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三十章 杀人的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蒋青天手头有不少物业,尽管京城的房价一轮高过一轮,但对于他这个位面的大少来说,房子只是个玩物,就跟那些蝇营狗苟的女人们一样,只是他蒋家大少爷某ri心血来chao排泄寂寞的一种生活方式。这处法式大平层入手时间不长,前不久的四合院玩腻了他就很少再去过问了,只等过两年价格翻一番再出手,当然蒋青天身边有专门的人负责这种手续繁琐的事情,他只需要选中目标,下手,享受,然后再一脚踹开。不过现下这处平层带着帕拉迪奥十字圆厅,将文艺复艺时期的建筑文化演绎得淋漓尽致,最近迷上欧洲中世纪文化的蒋青天爱不释手,如同临幸最宠爱的妃子一般,每晚必到。

  凌晨时分,视野宽阔开间巨大的客厅内灯火通明,在北方黑白通吃的蒋家大少却难得地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刚刚跟带回来的不知名女人在套房卧室内大战了三百回合,可抽离了女人的身体后,蒋青天却又开始怀念那个在景山学校时唯一敢对他挥拳手的女人。蒋青天是赤着身子来到客厅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却一直放在灰纹大理石的茶几上,一口都没有喝。

  他的心情很糟糕,因为那个人来了京城。他很好奇,那人怎么会有这个胆量再次踏入他的领地,难道他以为自己真不敢动他?他怎么敢在无人陪同的前提下再次只身踏入四九城?想到这里,蒋青天不禁有些愤怒,他觉得自己的对手是在藐视他,尤其是上次他被那人的两个哥哥踩得如同一只屡蚁一般后,他始终觉得记得那张露带苍白的南方面孔――讥笑,讽刺,还有同情。

  咣!脑中浮现那张面孔的时候,蒋青天随手便将那只水晶玻璃杯狠狠砸在大理石壁上,杯子的粉身碎骨似乎并没能让他的情绪有半点地好转。终于,他给自己点了根烟,在缭绕烟雾的刺激下,情绪才缓缓平复。

  “李云道……李云道……”他在口中喃喃念着那人的名字,如同咀嚼那人的肉骨般表情狰狞。良久,烟抽完,他才起身给自己又倒了杯水,顺手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蒋青天皱了皱眉,又换了个号码,果然,只响了两下,那头就接了。

  “蒋少,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国番死了。”

  蒋青天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他又输了。他重新在客厅的鹿皮沙发上坐下,依旧赤着身子,抓着玻璃杯的手却微微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愤怒,极端的愤怒。

  咣!又是一个杯子碎了。

  蒋青天气喘吁吁地连大理石茶几都掀翻了,他此刻连想不都愿意去想那个名字,可是那三个字和那张苍白的面孔却如同梦魇一般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杀!杀!杀!”

  他拿起掉落在地上的水果刀,将那张昂贵无比的进口沙发划得惨不忍睹,直到揉着惺忪睡眼的女人同样赤着身子走进客厅,他才突然笑了。因为女人问了句,“蒋少,你怎么了?”

  是的,他笑了,笑得很真诚,笑得也很自信。他是蒋青天,蒋家大少,蒋家第一顺位继承者,那人是谁?一个无名小卒,曾几何时,他捏死那人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容易,哪怕他身后站着那个名叫蔡桃夭的女人。

  “没什么,刚刚发现,这沙发和茶几质量差得很,明儿找人换了。宝贝儿,刚刚爽吗?”

  女人荡笑:“真想不到你会那么生猛。”

  “生猛的还在后面……”蒋家大少猛虎扑食般扑了上去。

  女人yu拒还迎地抬着身子恭迎蒋家大少的入侵,他们没有回房间,就在客厅的地上疯狂地动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已经痉挛得直不起身子时,蒋青天手边摸到了一块玻璃碎片。

  鲜血喷涌而出的时候,蒋家大少也喷薄而出,他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快感,如同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从女人的颈部动脉喷she在他脸上的鲜血让他高chao迭荡。

  他又在女人身上动了许久,直到鲜血漫过他的膝盖,他才起身,冷冷看了一眼双目直瞪的女人――她脸蛋长得很像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气质却相之千里。因为她的确不是蔡桃夭。他的女神怎会如此放荡,他的女神怎会在人膝下呈欢?所以,她必须死,因为她玷污了他的女神。

  他毫无表情地起身入了洗手间,冲干净身子,尤其是身上喷溅的血渍,随手拿了条浴巾裹在自己腰间,又拿了另一条,走到客厅,随手扔在那死不瞑目的女人身上,鲜血很快染红了白se的浴巾,在客厅金黄se的灯光下,浴巾很快就变成了黑红se。

  蒋青天穿上衣服,下意识地拿起手机就打给李国番,响了两声后,他才意识到,那个善于帮他料理后事的中年男人已经死了。他自嘲地笑了笑,又打给林于轼:“贡院这边的房子,派自己人来打扫一下。”

  林于轼愣了一下才道:“有垃圾吗?”

  蒋青天“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今晚有人断了他惯使的“右臂”,如今他只剩左膀,他上了那辆刚入手不久的布加迪跑车,看着难得漫天星的乌se夜空:“他们这是在宣战吗?”他冷笑一声,启动引擎,一脚油门,车身陡然窜出。

  要战,那就战吧。

  林于轼是半夜十二点三十从被窝里爬起来,用了不到半小时时间到了贡院这边的法式平层。用钥匙开门的时候他明显迟疑了一下,李国番之前说过,蒋少在某方面有些特别的癖好,但那些体力脏活儿,之前都是李国番负责的,林于轼这个智囊很少会出面解决这种事情。

  打开门,一脚踏进去的时候,他明显感觉脚下踩到了一滩水,但很快浓郁的血腥味传来,他飞快打开灯,金se的灯光和鲜红的血泊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他也杀过人,所以他并不害怕。但是,他杀人是为了生存,因为不杀,他就被人杀。可是蒋青天杀人是为了什么呢?

  他看到被一条浴巾草草盖着上半身的女人,血泊里两条白净的腿曲卷着,他皱了皱眉,空气中还有一些其他的味道,他知道这是什么。他在想,李国番每次来处理这些所谓的“垃圾”时都在想什么?李国番死了,是不是也意味着解脱了?

  林于轼练的是内家功,读的书也比李国番要多得多,不然蒋青天也不会事事问计于这些林军师,他拎了很多东西来,为的就是怕处理这种棘手的场面。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他也不放心让手下的人来处理,自己动手才是最安全的。

  幸好那条浴巾吸了不少血,所以血只流到了入门的十字圆厅处,他想了想还是先把这条浴巾处理了。他笨拙地戴上橡胶手套,拎起一角仍在滴血的浴巾,将浴巾放进事先准备好的三层垃圾袋,低头时,身子一抖,因为=他看到那双死不瞑目眼睛瞪得很大,仿佛他就是那个用玻璃划破她颈部动脉的凶手一般。林于轼只是微微愣了小片刻便继续手中的动作,这应该已经不是第一个了,从女人颈部的伤口他就能看得出来,蒋少的手法很娴熟,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刀毙命,女人死于失血过多。这又是一个幻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可怜女人吗?他一边继续收拾烂摊子,一边想着,这世上为什么那么多想鲤鱼跳龙门的人?难道他们不知道,龙门的另一边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般美好,抛开全力一跃时的风险不谈,龙的世界只会比鱼更残酷,可是,争相起跃的鱼却不清楚。

  花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将客厅收拾得干干净净,客厅里全是漂白剂的味道,看了一眼脚下硕大的袋子,叹了口气。今天一夜,除了李国番和这个女人外,还有多少生命在陨落呢?他突然发现,其实读书读多了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至少李国番每次干完这种事情后不会如他这般伤chun感秋。

  他打了个电话,殡仪馆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他要赶在天亮前把两个人都火化了。还有什么比火化成灰更好的藏尸方式呢?他不知道以前李国番是怎么处理的,李国番一般干完这种活儿后回去就会呼呼大睡,他不会说,林于轼自然也不会去问。等到自己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他才头疼如何处理尸体。这会儿他倒是有些庆幸李国番今晚也死了,不然他也想不到火化这么好的方式。不过,如果李国番没死的话,今晚他就不用这么舟车劳顿了吧。

  深夜,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很安静,他拉着东西出来的时候,没碰到一个人,一路摄像头在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提前破坏了,他将沉重的垃圾袋扔进后备箱,终于舒出口气。

  原本杀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可是,现在怎么却变得这么复杂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