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四十章后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有空的友进来交流交流,扣群号20967935

  搂着王小北胳膊的女人柔声问:“北少,离开始还有段时间,要不要先去vip室里休息一会儿?”

  王小北点头,回头对李云道和顾小西道:“听说过天上rénjiān吗?跟这儿一比,连渣都算不上。<>

  “上千亩?”李云道笑着道,“可以造座销金城了。”

  “还真被你说中了,这儿纯粹就是一个销金窟。”

  女人口中的vip室在二楼,刚出电梯口,又有一群黑袜红高跟的兔女郎候在电梯口,一例外的火爆身材,又是一次齐声“贵宾好”。见客人己然挑好人选,看着刚刚被王小北选中的两个女人众兔女郎眼中不乏惊羡。能来这里的,哪个不是视金钱为数字游戏的主儿,伺候一晚上,小费也起码五位数,如果撞了大运被哪位老板相中做了金丝雀,那又是一番让其余人等羡慕的际遇。

  说是vip室,其实跟三室两厅的总统套房一样,在客厅坐下后,刚刚差点被王纨绔一脚踹走的女人就张罗着送进果盘和酒水。女人似乎刚刚被吓到了,此刻紧抿双唇,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生怕又说错话触到了王阎王的霉头。

  “哥,你不会喊我们大老远地就跑来这儿搂着美女唱k吧?”顾小西挑了片西瓜边吃边不满道,“要唱歌城里多的是地儿,跑到这荒郊野岭的干嘛来了?”

  王小北轻轻一笑:“耐心!就说你这丫头从小就毛躁,这点儿耐心都没有,这样,你跟十力在这边坐着,我跟云道出去转一圈,回来的时候,就带你们一块儿去开开眼。”

  李云道见王小北冲他挤眼睛,也没多问,跟着王小北一起出了门。一出门,王小北身边的女人就问:“北少,今天给您兑多少?”

  王小北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今儿是是带我兄弟来玩玩,等等再说。”

  女人不再说话,安静地跟在后面。

  李云道跟着王小北出了大门,上了一辆高尔夫电瓶车,沿着草坪间的小路七绕八绕,不一会儿就绕到了这座最大建筑的后门。后门处一个身高过一米九的光头巨汉守在门口,见到王小北老远就挥手打招呼:“北少,好久没看到你来玩了。”

  王小北笑道:“你他娘的离我远点,跟你说话老子总仰着脖子,累得慌。对了,见见我兄弟,李云道。”

  那巨汉连忙恭敬道:“李少,鄙人和田。”

  李云道笑着说:“幸会幸会,今天就跟北少来看看,长长见识。”

  巨汉道:“那您玩得开心点,有什么事跟下面招呼一声就成。”说着,和田转身打开身后的沉重铁门,门一开,就一股腥风扑面而来。

  李云道眉头微皱,他在山上待多了,鼻子灵得很,一闻就闻出来,这是血腥味,但不是人血,而是畜生血。果然,门里传来两声猛烈的狗吠声,李云道恍然,这地儿估计就是个斗狗场。

  王小北笑道:“知道了吧?走,看看今儿的主角去,不看看就下注总不放心。”

  这地方应该是斗狗场的后场,里面灯火通明,有好几个足球场大,但被一个个的铁笼子分隔开,这会儿正有几个驯狗师在笼子里给狗做赛前热身准备。

  王小北怕李云道不清楚,边走边解释道:“晚上七点半闻联播一结束,斗狗就正式开始,这会儿得先帮这些赔钱货做些热身运动,赛前一个小时是要封狗的,防止打兴奋剂或在狗身上涂麻醉药。这里分主场和客场,主场就是斗狗场里的狗,自个儿跟自个儿咬,大家分别下注。客场是外面人带狗进来斗,可以跟斗狗场的狗斗,但要提前预约,还要有笔不菲的保证金,或者也可以客人各自带狗来斗,只要提前订场地安排好场次就成,顶多付个场地费。”

  李云道一进门就看到一只比特,好家伙,往那儿一站就跟头小头犊子似的,幸好驯狗师跟它熟,帮着热身按摩,否则这家伙要是咬人一口铁定能一口咬断脖子。比特旁边的笼子里是只ri本土佐,体型比那条比特稍小,伸着舌头的狗嘴里一口闪着寒光的尖牙,体型稍逊却杀气颇重。土佐边上又是一条比特,但离比特颇远的地方,却是一只看上去像一头黑熊的俄罗斯高加索,正懒洋洋的趴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只有有人从他笼子前经过的时候,才懒懒地抬头看一眼。

  昆仑山的流水村里几乎家家都养狗,但所有的狗都怕李云道,尤其是阿巴扎那小子家的那条黑白相间的土狗,一看到李云道就夹着尾巴望风而逃。李云道经常在山上宰牲口,狼也杀过,身上的血xing气颇重,村里狗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子让它们不寒而粟的血腥气。庙里的那头老驴老末颇通人xing,加上庙里也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可偷,村民们又颇敬畏庙中神明,自然庙中也没有养狗,每ri只有老驴守在庙口全当看家护的保镖了。

  幸好李云道已经下山颇久,身上血腥味已经几乎散去,不过昨晚受了伤,伤口溢血,狗的嗅觉颇灵,李云道一出现,笼子里斗狗纷纷站了起来,两耳竖直,jing惕地看着笼外的陌生人。

  驯犬师们似乎也发现笼外有人,不过他们早已习以为常,不少贵客在晚上下注前都要来后场里看上一圈,有些是真懂狗,有些就是提前搏个眼缘,看哪只顺眼就押哪只赢,反正来这儿玩也就是图个乐子。

  带着李云道转了一圈,王小北奇道:“往常这狗笼子里起码十来条,今儿怎么才这么几条,晚上不做生意了?”

  站在高加索犬笼外的驯狗师看了一眼王小北,神秘笑道:“今晚主场有特别好戏,您就守着押注吧!”

  王小北来了兴趣:“怎么说?老温又想出什么点了?”

  驯狗师嘿嘿笑了笑:“爷,这我可不敢说,您候着,也就几个钟头的功夫,答案自然揭晓,我一说,到时候您没了惊喜,没头你一准儿还怪我。”驯狗师应该是běijing人,一口流利的京片子。

  王小北乐了:“行,也不枉我今儿大老远跑一趟。咦,这狗是你驯的?看着懒洋洋的,一点杀气也没有,能拉出去斗不?”

  那高加索犬原本闭着眼睛,听到王小北在问话,倒真像是听懂了一般,睁开眼扫了王小北一眼,又趣地合上,似乎在鄙视能问出这么幼稚问题的王家大少。

  驯狗师干笑道:“成不成,待会儿晚上您不就知道了嘛。”

  王小北又问:“今儿没藏獒?”

  驯狗帅道:“哪来那么多藏獒啊,狗场里培育出来的都是肉种,拉不出还不够那土佐咬一口,真正大雪山里的野獒那又是金贵玩意儿,真养了又有几个舍得拉到这儿来跟别的狗撕咬?这些年说是藏獒的来了不少,但您看哪回有藏獒胜出的?”

  王小北想了想也点头:“你说得倒也真是,我还真没看到有藏獒赢过,不过那玩意儿长得跟狮子似的,拉出来多威风啊!”

  驯狗师道:“您要真想威风,还不如养它。”驯狗师指了指笼子里的高尔索犬,“这家伙没藏獒那么金贵,实打实高加索种也花不了几个钱,拉出去跟养了一只熊似的,不比那狮子差多少。”

  王小北一听就乐了:“敢情这狮子还不如熊?”

  那人说:“冬眠的熊一掌能拍烂狮子头。”

  王小北语,拉着李云道就走,从后场走出来的时候,王小北便问李云道:“怎么样,看着哪只顺眼?”

  李云道笑了笑:“现在就要下注?”

  王小北道:“也不一定,可以提前下,也可以开场前一分钟下,换了注的客人晚上会人手一台电子下注器,跟你在这儿的临时帐号绑在一起,到时候输了赢了一起结算就成。”

  “最少能下多少注?”李云道可不想为了玩把自己好不容易挣来的身家xing命都赔上,而且“赌”这玩意儿,本就是百毒之首,小赌怡情,赌就伤身伤情了。

  王小北说:“你放心,晚上我先给你兑个一百万,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李云道摇头:“这可不行。”

  王小北也不管他拒绝,对一直陪在身边的女人道:“挂四个临时账号,两个一百号,另外两个各五十万。”说完,回头对李云道说,“你我各一百万,小西和十力给他们五十万玩玩就成,毕竟都是孩子。”

  李云道苦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驳了王小北面子肯定不好,只好先应下,只想着晚上到时候不动那下注器偏成。女人接了王小北的卡离开了,王小北继续带着李云道在庄园里瞎逛,逛到一处小丘上,突然一个白sè的物体迎着王小北的脑袋飞袭来。

  “小心!”李云道伸手接住了那颗白sè的高尔夫球,力量不大,但昨晚的伤口却拉得生疼。

  “咦,怎么是你?”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