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一十二章 爆菊耶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半小时前,清晨。晚夏的风难得清凉,拂过小院上方,院后的参天古槐树叶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藤椅上的年轻男子睡得正香,却没有丝毫的鼾声,看起来身体机能调节得极好,只是熟睡中的人却眉头紧蹙,显然有些心结连睡梦中都不能放下。

  穿着一身男装的齐褒姒悄然从正堂里走出来,脚步声极轻,似乎生怕惊醒了在小院里睡了一夜的男人。今夜她睡得很好,没有做恶梦,也没有三番五次地从梦中惊醒,几乎是一觉睡到天亮。蹲在藤制躺椅旁仔细端详着眼前刚刚认识不到四十八小时的男人,她觉得自己有些好笑,竟然莫名其妙地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产生了好感。

  她仔细盯着年轻男子看了许久,将写好的字条放在竹桌上,最后轻轻将盖在他身上的毛毯往上拉了拉,站起身走向那扇桃木院门,缓缓地轻声开门,没发出任何一丁点地声音。又走到昨晚轻声哼歌的小桥头,东方渐红,天边的云彩倒映在碧绿se的河面上,此情此景,让她突然有种想住下来不再奔波劳碌的冲动。

  她在这儿站了足足小半个钟头,她才拿出手机,开机,随后近百条短信几乎在同一时间挤入她的手机,都是中国电信未接来电的提示,从昨晚凌晨开始,到现在六个钟头,那人每五分钟拨一次电话,总共七十三条短信。她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犹豫了一下,电话毫无悬念地响了。她摁了接听键,电话放在耳边,却没有说话。

  “媛媛你在哪儿,我来接你。”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嘶哑,显然一夜未睡,jing神萎靡,就算此刻打通了一夜未开机的电话,他已经累得提不起任何的兴致。

  齐褒姒冷冷道:“不用了,我自己解决。”

  “媛媛,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打了你一夜的电话。”

  齐褒姒眼睛微红道:“前天晚上我打你电话的时候为什么不接?”

  “媛媛,你也知道,素青身体不好,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

  “高峰,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不语。

  齐褒姒苦笑:“如果从高中时开始算,快十年了吧?你那时候说,等大学毕业了就娶我,可是结婚戒指戴在你老板的女儿手上。你不怪你,我知道你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很难,可是,现在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媛媛,你再给我点时间,两年,不,一年,就一年可以吗?一年时间,我肯定处理好我和素青的婚姻关系,还有,我自己名下的公司也渐渐有了起se……媛媛,这么多年都坚持下来了,再等一年也不行吗?”

  “我软弱无助的时候你在哪儿?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哪儿?我被拉去陪人喝酒的时候你又在哪儿?”齐褒姒几乎是哭喊着喊出这句话,随后缓缓在小桥头的石墩边缓缓蹲下,放声大哭。

  “媛媛,告诉我你在哪儿,我来接你。”电话那头的男人尽量用最温柔的语气道,“别哭了,待会儿见面后,我带你去吃苏州最好吃的小笼包。”

  一双温暖的大手突然出现在齐祸水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她微微抖动的后背,动作轻柔地从她手上接过那只jing致的手机,却也不挂掉,只对电话那头的男人缓缓道:“你最好还是别来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后jing惕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美妞儿昨晚住在我家。”李大刁民冲梨花带雨的女人挤了挤眼睛,神情促狭。

  “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媛媛昨晚怎么会跟你在一起?”电话那头的人急了。

  李云道笑道:“可不光是昨晚,前天晚上我们也在一起哩,对吧,我美丽的齐女神。”李云道又故意冲齐褒姒做了个鬼脸,气得齐祸水恨恨地掉过头去擦眼泪。

  “你……”叫高峰的男人喘着粗气,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你到底是谁?”

  李云道笑道:“你可以叫我爹,也可以叫我爷。”蹲在李云道身边嗅着鼻子的齐祸水居然被他这句话逗得笑了起来,嗔怪地在某刁民肩膀上轻打了一下。

  高峰吼道:“我cao**笔的,你敢告诉我你是谁,我找人废了你。”

  “啧啧啧!”蹲在石墩旁的李大刁民挠了挠后背的痒痒,活脱脱一个山里刁民的形象,“刚刚我就觉得你不是个男人,这会儿我就更怀疑了,你丫的长了鸡*巴没?你妈生出你这么个不男不女的孬种,怎么还好意思见人呢?唉,我真为你妈感到不值。”李云道的言语虽然粗俗了点,听得齐大祸水俏脸通红,但偏生这个时候,这种原本听起来不堪入耳的言语,竟然让她觉得如此贴心。上一刻依旧冰凉的心此刻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注入一丝暖意,让她彷徨不知所措。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可以跟你谈谈吗?”高峰似乎也发现在言语上自己是斗不过电话那头的人,改变了策略,先挖出这家伙的身份现说,如果不是那种上得了台面的,先直接在江南找人废了他再说。

  李云道笑道:“你二百五啊?”李大刁民顿了顿,看了一眼真扑闪着大眼睛看着他的齐褒姒,突然认真道,“你叫高峰是吧?姓高的,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齐媛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了,我不管你们是高中的初恋还是大学的情人,你一拖家带口的,能给人家啥?听兄弟一句劝,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最好立马麻溜儿地给我离开苏州。这样吧,今儿中午之前,你要是还在江南的地面上露脸,后果自负!”

  “你……”高峰直接气笑了,“你丫知道我是谁吗?”

  李云道笑道:“你敢把你的车牌号报给我吗?”

  高峰出了机场后在上海租的车,也是一时被李云道的话刺激得上火,直接将车牌号报了出来:“沪a13u44,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的。”

  李云道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叫李云道,市公安局宣传处的,你不是想找人废了吗?我也等着。”说完,李大刁民挂了电话,将手机还给齐祸水,齐褒姒接过电话就想往小河里扔,却被李云道一把拉住。

  “你干嘛?”李云道又一把把手机抢了过来。

  “扔了,省得他总烦我。”

  李大刁民心疼地抚了抚手机:“这得好几千吧?扔了多可惜啊?顶死换个号儿呗!不过你放心,过了今儿中午,他再还敢留在江南的话,我保证他以后想打电话都没手。”

  齐祸水哭笑不得地看着李云道:“你是jing察,又不是黑社会。”

  李云道似笑非笑道:“没听说过黑即白,白即是黑吗?”

  双眼仍旧通红却已经明显情绪好了许多的齐褒姒摇头:“别给你添麻烦了,而且他老婆家里在苏浙一带很有些背景。”

  “哦?很有些背景?”李云道笑了笑,“电话再借我用用。”

  李云道记忆力非常好,编了条短信,群发了几个人,落款名是“李云道”,不到三分钟,刚刚发去的号码无一例外地回了短信过来,李云道看都没看,直接将短信记录删除了,又把手机甩给齐褒姒,“走,回家吃早饭。”

  一身男装打扮却哭得泪痕交错的齐褒姒抬头仰视已经站起身的男人:“有小笼包吃吗?”

  李云道笑道:“有,管饱!”

  原本还哽咽的齐祸水嫣然一笑:“好。”

  她伸手,他很大方地牵起她的手,这一刻,她的世界里没有明星,没有背叛,没有伤感,也没有眼泪,只有这个叫李云道的男人。

  走到桃花树下的时候,他突然问:“要不然,踢爆他的卵蛋好不好?”

  齐祸水说:“会不会太残忍了?”

  李云道说:“他不想做个男人,就别做了。”

  齐祸水说:“他是穷怕了。”

  李云道说:“我也穷怕了。”

  齐祸水笑得倾国倾城道:“你和他,骨子里是不一样的。”

  李云道笑得意味深长道:“我和他,长短粗细都不一样。”

  齐祸水脸上顿时腾起两朵红云,不知为何,她脑中突然出现了酒店洗手间里的那羞人一幕,这挠人心的家伙哟……

  早餐是ri小熊出去跑步时捎回来的江南“仙味阁”的小笼包,据说这小笼包店是一众道士开的,里里外外打理店面的也都是一些年岁不算大的小道士,口味清淡,但香气浓郁,也不知道是不是清晨哭累了的缘故,齐褒姒竟然就着清晨她自己偷偷煮好的清粥,一口气吃了两笼。

  等喝完一杯牛nai的时候,齐褒姒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却偷偷看向李云道。

  李大刁民大手一挥:“接吧!”

  齐褒姒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却传来高峰哆嗦着的惨叫声:“媛媛,媛媛,救命,我再也不敢了,媛媛,求求你,看在我们好了这么多年的份上,让他放过我吧,啊……”又是一声惨叫传来。

  原以为自己会很揪心的齐褒姒却很冷静地将手机递给李云道:“差不多就好了,别给你带来太大的麻烦。”

  李云道接过电话,笑道:“喂,孙子,咋样?还要找谁废了我吗?”

  “爹,爷爷,祖宗,我求求你了,让他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李云道说:“把电话给他们领头儿的。”

  一个熟悉的男声从电话里传来:“三哥,我是赖远。”

  李云道笑道:“大早上的,辛苦你了。”

  “给三哥办事儿,弟兄们都乐着呢!”赖远恭敬道。

  “差不多就可以了。”

  赖远道:“这家伙敢跟三哥抢女人,肥了他的胆儿了!我手下正好两个兄弟好龙阳癖,这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的,倒是真便宜了那俩儿兔崽子。”

  李云道失笑:“爆菊了?”

  赖远笑道:“都录下来了,娘的,以后再敢在三哥面前蹦跶,直接把录相放网上去。”

  李云道心道还是恶人自有恶人磨,笑了笑道:“辛苦你了,中午让弟兄们去‘石头记’聚聚,跟蓝姨说挂在我的帐上。”

  “好咧,三哥请吃饭,弟兄们先谢过了。”

  挂了电话,就看到对面白小熊和齐祸水盯着自己,李云道不解:“看我干嘛?”

  白小熊苦笑道:“一个北少就够beijing城的衙内们喝一壶了,现在又多了您这位,您要是回了beijing城,那帮狗崽子不出三个月见了您的面一准儿绕着走。”

  李云道没注意白小熊用的“回了beijing城”,但齐褒姒却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眼,低头不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