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十五章 天雷勾地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七点半,这辆挂着浙a后面一串2车牌的奥迪q7从上海出,车上的两个女人听着东欧某国信奉东正教的小众乐团的正版d,一路上两个女人就如同车牌上显示的数字一般,飙着高音从上海杀回苏州。

  间下高速加了油,再上车的时候,潘家小妞就被赶到了副驾位置,趿个拖鞋的阮钰冲潘瑾神秘一笑,接着就看到这辆黑色的奥迪q7以200公里的时速,吓煞了沪宁高速上的一众草脚司机,副驾上的丫头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倍阮家疯妞高速上神经,只是握紧了车框上方的把手,一脸坐过山车的惬意享受。进入苏州环城高架后,阮钰倒是很有素质地放低了速,只是从过山车状态缓过神的阮钰却现车子走的路线好像不太对劲。

  “姐,走错了,这是往市区的,我家现不住老房子了。”潘瑾好心提醒。

  “没错,放心好了,姐不会把你卖了的。”阮家大小姐冲潘瑾神经兮兮地挤挤眼睛,看得潘家小妞一个劲儿地心慌慌。

  “姐,这是去哪儿呀?”下了高架,潘瑾现车子正朝市心方向驶去,她突然有种很“不祥”的预感,估计这位做事永远出乎常人意料的疯大姐又要玩什么游戏了。

  “姐刚才不是说了吗,一定要去秦家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惹得我家妹子春心泛滥。”

  “姐——”潘瑾见阮钰不像是开玩笑的,连忙苦苦哀求道,“姐,别去了,我求你了,别去了。”

  “不行,他刚刚电话里让你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还说什么前不凸后不翘,哼,我倒要去看看,什么三头臂的大人物能这么嫌弃我家这么水灵的妹子!”

  潘瑾原本还想哀求,可是一听阮钰转述了李云道的话,当下来了个一八十大转变:肯定是那天穿着校服,那个傻蛋没有见到自己的身材,哼,今天这身应该不赖,可以好好地让那个大刁民见识一下本姑娘的身材。

  不过似乎注定了潘家小妞今天见不到李大刁民,到了秦家,才被告知大刁民带着秦家双胞胎出门了,可是具体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秦家的小保姆也不敢多嘴。阮钰又问他们带手机了没,这个叫凤凰小保姆说两位少爷没带手机,但李老师应该带了,阮钰又顺势问了大刁民的手机号,小保姆跑到客厅的沙上一顿翻找,才找到一个字条,是李云道留下的,防止家里面有什么突状况。

  盛兴而来败兴而归的阮、潘二女幽幽地上了奥迪q7,阮钰倒还好,只是有些遗憾,没能领略到那位英雄好汉的风采,可是潘家小美女有些不乐意了。

  “哈哈,刚才还说不要来,这会儿又扫兴了?”阮钰掐了掐潘瑾粉嫩的小脸蛋,小姑娘的嘴已经高高撅起,就差没写上“我不高兴我很不高兴我非常不高兴”这些字样了。

  “放心,就算他是孙悟空,也逃不出姐的五指山!”阮钰掏出那只黑白的诺基亚手机,翻了片刻,找到一个手机号,拨了过去,对方过了好久才接起电话,显然是手机没有带手边。

  “喂?哪位?”

  “小朱子,是姐!”

  “姐?谁啊?我没有姐。”电话那头语气生硬。

  “姐是谁?你丫脑子进水了,你跑去济南差点儿连裤子都被人扒了,姐亲自把你拎出来的,你说姐是谁?”

  顿时,电话那头一阵激动,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位高高上宛如女神的女人会主动给他来电话,随即,被称为小朱子的男人摆了一副刀山火海也下得的姿态。

  “没那么严重,不会让你违反基本原则的,就是用你们局里的卫星系统,帮我查查个手机号,看看他现哪儿?”

  “啊?就这么简单?”

  “复杂还不找你呢,你个二锤子,办事儿嘴上没毛,到底办不办?给个准话儿!”

  “办办办,当然办,姐开口的事情,就是拼上前程也要试一试,姐您先候着,我打几个电话,五分钟后我给你回过来。”

  “行,姐等着。”

  报完手机号,挂了电话,潘瑾似乎对这个疯女人的神通广大早就习以为常了,似乎论到哪儿,这个天才一般的女人都会拉出一堆关系,而且还是别人围她屁股后面转的那种。

  阮家大疯妞儿就坐驾驶席上摇头晃脑地哼了五分钟的黄梅戏,果然,五分钟后,叫小朱子的男人打来电话:“信号显示应该是十全街附近。姐,是不是碰上什么棘手的难办角色了?要不要我吹哨子?您放心,要白了要黑了您一句话的事情,苏州这地界上,小弟说话还是管些用的。”

  “姐查秦家的人,你敢动不?”

  “姐,这……”电话那头本表功,却没想来个晴天大霹雳,秦家是什么样的存,他自然心知肚明,只要秦家老泰山一天活得好好儿的,秦家长三角的地位就不会被动摇,姓朱的去撬秦家的墙家,犹如蚍蜉撼树,而且还肯定撼出一连串麻烦。

  “跟你开玩笑,我家老爷子跟秦家什么关系?姐是帮妹子泡男人,没工夫玩你的黑白游戏。”阮钰也不管这个明明比她大却自称小弟的男人之前如何电话里大放厥词,现又突然间胆小如鼠,后只道了声:“谢了,姐欠你个人情。”

  电话那头的人也不再敢假客道,能得到阮家女人亲口承诺的“人情”,这比什么狗屁的欠条都管用。

  q7从大上海杀到苏州第一豪宅,随后又冲到素有水陆平行河街相邻美称的十全街。

  “姐,这么长的路,怎么找?”

  “这儿离你们学校近,你回忆看看,都有些什么地方?”

  潘瑾想了想道:“酒,饭馆,足浴,咖咖厅,书店,评社,奶茶店??”

  “等等,你说评社?”阮美女轻轻一笑,”这不找到了吗?走,去那个评社,姐也附庸风雅一回。“

  还未到评社,粘儒口音的苏州评词曲扑面而来,就连稍通苏州话的阮钰都有种如沐春风的错觉,拉着忐忑不安的潘家小美女冲进评社,台上正唱着《秦香莲》的《寿堂劝美》,奈何吴侬软话多数偏软,给人低吟浅唱之意,却是少了《劝美》段的正义豪放。虽然是周末的晚上,但听曲儿的客人依旧不多,三三两两地空着桌子坐着,不过来听的,大多聚精会神,听到入神处,连桌上的茶也忘了去饮。不过有一桌例外,一个约莫二十五的年轻人带着两个半大小子和一个佛气浩淼的小喇嘛坐靠前的桌子,因为靠前,所以也显眼。两个半大小子己经听得是昏昏沉沉,只差临门半脚便可与周公会面,倒是那坐另一侧的年轻人听得十分入神,连带着指节微叩桌面,微眯双眼,看样子是异常享受,小喇嘛似乎也挺感兴趣,奈何听不懂吴方言,只能勉强听出些节奏。

  心理素质向来比强大的阮家大小姐带着潘瑾直接杀向第一排,也不管那些叔叔伯伯婶婶阿姨杀人的目光,径直那第一排的八仙桌边坐下。

  刚抹了一把口水的小双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现”媳妇儿“就坐身边,以为自己作梦的小双又揉了揉眼睛,这才现潘家小妞是真的出现了,惊喜得差点儿叫出声音的小双被李云道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了,可能是因为媳妇儿出现了,小双乐得没心思跟李云道计较,加上不想未来媳妇儿面前表现得过于没有素质,居然安捺着性子一脸深情地盯着潘瑾。阮钰一出现,大双也醒了,相对稳重的大双睁大眼睛打量着潘瑾带来的妖艳女人,白皙颈部的那朵牡丹让小小年纪的大双居然有种莫名的冲动。

  阮钰可没兴趣跟这种小朋友眉来眼云,只是一坐下来,就来来回回将李大刁民打量了好几圈,却是没现这个妹子看口彪悍威猛的大英雄有何与众不同之处,加上看到两位大美女现身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于是阮大小姐失望地=直接给了李云道不及格的印象分。

  待到一曲终毕,台上执琵的女角儿用普通话问道:“有没有客人想上来自吟一曲的?”

  苏州人大多内敛低调,这种情况下一般没有人会应答,台上的女角儿也只是照流程走个过场,却没有料想到今天会此处碰到愣头青。

  “我来!”

  台上的角儿愣了。台下的人也都愣住了,连带着大小双和阮、潘二女都愣住了,唯有小喇嘛一个人悬腿坐长凳上,小手拍得通红。

  “我也来曲《秦香莲》,不过是秦腔版的,献丑了!”李云道的表情有些腼腆,仍旧穿着地摊上购置的老头衫大短裤,整个人站台上有种少年老成的味道。下面也有人开始鼓掌了,台上一男一女两位角儿也不觉得是砸场子,反倒觉得有些意思,也跟着鼓掌,这可是评社创社以来头一回,虽然人家要唱的是秦腔,不过好歹也算是跟观众真正产生互动了。

  李云道冲台下的人笑了笑,特别是突然出现自己这一桌的两位美女,自由得到了李云道眼神很好的“照顾”,潘瑾因为原本就对大刁民有些好感,此时只能说好感甚。而正对着李云道的阮家疯女人却被那微笑引得没来由地一阵头晕目眩,暗暗骂了声”尼玛唱就好好儿唱,耍啥子花枪“,还没说完,李云道突然开口:“猛然想起事一端,昔日里孤雁心瞀乱,一心要奔极乐天,整飞了七日并七晚,两膀力落沙滩……”赫然是《秦香莲》的《杀庙》一段,哪怕没有经过任何正规训练,没有秦腔的梆子,李大刁民便以掌击代之,一段《杀庙》将秦腔的高亢悲壮慷慨激昂演绎得淋漓致,到后一句”包大爷堂前去喊冤“落音时,场鸦雀声,一曲终了,也不知道自己唱得好坏的李云道尴尬地笑了笑,便走下舞台,没有演砸气馁的遗憾,很淡定,很坦然。

  只是李大刁民刚坐下准备喝口渐凉的茶水时,却差点儿被全场的掌声惊得洒落一桌阳山白龙,此时,就连疯女人打量李云道的目光也多了几份较之前不同的韵味。

  出了评社的时候,十全街上仍热闹如旧,酒门口早就开始灯红酒绿。一身地摊货的李云道抱着十力,身边围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美女身边又有大小双,人怪异组合走大街上,回头率高达分。

  “喂,两个美女这儿,你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你是不是男人?”

  “啊?美女?哪儿哪儿?”李云道很配合地四处张望,回过头看着阮家女人的时候,一脸”你怎么骗我“的失落。

  阮家大小姐倍受打击,几乎凑到李云道鼻子前,一双大眼睛死死瞪看着大刁民:“看到没看到没?姐这么大一人间尤物詀你面前,你居然熟视睹?”

  向来奉崇好男不跟女斗的李云道微笑着退后半步:“小姐,你脸上的油的确不少,这就是你说的油物?”说着,李云道还看了被他抱怀里的十力,小喇嘛很配合地一阵猛点头,很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李云道合作配合这种口头坑人的勾当。

  阮家女人深吸一口气,正要当街飚,一只指节修长的手毫征兆地轻抚上了那张如同牡丹般盛开的容颜:”皮肤很不错,虽然跟吹即破还有不小差距,不过胜没用那些画蛇舔足的化妆品。“

  阮家大小姐忍住立马把这只脏手剁下喂狗的冲动,刚刚因为一曲秦腔才稍稍引起的好感刹那间消失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高高上的冷漠。就连潘瑾看到这一幕,也微微皱眉,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只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其一面。

  倒是以往怎么瞧李云道都不顺眼的大小双,不约而同地一脸崇拜。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大多对成熟的女性有种莫名的冲动,对于敢于悍然调戏这位气质妖女的李大刁民,双胞胎第一次产生了膜拜之情,尤其是刚刚一直盯着阮钰却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大双同学,瞪大了双眼,似乎期待着这位猛人老师下一秒会将这长腿妖女扛到肩上,跑回家直接入洞房,接着圈圈那个叉叉。

  敢当众调戏阮家大小姐的人,不是没有,但每一个敢这么做的,不是被逼得走投路就是如今还被关铁栅栏里日如年。

  李云道,一个读了二十五年等身书的大刁民刚走下昆仑山就敢悍然挑战将汤家大少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阮家疯女人,不可谓不骁勇彪悍。

  不过一个是疯女人,一个是刁男人。

  天雷勾动地火,指不定就是一场大爆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