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三十八章 爷孙,兄妹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抽空建了《大刁民》书友群,扣群号:210967935,有兴趣的书友欢迎进群交流!

  听老爷子说完这陈年旧事,王援朝头一个露出恍然的表情:“爸,你说的那对拜把子兄弟就是祁大彪和印天两位叔叔?”

  老爷子抿了一小口酒香扑鼻的汾酒,点头叹气道:“唉,都怪我,当年不知退一步海阔天空,不然那两位兄弟也不会被人翻出旧事以至遭了他人毒手啊。”

  李云道劝道:“我大师父常说,‘人各按天命,万事不相求’,想来两位师兄的事大师父也应该早就料到了,老爷子您也不必过于歉疚,毕竟两位师兄曾经草菅人命手沾鲜血,好在两人也跟着您戎马一生,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也算是将功补罪了。虽然最后的下场令人惋惜,但用十力的话来说,那就是命啊。”

  正埋头对付一只鸡腿的十力仰起脑袋,眨着灵动的大眼睛,包着一嘴的鸡腿含糊不清道:“所以,云道哥,大师父说,杀人不好。”

  李云道苦笑,老爷子却接过话去道:“你不杀人人便杀人,那还不如快刀斩乱麻以绝后患!”

  十力嘟着嘴,不接老爷子的话茬。李云道却突然问老爷子:“当年您见到我大师父的时候,他大概多大年纪?”

  老爷子回忆了一番道:“应该差不多四十岁左右吧。”

  李云道点头,老爷子又继续说着他所了解的老喇嘛。

  相传,藏区大喇嘛噶吗拔希第一次出现是清末,时年十二岁的大喇嘛以土司王子身份入京觐见末帝,返藏后被选入布达拉宫参修,十八岁踏出金轮寺,云游四海,访天下名寺名僧,结交世间名流。民国时期大喇嘛曾在当年北大驻足过一段时间,跟狂儒辜鸿铭,甚至当年何等风发的梁先生等皆是忘年好友。后军阀混战,ri本人入侵时,大喇嘛以一手高超医术在各地救苦救难,施手救过不少人,其中也碰到过ri本人的为难,但噶吗拔希以一人之人屠尽一个中队的ri本宪兵,一时传为民间美谈。国共相争时期,大喇嘛就有了归隐之心,解放后更是隐居深山足不出户,上一次云游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距今已经足足二十余载。

  李云道算了算,就算老家伙是1910年的时候入京面圣,那时候他十二岁,按这么算来那神神叨叨的老神棍岂不已经百岁开外?

  顾小西扳着手指头一算,吃惊道:“云道哥,这么说来,你大师父起码也115岁了?”

  李云道点头:“我原以为他也就七八十岁的光景,没想到倒真是个古董了。”

  老爷子笑道:“大喇嘛一身本事,听说你还有两个哥哥,应该都得了他真传吧?”

  李云道摇头:“老大叫弓角,擅武不习文,一身八极拳倒是得了老家伙的真传。老二叫徽猷,倒是文武全才,厨艺最佳,咏chun也凑活,只是xing子恬散了些。这小家伙倒是得了一身真传,从佛经到武艺,再到医术,老家伙倒是毫不吝啬地都传了他,只是他年纪还太小,有些东西教了,但领悟应该还需要点时间。”

  顾小西奇道:“那你呢?喇嘛教你什么了?”

  李云道苦笑:“大师父说我十八岁前沾武必死,加上我生下来的时候染了风寒,落下了一身病根,所以打小不是泡药桶就是被他逼着念经读书,这么些年下来,书是读了不少,只是还是应了那句‘百无一用是书生’,下了山也只能窝在建筑工地上。后来好在得蔡桃夭引见给秦家老爷子,得他的培养,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十力突然抬头道:“我云道哥读过好多好多书,有那么那么高!”小家伙的手指向屋顶,逗得众人皆笑。十力却不满道,“人家又没有夸张,你们笑什么,这么些年,云道哥的读书笔记都有他个子高呢!”

  老爷子微微一愣,突然抚掌大笑:“好啊,哈哈哈,这才叫读等身书啊!”

  顾小西一脸不可置信地表情:“你真读了那么多书?”

  李云道笑道:“那也是因为在山上实在太闲了,老大老二他们还有练武可以打发时间,我自小就只能读书了。”

  “你应该来我们北大,我们系里的那些老教授就常说我们这些年轻人读的书太少了,你一去,准把他们都吓趴下。”

  李云道说:“书读得多与少其实无伤大雅,最重要的还是为人,不然纵使读多少书,也只能留下千古骂名。”

  老爷子举杯:“好,说得好!来,为你的为人,咱们爷儿俩干一杯!”

  “爸,你少喝点。”王援朝笑着劝道。

  老爷子笑道:“不碍事不碍事,今儿难得高兴。”

  小喇嘛抬头看了老爷子一眼道:“还是少喝一点,酒伤肝,您本就肝气过旺,不利身子。”

  李云道闻言,将老爷子面前的汾酒拿了过来:“嘻嘻,老爷子,这酒还是赏给我吧,您不会舍不得吧?”

  老爷子哈哈大笑:“小家伙,真是得了那老神仙的真传了。还有你,你也少喝点,等你康复了,叫小北,我们爷儿仨一块儿好好喝两杯。”

  老爷子又用了些汤,似乎jing神有些乏了,便让洪叔扶他回房休息。送走老爷子,一桌人这才松了口气。

  顾小西一边盛汤一边道:“难得见姥爷这么开心,不过他老人家在,我都吃不饱,生怕有什么差错惹他不高兴。”

  王援朝笑道:“你姥爷解放前就是大户人家出身,自小熟读四书五经,有些礼法的东西看得比我们重。”

  李云道接道:“将者,智信仁勇严,老人家打了一辈子仗,不容易的。”

  王援朝看了李云道一眼,yu言又止,给他盛了碗汤后,才道:“难得有个这么投缘的孩子跟老爷子说说话,孩子,正好你这段时间在京里待着,没事儿去书房陪老爷子说说话。”

  李云道点头应下,他自己也觉得跟这位共和国的军师级人物有种莫名其妙的投缘,不光是眼缘,更多的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他第一次看到王小北时,他觉得这人似乎生来就应该是自己的好友一般。

  正想到王小北,人就回来了,一看一桌子菜,王家纨绔立马饿得直叫唤。

  趁王援朝去帮他拿碗筷的功夫,王小北言简意赅:“那伙人的身份查出来了,是关外的胡子,昨儿逃走的几个已经查找线索了,这会儿已经在石家庄了,等抓到人,就不难查出背后是谁了。”

  李云道点头道:“我能帮上什么忙?”

  王小北抢了顾小西的筷子,连夹了几口菜送进嘴里:“这会儿你我都帮不上忙,等着他们带人回来我们再过去,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那帮王八羔子!”

  顾小西气道:“王小北,你用的是我的筷子!”

  王纨绔摸了摸顾小西的脑袋:“好妹妹,小时候你都抢我嘴里的糖吃,没事儿,哥不嫌弃你。”

  娃娃脸的顾小西学小喇嘛一样嘟着嘴,掉头就喊:“妈,王小北欺负……”

  “别别别!”王小北连忙捂住顾小西的嘴,“你还是不是我亲妹妹?”

  顾小西点头。

  “那不许叫,回头哥送样礼物给你。”

  顾小西眼睛一眯,笑得贼兮兮:“送啥?”

  “你想要什么?”

  “哥,上回beijing车展,我看到一辆路虎,不贵,才七十万,跟你那两百多万的卡宴差远了。”

  李云道喝进嘴里的汤差点儿喷出来:七十万叫不贵?唉,曾几何时,别说七十万,七万块对于李云道来说也是个天文数字。

  见李云道若有所思地表情,王小北问道:“云道,想什么呢?”

  李云道笑道:“我看你们兄妹俩感情真好。”

  顾小西撅嘴道:“好什么呀,王小北就知道欺负我。”

  “啧啧啧……”王小北不乐意了,“说这话你就不怕嚼舌头?”

  顾小西吐了吐舌头道:“嘻嘻,其实大部分情况下,王小北同志还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哥哥的,但是,在极少数状态下,他会犯混,会犯错……”小丫头老气横秋口气逗得小喇嘛都笑了。

  王小北笑道:“别理她,她学老爷子口气呢。”说着,王小北又看到自个儿跟前还有副用过的碗筷,还有小半盅酒,问顾小西,“爸回来了?”

  顾小西摇头:“刚刚姥爷出来吃饭了。”

  王小北嘴张得老大,刚刚送进嘴里的豆腐直接掉了出来:“老……老爷子出来吃饭了?”

  李云道也道:“今天老人家心情不错。”

  “还能心情不错?”王小北大惊。他本以为出了昨晚的事,老爷子要暴跳如雷了,没想到还能出来喝两盅酒,当下表情怪异道:“那他老人家说什么没?”

  李云道摇头:“讲了些陈年旧事,没想到,他老人家跟我大师父还有些渊源。”

  顾小西道:“姥爷说原来他身边的两员副将据然都是云道哥哥的师兄。”

  王小北也吃了一惊:“哦,还有这么回事儿啊?”

  这顿饭吃得很舒服,一家人坐在桌边其乐融融。

  吃完饭,小憩了片刻,王小北又坐不住了,跑到李云道房间里:“身体咋样?能出门不?”

  李云道笑道:“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不信你问十力。”

  十力点头不语,小家伙闭着眼睛转着咝咝作响的转经桶。

  王小北突然神秘一笑:“走,带你见识见识京城真正的繁华去,不过回头你可千万别跟我妈说,连西西也不能说。”

  “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啊?”顾小西正好一步踏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熬好的中药。保健医生那边倒是不缺中药材,小喇嘛开好方子后,直接到顾小西去三进院找周医生开了药,一开始周唯庸才皱着眉不肯,等看到药方,却是恍然,硬要让顾小西带他见见这位能开出“以内辅外”外伤药方的中医大拿。

  顾小西没敢做主,这才端了药回来问小喇嘛的意见,可一进门就见到王小北说“连西西也不能说”,小丫头就急了,放下药碗就翻脸:“王小北,你不要太过份!”

  王纨绔苦着脸:“我想带云道出去转转,感受一下beijing城的美好生活,你在京城待了小二十年了,哪会感兴趣?”

  “我不信!”顾小西不悦地架着胳膊,大有今儿王小北不说实话,她就跟小北同志死磕到死的架势。

  王纨绔无奈:“那说好了,我带你一起去,可回头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家里任何一个人,方圆方润都不行,听到没?”

  顾小西连忙举手发誓,至于刚刚周医生说的“见见那位中医大拿”的事情,早就被小丫头忘到九宵云外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