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三十七章 往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有空的书友进来交流交流,群号210967935)

  下了盘棋,老爷子难得烦躁的心境倒是平复了许多,正背着手往书房走,刚踏进四进院,恰好看来迎面走来的一对青年,正是扶着李云道缓缓走出来的顾小西。老爷子脚步明显一滞,嘴皮子微微哆嗦了一下,呼吸也粗重了起来。

  顾小西也看到正跨过四进院门槛的老爷子,甜甜呼了声:“姥爷!”似乎突然想起王小北吩咐过千万别让老爷子知道昨晚的事,但李云道略弓的身子和苍白的脸se怎么看都跟昨儿刚进门活蹦乱跳的那位不是一个模样儿,小丫头脸se变了变,连忙挡在李云道跟前,“马上开饭了,我妈让我叫云道哥一块儿去吃饭。”

  李云道昨天只是远远看了老爷子一眼,这是头一回这么近距离地跟老爷子接触。之前他就很好奇,当年能将秦孤鹤逼出beijing城的王家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今天近距离一看,如果不是顾小西喊的那声“姥爷”,他真看不出这个大夏天穿着老头衫趿着塑料拖鞋的老爷子就是当年的共和国第一军师。

  “老爷子您好,我是李云道,这两天来家里叨扰您老人家的清静了。”李云道主动道。让他觉得奇怪的是,王家老爷子却似乎没听到他的话一般,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死死盯着李云道的脸,眼神颇是奇怪。

  顾小西见老爷子有些犯怔,生怕有什么闪失,连忙上前扶着老爷子:“姥爷,您今儿是在书房用餐还是跟我们大家一块儿?”老爷子过了八十五后,除了逢年过节就很少跟一家子人同桌用餐了,顾小西是故意找个话题提醒老爷子注意克制情绪,毕竟她这位大表哥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被顾小西一提醒,老爷子倒是回过神来,连说了三个“好”字,听得顾小西和李云道都莫名其妙。

  “孩子,安心住下,有什么事情让小北出面就行。”老爷子抖了老半天嘴皮子,终于挤出这么句话,说完又背着手往书房走。顾小西正琢磨着老爷子那三个“好”里头的意思,就听老爷子又突然回头说了句,“好好儿养伤!西丫头,让你妈多弄些养筋骨的汤药。”

  顾小西吐了吐舌头,连忙应了下来,又扶着李云道往三进院走。刚迈出门,就听到老远传来一个童稚的声音:“云道哥!”

  白小熊有些吃惊这小家伙的速度,十力刚刚突然从湖心亭的石凳上跳了下来,说了句“我云道来了”,就直接从回廊上窜了进去,那速度连白小熊都觉得愕然。小家伙在离李云道五米外的地方却停了下来,小眉微皱:“又受伤了?”

  李云道笑道:“皮肉伤对我来说还不是家常便饭嘛?”

  十力靠上来,搭上李云道的手腕,凝神把脉片刻后才转忧为喜:“没伤筋骨,回头我写个方子。”

  白小熊看到十力老气横秋的模样,又看他上来就帮李云道把脉,一脸好奇。顾小西看十力实在可爱,掐着他的小脸蛋道:“小弟弟,你会中医啊?”

  十力看了一眼李云道,靠在李云道身边,完全无视顾小西的搭话。

  李云道低头对小家伙道:“怎么?生我气了?”

  十力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李云道却道:“我不杀人,人倒要杀我了,你让我怎么办?”

  十力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变戏法一样掏出个转丝桶,咝咝地转了起来,口中佛音浩淼。

  顾小西轻声奇道:“云道哥,这小孩怎么念起经来了?”

  李云道摇了摇头无奈道:“这是个小神棍。”

  “神棍?”

  正说话的当儿,王援朝出现了,一看到李云道,这位跟尧娃子一母同胞的姑姑就急了:“死丫头,你怎么把云道给带出来?不是说要静养吗?”说完,转向李云道声音柔和道,“孩子,你不好好回去躺着,出来做什么?回去休息,姑姑待会儿把饭菜都给你送过来,让小西喂你。昨儿晚上你可是吓到姑姑了,浑身都是伤,那些人下手怎么这么狠啊,好好的孩子,伤成这样。你放心,我已经让你姑父一定要过问这件事,不然回头他甭想进家门。”

  李云道笑道:“姑姑,真没事儿,这点儿小伤真没什么,我以前在山上的时候,下悬崖采玉,哪个礼拜身上不碰点皮外伤,真没事儿,出来走走,山上空气好,有助于恢复。您也别为难二姑父,他有他的难处。”

  “他能有什么难处?别说他了,孩子,你说说,这才回来第二天就弄成这样,不行,我得给你大姑打个电话,这事儿可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就算了。那行,你们先在这儿转两圈,没事儿就去前院的亭子里坐坐,饭马上就好。”

  见王援朝离开,顾小西才冲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云道哥,我妈偏心,怎么就没见她对我和哥哥这么好呢?”

  李云道笑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不是不好,而是你们习惯了,体会不到。”

  顾小西想了想,点头不语。

  十力的到来倒是让一直缺孩子的老王家多了几份热闹,王小北中午没回来,倒是刚刚连说三声“好”的老爷子却出乎意料地出现在饭桌上,弄得王援朝手忙脚乱。不过看样子,老爷子情绪很不错,尤其是看到坐在他边上的李云道,更是眼角带笑,连说话的中气都足了好几分。jing卫连里有事,白小熊去了连部,饭桌上也就老爷子,王援朝,顾小西,外加李云道和十力小喇嘛。

  老爷子心情不错,说是想跟李云道喝两杯。王援朝闻言就不乐意了,说是孩子都受了伤,喝酒不利伤口愈合。

  李云道却说不碍事儿,在山上受了伤往往都是喷两口土酿酒,就让它自然恢复了,喝酒那更是家常便饭。

  老爷子立刻心情大好说这才是爷们儿,想当年跟着太祖打天下,不是小鬼子的飞机就是老蒋的大炮,身上弹片也不少,当年养伤时也没这么多忌讳,跟太祖、老总他们凑一块儿,一碟花生米几根粟米棒就能喝上两坛老酒。

  李云道说打天下的事,没有酒可是不是行的。

  老爷子大悦,让洪叔回四进院的书房里拿出那两坛山西老坛汾酒,说这酒是当年部队路过山西时,一个老乡硬塞的,这一放可就几十年了,当年被那群狗崽子打倒,家里的东西多数被抄了,不过这埋在地下的好酒愣是躲过了那一劫。

  李云道连忙说那这酒太珍贵了,给小子喝那就太暴殄天物了。

  老爷子说我说值就值,王援朝也敲边鼓说云道,老爷子难得心情好,小北又不在,你爷孙俩好好喝两盅。

  李云道微笑应下又道,那给十力来来点,他的酒量不在我之下。

  老爷子一愣,随后笑道,老神仙的嫡徒,酒量不好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李云道倒是愣了一下问老爷子您认识我大师父?

  老爷子笑道这就说来话长了,当年我部奉命在湘西剿匪,那山寨里有对拜把子兄弟,传说老大是个练家子,浑身是胆,曾独自一人杀进国民党大牢迎救麾下兄弟,老二是个神枪手,指哪打哪儿,打苍蝇腿就不会中苍蝇眼。

  顾小西笑道姥爷您夸张了吧,您那是打仗,怎么说得跟武侠小说似的。

  老爷子手一摆,江湖的事,你这小孩子家家懂些什么。

  李云道倒是点头,解放前上中下九流,里八门外八门,行行都出状元,一身是胆的赵子龙也不是没有,尤其是那乱世里头,练出几个神枪手倒也不是什么奇事儿。

  老爷子点点头,接着道,那对兄弟占有湘西的一座天脸,易守难攻,就算用飞机炸,他们往林子里一躲,咱们那会儿连飞机也鲜有几架,更别说条件玩地毯式轰炸了,所以那对兄弟棘手得很,折了我军中不少好手。后来我左右一合计,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就想法子放出消息,说是我们截了国民党李宗仁部的几卡车黄金珠宝,这几ri要经过这边运到解放区去以换购物资。那对兄弟果然中计,车过白虎崖下时他们设伏企图抢夺黄金珠宝,却被我早先安排好的人手打了个措手不及,一直被我撵进贵州一带的万里大山。本来我想派兵搜山,后来你师父却赤手空拳地带着那两人下了山,说那两人是他的记名弟子,已经答应解散旧部,希望我给他们两兄弟一个活路。

  我一听,不行啊,这两人手里可是有不少军中好儿郎的xing命,就算我答应部下们可不能答应。于是,我之前就听说过你大师父的名号,据说在前清那会儿,他就是王爷贝勒府里的贵客,等我见到他那年,离49也不远了,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的模样。我心知这位应该真是高人,但又不好当着部下的面徇私枉法,于是就在全军面前许了诺,让他们兄弟跟军中的好儿郎比划比划,各比五局,五局三胜,只要他们胜了,我自然放人。最后,枪法武艺都比了,那对兄弟惨胜。不过,你师父后来说,欠了我的大人情,就把两个孽徒留在我麾下当差了。说实话,你大师父年轻时调教出来的那两人,如果放在现在,可是比十几年前的大王二王还要彪悍百倍不止的大悍匪,跟了我以后,两人更是屡立奇功,解放后,我本想让他们去地方上任职,可他们感恩我当年的不杀之恩,一定要留在我身边。最后,十年动乱的时候,我被打倒了,他们当年落草为寇的前事也被人揪了出来,被送上了法场。说实话,这件事我一直想跟老神仙说道说道,却没有机会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