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二十一章 性格决定命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病房的门是白蕊去开的,可打开门的时候,白蕊被眼前晃眼的“黄毛”吓了一跳。门口站着两个人一胖一瘦,一矮一高,矮胖的是个中年人,脑瓜子上刮得铁青,一脸横肉,但此刻满脸堆笑,看上去颇是好笑,另一个高瘦的是个小伙子,染着一头黄发,一侧的耳朵上还戴着两粒耳钉。两人的社会气息都颇重,所以白蕊一看到两人就微微皱眉:“不好意思,两位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张大发连忙点头哈腰地干笑道:“小妹妹,这里是不是住着一位姓黄的老人家?我……我是来道歉的!”张大发拉一把站在身后的“黄毛”,小家伙这才不情愿地举了举手里的水果礼盒,看样子“黄毛”并不是很愿意跟着自家老大来道歉。

  “道歉?”白蕊下意识地回头看向领导,刘迎chun已经闻声走了出来,看到张大发两人,顿时面se严肃道:“人是你们打的?”白蕊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两个家伙就是始作俑者,刚刚和善的表情也消失了,看两个家伙是越看越不顺眼。

  张大发连忙鞠躬道歉:“实在对不起,我是真心诚意来跟黄大爷道歉的。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做事又莽撞,这才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

  白蕊不悦地皱眉抢道:“哪个跟你是一家人?”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但我道歉的心是赤诚的啊,两位,我是真心想跟老爷子磕头认错的,希望两位给我个机会。”

  “磕头认错?”刘迎chun打量了张大发一眼,她原本以为张大发是迫于她的身份才来道歉的,可是她却突然发现,这个张大发似乎并不认识眼前的市委常委。

  “你们两位是……”

  “黄伯是我们领导的公公,你知道站在你跟前的是谁吗?她是……”

  “白蕊!”刘迎chun打断了白蕊的话。白蕊愣了一下,瞪了张大发两眼,往后退了两步。

  “说说看,你是良心感知才来道歉的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张大发接过“黄毛”手里的水果礼盒,讪笑道:“我就是来看看黄老伯,认个错。您放心,黄老伯住院的医药费、营养费我都包了,误工费我也出,另外等黄老伯出院了,我会雇佣一个保姆,专门照顾他老人家……”

  刘迎chun皱眉道:“你是主要作案人员,医药费、误工费该付的自然跑不掉,保姆之类的不用你cao心了,我会看着办。其他先不忙说,你先说说看,怎么忍心对一个老人家下这么重的手?”

  张大发苦着脸:“妹子,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你们家老爷子是李三哥的前辈啊,要早知道,就是给我一百子胆子,我也不敢在老爷子面子露一丁点的吐沫星子呀。”妹子?白蕊直接笑喷了,敢直呼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妹子的人,说实话,还真心不多,白蕊这会儿倒真觉得这张大发实在傻得够呛。

  刘迎chun却不以为意,回头看了白蕊一眼,小白妹子吓得立马掉过头去,不敢再笑――开玩笑,领导发起火来那可比海崩地裂可怕多了。

  “李三哥……”刘迎chun喃喃道,“你说的李三哥是……”

  张大发连忙道:“就是李云道李三哥。”

  刘迎chun“哦”了声:“他去找你了?”

  张大发苦笑道:“何止是找我?差点儿连这条小命都没了,妹子,别的不说了,您让我在老爷子面前磕头认错,回头我让人送医药费来,这些事儿办不好,回头我真没法子跟三哥交待。”

  刘迎chun在官场摸爬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不知道李云道应该是动用了一些社会手段,但这是中国国情,有些事情通过官方来推动永远没有特殊渠道效率高。上午韩国涛不也在这儿信誓旦旦说要捉拿凶手归案吗?到现在连个电话也没有,倒是老爷子自己交心的那位忘年小友,一声不吭地把罪魁祸首给揪了出来。

  “刚动完手术,老爷子还昏迷着,你过两天再来吧!”刘迎chun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张大发也不多纠缠,当下陪笑道:“那我把水果放下,待会儿我带手下的兄弟去公安局自首。过段时间如果还有机会的话,等老爷子身体好些,气儿也顺些,我再过来。”

  目送两人离开,白蕊提着水果礼盒就想扔掉,刘迎chun却道:“你干什么去?”

  白蕊气呼呼道:“扔了,他们的钱,脏!”

  刘迎chun笑道:“傻孩子,不都是钱吗?给隔壁的小朋友送去,我刚刚看小朋友也没个家人陪,挺可怜的,你去看看。”

  白蕊“哦”了一声,还是照领导的意思办了。

  刘迎chun进了病房,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老爷子,床头边的生命体态仪发出“嘀嘀”的声音,这位江南官场的女强人却微微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国涛啊,是我,老爷子的情况好多了。嗯,这样吧,这件事就点到张大发为止,暂时不要深究了。”

  局长办公室里的韩国涛挂了电话,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看来他们都低估了这位铁娘子。有这种政治智慧,上位也是迟早的事哟……许明啊许明,真不知道是同情你还是表扬你,有这些对手在,你还想只手遮天,估计比登天还难吧……”

  到了市局,路过传达室的时候,李云道还是下意识的看了里面一眼,等意识到前两天还隔着玻璃跟自己打招呼的老黄不在里头而是躺在医院的时候,他恨恨地对刘晓明道:“老黄的事你关心一下,防止张大发耍花样。”

  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苦笑的刘晓明道:“都被你吓成那样了,他还敢耍什么花样?放心,我事儿我盯着,我估计就算我不盯,局里跟老黄关系好的老家伙们,一个个儿都眼睛雪亮着呢……”

  李云道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停了车,依旧直奔牛延火办公室,这回终于逮到了老牛。见到李云道出现,老牛一如既往的客气,但有了今天上午韩国涛的那番表演,此刻的牛延火对李云道说话又多了几份尊重:“云道,你回来了?来来来,先坐,我给你泡杯茶,今年的明前碧螺chun,我自个儿都很少舍得喝。”

  见老牛已经拿着茶叶盒准备泡茶,李云道嘿嘿一笑,上前拿过茶叶盒和水杯,笑道:“牛处,我自己来。”李云道先帮老牛将他桌上的紫砂杯倒满,然后自己从茶叶盒里捏了一小撮茶叶,给自己泡了一杯,举杯一闻,果然清香扑鼻:“果然是好茶!”

  牛延火神秘一笑:“这可是碧螺chun里的极品,普通人我都舍不得给他们喝。”

  李云道笑道:“那我今儿是占了您的大光了。”

  老牛笑道:“我们是自家兄弟,太客气就假了。”

  李云道笑了笑,话峰一转:“牛处,jing察学院的事……”

  “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说实话,局里可是有多少人盯着这个机会呢,知道这玩意儿以前会不会变成升职加薪的铁砝码呢?多样东西傍身总不是坏事。”牛延火拿着紫砂杯喝了一口铁观音,吐掉两片茶叶,继续道,“本来是下个月月初就开学的,但好像听上面说要配合省里的一个什么活动,就把开学仪式推到下个月月中了,上回你说月底要请假,能赶得回来参加开学仪式吗?”

  李云道算了算ri子:“我尽量在月底前赶回来。”只是有句话李云道没说,因为他不清楚,自己在市局还能呆多久。本来以为林市长那边会急着将他调过去,可是这些天下来,好像也没什么动静。

  牛延火笑道:“云道,以前不管你去了哪儿,可都别忘了,你也曾经是咱们市局宣传处的一份子。”

  李云道笑道:“那是当然。”可是说话的时候,李大刁民却有些心虚:好像自从进了宣传处以后,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别的啥正经事都没干一件。

  说话的当儿,牛延火递过一份装在牛皮袋里的材料:“这些是入学的手续,你在最后一页签个字就成,下午我让小常跑一趟,你就不用自己辛苦了。”

  “这怎么好意思……”李云道打开我材料袋,找出最后一页,拿着牛延火桌上的签字笔洋洋洒洒地签下自己的大名,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还是将材料袋放在老牛桌上。

  老牛自然乐得李云道接受他这个人情,看李云道签完字,拿起电话按了内部分机:“小常,你过来一下。”

  不一会儿,常才子屁颠屁颠跑进来,撑了撑高度近视的眼镜:“处长,您找我?”

  “有个任务交给你,辛苦你跑一趟行政处,把这份材料给钱处送去,我提前打好招呼了,你去了就说是我让办的就成,你一说,他就明白了。”

  常才子羡慕地看了李云道一眼,拿着材料退了出去。

  牛延火看着常才子离去的方向却神秘一笑:“知道为什么有的人能步步高升,有的人却只能安守一隅吗?”

  李云道奇道:“不知。”

  老牛笑道:“xing格决定命运,细节决定成败,你和常乐,不比不知道,一比,这高下就立判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