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三十二章 拍马难及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前两天抽空建了《大刁民友群,扣群号:20967935,有兴趣的友欢迎进群交流!

  见李云道将目光转向自己,三个生面孔的青年也赶忙围了上来。<>

  陆涛是第一个伸出手跟李云道握手的:“陆涛,大家都叫我‘涛子’。”

  陈博也笑眯眯地伸手:“陈博,他们喜欢叫我‘博士’。”

  高裘却苦着脸:“兄弟,我的名字有点儿糟蹋你耳朵,高裘,跟宋朝那位其实不是一个球,他们都叫我‘太尉’。”

  “行,认识了,那就都是自己人了,都坐,咦,小丫头呢?”王小北正左右转头寻人,从洗手间的方向走出一个扎着两只小羊角辫的年轻姑娘。

  “哟,都上桌了,姑奶奶就去了个洗手间,你们这群王八蛋……”姑娘突然发现桌上还坐着个生面孔,立马吐了吐舌头,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小北哥,这位是……”

  王小北连忙介绍道:“云道,这位青春无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俏娘子叫陈关关,是陈博的堂妹。这下好了,他们家一下子就认识了仨。”

  “三个?”李云道不解,陈家兄妹也好奇地看着王小北。

  王小北对陈博道:“他跟你红荷小姑感情不错。”

  李云道苦笑,什么叫感情不错,这话怎么听得就那么别扭呢?

  陈博、陈关关兄妹俩倒是像看英雄一样看着李云道,陈关关更夸张,直接跟武侠小说似的抱拳行礼道:“英雄,求求你,行行好,把我们那小姑收了吧!”

  李云道想解释,王小北却火上浇油道:“关关,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回你小姑从上海回来,一路都缠着我兄弟,一直跟到我家。这不,估计我兄弟实在是受不了,说了两句狠放,你们家那姑奶奶倒好,一怒之下抢我的卡宴就跑了,害得我今儿都是跟洪叔借的车。”

  陆涛、高裘闻言,双双举杯:“好汉,就冲这点,我们都要敬敬你,他们老陈家的小姑奶奶可把我们把祸害惨了。”

  王小北也举杯吆喝:“来来来,我们大家一起敬云道,一来是欢迎他二度进京,二来是提前恭贺他拿下蔡桃夭。”

  一桌子人顿时愣住了,尤其是刚刚认识的四位新朋友,酒喝了半口,不约而同地呛了出来。

  陈关关更是瞪圆了眼睛,上下打量着李云道,随后猛地吸了口凉气:“乖乖,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英雄,你就是一年前把蒋青天踩得跟狗屎一样的那位?”

  陆涛、陈博、高裘直接愣在了当场,不约而同地看向李云道。

  李云道笑了笑:“那次的确是我鲁莽了,让大家见笑了。”

  陆涛第一个举杯:“兄弟,这杯我一定得敬你,哥哥憋了这么些年的气,就那回最畅快淋漓了,先干为敬。”说完,陆涛已经仰头干完了杯中酒,李云道也不做作,直接跟着喝完。

  高裘也站了起来:“云道,我就托大,叫你声云道,不过说实话,哥哥是真心佩服你,还有,你帮哥哥们出了口恶气啊!先干为敬!”北方爷们儿大多豪爽,李云道喝酒也从来不打官司,又一杯陪尽。

  陈家兄妹也跟着站了起来,陈博道:“别的不多说,那段视频真是……唉,大快人心,我前两天还拿出来复心了一遍。干!”

  陪哥哥喝完,妹妹也来了:“云道哥,我真是喜欢死你了!对了,要是娶了蔡桃夭你家还缺个小妾什么的,不如考虑一下妹子如何?”

  李云道笑道:“我那儿庙小,哪供得了关关妹子这么大尊菩萨?”

  陈关关笑道:“那是桃夭姐这尊菩萨太大了,把你的小庙都撑满了吧!”一桌人被她的比方逗得捧腹大笑,两人碰杯饮尽杯中酒。

  王小北立马解围道:“哥儿几个,缓着点,这才刚开局你们就想把我兄弟灌倒,这也忒不厚道了,来来来,有什么招儿,冲哥哥我来。”

  王小北明显是这群纨绔小姐的精神领袖,有他一句招呼,所有的酒杯都往他跟前送了。

  觥筹交错,酒过三巡,一桌子人也熟悉了起来。李云道这才了解明白,陆涛在国内的超级巨无霸企业中石油供职,处级干部。陈家兄妹中,陈博供职于发改委价格局,陈关关去年刚毕业,在京城共青团市委就职,高裘和王小北一样,都是军人,但高裘却是实打实的京城戍卫区的实权营长。

  “兄弟,蔡家那几尊大佛你去拜会没?”陈博给李云道扔了根烟,问道。

  李云道摇头:“说好了,后天去。”

  一桌子人顿时安静了下来。陈关关道:“去他们老蔡家?”

  李云道点头。

  一桌子人又相视无语。

  “兄弟,你得有个心理准备,蔡家跟咱们几家都不太一样。”陆涛撇了撇嘴道,“尤其是蔡家老爷子对蔡桃夭是给予厚望的,几乎是从小将她当接班人培养的,虽然现在蔡桃夭离开了军队进了学校,但是底子在那儿,而且我听说,对外说是退役了,但军职还在,说回去立马就能回去。”

  陈博道:“蔡桃夭从小就是很有主见的,涛子,我倒觉得,蔡家在这个问题上不一定会多作追究,只是,高副总那边……”

  众人齐点头。陈关关道:“铁娘子,不好对付哦。”

  当事人却仰头饮尽杯中酒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几百斤的熊瞎子刨不死俺,还能被百来十斤的人吓死不成?大不了老子摊子一撂,私奔!”

  一语惊得众人皆愣,陈关关却第一个雀跃着鼓掌作花痴状:“英雄,我终于知道,为何蔡桃夭跟我家小姑都要死缠着你不放了,英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把小女子也收了吧!”

  王小北他们从小就习惯了陈关关这疯丫头的疯言疯语,当下只是哈哈大笑,王小北边笑边道:“小疯丫头,你要跟李云道我不介意,但是你可不止蔡桃夭和你家小姑两个对手,你可别忘了,大里头有个比你还要疯癫万倍的大疯妞儿。”

  众人皆惊:大疯妞儿,不是阮家那位又能有谁?

  陆涛这回干脆直接就差点儿跪拜在李云道脚下:“英雄,你得教教我们啊,这么些**oss级的女神你都能一口气儿吃下去,那你也教教弟兄们怎么喝汤吧?”

  王小北一脚踹过去:“滚一边儿去,这是能学得来的吗?这要耳濡目染才行,这不,我特地这回请他住在我老王家,回头我也带两位女神回来吓吓你们。”

  高裘直接翻白眼道:“别逗了,你带俩儿明星回来我还能信,别说咱大里的女神,就是齐褒姒那种明星,估计你也骗不来。”

  听到齐祸水的名字,白小熊看了李云道一眼,没说话。

  高裘却直接点名:“小熊,你从小儿跟着北少一块儿混的,你说说看,就北少这德性,齐褒姒能看得上?”

  白小熊翻了个白眼,王小北这回却苦着脸道:“兄弟们,说句实话,齐褒姒我是真心拿不下。”王小北见众人皆笑,突然话锋一转,“不过。”

  所有人将目光又转向王家纨绔。

  “不过嘛,”王小北卖个了关子,见众人都等急了,这才悠悠道,“咱们这桌上已经有人跟齐女神两晚共度良宵。”

  陈关关第一个跳出来:“你胡说,齐齐不是那样的女人。”

  陆涛也跟道:“兄弟,你没发烧吧?前段时间,我们总部搞活动,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了齐女神来助兴,可人家连喝半杯酒的面子都不肯给,演完就走人,把我们总部那位气得差点儿高血压都犯了,要不是我二叔在一旁劝着,估计早气得进医了。”

  薄小车也道:“我听说齐褒姒跟山东的那位猛人齐南山好像有些关系,所以圈子里头多多少少都会给点面子。”

  李云道一愣,上一次打圆场的那位中年人不就是齐南山吗?怪不得齐褒姒能在京冀圈子里这么牛掰,有齐南山和蒋青天站在身后,又有几个像雷实德那样不知死活的跳梁小丑呢?

  王小北却颇自得地看了一圈众人:“诸位,我可不是胡说,小熊也知道这事儿。”

  白小熊见众人都看他,只得苦笑向李云道求救。

  李云道这才站出来:“齐褒姒是我的朋友,之前在苏州出了点意外,在我那儿小住了两日。但我跟她萍水相逢,就只是普通朋友而己。”

  这回,连薄小车看李云道的眼神都变了。

  “萍水相逢,江湖儿女,相逢何必曾相识……”陈关关站起身,摆动着手臂,用极夸张的表情和动作添油加醋地演绎着李云道的话,弄得李云道哭笑不得。

  薄小车坐在那儿扳着手指头:“蔡桃夭,阮疯妞,薛红荷,齐褒姒,乖乖,拉出来个个儿都是赛西施的女神,兄弟,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二哥说他日你的成就必在他之上了,单泡妞这一项,你大哥跟你二哥加一块儿也拍马难及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