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一十七章 踩着原子弹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张大发今年四十八,巧好是他的本命年,街头算命的说他本命年命犯太岁,得破财消灾。张大发不信,三十岁前他老张家一贫如洗,三十岁的大龄青年愣是连媳妇儿都没娶上,成天跟一帮城郊的泼皮无赖混在一起,后来靠敲竹杠收保护费,总算很把ri子张罗开了,手下也多了一批敢打敢干的小兄弟。四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张大发靠上了恒远集团许公子这艘大船,接着便一发不过收拾,两三年的工夫,不但媳妇儿娶上了,大胖小子生了,还住上了别墅开上了小宝马,虽然不是人家许总那种进品的宝马7系,只是一辆国产华晨宝马316,哪怕是个进门级产品,但也好歹也辆宝马,跟之前紧巴巴的ri子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最年恒远集团资金吃紧,张大发这边的款子也小半年没付出来,张大发正寻思总着怎么跟许总开口时,人家许总一个电话打来了,说是沿环线的拆迁出了点问题,只要张大发把这边问题解决了,他那点土方钱和小工程款都不是问题,还能额外给一笔拆迁奖金慰劳慰劳他手底下的兄弟。

  张大发一听自然二话不说,带着一众兄弟就进驻了一环线地块的拆迁办公室,像模像样地戴上工程帽和红膀套,威逼利诱之下,倒真逼走了一大批原本死赖着不肯走的住户。可唯独有一户带着孙女过活的孤寡老头,死都不肯搬,说是一定要按商业面积补偿,不然没得商量。张大发手底下一众兄弟也找了不少法子,断水断电那是基本的,时不时还放点蛇、老鼠之类的东西,可听说老头儿之前是老兵的,偏不吃这一套,你断水断电,我就挑水点蜡烛,你放老鼠他养猫,你放的蛇最后都进了他的汤锅煮蛇羹了。

  他的老同学在恒远集团许董手下当差,已经打过几数电话来催进度,张大发一怒之下,起趁那孙老头家没人时,竟想带着人用堆土机强拆,反正他那屋子里的家当也值不了几个钱,大不了折合chengren民币打发了事。可没想到才堆了一扇外墙,孙老头带着个jing神气儿挺足的老家伙回来,一看到房子被人拆着,孙老头就急了,直接躺在推土机跟前,说是想拆房就得先从他身上压过去。

  张大发胆子再大也就是个泼皮无赖,跟真正的黑道相差甚远,你躺着我不敢压你,但我不压你我让手底下弟兄把你抬开总可以吧,可几个小兄弟还没靠近,就被孙老头带回来的那家伙给放倒了。张大发这边十来个人都是年轻力壮膀粗腰圆的小伙儿,这老头儿再能打,身手再厉害,也架不住十来个手里拿着棍棒的年轻小伙儿,一轮交锋下来,抱着脑袋躺地上的孙老头没大碍,出于正义想帮老战友讨个公道的老黄倒是倒下了。

  一下那老头儿浑身灰尘带血的趴地上,也不知道受重是轻是重,张大发连同一伙手下也慌了神,连忙一轰而散。从一环线的拆迁工地上出来,张大发就邻着一众兄弟直奔城郊的辉煌大酒家,酒家老板也是张大发发小,所以有饭局张大发自然也想着自己人,早上早就订好两桌的包厢,就寻思着犒劳犒劳兄弟,毕竟最近为了逼那些刁民搬家也让手下人受了不少累。到酒店也接近中午时分,直接上酒上菜,几杯酒一喝,张大发就把什么孙老头黄老头的事情也忘到九霄云外了,正推杯换盏的工夫,包厢的门被人踢开了。

  张大发趁着酒劲儿回头就想骂人:“你他……”可回头一看到踢门的人,直接把才说了两个字的国骂给咽了回去,赶忙换上一张笑脸:“哎呦,远哥,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吹到我这破地儿来了?服务员,快快快,给加座,另外再给后面几个兄弟单独安排一桌。”来人正是江南道上赖昌雄赖九的亲表弟赖远。以赖远在道上的身份,亲自跑来找他张大发,那也是让张大发脸上倍儿有面子的事情,回头说出去,张大发的江湖地位起码得涨个两三级。

  赖远却面无表情看着张大发:“你是张大发?”

  “哟,远哥,去年区里政协请客,您跟金区长都坐在主桌上,我还去敬过你一杯酒。”

  “哦,人太多,我忘了。”赖远毫不客气道。

  张大发手底下还有十几个兄弟在场,赖远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有个刚出来混的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就坐不住了,起身叫嚣道:“你他妈算老几?怎么跟我们发哥说话呢?”

  赖远失笑:“哟……,这都喊上发哥了?”

  “你他妈……”那小子第二句话还没有说话,赖远身后就踏出一个长相普通但杀气颇重的粗壮青年,径直上去抄起桌上的空啤酒瓶就是一记炸金花,那小子估计是被打懵了,被砸了一记酒瓶后,又被人拎着后领直接出了包厢,其间连屁都没放一个。

  张大发脸se微变,但当着一众手下的面,他的口气还是颇硬:“远哥,这算几个意思?兄弟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可以直说,上来就跟兄弟玩这一出,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怎么跟下面的兄弟交待?”

  赖远扫了一眼包厢里十来个青年,毫无表情对后面的几个跟班勾了勾手:“先让他们付点利息再说。”说完,从口袋里自顾自掏出一根“黄鹤楼”点上,气定神闲地坐在张大发身边。

  一根烟的功夫,好好儿的包厢里头一片狼籍,桌子椅子翻了一地,地上还有菜汁汤汁,哀嚎的小混混们也躺了一地,刚刚动手的三个人此刻又安然无事地站到了赖远身后。

  张大发此刻终于开始一头冷汗了,他也点了一根烟,但不知为何抽烟的手却有些颤抖,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兄弟,又打量了一眼站在赖远身后的三人,除了身上有些被溅到的汤汁外,人家毫发无伤,自己手底下的人倒是躺了一地。难道这就是专业与非专业的区别?

  “远哥,您说这算个什么事儿呢?有事儿咱不能好好儿说吗?”张大发口气也不敢那么硬了,看到赖远身后那几个默不吭声的壮汉他就头皮发麻。

  赖远又点上一根烟,瞥了一眼张大发,轻哼一声道:“说说看,你今儿都干了些什么?”

  张大发倒抽一口凉气:坏了,难道是上午的事情?顿时,张大发就干笑道:“我还能干些啥,比不了远哥你们这些做大生意的,我这不都是帮许公子干些杂活儿嘛!”张大发心想,我把许公子搬出来,你再怎么着也要给许天笑一个面子吧?就算你不看许董,人家的老子是副市长,这个面子你总要给吧?

  赖远吸了一口烟,肆无忌惮地吐在张大发脸上,轻笑道:“张大发,你小子是不是以为上了许家的船,你就老子天下无敌了?”

  “没没没,哪敢?我在许公子手下也就是一个跑跑腿干干杂活的小角se。”张大发谦虚道。

  赖远摇头:“看来你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xing,看在咱们也有过一些交情的份上,我给你交个底吧。今儿这事儿,许公子也救不了你了。”

  张大发浑身一哆嗦:“远哥,您给兄弟讲讲,到底出了什么事?您就是要兄弟死也要让我死得明白啊。”

  赖远道:“你上午是不是打了人?”

  “是啊?也就一个管闲事儿的老头儿呀,看上去不是什么达官贵人啊。”

  赖远又轻哼一声:“你能一眼就看出人家的身份?”

  张大发苦着脸道:“不是,我是说,那老头浑身上下没件儿值钱的东西,估计就一退休老工人,怎么,远哥,你给兄弟说说,是不是兄弟踩地雷了?”

  赖远摇道:“不是地雷。”

  张大发舒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可赖远又道:“估计这回你踩的是原子弹。”

  张大发顿时嘴张成个“o”型:“那老人家是……”

  赖远道:“具体是谁我不清楚,但这事儿是三哥交待下来的。”

  “三哥?”张大发有点儿发懵,显然是没想起赖远说是三哥是哪位大神。

  赖远冷笑一声:“真该你踩着这颗原子弹,不炸你炸谁?连李三哥都不知道,还出来混……”

  张大发顿时一股凉气从背脊梁骨里窜进脑袋,表情惊疑地吱吱唔唔道:“您……您说是那位李……”

  赖远道:“三哥说要见你,这事儿他交待下来了,我得照办,所以,还得劳烦您老兄跟我走一趟。”赖远说得很客气,但却是一副不容他拒绝的表情。

  张大发想了想:“我能打个电话吗?”

  赖远又哼一声:“我劝你别打给许天笑,这事儿没有许天笑出面还好,如果许天笑出了面,你不缺个胳膊也起码少根腿,小命能不能保住我就更不清楚了。”

  刚打起手机的张大发一愣。

  赖远又补了一句:“你难道没听说前段时间许天笑在谁手里吃了蹩?”

  张大发颓然放下手机:“这样吧,我跟您走,但弟兄们就算了,反正该教训也教训过了。”

  赖过说:“三哥没要他们,只点名要你。”
驭香 武炼巅峰 龙血战神 不灭天帝 御鬼者传奇 大刁民 不灭武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盖世仙尊 重生之魔教教主 我的贴身校花 霸天武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仿岩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刁民,大刁民最新章节,大刁民 新笔趣阁xbiquge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