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五十章 蔡菩萨和疯妞儿的综合体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狼与狗都躺在血泊中,唯有浑身浴血的人孑然跪坐,鲜血没过了膝盖,也没过了撑在地上的双手。身边零零散散的尸体似乎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困扰,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只灰se的短腿狼身上。狼眼紧闭,刚刚那一刀已经让它停止了心脏的跳动,但他还是尝试着用鼻尖去触碰那仍旧带着温度的狼鼻,似乎想将它唤醒。

  笼中今人作呕的血腥场景让顾小西几乎抑制不住胃中的涌动,王小北也忍不住狠狠皱眉,不过幸好有昨晚的血战打底,还不至于像妹妹那般不堪。倒是李云道和十力小喇嘛这对组合如司空见惯般淡然,从笼中飘来的血腥味似乎对他俩产生不了任何的影响。

  “北少,笼子里这些狗场会怎么处理?”李云道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王小北看了一眼谢嫣然道:“在这个地方,死个把人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

  李云道摇头:“我不是问刚刚那人,我是说那狗,那狼,还有跪着的那哥们儿。”

  王小北恍然:“斗狗这东西,弄得好能斗上几十上百场,弄不好的放,没准儿一下场就会被咬死,也有没咬死但斗完一场受了重伤,也就跟废了没啥两样。死了的一般就直接埋了,还活着的能救就救,活了就找合适的主人当宠物养,不能救就安乐死。至于笼子里的这哥们儿,我倒真不知道了,不过你可以问谢姨。”王小北喊“谢姨”,李云道喊“谢姐”,怪不得刚刚听李云道称呼谢嫣然的时候,王小北脸上表情怪异。

  李云道此刻才知道,原来谢嫣然不仅是江南那个高尔夫会所、茶庄的老板,还是这座庞大斗狗会所的幕后之手。

  “这人明显灵智未开,稍后我会让人送他回他原来待的地方。”谢嫣然似乎有点反感笼中飘来的血腥味,忍不住用手捂了捂鼻子。

  李云道没说话,径直走向那铁笼,顾小西伸手想拉住他,却被谢嫣然用眼神制止。显然,王小北和顾小西这对兄妹对谢嫣然有种天然的畏惧,见谢嫣然阻止,也不敢多说话,只好在原地候着。

  看到缓缓走到铁笼跟前的李云道,笼中的“力”仿佛只是出乎动物的本能轻轻抬头看了一眼,又俯下身去轻轻拨弄那早已经没了呼吸的狼。李云道走过去,在离“力”最近的铁栏边蹲下。

  笼中的“力”感觉到李云道的存在,身体本能地缓缓曲起,如狼般微微龇牙,敌意分明。李云道突然微微一笑,让笼中企图捕向铁栅栏的“力”微微一愣。随后,李大刁民竟变戏法一样地掏出一个苹果,缓缓从笼边滚向跪在血泊中的“力”。

  “力”见李云道靠近铁笼,先是下意识地想退,等看到李云道滚来一个果子模样的东西又重新蹲下,他才飞快跃过来抄住那苹果,拼命用鼻子嗅了一番,估计是闻到苹果的香甜,张口就想咬,但又迟疑地停住了咬下去的动作,又爬回狼的尸体边,将苹果搁在狼的鼻子前不停地晃动着,似乎想用手中香甜的果子唤醒自己的同伴。

  “有时候,狼倒是比人更有感情。”不知何时,一身白se职业装的谢嫣然也蹲在了李云道身边,侧脸打量着笼中的野人,“我只听他们说弄了样新玩意儿,却没想到是这样子的场面。”

  李云道打量着这个女人的侧脸,很难想象,这个跟秦仲颖有着说不清的感情纠葛的女人居然看上去也就三十左右的模样,把她跟阮家大疯妞放在一块儿没人会觉得她会是疯妞的亲小姨。

  “怎么,你对这野人有兴趣?”谢嫣然突然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云道。

  李云道看了看笼中的“力”,微微摇头:“或许他只属于原始森林,现代文明这头洪水猛兽并不适合他。”

  谢嫣然却道:“我刚刚还在想,他是个活生生的人,我送他回去,是不是很无情地剥夺了他作为一个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呢?”

  李云道站起身,道:“有时候,做人不一定很幸福,在原始森林里像兽一样活着,也不一定不幸福。”

  谢嫣然蹲在笼子前,如小女生般抬头仰望某刁民:“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突然对你有点儿小崇拜了。”

  李云道失笑:“谢姐您别就打趣我了,我这点深浅,哪能入得了您的法眼!”

  谢嫣然也站了起来,看着李大刁民笑道:“我现在有点儿明白,为什么疯妞儿会对你这么执著了。”

  李云道没敢接话,他是奔着蔡家来beijing的,也不知道谢嫣然知道这事儿后会不会把他扔进斗狗笼再弄条高加索之类的猛犬进来收拾他。

  谢嫣然突然道:“不管是深是浅,我估计蔡家那一关,你得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李云道的心猛然一沉。

  谢嫣然接着道:“不过你也不用怕,蔡家虽大,但在beijing城里也不是只手遮天的。”说话的时候,谢嫣然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在远处不敢跟过来的王小北和顾小西。

  李云道苦笑:“来都来了,难道还打道回府不成?”其实李云道早已做好各种心理准备了,甚至连被乱棒打出的觉悟都有了,“连最坏的打算都有了,也就无所谓害怕不害怕了。”

  谢嫣然倒是颇感意外地看了李云道一眼:“我这会儿倒是突然很希望看到你被蔡家乱棍打出来了。”

  李云道愕然。

  谢嫣然捂嘴轻笑:“如果不这样,下回你来阮家,没有对比,你哪知道这世上的人情冷暖呢?”

  李云道自己也失笑,谢嫣然却突然不笑了。

  她很严肃道:“疯妞儿是个好姑娘,你不许欺负她,否则,哼哼!”

  这两哼没把李云道怎么样,倒是把好不容易状着胆子偷摸着靠上来的王家纨绔吓了一跳,连忙跳出来:“谢姨,您别生气,甭管李云道做错了什么,您看我面子,说什么也请原谅他一回。”

  李云道跟看怪物一样看着表情不大自然的王小北,心道这谢嫣然真有那么可怕吗,怎么给你吓得像个孙子似的?

  谢嫣然“哦”了声,转头看向王小北:“看你的面子?好,那谢姨今天就看你的面子,不切他**了。”

  李云道顿时一头冷汗:敢情疯妞儿那一身疯劲儿都是从这位身上学过去的?

  王小北也不知道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怎么的,竟然感恩戴德地连连鞠躬:“谢谢谢姨,谢谢谢姨不切之恩。”

  谢嫣然转身便走,走了几步,却突然回头:“你看中那条高加索了吧,反正治好了也上不了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谢姐赏你了!”

  李云道一愣,他的的确确是相中了那条沉着凶猛的高加索之王,但是刚刚一直没好意思开口,只琢磨着过会儿请王小北出马,看看能不能把这狗给买下来,反正今晚已经赚了三千万,一向习惯把一块钱掰成两半用的李大刁民头一回感觉到什么叫财大气粗。

  王小北不解地看着李云道:“你要那狗干嘛?我看这狗伤得不轻啊,就算有命治好了,以后也上不了场了。”

  李云道笑道:“当宠物养不行吗?”

  王小北打量了一下昏迷在血泊中如人熊般大小的高加索之王――这玩意儿能当宠物养?带出去不吓死人才怪。

  顾小西见谢嫣然走远了,这才拍了拍胸口道:“哎呀妈呀,终于走了,吓得我小心脏扑扑扑直跳。哥,你也真的,你早说这儿是她开的,打死我也不来了。”

  李云道不解地看着这对兄妹:“谢姐人挺不错的啊,怎么被你们说得好像什么洪荒凶兽似的?”

  王小北压低了声音:“就算不是什么洪荒凶兽,那也是猛兽级的。你们家蔡桃夭猛吧?”

  李云道点头,他见过蔡桃夭的身手,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蔡家大菩萨的传闻,自然知道自家媳妇儿不是等闲之辈。

  “疯妞儿呢?”

  “也很厉害。”

  王小北做了个极夸张的表情道:“毫不夸张的说,谢嫣然就是你们家桃夭和疯妞儿的结合体,你说恐怖不恐怖?”顾小西在一旁也是连连点头,显然两人都听过不少关于谢嫣然的传闻。

  李云道倒吸一口凉气。可是,这么优秀的女人,为何当年会跟秦家老二擦肩而过呢?

  十力和伺候王小北的那女子一起坐在原地,原本一桌子的果盘竟被他一人吃得jing光,见李云道站他挥手,小家伙两手一抹嘴,背着小手就来到笼子跟前。

  “治得好吗?”李云道指了指高加索之王。

  十力竟想也没想,踏上那驯狗师的通道,从红幕后的通道走进隔笼,又推开隔笼门直接走向那血泊中的高加索之王。

  王小北和顾小西看得目瞪口呆,那野人蹲在狼尸面前,十力则蹲在有他两个个头大小的高加索之王的面前,相安无视。

  良久,十力才回过头对笼外的人道:“还有救。”十力说有救,那就是能完全恢复。

  笼内,那野人徒然转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