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三十六章 棋与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老爷子昨晚睡得颇晚,但早上还是雷打不动地起了大早,打完太极吃了早饭,一如既往地让周唯庸检查身体。<>

  周唯庸在老王家呆了小两年了,天天跟老爷子接触,早跟老爷子熟识了,一边操作着血压仪,一边打着哈欠道:“首长,没事儿,我是昨晚睡前喝茶喝多了。”周唯庸没敢说实话,昨儿帮李云道处理好伤口,王小北就警告过他,这事儿千千万万别让老爷子知道,不然老爷子一上火,伤了身子这责任谁也担待不起。

  老爷子活了一把年纪,又是当年共和国头号智囊军师,哪能看不出周唯庸没说实话,也不点破,只轻笑道:“你这小伙子,倒是天天盯着我老人家不吃这个不干那个,到了自个儿身上就全忘了。”

  周唯庸尴尬笑道:“我这叫当局者迷。”

  老爷子轻哼一声:“当局者迷,是啊,当局者迷,你们这些小鬼头,是不是以为我都老糊涂了?昨晚你们在外头那么大动静,搞什么?都当我聋了不成?”老爷子要么不发火,一发火便不怒自威,上位这么多年,那股气势就能压得人抬不起头。

  周唯庸吓得不敢抬头看老爷子,只得干笑道:“没……没,真没什么。”

  “啪!”老爷子桌子一拍,“我还没死,你们就什么都瞒着我,想造反不成?”

  外面洪叔听到声音,连忙快步进来,见老爷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跟周医生僵着,心道这算个什么事儿啊。“首长,消消气儿,小周是年轻人,不懂事儿,您别跟他一般计较了。”

  “洪文,我问你,昨晚是不是小北那兔崽子又惹祸了?”老爷子的声音很威严。

  干了一辈子警卫工作的洪叔哪敢跟老爷子撒谎,连忙摇头:“首长,昨晚真出了点事,但却不是北少闹事,事情是这样的。”洪文把昨晚半途遇袭的事情给老爷子讲了一遍,一听说李云道受了伤,老爷子这回就坐不住了,说什么也要去看一眼。

  洪文劝道:“首长,这会儿云道正休息着呢,要不等他醒了,您再去?”洪文又冲周唯庸使了个眼色。

  周医生立马道:“首长,他的刀伤是需要静养的,睡觉是最好的恢复方式。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没一个月就准能恢复过来。”

  老爷子板着脸不说话,良久才悠悠来了句:“都退下去,孩子醒了告诉我一声。”

  就在洪文带着周医生要退出去的时候,又听到老爷子道:“洪文,去打个招呼,这件事必须严查,给他们半个月时间,就说我亲口说的,半个月办不到,别怪我老头子翻脸不认人。我还没死,就有人想动我们老王家了,这事儿回头你也跟老二家炎然打个招呼,他这个副部长不是让他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吃干饭的。”

  洪叔连忙应下,服侍老爷子这么些年,他是清楚老爷子退下来以后,一般是不愿意拿自己的招牌去干涉外面的事情的,昨晚的事情,明显是触及了老爷子的逆鳞。

  等洪文和周医生退了出去,老爷子在房间里越想越生闷气,在房也待不住了,推开门就往东厢房走,在门口徘徊了小半个钟头,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又转到前的荷池边,正走上荷池的九曲回廊,便看到白小熊小心翼翼地陪着一个娃娃在池边走着。那娃娃生得唇红齿白,西瓜头,穿一身景山学校的校服,正在荷池边的走廊上看红漆柱上方的雕画。

  “小熊娃子!”老爷子远远呼了一声。

  白小熊一看是老爷子,连忙带着那娃娃到飞檐翘角的湖心庭里跟老爷子问安。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王小北的影响,白小熊一看到老爷子就犯怵,站在老爷子面前也跟王小北一样,话也不说一句。

  “这娃娃是……”倒是老爷子先开口了。

  “爷爷好!”小娃娃抢先开口。

  “哎!”老爷爷刚刚心情不太好,这会儿被这娃娃一喊,心情顿时舒畅了不少,“小娃娃,你是哪家的?怎么跑我家来了?”

  那看上去**岁的小娃娃仰着头笑道:“爷爷,我是云道哥的弟弟,他在您家做客,我看他来了。”

  “弟弟?”老爷子一愣:没听说尧娃子还有另外一个骨肉呀。

  白小熊连忙解释道:“首长,这是李云道的大师父收养的小喇嘛十力。”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吓得白小熊又不敢说话了。

  转向小娃娃的时候,老爷子却又笑得慈眉善目:“小娃娃,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家里都有谁啊?”

  小娃娃打个佛谒才道:“老爷爷,我叫十力嘉措,之前大师父带着我们一起住在山上的庙里,家里有大师父,弓角哥,徽猷哥,云道哥,还有老末。”

  李云道这些年的机遇老爷子还是派了人去打探清楚了,但从来没听说过什么“老末”,所以奇道:“老末是谁?”

  “老末是大师父以前骑着云游四海的老驴,现在大师父又骑着它云游去了。”

  王家老爷子微微一点头:“是它啊,它还活得好好的?”

  老爷子这一问,倒是把一旁的白小熊给吓愣了:老首长认识一头驴?

  十道想了想道:“老末活得很好,大师父说它再活个几十年应该没问题。”

  老爷子闻言,长笑道:“哈哈哈,想不到,一别六十年,那老神仙跟老驴倒活得比我自在多了。”只要不傻的人都能听出来,老爷子跟那位大师父好像真认识。老爷子又问:“会下棋吗?”

  十道低着头,踌躇了片刻才用力一点头。

  老爷子笑道:“来,陪老头子下盘棋。”

  湖心亭的石桌本就刻着横竖的棋盘,桌下有两个暗格,里面各盛一木盒,盒中各是黑白子。

  小家伙直接跳上老爷子对面的石凳,拿出木盒着呈跪姿坐在石凳上,不然他个儿太矮根本够不着石桌。

  老爷子还没开口,就听小家伙认真道:“您执黑棋,你先手。”

  老爷子本想让小家伙先落子,但听小家伙说得颇像回事,立马笑道:“好好好,还挺专业。”

  老爷子落子,十力跟上。

  一老一少外加一个对围棋一窍不通的白小熊观战。白小熊就看到老少俩飞快落子,老爷子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小家伙倒是从小到尾淡定得很,良久,才听老爷子一声长笑:“罢了,当年我就下不过你大师父,现在倒是连徒弟也下不过了。”

  小喇嘛苦着脸仰头道:“下棋,不是大师父教的。”

  老爷子一愣:“另有高人?”

  小喇嘛笑得落出两排整齐的白牙:“是云道哥教的。”

  老爷子先是一愣,又仰天长笑:“好好好,哈哈哈,他倒是教出个好学生,你现在的棋力己青出蓝而胜于蓝了吧?”

  小喇嘛这才苦笑:“云道哥说,我再打二十年的谱应该能七局二胜一平,想赢云道哥,估计得等他得了老年痴呆才行。”

  老爷子手中的黑子直接惊落。随后才反应过来,反倒兴致更高:“那你云道哥的棋是谁教的?”

  小喇嘛歪着脑袋想想才道:“他自己看琢磨的。”

  这回连白小熊都目瞪口呆了。王家老爷子的棋力虽然谈不上专业,但也曾得国内那位平大师的称赞为“落子惊鬼神”,本以为小家伙是因为有方外高人为师才赢了老爷子,却没想却是昨晚那个拿着高尔夫杆跟自己并肩作战的家伙无师自通,调教出了这个一个棋艺非凡的小家伙。可他却不知道,在那终年积雪的昆仑山上,除了读练字,李云道最喜欢的娱乐也是唯一能称为娱乐的事情就是打谱,他能坐在悬崖边一坐四五个钟头,就为了看懂那卷古中的烂柯谱。

  老爷子似乎跟这个一身淡定佛息的小家伙很投缘,又围绕他们在山上的生活聊了颇久,老爷子也听得津津有味。良久,老爷子这回过头,瞪了一眼一直立在一旁不敢插话的白小熊:“安全问题,你要多费费心。”说完,背着手,哼着小曲儿缓缓往内走。可那一眼,却看得白小熊惊心动魄:老爷子知道昨晚的事了?

  小喇嘛捏了捏手指,才看了一眼呆在石桌旁的白小熊问道:“小熊哥,云道哥是不是又受伤了?”

  白小熊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十力嘉措这才悲天悯人地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好呢?杀人,真的不好啊……唉……”

  听小家伙老气横秋地口气,白小熊却认真看着他道:“你不杀别人,别人倒要来杀你,怎么办?”

  十力很为难地低下头,摆弄着胸口的红领巾,过了一会儿才抬头道:“大师父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白小熊笑着点头,拉起十力的手,居然也哼了小曲。

  “子龙一身都是胆,涯角枪挑定天下英豪。”

  大刁民友群:20967935,有空的友欢迎进来交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