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五十五章 意料外的局面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蔡家四纨绔刚走,蔡贤豪便拎着两个啤酒瓶撸着袖子气喘吁吁地出现了:“咋了,四个小兔崽子为难你了?”

  李云道笑着摇头:“没什么,约好待会儿比两场而己。”

  蔡贤豪疑惑地看向蔡桃夭,蔡家女人苦笑:“贤名要跟他比游泳,贤荣要比比文采。”

  蔡贤豪目瞪口呆:“文采这东西我不懂,我听夭夭说你在昆仑山读了二十五年书,这方面应该不用愁。倒是游泳,妹夫,你可别怪我们个大舅子不提醒你,贤名那那小兔崽子啥都孬,就是游泳还算凑活,进了泳池就当真如鱼得水了,之前不是大伯反对的话,差点儿就进国家队了。”

  李云道若无其事地笑了笑:“游泳嘛,其实是输是赢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李云道紧紧握着蔡桃夭的手,蔡桃夭转头会心一笑。

  “你们俩别肉麻了,赶紧的,爷爷和爸妈都在书房呢。丫头,妈说让你在外面等着,他一个人进去。”蔡贤豪同情地看了李云道一眼,如同目送就义的革命先烈。

  蔡桃夭轻轻笑了笑,看向李云道:“怕吗?”

  李大刁民揉了揉后脖,深吸了口气:“没事儿。媳妇儿,相公去去就回。”某人做了一个慷慨就义的表情。

  蔡桃夭却拉住他,整了整那已经洗得发白的衣领,又弯腰弹去他裤腿上不知从哪儿蹭到的灰尘,柔声道:“你记住,是蔡桃夭要嫁给你,而不是蔡家。”

  李云道点头:“放心,我都懂。”

  目送蔡贤豪带着李云道从泳池边的落地门进了别墅,蔡桃夭坐在池边,脱了脚上的平底鞋卷起了裤腿,洁白如玉的脚踝上竟有几道深入裤管的狰狞伤口。入水清凉透心,不知何时,她身边多了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蹲在水声,面se慈祥:“夭丫头,水温凉了,小心寒打脚上起啊。”

  “福爷爷,把水温加热打开吧,水凉了点呢。”蔡桃夭抬头望着这个伺候了蔡家老爷子大半辈子的老人,“待会儿有人要下去游泳。”

  蔡福笑得意味深长:“还没嫁呢,就处处为他着想了?”

  “福爷爷,他身上有伤,再下凉水,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啊。”

  “他值得你这么费心吗?”

  “他是我男人啊。”

  “嘿,傻丫头。”蔡福微笑着摇头进了设备间,夭丫头说要加温,那就加温吧,夭丫头相中的相公,再差,能差到哪儿去?

  进了客厅,这才一股历史沉淀的沧桑感扑面而来。客厅里瓷器古董林林种种不下百件,其中还有一尊刻着铭文的青铜鼎立在客厅的正zhongyang。墙上还有一些字画,其中一股赫然是太祖亲手笔墨的《沁园chun雪》,银钩铁划,谁也没料到,那年的真迹竟保存在这里。

  蔡贤豪压低了声音道:“爷爷喜欢古董,据说这屋子里的东西,随便扔一样出去都能让人抢破脑袋,我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李云道看着那幅太祖亲笔书墨道:“估计假不了。”

  蔡紧豪指了指二楼:“我就不陪你上去了,上楼左手第一间就是爷爷的书房。我跟那书房八字不合,一靠近就腿软。我爸和我妈都在里头,你自个儿小心着点回话。”

  “哟,这就是夭丫头带回来的野男人啊?”两个徐娘半老、脸涂得跟白骨jing似的中年女人从一楼的棋牌室走了出来,一看到李云道,立马挂着脸开口讥讽道,“我道是哪儿是富家公子少爷呢,原来是个赔钱货,哎,你说这夭丫头挑来挑去的,怎么弄了这么个人回来。”

  旁边一个女人年岁看起来颇长,虽然也在笑,但总还是让人心里不舒服的蔑笑:“夭丫头当过兵,都说这当过兵的人啊,哎,眼神儿都会出问题,当年修戟是如此,现在夭丫头也这样,真是造孽啊。”

  蔡贤豪听到那女子如此评价直言不讳地评价他的父亲,心中不悦,但也不好发作,只是冷冷打了招呼,并跟李云道介绍道:“这是大婶和三婶。”说着,又推了一把李云道,“你快上去吧,书房里的三位候着呢!”蔡贤豪心中不悦,但似乎又很担心李云道跟这两个女人又产生什么冲突。

  没想到李云道只是冲两个女人微微一笑:“两位阿姨好!”说完掉头就往楼上走,丝毫不给她们出言讥讽的机会。两个女人的的确确是编了一肚子讽刺挖苦的言辞,可李云道转身就跑上楼,便无趣抖了抖身子,又折回棋牌室,留下蔡贤豪站在楼梯口苦笑。

  二楼房间依旧很多,左手第一间的门的虚掩着的,李云道深吸了两口气才提手敲门。

  “进来!”一个苍老却威严的声音室内传来。

  李云道推门而入,果然,书房中的三位如防敌寇般严阵以待,气氛肃穆得有些让人窒息,还好书房里有股若有若无的檀香味,倒是让心中忐忑的李大刁民微微心定。

  正坐在书桌后的老人鹤发童颜,眼角有些许老人斑,但看上去也就七十岁出头的模样,一身暗绿se军装一丝不苛,肩上三颗金星濯濯发光。他的眼睛尤其犀利透亮,仿佛一眼便能将人完全看穿一般。他打量了李云道一眼,面无表情,只淡淡说了一个字。

  坐。

  老人下手的右侧还坐着两个六十左右的男女。一个白se空军制服肩扛两颗金星,一个是经常能在电视里见到的面孔,不用猜也知道是蔡家老二蔡修戟和那位被国际政坛称为中国铁娘子的高瑞英副总。

  李云道走到书桌前,冲老爷子微微鞠躬:“蔡爷爷您好。”又转身对那对贤伉俪微微欠身,“伯父伯母好。”整个过程面带微笑,不卑不亢,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老爷子嘴角竟微微勾起一个很难察觉的弧度:“先坐下再说。”

  “谢谢。”

  李云道大刀金马地坐下,面带微笑地看着屋内的三个老人,插进裤兜里的手却下意识地在拨动着那把三刃小刀,似乎那年从老喇嘛手中得到这枚小刀后,每当遇到这种临阵状态时,它便是李大刁民的jing神支柱之一。

  “小伙子,心理素质不错。”蔡家老爷子说话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是表扬还是贬义。

  李云道微笑:“您过奖了。我就是从小在山上长大,被熊瞎子、雪狼之类的吓多了,这才胆子比普通人大那么一点。”

  老爷子桌子一拍,震得桌上的玉镇纸都跳了起来:“大那么一点?你这胆子,跟当年的白健生和张钟麟比,有过而不不及啊。我蔡阳明的孙女儿你也敢勾引,真是熊心豹子胆吃多了?”老爷子的语语陡然提升,吓得躲在门外贴着听门板听声音的蔡贤豪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

  李云道居然也不慌,微笑道:“您老人家把我跟白崇喜和张灵甫比,那是太抬举我了,好歹当年他们也是国民党中的一方诸侯。再说,那两人都是咱们的阶级敌人,咱是标准的无产阶级拥护者,跟老蒋那是完全誓不两立的关系,这阶级立场也不一样。最后,关于勾引这一说,却是万万没有的,我跟桃夭相处都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发乎于情止乎于礼?”老爷子被他一番辩驳气笑了,将桌上一沓照片扔给他,“看看这是什么?”

  李大刁民一看,立马老脸一红,原来前天晚上跟蔡女神打kiss的场景居然被人拍照留念了。李大刁民挠着脑袋苦笑道:“这……这就是发乎于情。”

  坐在一旁的两口子直接被他的话逗笑了,空军中将蔡修戟居然笑着帮忙打圆场:“爸,您消消气儿,别吓坏了孩子。”说完,又转向李云道,“还真是个胆大包天的小伙子,你知不知道,目前全军上下,敢向你这般跟我爸说话的,十个指头都能数得出来。”

  李云道苦笑摇头,却没有说话,他不想给蔡家长辈留下一个油嘴滑舌的印象。

  高副总一直在打量李云道,此刻终于开口:“其实上一次我就听说过你这孩子。我们一直都很好奇,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我家丫头的地方。”此刻的高副总完全没有在电视里演讲的那种威严,而是完全表现得像一位普通的慈母一般,“现在,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咳!”老爷子清咳一声,那对严父慈母又不说话了。

  蔡老爷子清了清嗓子,又道:“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李云道吸了口气,真诚道:“蔡爷爷,伯父,伯母,其实我也知道,以我的身份和地位,是远远配不上桃夭的。当初在昆仑山采玉,在采玉道上碰到桃夭后我就一直在想,如果这辈子能娶到一个像桃夭这般天仙的媳妇儿,就算是死了也没有遗憾了。说实话,这种念头,后来我也就只敢在晚上做梦的时候想想。下了山,我就突然发现,原来我这只井底之蛙还是可以跳出来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的。外面的世界是很jing彩,也很危险。

  造化很弄人,下山后偏生又让我碰到了桃夭。我原先以为在工地上干建筑睡工棚,也就这么带着弟弟浑浑噩噩过了。可她给我介绍秦家的工作,又带我见了很多世面,说了您别笑话,我这辈子第一次花钱理头发还是桃夭付的钱。后来我就在想,以后我要给我的女人付理发的钱。下山这几年,我跟着黄梅花混过社会,也斗过悍匪,开过枪,杀过人,但杀的无一不是无恶不作的大jian大恶之徒。后来承蒙秦家老爷子恩泽,送我去读了大学,又安排我进了市局刑jing队。说句大实话,我有今天,都是因为有桃夭,她让我知道原来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价值的。只是,这会儿您问我有什么打算,还没谱儿的事情我不能乱打包票,也不能随口发誓。我只能说: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竭尽全力对桃夭好。”

  蔡家老爷子表情奇怪地看着李云道,断篇般跳过儿女情长的话题:“开过枪?杀过人?”

  李云道说了一大段,弄了半天人家居然只对开枪杀人这事儿感兴趣。李大刁民苦笑:“那都是不得已的。杀人,真的不好。”

  蔡家老爷子却大手一挥:“有什么不好?想当年,小鬼子,反动派,死在三八大盖下的还少吗?”

  蔡修戟低声提醒正想继续发挥的老爷子:“爸,跑题了……”

  蔡家老爷子尴尬一笑,又坐下身子,故意板脸道:“那再说说你跟桃夭事情。你有什么理由让我点头?”

  李云道笑道:“关键岗位有人,这条行吗?”

  蔡家老爷子拿起桌上的玉镇纸就想砸人,蔡修戟也惊得想冲上来抽人了,可一见李云道一脸镇定又眼神戏谑的模样,父子俩又气又好笑着坐了下来。

  “这调皮的小娃子,敢老人家开心了?胆子倒真不小!”

  李云道这才正se道:“其实我理由有一条就足够了。”

  高副总好奇道:“哪条?”

  李云道说:“能让桃夭幸福就够了。”

  高副总轻笑:“真是个调皮孩子。”

  蔡修戟摇头:“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啊。”

  老爷子却道:“你们懂个屁。这娃子说的才是真理。”

  李云道冲两位老泰山尴尬一笑,对面两位似乎也被老爷子骂习惯了,毫不在意地一脸微笑。

  老爷子突然正se道:“你们的事,我暂时不方便表态。”说完,又一指蔡老二和高副总,“他们俩也跟我一样,一不支持,二不反对。你们自然发展,但是,绝对不允许出现先上船后买票的局面,否则,哼哼,我这把三八大盖天天都保养,准星儿亮着呢!”老爷子当真从桌子底下掏出一把黑乎乎三八盖儿拍在桌子上。

  李云道飞快点头,这什么人啊,动不动就掏枪,还是王家老爷子文明,人家也就舞文弄墨下下围棋。不过,无数种预想中的刁难局面居然一概没有出现,这么轻易的过关倒真让他有点儿七上八下。

  果然,老爷子话锋一转:“对于你和桃夭的事,蔡家的意见并不一致。我跟桃夭父母暂时不会公开表明态度,那些反对意见,就要靠你自己了!记住,只要蔡家还有一个人反对,你们的事我们就不会公开点头。”

  门外,蔡贤豪贴着门耳朵竖得老长,听完最后一句,他一脸困惑,喃喃自语道:哎呀,老爷子这是唱的哪出戏啊?行就行,不行就不行,那表决权扔给那群王八羔子,这明明挺好的事儿也拖到猴年马月去啊?老王家那位不急得跳脚才怪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