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四十八章 买媳妇儿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被一拳轰昏脑子的高加索王之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顿时暴跳如雷,想尽了各种办法想把身上的人甩下来。<>

  这条高加索自出道以来鲜有败迹,更不用说今天这般折辱,气急败坏的高加索终于忍不住开始疯狂扑击。可是“力”却如同猿猴般敏捷,每次都能躲开“安德伊诺夫”的尖牙利齿。场外的人都没有发现,“狼”的喉节突然上下耸动了一下,随后的一次扑击,“力”的躲闪动作明显一缓,竟被高加索犬一下子扑到在地,那血盆大口毫不犹豫地咬向人的脖子。“力”却突然一手抵在狗的胸口,一手死死卡在狗的下巴上,一人一狗一时间竟僵持在了那儿。

  人与狗的舍命相搏看得顾小西目瞪口呆,脸sècháo红:“哥,那是人啊,他们怎么能这样?”

  李云道摇头:“你觉得这个时候,人与狗与狼有区别吗?”

  顾小西茫然摇头,但想了想还是忧伤道:“人的xìng命竟这么不值钱吗?”

  李云道叹气:“有时候,活着不一定比死了幸福,死了也不一定比活着遭罪。”

  “这是什么道理?当然要活着。”王纨绔目不转眼地盯着斗狗场中间,但耳朵还是听着这边的对话,忍不住插道,“死了就啥也没了,活着有妞儿泡,有钱赚,还有那些傻逼可以踩,比死强多了。”

  李云道和顾小西同时鄙视这个三观不齐的家伙,一直坐着忧伤打量那斗狗场的十力却突然仰头问道:“云道哥,大师父说,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可是,我们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呢?”

  李云道笑了笑道:“我们这叫醉生梦死。”

  一直盯着场中局势的王大少突然转头苦着脸道:“妈的,这回真醉生梦死了,看这样子,这狗死定了。”

  众人齐将视线转向场中。原来刚刚僵持了片刻后,“力”竟然张口咬住那高加索之王的前腿,以他从小在狼窝里长大的经验来说,他的撕咬能力绝对不亚于他的兄弟姐妹。“力”咬住斗犬的左前腿,狠狠向后猛地一甩头,竟从那狗腿上连毛连肉地撕下一大块肉。高加索之王吃痛,用尽力气猛地一挣扎,铁钩般的狗爪在裸露的胸膛上留下四道血迹,这一抓真被它抓深了,人的胸口顿时血肉模糊起来。

  似乎是自己的血和对手的血都刺激了双方的神经,人与斗犬竟然抱着撕咬在一起,上演了一出最原始而血腥的犬科动作的生死相斗。只片刻功夫,原本威风凛凛的高加索之王竟然已经被咬得体无无肤,脖子上还被咬掉了一大块肉,“力”也好不到哪儿去,胸腹处如同捣烂的浆糊般一片血肉模糊,曲卷的头发被连发带头皮地撕去了一小半,手上、胳膊上、腿上无一不血流不止。

  突然,一直蹲坐在笼口的“狼”一声清啸,本已咬红眼的“力”却突然动作一滞,一个灵活的翻身,再次跃上那斗犬的后背,一把揪住斗犬的命门“顶瓜皮”。早已经拼杀得失去理智的高加索之王开始疯狂地颠跳,也不顾顶瓜皮是不是被人拉住了异常疼痛,最后它竟疯狂在铁笼里奔跑起来。这斗犬虽长得如同笨熊一般,但身手却是敏捷非凡,奔跑如脱弦之箭。笼子里的面积又颇大,居然被它奔到了极速,到一端又掉过头,它竟从一侧的隔笼门向另一侧的隔笼门狂奔而去,直取那只蹲立不动的灰狼。

  灰狼喉上下耸动,狗背上的年轻人突然咬紧牙关,卯足了力道提起钵盂般的拳头在那狗脑袋上猛击一拳,居然直接将那不可一世的高加索之王打晕了过去。可那狗刚刚实在疾奔过快,惯xìng将狗背上的“力”直接甩了出去,近两百斤的庞大身子直直砸向那只蹲立不动的灰狼。“力”似乎不想伤到那狼,蜷着身子想改变方向,但终究灵智未开,加上速度实在太快,距离又短,那黑猩猩一般的身子直接砸向那头灰狼。灰狼居然躲也不躲,眼睛都没眨一下就被人砸晕了过去。场边在“人狼组合”上下了重注的观众还没来得及齐声欢呼,就见那庞大的身子如同炮弹般轰撞在铁栅栏上,咣地一声,整个巨大的铁笼都猛地一晃,场边的人都纷纷吓了一大跳,随后再看向场中,却是又是不约而同地倒抽一口凉气。

  “cāo!”“***……”各种经典国话不绝于耳,谁也没有想到,高加索之王被一拳打晕,而那黑猩猩一样年轻人居然抱着那灰狼也撞晕了过去。这下裁判也傻眼了,这压轴也压得也太戏剧xìng了吧?碍于规则,他不得不趴在铁笼边开始倒记时:十、九……这一刻,场内所有的观众都不再漫骂,无一例外地屏住呼吸,目不转眼地盯着场内,听着裁判的倒计时。

  “三——”

  “二——”

  裁判拖长了声音,可是倒在场中的两兽一人依旧纹丝不动。

  裁判也无奈,隔着铁笼看了某人一眼,那人微微一点头,裁判才深吸一口气,喊出最后一个字:“一!

  裁判顿了顿,深呼吸了两口,才尽量用平和地语气道:“这一局:平。”

  场内顿时一片sāo乱,有骂娘的,有问候祖宗的,还有cāo这cāo那的,各地口音各种版本的cāo,但却没有一个敢嚷着怀疑场子动了手脚,就算有这个心思也只会在心里暗自想想。不过,绝大多数输了钱的人只怪自己不长眼,极个别赢了钱的则欣喜若狂。

  更抓狂的似乎是那个站在笼子外的手中持着长鞭的中年猥琐男人,如丧考妣般哭丧着脸,瞥着笼中的一人一狼,倒三角眼里一片血红,杀气外露:“老子的八百万,八百万全打了水漂,之前全白做了,杀千刀的畜生啊……”

  有人欢喜有人忧。虽然最后一场绝大多数人都输了钱,但今晚绝对已让他们大开眼界,先不说之前几场惨烈与火爆,就是这场人兽之战就足以让他们在这段时间的饭局里多一个可以炫耀的资本。钱,就当买本票了,赢了自然好,没赢,除了骂娘外也就当买了小别墅放火烧着玩了。

  VIP座上,顾小西还没回过神来,张着嘴问王小北:“哥,这就结束了?谁赢了?”

  一个子进账近八位数的王家大少欣喜若狂:“哈哈,我们赢了!”

  李大刁民也难得深吸了口气:“他nǎinǎi的,居然真赢了。”

  顾小西张着嘴:“我们赢了多少?”

  王小北挠了头道:“把一百八十万全押了,这回赢了九百万,妈的,妖孽的是这个家伙,他赢了三千万,抛掉起初的一百万,他还纯赚二千九百万。”

  顾小西捂着嘴看着李云道,李云道自己也在苦笑不己,钱,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数字游戏,电子下注器上此刻显示的那么多零,怎么都没有当初在秦家当家教时拿到工资后押在枕头下的那种窝心感。

  王小北看着顾小西,突然jiān笑道:“妹子,哥最近在cāo作一个项目,还差千把万资金,要不你这笔先借哥用用?到时候哥按银行贷款利率再高一个点的利息还你,如何?”

  顾小西这才反应过来,好像刚刚自己也跟着云道哥块儿押了平局。

  “哥,我……你……”丫头一下子转不过弯了。

  李云道拍了拍顾小西同学的脑袋,笑道:“别想了,你押了两百五十万,这会儿应该是一千两百五十万了。”

  乖孩子顾小西同学立刻愁眉苦脸道:“完了,这么多钱,这回想不让家里知道都不行了。”

  十力倒是最淡定:“钱财本就是身外物,云道哥,这些钱咱们可以买多少个媳妇儿?”

  正在喝水的王小北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买媳妇儿?”

  李云道连忙解释:“他玩笑的,开玩笑的。”

  小喇嘛委屈道:“你不是说一人娶十房媳妇儿……”还没说完,就被李大刁民捂住嘴巴。

  王小北一脸坏笑:“兄弟,我听人说,现在去越南老挝那边,顶死十万就能弄个貌美如花的媳妇儿回来,你要真想弄个十房媳妇儿,我看这事儿还真蛮靠谱儿的。”

  李大刁民一头冷汗:“也就以前跟老大老二说着玩玩的,当真娶十房,那也要镇得住才行!”李云道现在终于明白,女人不是越多越好,有时候,找对人了,一个顶二十个。

  王小北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嘛,没事没事……”

  “好一个人不风流枉少年啊,北少好兴致,今晚留宿鄙庄吗?”正说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

  人也是熟人。

  李云道站起身笑打招呼:“谢姐!”

  王小北却有点儿不太自在:“那个……呃……谢老板……今儿晚上还有局,我带我兄弟先走一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