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六十章 北纬四十三度的第一场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初秋,南方依旧骄阳如火,北纬四十三度以北的黑土地已经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夏太热气候异常的缘故,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来得比往年早了许多,鹅毛般的雪片从天上掉落下来的时候,村里的大人们不约而同地开始皱眉,孩童们却一个个喜出望外――东北的冬天就要来了。

  风雪中,西北风呼啸如兽,原先还剩下些许黄叶的老树上只剩下几片藏得极深的小叶在冷风中颤抖,原先挺拔入云的红松也被呼呼的西北风吹得低下了脑袋。村后不远处的原始森林中时不时传来不明野兽的嘶吼声,似乎也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吓到了一般。

  刚刚放学不久的娃娃们在村口的广场上追逐打闹,一年一度的雪季又来了,这对盼着不上学的孩子们来说的确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村长老烟却蹲在村口的泥石板上,吧嗒吧嗒抽着蛤蟆烟,任那青se的烟一腾起就在漫天鹅毛大雪里被冷风吹散。老烟看着雪有些发怔,沟壑纵横的脸上表情有些凝重。

  “爹,今年这雪来得也太早了,村里的粮还没存够,乡里说过段时间才迁人送面粉下来,照这么下去,村里头的余粮估摸着要吃紧了。”李德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老烟的身边,也学着他爹的模样蹲在村口,但是他不抽蛤蟆烟,所以双手插袖,望着灰暗里天空上不断落下来的“白绒”。

  老烟吧嗒吧嗒又抽了两口烟,大嘴一咧,露出一口颇好的老牙:“现在你是村长,这事儿你问我干啥?”

  李德宝见老爷子耍赖,也只好嬉皮笑脸地凑上去:“那您不是老村长嘛,再说了,您是我爹呀,当爹的能不支持儿子的革命工作吗?”

  老烟满意地点了点头,将那杆老烟枪抓在手里:“这事儿还是得开源节流,我估摸着这雪到明儿也要小一点了,你带上两个男的一起去乡里跑一趟,争取在大雪封路前把乡里的指标儿先弄回来。另外,让各家有壮力的准备准备,雪一小下来,我跟我进林子。咱李家村靠山吃山,祖祖辈辈都这么过来了,就算没了乡里的支持也不会被活活饿死。真要是被饿死了,回头哪个还有脸下去见爹娘啊。”

  李德宝一听也乐了:“这话中听,我这就去安排。”说完,屁颠屁颠地跑回村里头挨家挨户发通知去了。老烟没动,还蹲在村口,望着漫天飞雪,仿佛等着什么。

  突然,呼啸的西北风声中似乎夹杂着什么异响,老烟虽然七十多了,但眼睛耳朵都好得很,尤其是上回那位长得比女孩子还要俊俏的小伙子帮他在身上拍了几下,次ri老烟吐出几口污血后,咳了大半辈子的老毛病居然也没再犯过。老烟噌地一下站了起来,瞪圆了眼睛望向已经被铺上一层白绒的小路,远处大雪仿佛连成了一片白幕,根本看不清那白幕之后到底有些什么。

  轰呛,又是一个大坑,颠得坐在副驾上的王小北一脑袋撞在车顶上,要不是有安全带拉着,这准儿这一颠真能把王家大纨绔的脖子给颠折了。“白小熊,你这是报复,**裸的报复!”王小北揉着脑袋龇牙咧嘴,看着开车的白小熊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北少,这可不能怪小白,能在这种地方找得到路,就已经很本事了。李云道,你说对吧?”说话的是坐在后座上的一位不施粉黛的俏丽女子,宽大的墨镜遮去了她大半张脸,及腰的长发随意地散落在身后,一身轻薄的羽绒衣,头上戴着一个很可爱的hellokitty的棒球帽,帽沿压得颇低,似乎生怕别人认出她似的。

  坐在她身边的李云道打了个寒颤,刚刚进山时他开了会车窗,一窜子飞雪灌进来,寒风加新雪,让只穿了一件单衣的刁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冬天的昆仑山。“真他娘的冷,这可比昆仑山冷多了。”李云道缩了缩脖子,“早知道就该听桃夭的,多带几件大袄子了。”

  开车的白小熊笑了笑:“这还不是最冷的,等到了三九四九天儿的时候,动辄零下二十度,那才叫冷。城里有暖气还成,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儿,要真碰到抛锚这种事儿,估摸着我们就等着变人型冰棍吧。”

  戴棒球棒的女人似乎被白小熊吓到了:“小白,你可别吓我啊。”白小熊耸耸肩,轻笑着不说话,他也不想吓唬自己的偶像,但他说的是事实。王小北见车里的气氛有点儿冷,提议道:“齐女神,听说你最近又出新的音乐专辑了,要不先给咱哥仨来几首润润耳,好歹白小熊也是你的铁杆粉丝嘛。”

  齐褒姒瞪了王小北一眼,眼珠子一转,扑在副驾的头枕上,妩媚一笑:“本小姐卖身不卖艺哦。”

  王小北连忙跟触电似的退靠在车门上:“得,您是女神,我可供养不起,要祸害的话,你身边儿不有个现成儿的嘛!”王大少立马一脸“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表情,贱兮兮从座位中间望着李大刁民,“云道,齐女神要卖身哟……”

  李云道暗骂一声“两个贱人”,这才转头冲齐女神笑道:“贵吗?”

  齐祸水嫣然一笑:“你说呢?”

  李大刁民居然叹了口气:“那还是算了吧,我可没钱包二nai,一个月可怜巴巴的几千块钱工资,估计还不够你去商场买个包。”

  齐祸水微怒:“人家不要包。”

  刁民一愣:“那你要啥?”

  齐褒姒气得恨不得拿出烽火戏诸候的卖笑本钱:“什么都不要!”说完,齐女神掉过头去,暗骂那只不解风情的大猪头。王小北与白小熊相视一笑,果真有戏!

  李云道琢磨着是不是要开口哄哄这位难缠的国民女神时,白小熊突然道:“好像到了。”

  众人齐齐地透过被雨刷飞快刷去积雪的挡风玻璃看出去,前方不远处果然出现了一个村落,再看一眼王小北特意借来的那台军用gps导航仪,目的地的红点赫然显示在屏幕正中。

  在还有五十米的时候,老烟就已经发现了这台车,这辆越野具体是什么品牌他并认不出来,车牌号也很奇特,沈k3开头的红黑字白底的牌照。近些年国内经济发达了,驴友也多了,天气好的时候我,老烟倒是偶尔能在村口碰到个别从远方晃过来的驴友。东北乡下人热情好客,有客人来都会热情招待,虽然老烟说不收一分钟,还是每次都还是有驴友在桌上坑下悄悄地留下几百块钱。这几百块钱对于城里来说没什么,但对于一个gdp年总值可能不过几千块钱的小村落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不过那些钱老烟一分都没动,在家里极安全的地方藏着,老烟总觉得,这钱得花在刀刃上,等什么时候村子里急用钱的时候,也许这钱就能派上大用场了。

  大雪天的还有驴友跑来,老烟倒是颇觉得意外,背着呼呼的西北风迎上去时,他却如同触电般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裹着衣服从车上下来的几个年轻人也很奇怪,刚刚这老乡远远迎过来的时候还挥手致意,远远地都能感觉到老爷子的热情,怎么走了一半就呆那儿扮雪人了?

  终于离得近了,王小北凑上来侧着身子问:“大爷,这儿是李家村吗?”

  那大爷跟雕塑一样一动不动,一双浑浊的眸子死死盯着对面的李云道,表情异常复杂。

  王小北侧着身子,以免一开口就有雪灌进嘴里,见老大爷理都不理他,只是死死盯着李云道,王纨绔苦笑:“云道,看来得你来了。”

  李云道上前,拼命地搓着手:“大……”才开口,就吃了一大嘴冰凉,连忙转到老爷子身侧,那老爷子倒也有意思,李云道转过来了,他的身子也跟着转了过来。

  “大爷,打扰您一下,请问这里是李家村吗?”

  那老爷子哆嗦着嘴皮子,突然抬手指着李云道,喉咙如同煮沸的开水般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李云道只听到“没良心”三个字,那老爷子便身子一软,眼看就要倒下去。幸好白小熊眼疾手快,一手抄住老爷子,转身蹲下,往身上一背:“走,先进村再说。”

  村口又跑来一个穿着军大衣的中年汉子,一看那老人被人背在背上,边跑边呼着:“爹,你咋了爹?爹!”

  白小熊飞快迎着那中年汉子奔过去:“好像是情绪太激动了……”

  中年汉子一边跟着跑一边道:“这可咋整啊,大兄弟,太劳累你了,这……走走走,先去我家……”

  中年汉子注意力都在背上的老爷子身上,也没注意跟在身后的几个弓着身子避雪的年轻人,只热情地招呼大家往他家走。

  小村里几乎都是粘土加米面的一种秘方夯出的房子,很结实,但年代久了,看上去颇是破落,中年汉子一边呼着昏迷不醒的老爷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