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二十五章 避而不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羽少爆人品,今天第二更。)

  (抽空建了《大刁民》的群,群号:210967935,欢迎进群)

  京城的夏ri傍晚,风吹荷叶动,水漾锦鲤跃。八角翘檐的亭中,从枪林弹雨鲜血死尸中走出来的共和国第一谋士王鹏震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凝视着绕过八龙影壁快步走来的身影,那人似曾相识。“尧娃子……”老人口中喃喃道出三个字,那年那月,刚刚军校毕业的尧娃子也如此这般意气风发,恰如同学年少……身后的白熊恰到好处地上前一步,轻轻托着老爷子的身体。

  老人张了张嘴,回头望了一眼白熊,当年跟着老爷子牵马的少将熊娃子抿嘴摇头,老爷子会意。是啊,他不是尧娃子,但也是尧娃子身上掉下来的亲骨肉啊!老人的眼睛瞬间模糊了,尧娃子,爹爹总算把你的骨肉找回来了。

  老爷子看着年轻人在王小北的陪同下一步步靠近,却突然叹了口气,回头对白熊道:“熊娃子,我累了,扶我回去休息吧。”白熊微微一愣,随后点头,扶着老爷子从亭子另一侧的九曲回廊缓缓走了出去。

  看王家老爷子突然离开,李云道脚步微微一滞,跟在身后的王小北险些撞上。看着老爷子缓缓远去的身影,这回连王小北都糊涂了:姥爷这是玩的什么把戏?之前天天口口声声说要见舅舅的亲骨肉,怎么这会儿人给您带到了,您老人家倒好,直接开溜了?

  王小北苦笑,还得照顾李云道的情绪:“外公身体不好,保健医生说出来活动的时间不宜过长,这会儿估计是累了,白叔才扶他回去休息。”

  李云道倒是没往心里去:王家老爷子可是共和国硕果仅存的几位元老之一了,别说他了,就是现在的zhongyang政治局委员想见老爷子一面,也得提前预约,那还得看老人家的心情和身体状态。今天大门口的迎接阵容已经让他万分意外了,如果这会儿真被他见到那位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老人家,那才叫奇怪。见王小北一脸歉意,李云道真诚道:“老人家那是什么级别的人物?我能远远看上一眼,祝他长命百岁我就心满意足了!”

  王小北也知道李云道是心胸豁达之人,加上此刻又是以客人身份暂居王家,所以也不多纠缠这个话题,拉着李云道就往二进院走:“这才是外院,里头更漂亮,你的房间我妈早收拾好了。”

  李云道回头望了一眼远远跟在后面的王援朝,这位年纪不大但已经头发花白的阿姨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是亲切还是熟悉。听到王小北说是他母亲亲自收拾的房间,连忙对王小北道:“北少,来beijing打扰你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还让伯母亲自动手,这真是……”

  王小北搂着他的肩膀,佯装生气道:“云道,咱俩是不是兄弟?”

  李云道笑道:“兄弟那是自然的。”

  王小北道:“那就好。你看在苏州的时候,我啥时候跟你客气过?”

  李云道笑道:“嘿,那还真是我太矫情了,行,这样,哪天我接十力过来一趟,我大师父的医术很jing湛,十力那小家伙学了个三四成,正好趁这个机会帮伯母看看,我看伯母的体质还好不太好。”

  王小北忙道:“那敢情好。在苏州时我就听他们把十力的医术吹得上天了,改天也让我好好开开眼界,对了,最好让小家伙给你哥我开个方子,然后咱也能一夜御十女……”

  李云道知道这家伙又要越说越不上路子,连忙拉着他往小院里走,边走边道:“刚刚站在老将军身后的那位少将,我看着怎么跟白小熊挺像?”

  王小北回头望了一眼正不费吹灰之力搬着行李的白小熊一眼,乐呵呵道:“那位是白熊白将军,是小熊娃子他爹。你别看小熊娃子平时跩上个天去,谁跟他说话他都翻白眼,在他爹面前,他连喘气儿也不敢带声儿的。”

  李云道笑了笑,突然胳膊又被人吊住,李云道调头一看,果然是王小北的亲妹妹顾小西。小西抱着李云道的胳膊,嬉皮笑脸:“云道哥哥,听说上次你来beijing的时候可威风了,把蒋青天揍得屁滚尿流。”说完,还回头冲方圆做了个鬼脸。果然,听到这个话题,方圆的脸顿时就yin了下来,如果不是妹妹方润在边上拉着,她倒真有股想上去指着李云道鼻子痛骂一通的冲动。她也不傻,这个节骨眼上,她要是敢跳出来跟李云道翻脸,老爷子就敢直接把她逐出门户。

  李云道哭笑不得地看着顾小西,又看了看王小北:“你跟她讲的?”

  王小北估计是跟白小熊一块儿时间长了,居然也学会了翻白眼:“还用我讲?云道,你不在京城你可不知道,那回你踩完蒋家大少,京城多少哥们儿一边叫好一边给你捏把汗,那段时间微博上不是流传着一段儿视频吗?蒋家是动用官方力量把源头掐了,可是这年头,科技这么发达,私下里,那段视频流传了老长一段时间呢!我也看过,乖乖,你那两位哥哥,简直是神一样的人物,收拾蒋青天身边俩儿跟班的跟收拾小孩儿似的,兄弟你也不孬,尤其是那句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不知道京城多少名媛少女看了那视频后,都想冲到苏州去找你呢。不过,这事儿最后被蔡家摁了下来,不过为了这事儿,蔡家没少受攻讦,最后还是我们家老爷子站出来一锤定音:孩子们的事情,大人掺和什么劲?孩子的事就该让孩子们自己解决。”

  李云道皱眉。上次来京城闯了大祸他是心知肚明的,蔡桃夭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露面也跟这一点有关,蔡家花了多少人力物力去平息那次的事件李云道并不清楚,他也问过蔡桃夭,蔡家女人只是一笑带过,此刻听王小北一说,李云道才清楚,那一ri的怒发冲冠博红颜的确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想到这里,李云道苦笑道:“欠桃夭的债,只能用这辈子来还了。”

  薛红荷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李云道身后,轻哼一声:“喂,为你的事儿,疯妞儿没少跑前跑后,少赚两三个亿那是起码的,你怎么还?”

  李云道好奇道:“你跟疯妞儿很熟?”

  王小北好心提醒道:“她俩是铁得不能再铁的闺蜜,大院里头的俩儿疯女人。”

  李云道点头:“疯妞儿的人情,迟早我会还的。”

  薛红荷冷笑:“蔡美人的人情你用一辈子还,难不成你想用下辈子还我们家疯妞儿?”

  李云道苦笑不语,但蔡桃夭的粉丝学妹外加坚定支持者顾小西同学却跳了出来:“红荷姐,我觉得你这么说不对,我哥是冲着夭夭姐才跑来beijing的,上回是,这回也是,这叫真爱你懂不懂?”

  薛红荷挺了挺异常饱满的胸部,冲顾小西妩媚一笑:“小西妹妹,你还是个处女吧?”

  顾小西俏脸涨得通红:“是又怎么样?”

  “小处女一个,你懂什么叫真爱?男人的爱往往都是跟身体联系在一起的,不然怎么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薛红荷异常自我的强盗逻辑辩得北大校辩队的小西同学目瞪口呆。

  李云道却打断她们道:“我的事,你们有什么好争的?”

  顾小西冲薛红荷做了个鬼脸:“红荷姐,不管怎么样,我支持我哥娶夭夭姐。”

  薛红荷调笑道:“一口一个我哥,谁是你哥?我看是情哥哥还差不多……”

  “你……”顾小西吃憋,恨恨地去掐王小北的胳膊。

  在beijing城不可一世的王纨绔疼得哇哇直叫唤:“你说不过红荷,掐我干嘛?”

  “哼,就掐你,谁让你招惹他回来?”

  王小北苦不堪言,小声耳语道:“你以为我想?白小熊说她从上飞机前就缠着你云道哥,下了飞机我就客气了那么一句,问要不要来家里坐坐,人家立马赶蛇上棍,你让我咋办?”

  “哼,就怪你就怪你,谁让你多嘴!”顾小西又赏了北少两记软肉伺候,直到李云道看王小北实在太惨,把顾小西拉了过来:“小西妹妹,你也在北大读书吗?”

  顾小西立刻放下逃脱升天的王小北,过来搂着李云道的胳膊:“云道哥哥,夭夭姐是我们北大的女神呢!你都不知道,每年有好多师兄为了夭夭姐要死要活,有跳湖的,还有嚷着要跳楼的,不过敢说带着夭夭姐私奔的,你是头一个!”顾小西爱屋及乌,崇拜蔡桃夭的同时顺带着连李云道也景仰上了。

  薛红荷又不痛不痒道:“哼,女神?要么成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没点儿女人味,要么就天天躲在家里搞什么学术,弄得自己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哪有我们家疯妞儿好,敢爱敢恨,前凸后翘,要啥有啥,娶疯妞还奉送半条华尔街。哪像现在,还要底声下四地跑去蔡家,求爷爷告nainai,成不成还是个未知数。说实话,我就真不明白了,蔡桃夭有什么好,直得你们这些男人为了她打打杀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