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一十三章 我在北京等你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原计划是用完早餐,李云道再带齐祸水和白小熊一起去虎丘塔或寒山寺走一圈,可是还没吃完,齐褒姒的手机就响了。看了一眼手机上的人名,齐褒姒说:“我老板。”说完,拿起电话进了堂屋。再从堂屋出来的时候,齐褒姒一脸歉意:“本来我前天还在横店那边拍戏,我不在,整个剧组的工作都耽误下来了,张导气得直跳脚。新的经纪人今天就到位,所以……”

  李云道笑道:“没事儿,工作要紧,回头你空了再回苏州来,我再带你去转转。”

  齐褒姒浅浅一笑,露出一侧嘴角的梨涡:“好的,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果然,不出五分钟,新经纪人的电话打到了齐女神的手机上,问清齐褒姒的位置后,说是马上带车来接人,呆会直奔横店。

  有了这则插曲,小院里的又安静了下来。嚼着腐ru沾馒头的白小熊一看气氛不对,匆匆吃了两口就撤回了西厢房,留下一男一女两人坐在小院里吃着晨风埋头吃饭。

  不知为何,李云道突然抬头道:“有时候,能舍才能得,有些事情,早就该放下了。现在做决定也不迟。”

  齐褒姒一愣,苦笑道:“你比诸葛亮还妖怪!”

  李云道笑道:“孔明那是神算,我是分析推理,不一样的。”

  齐褒姒说:“结果一样。”

  这回轮到李云道苦笑:“咱们就不用争论是过程重要还是结果重要了,但是我觉得那么一个人渣,配不上你。”

  齐褒姒喃喃道:“对他来说,我就像他曾经最喜欢的玩具,弃之可惜,但却又有了新宠。等突然冒出个人来跟他抢,他就急了。所以,我一直觉得,他只是个没有长大的男孩子而己。”

  李云道摇头:“你太善良了。我向来不避讳以最爱恶毒的心态去揣摩别人的心理,因为我不相信人xing本善。”

  齐褒姒笑道:“那你也太极端了。”

  李云道沉默不语。齐褒姒又道:“月底真要去beijing?”

  李云道点头。

  齐褒姒道:“我现在全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因为工作在外面到处跑,剩下的三分之一在京城和青岛两地呆着。手头这部戏的进度也差不多了,剩下些扫尾的镜头,估摸着你到京城的时候,我应该也休假了,到时候如果,我是说如果啊,万一你那边不顺利,妹子这的肩膀可以借你靠靠。”

  某刁民失笑,扫了一眼齐祸水瘦得只剩下锁骨的肩膀:“我一百四十斤呢,你扛得动啊?”

  齐褒姒哭笑不得:“谁让还整个儿趴我身上了?”说完,似乎发现自己的话里有些语病,顿时面红耳赤,幸好手机又响了,她才正se地接通手机,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嗯了两声,挂了电话,就盯着李云道。

  李云道笑道:“该走就走呗,可别舍不得我这江南小破院儿。”

  齐祸水道:“还真有些舍不得。”

  估计是听着声音走出来的白小熊突然打趣道:“是舍不得这地儿还是舍不得人啊?”

  齐褒姒俏脸微红,竟直勾勾地盯着李云道:“都舍不得!”回头又示威般地瞪了白小熊一眼,“咬我?”

  白小熊拿着一张cd和一张笔,屁颠屁颠凑上来:“偶像,给签个名!”

  齐褒姒接过笔,头也不抬就在cd盒的封面上写道:“李云道和白小熊都是王八蛋。齐媛。”

  签完字,一身帅气男装的齐祸水提着那款很中xing的爱玛仕大摇大摆地打开桃木院门,踏出一步,却又突然回头:“来beijing不找我的话,下回见面一准儿咬死你。”齐褒姒丢下一句话就扬长而去,剩下李云道和白小熊两人面面相觑。

  哼着那首无比经典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齐大女神踩着男式皮鞋走过小桃树,站在小石桥上时也不忘再看了两眼那座江南小院,一地的青石板踩上去竟让齐褒姒心情颇好,到了巷口,一辆巨大的黑se林肯越野安静地停在那儿。

  看到齐女神出现,副驾位置的门急匆匆地打开,跳下一个个头不高、留着学生头的小姑娘:“媛媛姐!”

  齐褒姒一看到小姑娘,就乐了:“大老板还真舍得,把自家千金公主派出来给我当保镖。”

  小姑娘笑道:“我爹地说了,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齐祸水笑着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优优,经纪人的活儿可不好干,你真同意了?”

  被称为优优的小姑娘约摸二十岁左右,甜甜一笑:“我在国外读的就是娱乐产业管理的方向,我还要感谢媛媛姐给我这个机会呢!”

  “你可别谢我,要谢也要谢你那个无良的老爹,你看他之前给我派的什么经纪人啊?差点儿把你媛媛姐给卖了。”

  优优道:“姐,你别生气了,我爸知道这事儿后,第一时间就把他给开了,而且我爸还发话了,‘哪家公司敢收留这个王八蛋,就是跟我们天地娱乐过不去,就是跟我齐某人过不去’。”优优学着他爹地的口气,可爱的小模样逗得齐褒姒前伏后仰。

  “二叔也真是的,怎么能在你这个小孩子面前说脏话呢?”

  齐优道:“我爹地你还不知道吗?都是以前在唐人街混出来的毛病。对了,媛媛姐,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的,我刚才下车粗略往里走了两步,这儿很美哎,小桥流水,粉墙黛瓦。”

  “有一个朋友住在这儿。”

  “一个朋友?”齐优笑得神秘兮兮地道,“男朋友女朋友啊?”

  齐褒姒伸手轻轻一点小丫头的脑门儿:“成天就知道情情爱爱的,小不点儿,你才多大?”

  齐优优撅着粉唇道:“姐,人家明年就二十了。”

  齐褒姒笑道:“在国外交男朋友了?”

  齐优优道:“没,老外个个儿身上一股子味儿,太受不了啦,我齐优就喜欢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老外有什么好,一身毛,整个儿就没进化完全。”

  齐褒姒拉着小丫头上车,可小丫头还是不依不饶道:“姐,你还没说是哪个朋友呢?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苏州还有认识的好朋友?”

  齐褒姒笑道:“前晚刚认识的,还好有他,不然你姐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车很快就驶上了苏嘉杭高速,林肯车的后座上,两个脑袋凑在一块儿叽叽喳喳,哪还有半点齐爷齐女神的形象?

  良久,齐优突然苦着脸道:“姐,你太不够意思了,刚才那才几步路,你也不带我去看看你们家的白马王子!”突然,齐优又一脸向往的表情,“要是哪天我也碰到这么一位三番两次救我于水火的白马王子,使劲浑身解数,我也要把他拿下!”小丫头对着空气挥了挥拳头,一脸坚定的表情。齐褒姒却突然情绪不高了,靠车头枕上闭目养神。

  “怎么了姐?”

  “累了。”

  “别骗我,你心情不好时,就是这副表情,从小到大你都这样儿。”

  “高峰昨晚也来了。”

  “什么?那个人渣?你见他没有?你干嘛还要理他?要不是他岳父也是公司的股东,我早就让爹地把他踢出公司了。”齐优恨恨道。

  “他估计是听说我的事了,赶过来说是要接我走,我昨晚心情不好,没理他,关了机,他打了好多电话,早上我开机的时候,他又打来了,最后,电话被那个坏家伙抢去了。”

  “坏家伙?”齐优一愣,随后笑道,“是那个叫李云道的吧?哈哈,好霸道,我喜欢!”

  齐褒姒笑骂道:“小花痴!”

  “说呢说呢,姐,后来呢?”

  “后来他们俩在电话里一阵对骂,看样子像要约架,李云道把自己的身份报给了高峰,高峰也把自己的车牌号报了出来,不到一个钟头,高峰就打电话哭着求饶了。”齐褒姒说着居然笑了出来。

  齐优像看怪物一般看着齐褒姒:“姐,你变了。”

  齐褒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好像不太对,一摸自己的脸:“哪儿变了?别胡说。”

  齐优鬼笑道:“以往一提起高峰,你整个人都好像掉下深渊了一样,而且容不得别人说他不好,可是今天,他被李云道教训了,你却这么高兴,姐,你完了!”

  “啊?完了?”齐褒姒不解。

  齐优鬼头鬼脑道:“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恋爱了。”

  齐褒姒做势要打,齐家表姐妹两人在车后座上打闹成一团,长久,两人才喘着气停了下来。

  “姐,喜欢就上呗,身份不是问题。”齐优怂恿道,“你想想,错过这一站,这回再想碰到自己合适的,那得多难啊,你看看我就是经典的。”

  “你?”

  “是啊,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邻座的小男孩,这一晃就十五年了,我都没碰到一个能让我心动的。”

  齐褒姒闻言笑得前俯后仰,但齐优却特别认真道:“姐,我真不开玩笑,你说,人生能有多少个十五年啊?”

  齐褒姒突然不笑了,她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

  “我在beijing等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