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十二章 厚积薄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其实绝大多数人一生都会面临几次足以改变命运的机遇,然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重复着平庸而趣的人生,直到老死。能抓住一次机会,人生就会与众不同,而只有极少数能真正抓住每次机会的人,才能上演为数不多的鲤鱼跳龙门的桥段,有机会站到金字塔顶上傲视芸芸众生。自认为已经浪费了二十五年时间的李云道不敢浪费任何一个机会,哪怕现放眼前的机会跟那个只出现过两次就毫音讯的北京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他仍旧怀着敬畏之心,心心地把握着这个机会,管他现还不知道出路哪儿。

  刚刚的突然难己经是李云道现下的大限,直到现膝盖还有些隐隐胀,离开众人的视线后,小喇嘛很懂事地拒绝李云道抱他。十分钟后,李云道停下来坐到路边的台阶上休息,伸展右腿时有些动作迟缓,十力蹲他脚边,乖巧地伸出手指力道恰到好处地帮李云道按摩着膝盖处的几处关键穴位。

  “哥,大师父说你的身子骨吃不消这种力道的。”十力一边按摩一边抬起头,微皱的小脸蛋里满是不满,似乎觉得抬出大师父还不够份量,于是继续撅着小嘴道,“弓角哥和徵猷哥知道了会很难过的。”

  李云道轻轻拍打着自己的酸胀的膝盖,抬头看着傍晚的昏黄天空:“十力,你说这会儿你弓角哥和徵猷哥干啥呢?”

  小家伙习惯性地就想掐指而算,却被李云道轻轻拉住,一把将小家伙从自己腿边拎到台阶上和自己并排坐着,摘了喇嘛帽的十力轻轻靠李云道的身上,也看着姑苏城上方的夜空:“哥,城里的天空没有星星。”

  “是啊!山里有的东西城里没有,城里有的东西山里也肯定没有!”李云道看着有些雾蒙蒙的夜空,没有星星,没有月亮。

  “云道哥!”小家伙轻轻喊了一声,目光转向表情坚定而毅然的李云道,神情一反常态地伤感,“云道哥,我们还有机会跟弓角哥还有徽猷哥一起到山里躺着数星星吗?”

  李云道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盯着那片混沌的天空若有所思,良久,才缓缓收回目光,轻轻揉了揉十力毛茸茸的小脑袋:“有的,肯定有机会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云道挺身而出的原因,双胞胎回家后像被人下了降头一般,非但不再跟李云道作对,而且吃了晚饭后不用催促便主动开始完成周末的功课。李云道看眼里,却没有说话,只是一笑了之,他很清楚,两个孩子想用行动还债,至少要做到互不相欠。可事实上李云道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双胞胎欠自己的,秦家老爷子给了他一个机会,这份恩情远比他的挺身而出要可贵上万份,至少对于李云道来说是如此。

  晚饭后,刚刚一直没有露面的保镖黄梅花终于露面,只是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严肃模样,进门就说老爷子有请,李云道冲这个叫个女人名字的保镖大哥微微一笑,难得这位向来不苛言笑的梅花大哥也对李云道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李云道其实回来的路上就想明白了,黄梅花之所以不出手,肯定得了上面的指示,能直接给黄梅花下令的,整个秦家似乎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秦家老太爷,另一个应该就是那位年纪轻轻却成绩斐然的秦家大小姐。

  秦家老太爷住一幢风水龙脉位置的别墅,整个小区风水地脉都会凝聚这个面积不大不小的别墅,后直指向老爷子每日都会花不少时间的书房。走进别墅的时候,李云道一直观察,果然处处玄机,每一样摆设和方位都应该是出自大师之手。黄梅花把李云道引入别墅后只说了句“老爷子书房等你”后就坐沙上打坐不语,李云道也见怪不怪,从出生以来就和老喇嘛、弓角徵猷这般的怪异存一起生活,所以很少能有人击破李大刁民的心理承受限。

  书房二楼,没有关门,李云道进门的时候老爷子正阅读一本古旧的册子,赫然是《二十四史》的《明史》,而且是手抄本。李云道也没有打扰秦家老爷子,只是兀自站立打量着书房的摆设,不过让他感兴趣的还是那一屋子的古籍,大部分李云道都读过,也少量其它古籍提到却世面上极少见的绝世珍本。

  “读过?”良久,秦老爷子才抬起头,微笑打量着这个论从哪个角都让他越看越满意的青年,隐忍、蓄势、气、大聪明,拥有现的年轻人所不具备的一切优秀品质,如果不是刚刚一直听黄梅花汇报,他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青年会有如此暴戾的一面。

  “嗯!十二岁时读过,十八岁时再读,二十岁时三读,大体应该就三遍,本来大师父说等过了三十要再看一遍的。”

  “以史为鉴,的确让人受益颇多啊!说说看,你觉得明代众帝,你欣赏哪位?”

  李云道微笑道:“明代众帝,当以成祖朱棣为先。”

  “哦?说说看?”秦孤鹤本认为以李云道的性格应该会崇尚打天下的太祖元璋,却没有想到却是成祖朱棣。

  论经子史集,李云道自然手到擒来,远不是刚刚那一脚拼全身力道的踹击可以比拟的,不过这回李云道只说了四个字:”厚积薄。“

  “好一个厚积薄!”秦家老爷子拍案叫好,又跟李云道聊了几句后,后道了句,“有空就来书房陪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天。”

  李云道离开的时候,黄梅花把他送到别墅门口,几次欲言又止的梅花大哥终于还是忍住没有说话,有些东西,点破了,就失去原先的魅力了。实际上跟了老爷子几十年的黄梅花心知肚明,已经有二十年时间没外人进过老爷子的书房。

  二十年前,能获准进书房的人如今早己是一方封疆大吏,十八大后还有可能会再往上挪一挪,这个从昆仑山走出来的孩子不知道修了几世的福份才能得到秦家老泰山的青睐。而这一切,都不是黄梅花这样一个旁观者可以说得清道得明的。

  李云道离开后,黄梅花一楼厨房泡好茶,送到二楼书房,只是习惯性地放书桌左上角,便转身离开,临出门那一刻被秦家老爷子喊住。

  “梅花,你觉得那孩子怎么样?”老爷子放下手的古旧《明史》手抄本,难得一脸笑意。

  黄梅花恭敬站立,双手重叠置于身前,稍稍思量了半刻才道:“用心,才气,隐忍,自卑,大器晚成。”很难想象,这个扮演了二十年影子角色的沉默男人能够如此一语的。

  坐书桌前的秦孤鹤饮茶微笑不语,黄梅花门口沉默了片刻又再次语出惊人:“他和大少爷很像。”

  紫砂杯微微一颤,悄然荡起一阵涟漪,而后一声微叹。

  一向黄梅花也一反常态地一脸黯然:“大少爷走得很冤。”

  悲恸一闪即逝,秦孤鹤面表情:“为了党,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不冤。”

  黄梅花没有多说废话,或许只有他这个跟着秦家老爷子超过二十年的影子才知道,书桌前海纳川胸沟壑的老人为了国家承受和限藏了多少伤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