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二十四章 二少爷回家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上次来京城,李云道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交通堵塞,那位极能侃大山的出租车司机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交通管制,剩下的六十五天里有三十天全城大堵,二十天水泄不通,剩下的十五天分配到几个长假里头算是出行颇顺心了。

  本来有白小熊在自然不需要北少亲自开车,可王小北却偏偏坚持,今儿这趟车必须得让他自个儿开。白小熊也没争,他知道今天这趟接李云道回家对于老王家的意义。王小北的黑色保时捷卡宴前挡风玻璃下头一打塑封的牌儿,其中不乏丢出去能横冲直撞逆行超速的**器,尽管王纨绔是实打实四九城里土生土长的红三代,但今天的车开得格外稳健,大改以往上了高架没事儿就要玩“s型”超车的习惯,碰上小塞车一样中规中矩地停车等待。

  上了车李云道就掏出手机发短信,手机是齐祸水想扔掉的那只iphone:我到北京了。

  一分钟后,蔡桃夭的短信回了过来:在代导师开一个学术研讨会,稍后联系。

  放下电话,李云道就开始闭目养神——李大刁民来之前就想好了,反正光棍一条,既来之则安之,接下来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大不了老子拉着蔡菩萨私奔。

  车子越往市里开越堵,倒是下了高架后路况舒服了不少,等拐进那条有荷枪实弹士兵站岗的林荫小道后,周围更是一片静谧。小道是泊油路,很平整,两旁种着两排国槐,修剪得异常整齐。王小北深吸了口气,下意识地回头看了李云道一眼,却发现这家伙居然靠着车窗睡着了。王纨绔不禁打心眼里佩服——李云道现在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可以他目前的身份,换个人能有如此荣幸去京城王家做客,早不知道兴奋成什么样子了,这家伙倒好,靠着车窗睡得挺香。

  坐在副架上的薛红荷干脆转身,从前排两座中间的位置俯身过去,一口香兰吹在李大刁民脸上:“喂,醒醒,到站了!”

  李云道陡然睁眼,正看到那烈艳般的红唇几乎要贴上自己的额头,飞快后仰身子,跟这妖孽拉开一段距离,看了看窗外:“哦,这么快?”

  薛红荷瞪了他一眼,意兴阑珊道:“这还叫快?我们堵了快三个钟头了。”

  李云道却没理她,看向王小北道:“北少,这次来北京就要叨挠你了。”

  王纨绔没回头,挥挥手道:“自家兄弟,说这个就见外了。”说实话,王纨绔这会儿心里也有点儿七下八下的,老王家嫡孙的身份李云道并不知情,可他们一家子知道,万一老爷子、大姨还他母亲情绪上一旦失控那不就露馅儿了?他偷偷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李云道,说实话,这位大表弟还是挺难捉摸的。

  林荫小道的尽头还有一处警卫门岗,这里明显比外面那一层要严格多了,不仅检查了每个人的证件,连上山的意图都要问一问。王小北他们都习以为常,倒是李云道这边,警卫似乎得了命令,只对照了一下证件上的照片便开闸放行。目送卡宴上山后,小武警才拿起电话,拨通号码:“报告首长,目标人物已经上山!”

  山上四合里,放下手机的洪文冲一直盯着他的王家老爷子微微一点头,老爷子陡然站起身,就想往四合门口走,可走了一半,又折了回来:“小洪,你说我贸然出去迎他,会不会吓到那孩子?”曾被称为军中再世诸葛的王老爷子竟然难得地六神无主。

  同样一头白发的洪文扶着老爷子又重新坐下,笑道:“有抗日和援朝两家子人在外头已经够诚意了,您再去,就过了。”

  老爷子摸了摸今儿一早特意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点头道:“那我就在这儿候着?”

  洪文道:“这里是从大门进来必然看到的地儿,小字辈儿看到您在这儿,肯定要主动过来问候一声的。”

  “好,好好好,你让抗美和援朝他们都出去迎着,对了,让孩子们注意控制情绪,头回回来,别吓着孩子了,对了,你也去,我担心他们演戏都演不好……这里有熊娃子陪我就行。”老爷子蠕动着下巴,似乎还有什么想吩咐,但又忍住了。

  白小熊的父亲少将白熊站在老爷子身后,此刻将手放在这位身经百战的共和国老将肩上,他能感觉到,尽管老爷子努力克制着,但瘦弱的身子依旧因为情绪的激动而不停颤抖着。

  四合的影壁前,王抗日一家四口,王援朝夫妇带着顾小西外加洪文洪老爷子一道都候在了门口。

  “来了来了!”顾小西第一个蹦跳着冲了出去。

  王小北一看到两家子人候在门口,顿时苦笑一声,回头冲李云道解释道:“估计是我太久没回来了,居然都迎了出来。”白小熊直接白眼一翻,这话听着怎么都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看到后座的门打开,与尧娃子王抗美一母同胞的王援朝便忍不住红了眼框,她紧紧握着身边的顾炎然的手:“老顾,老顾,是那孩子吗?真是那孩子吗?”说话的当儿,眼框儿已经红了。

  “妈,注意情绪!”顾小西搂着母亲,笑着提醒道。

  王援朝却突然甩开老公和女儿,直接奔了上去。

  李云道推门下车,就看到一个跟王小北模子很相象的女人冲了上来,王小北连忙道:“云道,那是我妈。”

  李云道微微一笑,刚想喊“阿姨你好”,却没想到王小北的妈上来就摸着自己的手,眼眶微红,神情激动。李云道有些尴尬地看着王小北,王小北连忙上来拉着自己的母亲:“妈,您是太久没见我了吧,我在这儿,这是我在苏州结交的好兄弟李云道。”

  “李……云道……”王援朝缓缓失神,凝视着李云道,口中喃喃有词,似乎说的是“像,真像,跟尧娃子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李云道没听明白,王小北听到了,连忙拉着自己的母亲走开,这时候后面的人也迎了上来,王抗日也很激动,但毕竟她在中纪委见过不少大场面,情绪控制得非常到位:“小伙子你好,我是小北的大姨,我叫王抗日,欢迎!”

  方如山和顾炎然也分别自我介绍,表示欢迎,但两人都故意忽略了官场身份不提。李云道之前从白小熊那这打听过王家的概况,却是非常清楚他们的身份,见连两位副部长大佬都亲自出面了,连忙客气道:“方市长,顾部长,是我好不意思,来北京叨扰你们了。”

  顾小西笑嘻嘻跳出来,拉着李云道的胳膊道:“不叨扰不叨扰,嘻嘻,都是自家人!”顾小西跟王小北是亲兄妹,两人的长像长兄随母,次女随父,所以看得出来,这位活泼开朗的小妹妹跟她的父亲顾炎然长得很像。

  最后出场的是方家姐妹,妹妹方润中规中矩上来握手:“你好,我叫方润,这是我姐姐方圆,我们是小北哥的表妹。”

  方圆却看着李云道轻哼了一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一时间跑了这么多**oss级人物,李大刁民有点儿转不过弯,不过幸好他生来心理素质超强,下山后又经历了种种生死考验,这会儿倒也不会怯场,大大方方微笑着跟王家众长辈打了招呼,又每人送上一份江南特产,连洪文老爷子都没有拉下。

  薛红荷明显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李刁民能出动王家这么多人马亲自出迎,她正好奇的时候,顾小西眼尖,看到迟迟才从车上下来的薛妖孽,一声轻呼:“咦,红荷姐!”

  薛红荷知道躲不过,下车一一跟众长辈打招呼。只有方家姐妹看到薛红荷后,一致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这回轮到方润轻哼一声“狐狸精”。薛红荷对方家姐妹的态度不以为意,大大方方问候了众们长辈们,这才解释道:“今天我不是主角,我是跟着他来蹭饭的。”薛妖孽翘着兰花指轻轻一指李云道。

  王抗日和王援朝同时缓缓一愣:不是说望南这孩子跟蔡家和阮的小姑娘纠葛在一起吗?怎么又多出来个红荷?

  王援朝这会儿已经平复了情绪,见众人站在门口有些冷场,立马招呼道:“都挤在门口干啥?小北,还不带望……云道进去。”

  王小北提令,连忙接着李云道踏进四合。

  踏过门前的汉白玉门槛,一道八部天龙的影壁赫然立在眼前,王小北介绍道:“这是前清一位御匠的遗作,当年三反五反的时候,老爷子一句话救了他们一家八口的性命,所以那位晚年就雕了这幅遗作,本来说是要雕九龙的,但怕给老爷子惹麻烦,这才取了八龙。”

  绕过八龙影壁,便是一处视野宽敞的荷花池,池上有亭,亭中有一个老人,对着影壁而坐,身后站着一个肩扛金星的壮年将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