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一十五章 刘迎春部长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附属第一医院李云道己经非常熟悉了,下山两年不到的时间,就起码跟这家医生打了不少次交道。老黄受伤的事压在三人心头,接下来更是一路无言,李云道打完电话后便一路将油门狠踩到底,到了医院便直奔病房。李云道三人赶到的时候,手术室门口已经站了不少穿着公安制服的同事,治安,交jing,特巡……来的居然都是头头脑脑的人物,连宣传处的牛延火都在其列,可见作为公安局前辈的老黄人缘之善。

  病房门口站着一个约摸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长得不算漂亮,却很耐看,站在手术室门口腰杆笔直,穿着一身职业装,看上去非常干练。此刻女人正逐个跟众人打着招呼。看到李云道略带疑惑的眼神,葛青适时地点了一句:“她是刘迎chun,黄叔的儿媳妇。”说完,葛青迎了上去:“刘部长,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

  刘迎chun看一眼葛青,点了点头,认真道:“我信任组织。”

  站在刘迎chun身边的是交jing支队一把手朱时茂,他也表态道:“迎chun,你放心,我们都站在你这边。”

  在这些实权部门面前,老牛同志只有靠边站着点头迎合的份儿,不过一看到李云道,他立马挤过来:“小李你也来了。真是太凶残了,居然把一个老人家打得肋骨断了两根,如果不是送医院送得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李云道点了点头,却径直走向刘迎chun:“情况怎么样?”

  李云道也没穿制服,加上又是生面孔,所以刘迎chun有些迟疑地看着他。葛青介绍道:“嫂子,这是我们局里新来的小李,之前在我们刑侦,最近借调到宣传处去了,他跟黄叔是忘年交。”

  刘迎chun这才认真打量了眼前的小伙子一番,很年轻、很jing神的小伙子,但不知为何此刻他眼中有股说不出的戾气,不过刘迎chun也没有多想,摇头道:“对方下手很凶狠,断了两根肋骨,其中一根擦到了肺叶,可能有点儿麻烦,其他都是一些软组织的挫伤。如果换成年轻人还好办,公公年纪这么大了,医生说想完全恢复的可能xing不大。”

  李云道皱了皱眉:“有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迎chun却将视线转向手术室门口的座位上,李云道这才发现那儿坐着一个跟老黄差不多年纪的老人家,手里还牵着一个看上去才四五岁的小姑娘。老人家居然是意识到有人在看他,抬头的瞬间老泪纵横:“迎chun,都怪我,都怪我,是我害了黄哥啊……”

  葛青掏出一包面纸递给李云道,李云道上前坐在老人家身边安慰道:“老伯,这事儿不能怪你,要怪也要怪那些动手的人。你给讲讲这事情的来龙去脉。”

  老人家接过面纸,擦了擦满是皱纹的脸,才娓娓道来。

  原来,这老人家叫孙金龙,手边牵着的小姑娘是他的孙女,叫孙小曼,事情的起因还是那套位于环线的房子。这位叫孙金龙的老人家也是个苦命的人,中年丧偶,前两年儿子、儿媳又遇上车祸留下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孙女,老孙头就靠着自家沿巷的房子开个小杂货铺勉强带着小姑娘度ri。本来听说要拆迁了,老孙头还高兴了一段时间,因为他那个小铺子虽然面积不大,但总算是个商铺,而且是沿街的,总比住房补贴得要多吧?可是等到真正要拆迁的时候,拆迁办的人才告诉他,他这铺子是开在宅子里的,只能算住宅,不能算商铺,得按住宅铺贴,而且开出门来当商铺的部门还不能计入补偿面积。这样一来,老孙头不仅没了赖以生存的铺面,而且现在市里房价高涨,动辄上万,他那点拆迁补偿拿到手最后可能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最后周围的邻居搬得七七八八了,就剩下老孙头这个一家钉子户,为了这事儿他也愁得好一段时间没睡好觉,前两天去菜市场买菜时碰到战友老黄,老黄见老战友气se不对,便关心询问了一番,这一问,老黄便火冒三丈,菜也不买了,拉着老孙头就去巷口的拆迁办找人。人没找着,倒是碰上一伙趁老黄不在家就想用推土机推倒房子的**小队,依老黄的老刑jing脾气,哪咽得下这口气,几句话的功夫就跟一伙戴着工程帽的泼皮无赖动上了手,于是就弄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一众人听孙金龙讲完,纷纷义愤填膺,恨不得现在就挥拳将那伙歹人拿下,突然,听到后方有人在喊“韩局”,李云道抬头,果然看到市局一把手韩国涛迈着大步走了过来,一见到刘迎chun,先是脱了帽子,随后竟自我检讨道:“刘部长,这件事怪我们出jing不力,我己经吩咐下去了,天黑之前,所有动手的人都必须捉拿归案。”

  李云道不解地看了刘迎chun一眼,如果连韩国涛都对她毕恭毕敬,那么这个女人的身份起码比公安局长要显贵。

  刘迎chun却摆手道:“劳烦韩局费心了,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谁也不想有这样的结果,现在问题的关键是,zhongyang三令五申,不许**。那是哪家拆迁公司?背后都有哪些人?除了我公公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受害者?这件事韩局长能否能查清?”

  韩国涛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刘部长请放心,这些我都已经让人着手调查了。”

  刘迎chun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才压低声音道:“那是恒远集团的地块?”

  韩国涛自然明白刘迎chun问话中的意思,点头道:“上半年刚拍的,底价成交的。”

  刘迎chun疑道:“底价?这么黄金的地段,怎么会没人抢?万科中海保利不都来了吗?他们就不眼红?”

  韩国涛模棱两可道:“眼红也没办法,住建那一块儿都是老许的人马。”

  刘迎chun点了点头,没有表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