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三人两打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小院儿不是那种里三层外三层的江南三进院落,而是推开桃木门穿过小院就是正堂外加两间东西厢房的小格局,齐褒姒不是没参观过京城那边有钱主儿整出来的前清王爷府,也见过那种外院套着内院的大四进四合院,但花几分钟参观完江南小院,居然也忍不住真心啧啧称奇:“啥叫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我今儿总算是了解了,拾掇得不错。”

  李云道一回家就瘫在小院屋檐下的藤椅上,此刻闻言挥了挥手:“到我这儿了你就随意吧,就当自个儿家,我也不特意招待你,我媳妇儿临走前把厨房冰箱里塞得满当,有吃有喝,你自取。”说完,调头对站在午槛后头微笑不语的白小熊道,“对了,咱哥俩儿整点儿啤酒?”

  白小熊点头,去厨房冰箱取酒,不到半支烟的功夫,竟变花样一般地整出四盘小菜外加一打啤酒,山东大妞齐祸水也来了劲头:“算我一个呗。”

  李云道乐道:“山东人就没有不能喝酒的。”白小熊点头表示赞同。

  齐褒姒大咧咧地启开一罐啤酒:“你喝山东人喝过?”

  李云道往嘴里扔了两粒花生米边嚼边道:“我就认识两个山东人,还是兄弟俩,姓薄,哥哥叫大车,弟弟叫小车。”

  刚喝了一口啤酒的齐褒姒直接呛得喷了出来,女神形象全无,白小熊连忙齐偶像递过去一张纸巾,齐褒姒擦干净嘴角,竟然像看怪物一般看着李云道:“你认识**兄弟?”

  “难道我应该不认识他们?”李云道笑着反问,他早就猜到以**兄弟在京城那么大的手笔,自然不是普通凡人,今天听齐褒姒这么一问,更能证实他的猜测了。

  “你知道坊间传言**兄弟是靠起家的吗?”齐褒姒直勾勾地盯着李云道。

  李云道笑着耸了耸肩:“我跟他们也是只是萍水相逢,喝过两次酒,他们做什么起家的,跟我关系不大。”

  齐褒姒又转向白小熊,白小熊也耸肩道:“我也只是认识,跟他们没有深交,北少倒是跟他们有点儿交情。”

  齐褒姒喝了一口酒道:“我听人说,薄大车早年是山东一带赫赫有名的大响马,他弟弟薄小车也是踏着哥哥的脚印走的。”

  李云道失笑:“响马?还绿林好汉呢。我说你好歹也算是个公众人物,怎么也跟普通小老百姓一样八卦呢?”

  齐祸水不以为然道:“我首先是个女人,其次才是你口中的明星。”

  李云道点头:“那你见过**兄弟吗?”

  齐褒姒摇头:“也不能算见过,只是在一个社交场合远远地看过一眼,看得出来兄弟俩都是很霸气的人哩。”

  李云道失笑:“霸气你也能看得出来?”

  齐褒姒道:“我可是学表演的,虽然擅长就是揣摩人物形态和心理了。”

  这一点,李云道倒是赞同,点头道:“我跟**兄弟都没有深交,我听我二哥说,**兄弟跟他有结义之情,所以那两位名义上也算是我的哥哥吧,因此,自家哥哥,霸气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

  齐褒姒好奇道:“说说你两个哥哥呢。”白小熊也一脸期待地看着李云道。

  “老大当兵保家卫国去了,老二满世界跑估计忙着拯救地球呢。”李大刁民一笔带过。

  见李云道语焉不详,齐褒姒又道:“你不是当jing察的吗?白天那两个小孩儿为什么叫你师父?你还兼职当老师?”

  李云道笑道:“我原本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儿,后来yin差阳错就成了那俩儿小兔崽子的家庭教师,再后来蒙秦家的老爷子看得起,送我进大学进修了一年,又找关系把我弄进了公安局,于是我就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jing察。”李云道同样是轻描淡写,背后的凶险只字未提。

  齐褒姒道:“可是我听大双说你不单救过他们的xing命,还救过他爷爷的命。”

  李云道举杯道:“那都是小事儿,不提也罢,喝酒,欢迎两位来我家作客。”

  齐褒姒和白小熊同时举杯,三罐啤酒同时见底,又打开三罐。李云道似乎毫不在意齐褒姒的明星身份,只跟她如普通朋友般平等交流,白小熊虽然是粉丝,但他向来xing格内敛,自然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齐褒姒喝得很开心,三个人聊到深夜居然喝完了整整两打啤酒。

  夜风轻拂,齐褒姒回头微笑望了一眼躺在院中的藤椅上沉沉睡去的男人,打开院门时,手机巧好震动。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到苏州了。”

  齐褒姒道:“我知道。”

  “去哪里接你?”

  “你自己找酒店住下吧,明天我会打给你。”说完,齐褒姒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夜空月朗星稀,照得小河边的青石小道如同白昼一般,齐褒姒缓缓走到桥边,寻了一处干净的桥墩坐下,对着缓缓流动的河水,齐祸水又开始轻轻哼唱。“那南风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细唱,月下的花儿都入梦,只有那夜来香,吐露着芬芳,我爱这夜se茫茫,也爱这夜莺歌唱,更爱那花一般的梦,拥抱着夜来香,闻这夜来香,夜来香我为你歌唱,夜来香我为你思量……”歌声伴着夏夜的风,在苏州城的小桥流水上轻轻回荡,仿佛恋极了这人间天堂般的地方。

  次ri清晨,李云道被一阵米香挠醒,米香是从厨房里传来的,小院的竹制小桌上放着一张纸,李云道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那纸,字迹隽秀,又如同它的主人一般有着山东人特有的豪迈。

  信的字数不多,只寥寥几行:“后会有期,你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来京城别忘了跟我联系,号码是136……,齐媛。”署名是齐媛,而不是齐褒姒,或许清晨写下这行字的时候,她也没想到自己会签下这个连她自己都快要忘记的原名――齐媛。

  李云道打了个哈欠,收起那张还带着香气的纸,摸了摸肚皮,冲屋里喊了一声:“小白,吃饭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