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二十九章 凶兽混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今天第一更,如果今儿空,就有第二更。另抽空建了“《大刁民》书友群,扣群号:210967935,有兴趣的书友欢迎进群交流!)

  朱十茂没掉到今晚的任务会如此棘手,他以为只是和往常一样,偷拍些婚外情的照片,回去印出来跟雇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至于这些照片能在离婚诉讼中能否起到作用和起多大作用,都不在他这个私家侦探的考虑范围内。今晚他依旧像往常一样,潜伏在目标人物的住所附近,目标傍晚回家后便没再出来,他已经在考虑如果再过半小时她还不出来,他就要去小区里己经租好的那套正对目标住宅的房子里继续监视。这些活儿他很拿手,尽管在别人看来,这份工作看上去有偷鸡摸狗之嫌,但他却不觉得脏。所以他的侦探社叫“十茂信息咨询公司”,他卖的是信息。朱十茂在这个小圈子里很有些小名气,前不久他刚刚帮一位京城名媛圈里的贵妇找到老公偷叫不擦嘴的证据,成功让那位一步登天的凤凰男无地自容地净身出户,一时间更是打响了“十茂咨询”在这个圈子里的名气。朱十茂有他的原则,在原则基础上,你想要什么信息,他都会想方涉法给你弄到手。其实他的原则也不多,就一条:钱。

  朱十茂却没料到今晚会碰到“硬渣子”,横砍在他左腰的这一掌已经让他像虾一般陡然向左前方弓起身子,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左肾应该已经被震伤了,幸好他底子好,在对方悄然左踏一步企图以膝盖撞击他的额头时,强忍着疼痛,双掌呈叠状往那膝盖摁去。掌心跟那膝盖接触时,他才发现这人的爆发力有多变态,震得他的两只手腕几yu断裂,不过也幸好那一膝的力道足够强大,他才顺势往后退了数步,昂贵的相机撞击在水泥墙上,那只长焦镜头已经被摔落,就剩下机身连着相机绳一起还挂在他的脖子上。

  退出数步后,他才看清,突袭者是一个看上去极普通的中年人,尽管他的声音听上去很年轻,但那实实在在是一个中年大叔的长相。“你……你是谁?为什么要偷袭我?”

  中年男人似乎并不在乎朱十茂,回头看了一眼仍在远处卿卿我我的青年男女,那对热恋中的青年似乎并没有发现刚刚发生在百米开外的惊险一幕。中年男人这才转头,对着朱十茂冷笑一声:“把你的相机给我。”

  朱时茂下意识地后撤半步,抱着他的宝贝相机,刚刚那只价值数万的长焦镜头摔在地上已经让他足够心疼,此刻却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将自己辛勤劳作的成果交给别人:“人在照机在,人亡相机亡。”

  “哦?你把这照机看得跟你的命一样重要?”中年男人叽笑般地轻轻哼了哼,猛然向前踏出一大步,右手呈鹰爪状袭向朱十茂的喉咙,朱时茂一时间竟然吓得忘记了逃跑,眼看那练了几十年外家功夫的手就要碰到那柔软无比的喉结。中年男人相信,自己锁喉手下亡魂过双手,本不想杀人,但奈何这小侦探太棘手,万一他反向侦查真被他查到主子身上,他自然也吃不了兜着走。

  就在中年男人正头疼待儿要如果处理尸体的时候,耳后一阵劲风袭来,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收手侧偏脑袋,极凶险地躲过身后之人的突袭。这叫一报还一报吗?刚刚自己还在偷袭别人,此刻倒是被别人偷袭了,向路中间飞快撤步的中年男人边转身边自嘲地笑了笑,可当他看清来人时,却表情陡然凝聚,他认识偷袭他的人,姓蔡,名玄七。

  他冷笑:“怎么?你不是影子吗?跑出来见义勇为?”

  蔡玄七也是个胡子邋遢的中年男人,但他的表情却很冷,只是看着对手,冷冷道:“李国番,回去告诉你的主子,离我家小姐远点,否则……”

  刚刚偷袭朱十茂的正是练了几十年外家功夫的李国番,他看着蔡玄七皱眉:“你应该知道,正面交手,你并不是我的对手。”

  蔡玄七点了点头:“我承认,你的外家功夫是有些火候了。”

  李国番自负地笑了笑:“那你还想跟我动手?”

  蔡玄七道:“我跟你不一样,你是武夫,我是士兵,你以武杀人,我只管杀人,但不问手段。”

  李国番一愣,他知道蔡玄七说得不错。现在不是拿着一柄长剑就能大杀四方的冷兵器时代了,蔡玄七功夫不如他,但是十个李国番也干不过一个拿着五四手枪的蔡玄七,而且结果只能是枪枪爆头。

  朱十茂吓傻了,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似乎卷入了一个不该卷入的漩涡,他甚至有些后悔答应接下这单生意了。他傻傻看着眼前两个中年男人像打哑谜一般地对话,却听不懂他们到底要表达些什么。

  蔡玄七突然道:“今晚,我没带枪。”

  李国番轻轻松出一口气,他和蔡玄七不一样,他不是杀人机器,但蔡玄七是,尤其是配了枪的蔡玄七。听到他没带枪,李国番这才吁出一口气,他刚刚已经在想,如果这个手执杀人执照的家伙真要对他开枪,自己有把握在一步之内秒杀对方吗?想了数十种方案,他最后只能颓然放弃。

  蔡玄七突然笑了:“你高兴得太早了。”

  李国番皱眉。

  蔡玄七道:“我没带枪,是因为今晚你的对手不是我。”

  李国番不解。

  蔡玄七呶了呶嘴:“是他。”

  路边电线杆下突然走出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李国番突然倒吸一口凉气,以他的功力居然没听出这年轻人是什么时候站在这电线杆下的,也许从一开始他就在这儿,可是自己却没听出来。

  就连李国番也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个很英气的俊小伙儿,他走出来的每一步都恰到好处地利用了全身的肌肉,以至于能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同时能够针对身边的各种突发状况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他走出来的那一霎那,李国番就闻到了死亡的味道。如果如蔡玄七是被训练出来的杀人机器,那么眼前的年轻人应该生来就是一部杀人的利器。

  年轻人停了下来,先转头看向朱十茂:“带上你的相机,赶紧走吧,这里不适合你。”

  朱十茂下意识地看向刚刚偷袭自己的李国番,发现对方正全神贯注地防备着别人,他这才如得赦令般地飞快离去,小路上只剩下李国番面对两部杀人机器。

  李国番看着年轻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道:“你是谁?”

  年轻人轻笑,摇了摇头,不过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你听说过上古凶兽吗?”

  李国番瞳孔微缩,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共和国官方一再否认存在的神秘机构,李国番有些语无伦次:“你……你……你是那里面的……”

  “哦?”年轻人笑了笑,“你也听说过那个地方?”

  李国番木然地点了点头,盯着年轻人:“听说过。但我很好奇,不管是蔡家还是那个分文不值的家伙,都不值得出动你这样的……”

  蔡玄七冷笑。

  那年轻人也笑了,笑得异常灿烂。

  “记住,我是混沌。”

  李国番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因为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点头。李国番还保留着点头时的表情,但生机已然松软溃塌。年轻人轻轻抚过他的眼睛,将那对死不瞑目的眼睛合上。

  “他手上的血不少,所以能死在你手上,那是他的荣幸。”蔡玄七冲年轻人点了点头。

  年轻人翻了个白眼:“教官,你真没带枪?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蔡玄七没接话,只是道:“你先撤吧,这里交给我处理。”

  年轻人点头:“不知道有了这点jing告,蒋家那边会不会收敛些呢?”

  蔡玄七摇头:“蒋家已经不是以前的蒋家了。”

  年轻人道:“那就再杀。”

  蔡玄七又摇头:“杀与不杀,哪里你我能决定的?”

  年轻人笑了笑:“这倒是。蔡家知道我家少爷身份了?”

  蔡玄七道:“他爹当年何等意气风发,两人又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种事情,能瞒多久?”

  年轻人笑道:“这样也好,省得麻烦了。”

  蔡玄七不解:“麻烦什么?”

  年轻人道:“万一谈不拢,私奔了,我岂不又要费神?”

  蔡玄七失笑:“当真会私奔啊?”

  年轻人看了一眼远处相依在一起的男女:“不会吗?”

  蔡玄七皱眉没有说话。

  夜风渐起,李云道将怀中的女人搂着更紧了一些,余光却扫向不远处的巷口。

  “真不要我们去帮忙?”李云道小声问道。

  蔡家女人嫣然一笑:“这点小事都要我们去,你们家那小熊娃子就真白糟蹋国家培养他这么些年了。”

  李云道笑道:“我不担心这个,我担心他会杀人。”

  “杀了又如何?”

  李云道露出一个蛋疼的表情:“我怎么早不知道你是这么冷血的女人呢?”

  蔡家女人笑道:“早知道会怎样?”

  李云道搂紧怀中的女人:“早知道的话,我就早把你娶回家,再冷的血我也给你捂热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