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二十七章 薛妖孽和陈小囡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今儿继续爆人品,今天第二更。此外,前两天抽空建了“《大刁民》书友群,扣群号:210967935,有兴趣的书友欢迎进群交流!)

  薛红荷被那刁民气得俏脸通红,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往常都是她用尽各种手段戏弄别人,可今天却偏生被一个浑身上下的行头不超过一百块钱的家伙戏弄了,这样薛红荷觉得很憋屈。她薛妖孽此刻却是连半分钟都不想在这四合大院里多待了,踩着跟火红超短裙相得益彰的红se高跟凉鞋一口气走出王家大院,掏出手机给王小北发了条短信:你的卡宴被姐征用了,玩腻了再还你。山上jing卫森严,大家上山几乎都没有锁手拔钥匙的习惯,要是连这里都不安全,全中国还有几个能称得上安全的地方?卡宴引擎轰鸣,薛妖孽报复般地猛踩油门,车身飞快窜了出去,她没下山,被是沿着山上的小道继续往山上走。山中云深不知处,那里还住着一个与老王家这位旗鼓相当的共和国元老,那个曾在战场上几次将太祖爷背出炮弹坑的猛人便是薛红荷的养父,陈霖,字甘露。

  薛妖孽开着卡宴一路上行,途中又遇一道关卡,卡边站岗士兵荷枪实弹,见是陌生车辆,伸手拦下,等车窗落下落出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妖媚面孔后,小士兵吓得屁滚尿流:乖乖,这祖母nainai怎么招呼也不打就回来了,证件不敢查了,只匆匆扫了两眼车内,见无其他人,赶忙开闸放行。这姑nainai多在这关卡留一秒钟,小士兵就觉得自己多一份危险,这满山的jing卫连士兵,哪个见到这位小姑nainai不蛋疼到抽筋?

  薛红荷车速很快,在山路上也保持着起码一百码以上的速度,就这样还又在山间盘回了十来分钟,才见到一处宽敞的空地,一个潇洒至极的甩尾漂移,车停在一处仿欧式别墅的门口,门前两侧的大片土地上种满了薰衣草,很难得七月流火的季节还能看到开得如此骄艳的紫se植物。薰衣草的上方都遮挡烈ri的棚,此刻棚下站着一个卷着裤腿身穿马褂的暮年老人,手里还拿着两株不知为何枯死的薰衣草。

  “丫头,稀客啊,难得这个点儿上能看到你回来,怎么,想爹了?”老人一看到薛红荷,老远便笑着冲薛红荷挥手。

  薛妖孽踏着恨天高,袅袅地了过去,比李云道的阿荷师姐少了点仙气,却多一份说不出的娇艳。“爸,这大热天的,你怎么还要亲自动手?”

  陈老头咧嘴嘿嘿一笑,露出没剩下几颗牙的牙床:“再不动动,就真动不了了。住山腰的老王头比我大不了几岁,天天都要保健医生陪着才能活动,我可得趁还能ziyou活动的时候好好儿享受享受。”

  薛妖孽轻哼一声:“那老家伙身体是不太好,刚刚我去老王家,他连面儿都不肯露。”

  陈老头笑道:“傻闺女儿,不许这么说话,老王头我叫叫你可以,你见了面,该叫伯伯还是得叫,想当年……”

  薛妖孽接过他手里的薰衣草,笑道:“知道知道,想当年如果不是王伯伯运筹帷幄,你也没法在敌人的飞机大炮里头背着太祖走出大山。”

  “嘿嘿,还记得啊!”陈老头很高兴,刚想转身,却又突然疑惑地看着薛红荷道,“闺女,你没事儿跑去老王干啥?你不是挺反感老王家那小家伙的吗?说什么‘纨绔子弟,吃喝piao赌’?”陈老头笑眯眯看着这位自己收养的小闺女,眼神中说不出的疼惜。

  “没什么,在飞机上碰到一刁民,去老王家做客的,我看他不顺眼,就顺道去恶心恶心他!”

  陈老头神秘一笑:“是不是没成想,没恶心到别人,却被别人戏弄了?”养鸟知鸟心,他养了这闺女二十多年,哪能不知道这孩子的脾气。

  薛红荷气道:“真是的,也不知道那刁民哪儿好,钰丫头偏偏就喜欢他,可那刁民却死地踏地缠着蔡家那位……”

  陈老头笑道:“闺女啊,听说过一句话吗?叫‘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尤其是儿女情长的事,更是……”陈老头有句话没说,当年他在部队医院休养时对那位女医生一见钟情,可人家一门心思都扑在那位医学院的教授身上,感情的事情,岂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只是造化弄人,谁能料得到,那对夫妇出了车祸后,他会收养她其中一个女儿呢?

  薛红荷帮老爷子把剩下的几株枯死的薰衣草清理后,这才拍了拍手:“爸,都秋天了,你还摆弄它们?”

  陈老头又是嘿嘿一笑,没有说话。薰衣草,是那位曾留法的女医生的最爱,那位医学院的教授就是给一束紫se的薰衣草打败了当时肩扛金星的陈少将。

  薛红荷正要唠叨两句,突然别墅里传来一个nai声nai气的声音:“小姑nai,小姑nai,你回来了?囡囡都想死你了……”一个扎着冲天小辫子的粉嫩小女娃穿着红se小皮鞋,一路跌撞着跑了出来,保姆在身后边退边喊:“哎哟我的小姑nainai,你可跑慢点,摔着了可怎么办……”

  小家伙冲下台阶,看到一身红衣的小姑nai笑盈盈地看着她,立刻蹦跳着冲上来:“小姑nai小姑nai,你上回说给囡囡带好吃的……”小丫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正在生长中的洁白ru牙,冲到跟前伸手就要抱。

  陈老头笑道:“囡囡,你小姑nai正生气呢,你帮太爷爷哄哄她。”

  被抱在怀里的小家伙伸着葱白的小手指,轻轻抚着薛红荷的微皱眉头:“小姑nai,别生气啊,妈妈说周末回来给我带全聚德的烤鸭吃,我分一大半给你。”

  薛红荷失笑:“囡囡,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有了吃的就开心了?”

  小丫头歪着脑袋看着薛红荷,一脸不解道:“天天有好吃的,为什么不开心呢?”

  薛红荷一愣,自嘲地笑了笑,回头对陈家老爷子道:“爸,你说小孩子都看得穿的事情,为什么有时候我们大人却倒看不明白了?”

  陈老头笑着捏了捏陈小囡肉嘟嘟的粉赖面颊:“世事太沧桑,蒙蔽了我们的慧眼呐。”

  薛红荷笑了笑,却突然被小丫头捧住面颊:“小姑nai,你什么时候带小姑爷回家啊?”

  薛红荷一愣:“小姑爷?”

  陈老头笑着摇了摇头,背着手进了别墅。薛红荷问陈小囡:“囡囡告诉小姑nai,谁让你问这个问题的?”

  陈小囡咬着手指甲,摇头道:“大姑nai家的豆豆都跟我一起上幼儿园了,可小姑nai还没嫁人,好发愁呢……”说完,小丫头皱着小脸,做出一副苦大愁深的模样,逗得薛红荷捧腹大笑。

  见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陈小囡伸手帮她擦去泪珠:“小姑nai,我同桌圆圆说,女人太寂寞了就会流眼泪,小姑nai,你寂寞吗?”

  薛红荷却不笑了,认真看着陈小囡:“小姑nai不寂寞。”

  陈小囡仰着脖子认真道:“小姑nai,女人单身太久,不好。”

  薛红荷再次哭笑不得:“陈小囡,从今天开始,不许你再看电视了,尤其是那些情情爱爱的连续剧。”

  趴在小姑nai肩头的陈小囡这回终于苦大愁深地撅着小嘴:“那样人家会很寂寞的。”

  山腰王家四合院。方如山和顾炎然都是百忙中抽空回来一趟的,匆匆在门口见一面后,两人又忙不迭地各忙各的去了。王家的晚宴很丰盛,王抗ri和王援朝都露了一手拿手的好菜,吃饭时王家老爷子依旧没有露面,但面对厅门的主位依旧为他空着,不过白家父子和洪叔都吩咐出来参加了这次特殊的家宴。李云道被安排在仅次于老爷子那张空座的次主位上,这让熟知中国传统文化的李云道有点儿吃惊,不过幸好,王小北也坐在他身边,这样他觉得也许是王家并不太注重座次的排序吧。

  老爷子不在,长女王抗ri为大,一桌人坐下后,王抗ri举杯:“今ri有三喜,头一喜是欢迎云道,二喜是为老太爷,三喜是为我们老王家,来,大家干杯!”王抗ri是干惯了纪检工作,说话干练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连祝酒辞也是如此。王抗ri坐下,王援朝站了起来:“我……我……我今天很开心,非常非常开心。”王小北给了母亲一个眼神,生怕这太太又情绪失控,坏了老爷子的jing心安排。

  “来,云道,这杯二姑敬你。”

  李云道连忙起身:“不不不,我敬姑姑!”说完,毫不犹豫碰杯后仰头干尽杯中酒。

  听他叫姑姑叫得这么顺口,王抗ri笑道:“云道,这可不公平,你喊援朝姑姑,却叫我阿姨,这可生疏多了……”

  李云道又连忙举杯:“这杯我敬大姑,之前在苏州惹了麻烦,最后还是北少请大姑二姑出面才平息了那件事,不胜感激。”

  王抗ri却严肃道:“是贪官,再有能力也是贪官,就必须拿下。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让一个祸害百姓的蛀虫落马,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这杯应该大姑敬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