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四十一章 算是朋友吗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有空的书友进群来交流,扣群号210967935。

  青鸾姐心情不佳,这一点从小跟在“鸾姐”屁股后长大的纨绔公主们都心知肚明,今儿开了两个半钟头跑到这跟河北交界的销金窟,大伙儿就是想找点乐子让这位打从南方回来就一直兴致不高的蒋千金乐起来。天还没黑,离晚上的节目更是还有不少时间,帮蒋千金一路把那辆价值五百万的玛莎拉蒂开过来的俊哥儿提议要去外头打会儿高尔夫。

  蒋青鸾本不想去,可就这么坐着也不是个事儿,跟着一群人了无生趣地到标准八十一洞的高尔夫球场晒太阳,幸好晚夏的京城不似南方那般骄阳如火,加上还有些风,晒在身上也不会像南方那般火燎地烧得慌。不知为何自从回了京城后,她越发觉得自己这么左右厮混的生活毫无意义,身边原本能飙车血拼到一块儿去的纨绔千金们却一个塞一个地不顺眼,更让她觉得自己“得了毛病”的是,她竟然时不时地会想起那个从来不留口德也不知道谦让美少女的刁民。于是,蒋千金将杆下的高尔夫球当成了某人,狠狠挥杆,众纨绔正鼓掌叫好,就听到有人倒抽一口凉气――球竟冲着不远一人的脑门子飞快袭去。

  “咦,怎么会是他?”蒋青鸾没来由地心跳加快,却还是板着脸迎了上去,劈头盖脸就问,“你怎么在这儿?”

  王小北被那突然袭来的球吓了一跳,火气正大,却见蒋青鸾送上门来,当下冷笑:“哟荷,蒋大小姐高尔夫打得不错啊,杆杆冲脑袋爆头啊?”

  有纨绔远远见有人对蒋千金出言不逊,卷起袖子就冲上来,半路看清那人长相,顿时脚步放缓,脸部肌肉如抽筋般堆笑:“哎呀,是北少。”身后还没来得急反应的纨绔个个儿抚胸自我安慰:幸亏冲得慢,不然落在王小北手里可不比落在蒋少手里舒坦。

  蒋青鸾刚刚注意力只放在某刁民身上,这会儿见了王小北,一直虎着的俏脸突然川剧变脸般换上一张妩媚笑脸:“小北哥,人家是不小心的嘛!”

  身后一众纨绔掉了一地的眼球,连带着那些千金公主也啧啧称奇:没听说蒋青鸾什么时候跟王小北混到一块儿去了呀,难道是自己消息太滞后?可转念一想,蒋家那位本就是老王家那庞大战车的主力大狙,尽管蒋青天跟王小北两位大少不对路子,但也不妨碍蒋千金跟人家王大少私下交好。

  王小北也没伸手打笑脸人的习惯,加上还是老爷子最铁杆部下的亲孙女,连连摇头:“你这丫头!”将球扔给蒋千金身后的纨绔,寒暄了两句王小北拉着李云道就想走,却没料到蒋千金竟跟上来,拉住李云道的胳膊:“喂,刚刚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

  李大刁民愕然:“我以为你跟北少打招呼来着。”

  蒋青鸾不满道:“那晚之后你怎么连电话都不打一个?”

  那晚之后?一众纨绔刚刚碎了一地的眼镜,这会儿估计连心都要碎了,什么叫那晚之后?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啊。这回连王小北也一连jian笑地看着李云道,活把他当成始乱终弃的现代版陈世美了。

  “首先我没你电话,其次我俩关系铁到要经常打电话问候的份上了吗?”李云道的话几乎毫不留情,不仅那些捏着拳头想揍人的纨绔,就连王小北也对这位大表弟刮目相看了――蔡桃夭,阮钰,齐褒姒,薛红荷,如果真的再加上眼前这位大小姐,哈哈,以后老王家后院都能建三宫六院了。

  蒋青鸾却丝毫不在乎李云道的冷言冷语,二话不说上前就掏某刁民的口袋,面对这样一个刁蛮公主,李云道还真就束手无策。三下五除二,手机就到了蒋小姐手里,对着屏幕啪啪按了一阵才将手机还给李云道:“号码存了,第一个理由以后不存在,现在说说第二个。”

  李云道突然有种拔腿想跑的冲动,可唯恐天下不乱的王小北却拉着他:“对对对,是该好好唠唠。”

  “李云道,我问你,这世上能有多少人能一起同生共死?”

  李云道摇头不语。王纨绔却jian笑道:“应该不多吧。”这回,李云道咬他的心都有了。

  蒋青鸾很满意王纨绔的配合,又道:“你问你,你跟蔡桃夭同生共死过吗?还是阮家的疯女人有过一起跟死神共舞的经历?”

  李云道摇头。

  蒋青鸾得意道:“你自己也知道摇头了,那你说,那晚我被绑架,你不顾生死救我,又陪一起拆炸弹,这叫不叫同生共死。”

  李云道突然抬头,眼睛一亮:“你想跟我结拜?”

  王纨绔被抽人的心都有了,结拜个屁啊,直接洞房得了。

  蒋青鸾一愣,没到李云道突然脑筋急转弯似地冒出个“结拜”,可蒋千金也不是吃素的,结拜就结拜,当年郭靖跟黄蓉还是结拜兄弟呢,不一样生出三儿大胖小子。“对,我就想跟你结拜了,怎么的?看不起本小姐?”

  李云道为难道:“你哥能同意?”

  蒋青鸾又是一愣,咬了咬牙:“我跟你的事,与他何干?”

  李云道吱吱唔唔道:“我跟你结拜,你是我兄弟,那你哥就成了我哥,我就是他弟弟,我媳妇儿就是他弟媳,那桃夭就是……”

  “闭嘴!”蒋青鸾倒真没想到这一茬,怒喝一声后冷冷看着李云道,“不许你你提她。”蒋青鸾像一只好斗的小母鸡一般叉腰站在李云道身前,大有某刁民今ri不留下贞cao誓不罢休的气势,后面碎了一地眼镜外加小心肝的纨绔们纷纷咬牙切齿摩拳擦掌,似乎只要蒋千金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上来将某人撕起碎片一般。

  见李云道一脸怪异地看着她,蒋青鸾突然松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弱弱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冲你发火……”又一把利刃插进那些暗恋蒋公主的小心脏上,何时见过蒋家大小姐对人如此卑躬屈膝。

  刚刚替蒋千金当车夫开“三叉戟”跑车的俊哥儿气势汹汹地冲上来,指着某刁民的脸:“你,快跟鸾姐道歉,否则……”他还没说完,就被蒋千金连踹三脚:“吴俊你给姐滚开,本小姐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滚!”

  滚字当头,一声怒吼气吞山河。俊哥儿面红耳赤地挥泪退去,一众纨绔无人再敢上前。

  “云道,你也别一下把话说得那么死,青鸾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刁蛮了些,花钱厉害了点……”王小北劝道,“但总体还是不错的。”

  这话听得蒋青鸾怎么都觉得别扭,还不如不说呢,不过她也突然想明白了,一下子转变太大估计这刁民也接受不了,于是缓了口气道:“不管怎样,我俩是一块儿从鬼门关走回来的,这些ri子我就一直在想,万一那天你没乖乖答应那个绑匪束手就擒而是一走了之,我现在会不会已经……”

  李云道冲她微微一笑:“放心,就算我们之前是冤家,但也没到你死我活的份上,所以那天不管怎样,我是都不会把你一个人扔下的。”

  蒋青鸾微微一愣,突然笑了,一瞬间笑得如同徒然绽放的昙花。

  “好,有你这句话就好。那……我们算是朋友吗?”蒋青鸾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李云道苦笑:“算吧。”

  “什么叫算吧?算还是不算?给个痛快话。”王小北又唯恐天下不乱。

  “算算算,当然算,不然那天老子也不会白白陪着你呆那儿拆炸弹。”

  蒋青鸾嫣然一笑,心情大好,在李云道肩上拍了一下,却是让李云道身上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蒋青鸾惊道:“你……你受伤了?”昨晚的消息封锁得很死,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王小北插了句:“对了,带句话给你哥,就说李云道现在住我家,有什么事儿让他冲我来,不然……哼哼!”

  蒋青鸾秀眉紧皱,盯着李云道问道:“是我哥下的手?”

  李云道摇头:“现在还不清楚。”

  蒋青鸾将手里那支价值不菲的碳素球杆扔给远给的纨绔,冲那俊哥儿道:“来,走姐回去!”

  俊哥儿狠狠瞪了李云道两眼,才跟在蒋千金身后离开。

  目送一众纨绔千金离开,李云道苦笑,王小北却一脸jian笑。

  “北少,刚刚你可忒不厚道了……”

  “得,恶人都是我当的。不过说真的,蒋青鸾的脸蛋儿真是大院里一众小屁孩里长得最俏的,就是年纪太小了,跟顾小西差不多大,不然……”

  李云道懒得理他的意yin,望着西边天空的漫天红霞,残阳如血。

  “太阳要落山了。”

  王小北落寞道:“又是**晚上了,今晚该翻谁的牌呢?”

  李云道再也忍不住,轻踹他一脚:“小心jing、尽人亡。”

  王小北摇头晃脑:“不怕不怕,俺有祖传大力丸。”

  李云道哼哼道:“该让十力赏你两金针,让你从此不举。”

  王纨绔乐道:“咦,那岂不是也有金枪不倒的金针刺穴法?”

  李云道彻底无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