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五十八章 首长包养小白脸吗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等那两刻钟的限定时间到,年过八旬却依旧身体健硕的唐老已经忍不住凑到李云道的画纸旁,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时而微笑,时而叹气,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反观蔡贤荣那一侧,山竹皆已成形,衬得下山猛虎威势更甚。刚刚一直聚jing会神作画无瑕他顾,此刻一幅猛虎下山嗅竹图搁笔,他才将注意力转移至身边的画桌上,初一看便脸se突变,忍不住也凑了上去。

  唐国风依旧弯腰伸长了脖子仔细端详着李云道的每一次落笔,与现代国画技法不同的是他的用线极细构图严谨,细节处更彰显非凡笔力。唐国风此生皆侵yin画道,岂能猜不出这陌生而熟悉的画技便是失传己久的宋代工笔画技的起笔落笔之法。更让他惊奇的是,此子竟以一枝拇指粗的狼毫用工笔之法挥酒自如,笔下器物栩栩如生。

  此刻宣纸上己有一人一莲跃然纸上,无需烟云供养,无需细节上的矫揉造作,那踏于莲上的翩翩仙子仿佛就要从纸上踏出来一般,看得唐老爷子捋须不住叹息点头。另一侧的蔡贤荣更是面如纸se,他有“国画第一青年”的美誉,但对于李云道的陌生画技仍旧颇感敬佩,加上唐国风老爷子的表情动作,蔡贤荣不由得暗叹一声。自此就将国画第一人拱手相让吧。

  果然,这一老一少的观画动作表情引得众人皆惊,见李云道终于搁笔,忍不住地围了上来。三婶刘菊是贤荣的母亲,对于儿子的国画技法她本就颇有信心,见众人皆围上去,她也跟了上来,但仍旧不忘讽刺两句:“这画的什么呀,看看我家贤荣画的,下山猛虎,那虎势,那山势,还有那竹子,啧啧啧,看他这画的一朵破花上面还踩着小人儿,真是……咦……怎么越看越像夭丫头呀……”

  众人皆点头。李云道甚至也没有时间用笔墨去雕琢那人物的面容,可是单单那仙子霓裳的造型和简单的轮廓,愣是让人觉得画中此女便是那xing子恬淡的蔡家女人。

  “夭夭,还真别说,越看越像你,感觉都快从画里跳出来似的……”连不懂画艺的蔡贤豪也凑上来看了一眼得出如此评价。

  蔡桃夭微微一笑,只是拿了湿毛巾递给李云道:“看手上都沾上墨了,擦擦。”

  刁民欣然接过毛巾,歉意道:“时间太仓促,不然这画还能更jing致些。”

  蔡桃夭笑着摇头:“你的才气我自然是知道的。”

  蔡阳明此刻也上来观画,两幅都仔细端详了一番,才抬头对唐国风道:“唐兄,今ri可有收获?”

  唐国风大笑:“何止收获,简直是惊喜啊!”说完,转头看向李云道,“小伙子,愿意跟着我学画吗?”

  一言既出,满座皆惊――唐国风不收画徒,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不然蔡阳明当年也不会舍近取远地让蔡贤荣拜在故宫博物院那位大家的座下。可是今ri唐国风居然主动向李云道提出收徒,岂能让人不惊,又岂能让蔡贤荣不羡慕嫉妒?

  更出人意料的是,那浑身上下一身地摊货的刁民居然头也没抬便道:“作画本是怡神养情之举,当真一辈子投身进去,嘿嘿,耗不起。谢谢唐老的好意,我还是喜欢做我的小jing察。”

  “jing察?”唐老爷子又是一惊,本以为此子应该是某大户人家自幼送到某位大师座下学画的红三代背景,当下又气又好笑,“胡闹,简直是胡闹,你这样的人才怎能去当jing察,简直是暴殄天物。蔡兄,这是暴殄天物啊……”

  蔡阳明也没料到李云道竟能以一手画技令白石大师的关门弟子折服,还破戒起了收徒之心。

  唐国风老说歹说,左右不离进国画院修习画艺的话题,最后更是祭出保证李云道五年内成为国内最一流的国画大师的杀手锏,可人家依旧微笑摇头不肯答应,气得唐老爷子胡子一跳一跳,最后收徒不成竟不顾蔡阳明的劝阻拂袖而去。

  蔡家老爷子倒是不以为意,乐得笑道:“云道别往心里去,唐兄就是文人脾气,气消了就好了。”

  李云道笑道:“今天倒是献丑了。”

  众人此时皆知,文斗也落幕,虽未宣布谁输谁赢,但此番比斗花落谁家,众人心中难道不都有一杆秤吗?

  一番武斗文斗落幕,老爷子回了房接待新来拜访的客人,楼下依旧是蔡家众人一拨,另一边蔡家兄妹加李云道三人,依旧清清楚楚的泾渭分明。大婶三婶依旧话中带刺语调yin阳,贤名更是没了武斗输了就低人一等的觉悟,相反联合贤望贤誉话里夹棍棒,只有不能以此将这无耻又不要脸的刁民生生打出蔡家大门去。

  蔡明阳蔡老爷子育有四子两女:长子蔡修文,早前从政,八零年还没拨乱反正那会儿毅然辞职下海,如今执掌国内某一线房企;次子蔡修戟,十六岁从军,开过飞机打过越战,如今衔至空军中将,是下一任角逐三军统帅的有力人选之一;三子蔡修武,中国人民大学政法专业毕业,而后从政,如今贵为华夏西南某省执牛耳者,为一方诸侯;幼子蔡修戈,自幼剑走偏锋,现今玩转长江三角洲,黑白通吃左右逢源,人称“蔡儒魔”。

  长女蔡桂芝,比蔡修文略小,老爷子被打倒那阵子被发配上山下乡支援了大西北,以一身jing湛医术成为大山里赫赫有名的赤脚大夫,如今是首都医科大任常务副校长;次女蔡桂敏,比蔡修戈略长几岁,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如今执掌工信部产政司。

  蔡家第二代的人物关系并不算复杂,姻亲亲系也大多门当户对,李云道没花几分钟就理得清清楚楚,但是等蔡贤豪提起蔡家第三代的兄弟姐妹时,李大刁民这才发现,跟蔡家一比王家的确己经算得上是人口凋零了。单老大蔡修文一脉,除了刚刚碰到的蔡贤名、蔡贤望以外,还有两个大一些的一子一女,都已经结婚生子。蔡修戟这一脉相对简单,就桃夭和蔡贤豪兄妹俩儿,到了蔡老三,就更夸张了,据蔡贤豪的恶意揣测,以蔡修武年轻时的风流倜傥,除了刚刚那两个正儿八经的儿子外,外面的私生子女加一块儿也起码超过一个手掌,刚刚从棋牌室里走出来恶言相向的是正是蔡修文的夫人曹青和蔡修武的夫人刘菊。蔡家只有独自在外闯荡的蔡修戈一人晚婚晚育,且只育有一女,蔡修戈跟老爷子由于当年的误会很少来往,所以那孩子也未曾涉足蔡家一步。

  蔡贤豪的介绍倒是让李云道大开眼界,这就是所谓的大家族吧。但是,李云道却觉得,似乎并非家族越大,合力越强,相反,王家那个人口稀少的家族却似乎有着比蔡家更为强大的向心力。又或者是,每个家族jing神领袖的风格决定了家族文化。

  老爷子指定李云道要留下吃午饭,但他自己似乎又有客人要见,并没有参加。蔡修戟和高瑞英本都是大忙人,ri理万机中能抽空回来一趟已经实属不易,饭也没吃就易易离开。一桌人除了大婶曹青和三婶刘菊外居然都是平辈。

  饭前李云道仍旧抱着少说多做的原则,不顾周遭蔡家人的讽刺挖苦,执意到厨房帮忙,等坐上饭桌时,那位在蔡家忙里忙外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福伯倒是对这个新进门的小姑爷印象大好。吃饭时蔡家三兄弟依旧同仇敌忾,仿佛坐在对面的李云道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天敌,大婶曹青和三婶刘菊仍旧话中有话语中带刺,可李云道无一不欣然接受。只有刚刚文斗落败的蔡贤荣看着李云道的眼神微微有些异样,但从头到尾他也没有说话,似乎刚刚落败受了颇大的打击。

  对于一个被熊瞎子挠过,被恶狼撵过的昆仑山刁民来说,蔡家众人这点毛毛雨般的讽刺挖苦还没山上流水村的王寡妇骂起来带劲儿,不痛不痒,任凭你如何挑刺讥讽,我自岿然不动。

  其间蔡贤豪偷偷问李云道:“你咋不生气呢?”

  李云道微笑道:“你去过寒山寺吗?”

  “去过。”

  “那你应该知道寒山和拾得对话。”

  蔡贤豪恍然。

  寒山曾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回: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蔡贤豪看了一眼蔡桃夭,蔡家的天之骄女居然不生气,也不帮李云道出头,显然是非常了解李云道的胸襟修养,吃着饭,这位大舅哥也不禁开感慨:如此胸襟修养,何愁不成大事?更何况,他背后还站着王家和秦家两大巨擘。

  到后来,四位蔡少骂累了眼睛也瞪累了,刘菊似乎也说得口干舌燥,倒是李云道淡然坐在桌前,时不时给蔡桃夭夹菜,跟蔡贤豪碰杯,期间还不忘敬了同样上桌的福伯一杯,乐得这位伺候了老蔡家大半辈子福老爷子咧着嘴花白山羊胡可劲儿地上下抖动。

  蔡桃夭拉着李云道去院子里散步,李大刁民一出门,就乐呵呵问:“媳妇儿,我今儿表现还不错吧?”

  蔡家大菩萨嫣然一笑:“我向来是给你打九十九分的,别人怎么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李云道点头:“你们家老爷子挺有意思,还有,你父母也很和蔼可亲。”来之前李云道已经设想了无数种被刁难的可能xing,但刚刚那宾

  主尽欢的一幕却是他唯独没有想到的。

  蔡桃夭笑道:“那是因为你值得。”

  李云道笑道:“那你也太抬举我了,我一个身无长物的山里人,用当下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纯吊丝’,在你这只白天鹅面前我就是个纯

  粹的癞蛤蟆。”

  蔡桃夭微笑端详着身边这个丝毫不计较面子的男人,如今像这样的谦虚低调的年轻人少之又少,更不用说像李云道这样总是喜欢将自己

  的脸放在地板上,时不时自己还踩上两脚。

  “媳妇儿,你别心疼我。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嘛,我说的是大实话,我跟你,身份地位悬殊不说,男人唯一比女人强大的武力

  优势也被你毫不留情地夺去了。原先我觉得有些事情,我踮踮脚还能勉勉强强地够得着,现在我却突然发现,媳妇儿,你的高度我这辈子都

  拍马难追了。”

  蔡桃夭不解道:“那怎么办?”

  李大刁民两手一摊,耸耸肩道:“追不上也要追啊,谁让你是我媳妇儿呢,就算追不上,那我也得加把油,努把力。虽然我没有蒋青天

  的家势,也没法动不动就送跑车豪宅,但媳妇儿,我想好了,实在不行,以后我就安安心心当你的小白脸儿,虽然我的脸还没那么白,但绝

  对保证质量过关。”

  蔡家女人笑得前俯后仰:“我一个月津贴八百,稿费两千,另外还能时不时接些翻译的活儿,撑死一个月挣五千块,养小白脸好像还寒

  碜了点吧。”

  李云道咧嘴一笑:“没事儿,一顿两个白馒头加半包榨菜就饿不死我了。”

  蔡家女人认真看着他:“好,我养你。”

  夏风起,家属大院里的向ri葵随风摆动,一眼看去金灿灿的一片。花圃旁,蔡家女人轻轻靠在李云道的肩上,微笑不语。

  一队ri常巡逻的小战士看到这对情侣,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谁能想得到,惊为天人的蔡家大菩萨也有如此柔情似水的一面。

  “首长好!”领队的小战士肩上穗枪粗杠,四级军士长,见到蔡家女人居然腿脖子打抖。

  蔡桃夭看了一眼这不解风情的小战士一眼:“马有栋!”

  “有!”

  “我问你,这个小白脸说要我包养他,你说好不好?”

  小中士脸膛黑黝黝的,被蔡家女人莫名其妙的问题问得摸不着头脑,吱唔了半天才道:“报告首长,首长喜欢就好,首长如果不喜欢就

  不好。”

  蔡首长嫣然一笑:“散解。”

  小中士如获重释,踏着行军步走了半天还是没能琢磨出蔡菩萨问那话到底是想干嘛。

  李云道笑着问:“首长,喜欢吗?”

  首长说:“还凑合!”

  李大刁民环视四周,不见人影,飞快凑上去如小鸡啄米般偷吻一下:“这样呢?”

  首长说:“算是不错了!”

  刁民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过首长同志就亲。

  长良,蔡家女人才嘤嘤唔唔,转头喘气。

  刁民问:“首长,这回呢?”

  首长气笑道:“这回直接枪毙!”

  “首长舍得?”

  首长突然拉过刁民的胳膊,咬咬咬了一口。刁民龇牙咧嘴,不疼,却很幸福。

  从蔡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蔡桃夭要回北大准备过两天开学后给本科生的讲义,李云道却接到了王小北的电话,说是查到那伙

  人的线索了,他让白小熊过来接李云道去汇合。

  白小熊很准时,可坐到副驾上李云道就发现白小熊表情不对。

  “咋了,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小熊娃子苦笑了一下,却摇头:“没啥,我送您去跟北少汇合。”

  “他在哪儿?”

  白小熊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地府天堂。”

  李云道皱眉:“地府天堂?”又是地府又是天堂,听名字都觉得奇怪。

  白小熊道:“前两年天上renjian被查封了,里面的人马全被‘地府天堂’全盘接收了。”

  李云道吸了吸鼻子,眯眼道:“什么来头?”

  “朱家,朱梓校。”

  李云道眯眼皱眉。京城是个好地方,但水太深,一不小心踩进去没准儿尸骨都浮不上来。朱梓校的大名李云道听说过,据说是华北一带

  唯一一个敢跟蒋青天唱反调的大少。朱家不是军方背景,但政治背景深厚,在解放后的几次动乱中都能相时而动,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站对

  位置,这地在这些年中保留了绝大部分的实力,朱家人才济济,老爷子从中顾委退下来后,又有起码两位有望入主zhongyang,未来进中枢似乎也

  不是不可能。朱梓校是朱家第三代中的佼佼者,却偏偏不爱走政途,选择了从商,三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掌控了朱家涉足的数个行业,其中

  就有京城的娱乐行业。

  白小熊叹了口气,李云道不解道:“咋了?你愁啥?”

  白小熊一边开车一边苦着脸道:“朱梓校是良玉的亲哥。”

  李云道失笑:“就是上回薛红荷那妖孽说的包在她身上那事儿?”

  白小熊点头苦笑:“您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呀!”

  李云道笑道:“你别急,这不还没弄清楚嘛,就算弄清楚了,里头有朱梓校的手笔,那也跟你和朱良玉扯不上多大关系呀。”

  白小熊摇头:“良玉很崇拜朱梓校,北少真要跟朱梓校卯上的话,良玉头一个就会找我的麻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