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六十四章 母麝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尽管昨夜下了大雪,但天气仿佛被人飞快掀过一页,一夜闭眼再睁眼的功夫,便是一片晴空。<>

  进了林子后便不再有路,全靠背着一杆猎枪的老烟在前面带路。头顶上都是些适应北方极寒气候的高大巨木,高耸入云,此时已入秋,树叶见红,风吹叶落,和煦的阳光间落斑驳地从叶间shè下来。脚下的腐叶踩上去松松软软,脚感很舒服,只是林子里有股很特别的味道,说不上是好闻,但起码比入秋后的老běijīng城强了百倍还不止。王小北很兴奋,这不是王家大纨绔头一回玩打猎的游戏,事实上皇城根脚下,只要你想得出的玩法都能有人有地方变着法子地让你去享受,但正儿八经地拿着猎枪进原始森林打猎,这还真是头一糟。昨晚虽然没睡上几个小时,但好在赶来的路上窝在越野车里睡得腰酸背疼,加上昨夜跟李云道摊牌竟然收获出乎意料,各种兴奋和愉快掩盖了生理的疲倦,走了没多会儿,王少爷就开始哼起了那首许久不曾想起的《青花瓷。

  王小北走在老烟和李云道的中间,老烟打头,李云道殿后,所以王小北有时候会扭过头去冲身后刚刚相认还不到八个小时的大表弟咧嘴傻笑,憨厚的模样足以将四九城里的纨绔小姐们吓掉一池的眼球。李云道的表情很自然,昨夜的真相大白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情绪上的困扰,相反一进林子,他就本能地佝偻起了身子,不时地勘察着周围的环境。

  王小北很想采访一下这位大表弟内心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他还是忍住了。从小跟在共和国首席军师王鹏震身边,王小北再傻也明白凡事yù速则不达的道理,尤其是这种由客观因素造成的家族纠葛,更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道得明的,有时候剥茧抽丝弄不好就会茧破丝断,剪不断理还乱的前车之鉴多如牛毛。

  他又看老烟,从辈份上讲,老烟是李云道的亲舅舅,那王小北也得喊舅舅。说实话,他这会儿真是打心眼儿里佩服这位老猎人,七十开外的年纪,放在大城市里那早已是安享晚年的年龄,在王小北的阅历里,似乎没见过哪个七十五老头儿还能身手敏捷地穿梭在林子里的,而且在他看来,这老烟的手脚可比他这位五谷不分的公子哥儿强多了,哪怕他还在军校里被摧残了两年青chūn留下了至今难以磨灭的心理yīn影。

  进林子前,李云道就叮嘱王小北,一定要紧跟上前面老烟的步伐,千万不要拉下或自己想当然开辟新路,进了林子以后,三人就呈一条线地往前穿梭,等走得十公里越野也没这般上下不接下气的时候,老烟才停了下来,靠在一棵三人环抱也不定能合围的大树边,侧着耳朵听着什么,李云道和王小北也在他身边停下了来,盯着老烟的脸,不约而同地紧张了起来。

  王小北悄声问:“会不会有老虎?”言语之外还颇有几份兴奋,似乎这货就是专程为了打老虎才进的山。

  李云道笑着摇头:“这边林子浅,应该不会有。但往深了去的话,就难说了。”

  王纨绔竟然果真有些失望:“这样啊……”

  两人又同时看到老烟的表情一喜,随后老烟又背着猎枪跑了出去,两人也飞快跟上,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一处稍空旷的地带,此时腐叶地面上张着一张黑漆漆的大口——俨然是老烟早就设置好的陷阱。

  “林子里的畜生们可jīng着呢,昨儿刮大风下大雪,我就琢磨着它们估计要出来觅食了,这不,哈哈哈……”老烟指着陷阱里的一只鹿状的动物,体型很小,大约一米不到的样子,陷阱大概3米深,周边的土夯得很结实,没有工具就是人下去了一般也很难上来,更不用说这只四脚着地的畜生还受了伤的畜生了。

  李云道蹲在坑边,皱眉打量着坑里似乎摔断了后腿的动物:“可惜了,是只母的。”

  老烟也点头:“这家伙倒是不多见,雄的就更少了。”

  王小北听得一头雾水:“二位能说人话吗?”

  李云道解释道:“这是一头麝。你应该听说过麝香,雄的麝才产那玩意儿,老贵着呢,母的就不太值钱了。”

  王小北恍然,他也听说过,之前圈子里有个关系背景在卫生部的家伙就是贩卖麝香弄了好几个亿,据说新鲜的一克就值五百块。

  突然,李云道眉头又是一皱:“不对啊……”

  老烟抬头望向李云道:“咋了?”

  李云道抬头道:“北少,借你的匕首用用。”

  王小北二话不说就把腰间的那把“疯狗”战术突击刀取下来递给李云道,后者也不多说,双手撑在那陷阱口,一个跃身就下了陷阱里。老烟也看得疑惑,但陷阱是他布的,里面没有多少风险,更何况外头还有他和王小北两人,也不担心下面那个不足一米还受了伤的牲口真把李云道怎么样了。

  李云道的身手倒是出乎王小北的意料,翻身下去后在陷阱壁上借了一脚力道,轻飘飘地落在坑底离母麝二十来公分的地方。母麝看到陷阱上有人出现时就已经非常紧张,此刻又见有人翻身下来,更是惊得发出阵阵“嗯嗯”低鸣,沾着些腐叶和坑土的灰黄身子也颤抖了起来。李云道将军刀插回腰上,举着的双手分摊开,一动不动,那母麝噙泪的眼神也不禁疑惑了起来。

  李云道平摊着双手,缓缓凑近母麝,最后一只手轻轻按在那母麝的头上。手掌落下的瞬间,那母麝抖了抖,李云道的手掌轻轻落下后,顺着母麝的头骨和脖子轻抚了片刻后,那畜生竟伸出舌头来舔他的手。

  蹲在坑边凝视下方的王小北顿时哭笑不得:“云道,怎么是个母的你都能搞定?”

  老烟也微笑,仍旧盯着李云道的动作。然后,取得母麝的信任着,李云道的手缓缓向那母麝的胸腹间抚去,母麝也只顾伸着脖子舔李云道的胳膊,丝毫没注意李大刁民的动作。果然,等李云道抚至它的腹间时,那母麝才条件反shè般地立起脖子,歪着脑袋看着眼前释放出善意的陌生人,喉间又出现了“嗯嗯”的低鸣声。

  又过了一会儿,李云道才叹了口气抬头看向老烟:“果真怀着崽子。”

  老烟一愣,也叹了口气:“算了,也是它的造化,先不管它,回来的时候再带它回村子吧,治好了才放回去。”

  王小北不解:“为什么?”

  李云道用战术匕首在坑壁上挖出几个趁手的洞,三两下就爬了下来,拍了拍裤腿和腰腹间的土:“北少,你不太进林子所以你不清楚,怀了崽子的畜生是不能杀的。”

  “为啥?”王小北还是不理解。

  李云道笑了笑:“老天爷会怪罪的。”

  王小北耸了耸肩,显然对这个迷信的解释并不满意。

  老烟拍了拍他的肩膀:“前面还下了不少套子,总不会个个儿都怀崽子的。”

  王小北幽怨道:“我也不是没有同情心,可是好不容易才有了个猎物……”

  李云道笑道:“虽然我不信好人会有好报,但是这种怀了崽子的畜生,要真杀了的话就太可惜了,肚子里没准四个只雄的呢……”

  王小北无语,跟上老烟的步伐。果然,老烟在前面挖的几个类似的陷阱里也间或有了收获,其中一个坑里居然有只狍子。路上也碰到了几只山跳,老烟没动枪,用了横挎在身上的自制土弓,可没等老烟拉弓shè箭,王纨绔已经拿起一杆自带的双管猎枪轰了一枪。这货的枪法倒也不错,将一只山跳的半个身子轰得稀烂,眼看着就没法吃了。

  李云道笑不得道:“北少,您这是来打猎还是来专程虐杀的?”

  王小王摸着后脑勺又兴奋又难为情:“这个……嗯……太激动了太激动了,下回注意。”

  李云道摇头道:“被你刚刚这一枪一吓,方圆两公里内估计找不到比你脑袋大的畜生了。”

  王小王愕然:“啊……这样啊……早知道……早知道就让老爷子用弓了……”

  老烟笑了笑,安慰道:“不打紧,今儿正好我们人多,可以往林子里头再走走,往常我一个人进来,倒是极少会冒险。孩子,待会儿就不绕回来了,要不我们先去看看你娘?”

  李云道神情微微一滞,随后深吸了口气:“好。”

  冬去chūn来,chūn走夏至,夏后秋叶飞,而后依旧是白雪纷飞的冬季。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过去,她就安安静静地躺在这里二十八年,看着林子里鲜花盛放,谢败,再开,再败。

  鸟儿飞了,鱼儿走了,雪花了,chūn来了。

  chūn又走了。

  溪边的小土堆里,她仍然在。

  〖∷更新快∷∷纯文字∷〗
大刁民 驭香 星宇世界传奇公会 武炼巅峰 马前卒 真龙 龙皇武神 龙血战神 御鬼者传奇 霸天武魂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我的贴身校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仿岩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刁民,大刁民最新章节,大刁民 新笔趣阁xbiquge6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