了北京,会给四个小家伙一人寄一份签名的专辑来,听到齐偶像许诺,四个小孩无不欢欣鼓舞,跳上路虎极光依依惜别。

  送走了四个小家伙,李云道才问打扮得“帅气”异常的齐祸水:“那家酒店是不能住了,你是换家酒店还是怎么说?”

  站在“石头记”门口,齐褒姒歪着脑袋盯着李云道,最后竟学着潘瑾的口气,跳上来抱着李云道的胳膊道:“大叔,人家不想住酒店。”

  李云道苦笑不得:“你正常点啊,小心被你的粉丝认出来,连累我遭受无枉之灾。”

  齐祸水又学着诸葛仙的表情,鼓着腮邦作委屈状,又撅着粉唇道:“住酒店不安全,又不舒服,还会被人认出来……”不愧是戛纳电影节的影后级大明星,竟将两个小妮子的动作装情学得惟妙惟肖。

  李云道皱眉想了想:“算了,干脆送佛送到西,你先住我家吧,等你们公司派人过来了再说。”说完,又转后对白小熊道,“要不你也住我那儿去,夭夭带十力回了北京,疯妞儿在美国暂时也不会回来,崔剑平不是说隔壁的小儿已经派人收拾好了吗,不差你一张床。”

  白小熊求之不得,他来苏州本就是来保护王家嫡少的,当然是离得越近越方便,前段时间他每天都窝在小巷子里的一处楼顶上,那晚如果不是郑氏姑侄出手,那几个江湖悍匪无一例外地会死在白小熊刀下。幸亏太监跳河跑得快,白小熊又担心李云道的安危没去追,这才有了后面的蒋青鸾被绑李云道束手就擒那一出,不过最后太监还是没能躲过暗中保护李云道的白小熊。现在李云道提出让白小熊住他家去,小熊娃子乐得百晓生下来了,这样不但更名正言顺地能接近云道少爷,而且更能保障少爷的安全。

  三人开着悍马停在通往小桥的巷口,后面只能步行,齐祸水一下子就惊喜地东挑西望,然后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桥流水人家吧?”

  李云道说:“如果不是几十年前的动乱,这江南古城还会漂亮十倍。现在,仿古的东西多,形似而神不似,多的是外形,少的是内涵。不过江南这边算不错了,古城里头控保建筑多,也算是没被城市化这头洪水猛兽拱翻了糟蹋。”

  齐褒姒进了巷子就东摸摸西瞧瞧,一脸好奇地打量着身边粉墙黛墙的世界:“你真住在这里头?”

  李云道点头:“算是吧。”进了市局后,他虽然住在这满眼流水小桥的地方,但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欣赏回味,前段时间更是经常整夜不归,这会儿听到齐褒姒惊羡的口气,李云道自己想想也觉得颇为可惜。

  走过拱桥中央时,齐祸水看着倒映在缓流绿水中的明月就开始唱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齐褒姒的嗓音很好听,清甜中又带着一丝山东大妞儿的彪悍劲道。李云道也不急,坐在桥头听她唱歌,闻歌赏月,人生如果都能如今日一般清静,那该也是一等幸事吧。

  齐祸水唱完最后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扑闪着大眼睛看向李云道。小巷里路灯昏黄,齐褒姒早就将贴在唇上方的两撇胡子取了下来,此时如水般的眼神落在李云道的身上。“喂,你相信缘分吗?”齐褒姒问道。

  李云道失笑:“你信佛?”

  齐࢒姒点֓࿺Ȍ小时ԉb觉得࣪ן是坚定ݨ唯物฻é者,长大ຆ,Էญ得ญþຆ。ȍ

  پé道ࢿ࿺Ȍbญþ。ȍ

  齐࢒姒ญ解道࿺Ȍ໖໬ญ是ࢿའ在喇ի庙ৌ长大ݨW࿿ȍ

  پé道ࢿ࿺Ȍའ还沐ۗݰWວ฻é普ݧ阳Y长大ݨբ,๟ۊ࢜འ跟雷实德Wວ฀回。ȍ

  齐࢒姒֓{࿺Ȍ雷实德那ส该死ݨ家ù……ȍ齐祸ۃؿݰ精ݨ粉拳往空อ挥ຆ挥。

  پé道{道࿺Ȍญ是ࢿ֣๐圈都挺çW࿿陪॒陪ࠊ那是常有ݨ຋Կ,怎è到འ这Կ׃ญ灵Yຆ࿿ȍ

  齐࢒姒ญۮ道࿺Ȍ她໬是她໬,b是b。׺卖灵ল得到荣誉֌地ý,最Ԏ฀样得ญ偿֓,bญ想࣪ןԎ؉。ȍ

  پé道أຆأ,ۊ有ࢿ话。

  齐࢒姒ިܶ回֓࿺Ȍپé道,འ฀定࢘去ԷຬW࿿ȍ

  پé道坚定点֓࿺Ȍ去。ȍ

  齐࢒姒༼îިܶ֓去ຆ谈话ݨW࿺Ȍ走ԧ。ȍ

  ซຆ桥,྿是پé道ݨ那֐江南小院,ԪԪWญ高ݨ齐࢒姒跟ݰپé道฀进小院,忍ญÿ还是回֓看ຆ฀眼门֖ݨןܶ׋谢ݨڃh,她又转֓看ԭ方略显ཝ偻ݨ身子。

  ໖,ݿݨ注定ຆ只úฺ别຺ݨ女຺gڃࠫ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